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四)
2009-07-12 Sun 17:40
Who’ll carry the link?  谁拿火炬来?
I, said the Linnet,   是我,红雀说,
I’ll fetch it in a minute,  我将拿它片刻。
I’ll carry the link.   我将拿火炬来。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四)のread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三)
2009-07-12 Sun 17:39
第四章 谁杀了知更鸟
“啊!!!”希绪弗斯惊叫一声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呼呼!”他一只手抚着胸口在喘着气,脸上细密的汗珠,他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他环视了四周,身旁的雷古鲁斯蜷缩在被窝里面,正安静地熟睡着,四周是他熟悉的卧室,他每次来到风神岛都住在这里,窗外夜幕正浓,繁星闪烁,夜,无论在哪里都是一片寂静的,无一例外,“有是那个梦……”希绪弗斯望着窗外的夜喃喃自语。
梦中下着雨,所有的一切都照在雨幕之中模糊不清,但是那地上的一片血红却是那样意外地清晰,雷古鲁斯就躺在那片血红之中,安静地如同睡着了一样,只是他的胸膛却没有任何地起伏,身上没有任何的一点生气……
梦中希绪弗斯想要大喊,张嘴吐出的却不是自己的声音而红色的液体,脚下一软,倒在泥泞的地上,全身的力量都在消散,刺骨的冰冷向自己袭来,就像是死亡已经离自己不远了一样,突然眼前一,像是掉进了无底的深渊,接着就被惊醒……
希绪弗斯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梦的,只是这个每天晚上都来纠缠着他,在梦中惊醒已经成了希绪弗斯晚上必做的事情,夜夜不断。
“撒加?”希绪弗斯缓缓地提升着自己的小宇宙,生怕把旁边熟睡着的雷古鲁斯惊醒一样,“撒加?你听见我的声音吗?”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三)のread more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八)
2009-07-12 Sun 17:35
学习跳舞的时候,希绪弗斯只是一个人, 独自一个人,没有灯光,没有音响,没有舞伴,对着舞蹈是里面偌大的落地全身镜反复练习着里面的动作,复活之后,希绪弗斯就开始学跳舞,伦巴,拉丁,斗牛,探戈,华尔兹……所有的这些希绪弗斯都不断重复跳着……
右脚上前和左脚成一直线,牵着雷古鲁斯的手,希绪弗斯轻轻微笑,舞步优雅,动作温柔,深蓝色的双眼注视着眼前的人,深情地注视着……
每天,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不由自主的事,希绪弗斯微笑着面对每一个人,戴着最完美的面具,而没有人的时候,他会跳舞。双脚重新塞回高跟皮鞋里,棕色的半长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红色的发带扎在额上,在后面飞扬着,走,继续走,走着那优雅却无力的舞步,高高扬起头,要像个公主一样骄傲走过,抓住所有人的眼球,希绪弗斯这样对自己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
转身,雷古鲁斯倒在希绪弗斯怀里,希绪弗斯低头,两人的面近得连对方的呼吸都已经听见了,雷古鲁斯呼吸的气息喷在希绪弗斯的脸上,希绪弗斯突然觉得心里面有种东西在翻腾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高跟皮鞋甩得老远老远,棕发揉得凌乱,希绪弗斯注视着落地全身镜里面那个孤独的人影,我就是dancer、是singer、是director、也是spectator ,希绪弗斯心里呼喊着,自己嘴里念着:一二三、转、一二三、转……
没、没有蜡烛,就不用为谁庆祝;没、没想到答案,就不要寻找。每天,面对着同样的人群
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遥望着同一个人;每天,过着自己不想要的生活,希绪弗斯只是感到无力……
【SS+LC同人】绚丽年华(八)のread more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七)
2009-07-12 Sun 17:33
第二章 这就是人生
“学生会!团委!”坐在会议桌一端的希绪弗斯抬眼扫了一下两旁空空如是的两个座位,慢慢地开口,不紧不慢地语速,听起来相当平静的声音,却让人怎么听怎么觉得冷,被点名的学生会众人还有团委众人一起打着寒战,“我想知道,你们的主席还有书记在哪里了?”双手突然松开,手中的一叠文件“啪!”的一声掉落在红木会议桌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心惊肉跳的!
会议室里面鸦雀无声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学生会副主席!Aries Mu!”希绪弗斯沉声唤出穆的名字,无比正宗的英语发音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被指名的穆顿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机械地抬起头面对着希绪弗斯面无表情的那张冰冷的脸,心里面暗叫不好,但是现在他别无选择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撒加……那个……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的……”穆一面观察着希绪弗斯的表情变化,一面小心翼翼地说着。
坐在穆的隔壁的沙加一面同情地瞟着旁边的穆,心里暗暗为穆抹了一把汗,但是他现在实在是爱莫能助啊,只能在心里为穆暗暗祈祷,“穆,辛苦你了啊!”
【SS+LC同人】绚丽年华(七)のread more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六)
2009-07-12 Sun 17:31
“快点啦!不要拖拖拉拉的好不好!怎么说你以前也是个黄金圣斗士啊!怎么搬那么一点东西就这么困难啊!”伴随着在埋怨着什么的动听男声,一个男子的身影从楼梯上跑上来站在了档案馆的门口,少男有着一头金黄色的长发,颜色比阿释密达还有沙加的发色都要浅一些,两边的鬓角很长,一双绯色的美丽眼眸灵动而明亮,和穆最相似的地方,那位少男的脸上双眉的地方,也有着同样惹人注目的两个豆眉印,少男站在门前望向档案馆的大厅里面,对着望着自己一面我果然猜对了的表情的穆和沙加,挥着手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穆!沙加!你们也在这里啊!”
“师傅!真的果然是你啊!”穆望着少男叹了口气,一面我就想到的表情,“师傅!你又欺负童虎老师了吗?”
“穆啊!我说很多次了啊!现在你不需要对我使用尊称的啦!”史昂说完转身跑到档案馆大门前的那条楼梯边上居高临下地向着下面有点不耐烦地大声叫喊着:“你快点啊!”
“我说史昂啊!你可不可以催促我之前先弄清楚这两大纸箱里面的东西有多重啊!”一个男生从楼梯下面传了上来,然后就是两个大纸箱出现在沙加和穆的视线里面,然后就是那个搬着这两个大纸箱的人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因为两个大纸箱把少男的脸和身体都遮住了,所以看不见他的面容,但是从唯一可以看见的他的脚上看,少男身材应该很修长称。“史昂啊!你究竟知不知道这两箱东西究竟有多重的啊!”少男的声音因为纸箱的阻隔而显得有些沉闷,虽然少男是在抱怨着纸箱很重,但是从他的脚步上看,他的每一步都是稳健自如,脚一点也没有晃动的迹象。
【SS+LC同人】绚丽年华(六)のread more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