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洛克人X同人】千岁寒(雷X艾克赛尔)(BL,H慎入)
2009-02-15 Sun 11:03
可恶的百度竟然吞了我的文章,没办法,只能发在这里了,可恶的百度啊!
哇!外面下雪啦!快看啊!下雪啦!”一个有着棕色的刺刺的头发的小少年趴在房间的窗前兴奋地看着外面那一片银白的世界,虽然明白自己现在是在那个人所创造出来的异世界里面,这个世界里面的一切都由那个人控制,但是看见这银白色的雪景仍然是感到十分高兴。
“你很喜欢雪吗?”另一个和小少年不同的低沉男音从少年身后传来,小少年回过头看见一名年轻男子正在向自己走来,男子有着银白色的半长发,几缕刘海洒落在那像是精致雕琢过的脸上,深蓝色的瞳孔明净而锐利,耳朵上挂着长条形的耳饰,男子面容俊秀,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袍,隐约可以看见睡袍下面那修长美好的身躯。男子拿着另一件宽大的睡袍裹紧小少年本来一丝不挂的小小的身躯,顺势从后面把小少年抱紧,嘴巴贴近他的耳边轻声说:“下次起来的时候记得床上衣服再出来哦!我可不想别的什么东西碰到你这身体哦!”
男子的声音轻柔,却带着蛊惑力,小少年一时有点失神,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知道了!”小少年灿烂地笑着点头答应。
“你很喜欢雪吗?艾克赛尔!”男子继续在艾克赛尔耳边说着,嘴唇在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碰着小少年的耳朵,弄得小少年又是一阵失神。
“嗯!因为雪的颜色和雷你现在的发色一样啊,而且雪明净得就像雷你的眼睛啊!”小少年艾克赛尔兴奋地回头望着雷那明净的深蓝色双眸说着。
“艾克赛尔啊!你知道什么叫千岁寒吗?”雷腾出一只手替艾克赛尔理了理那棕色的刘海问。
“千岁寒吗?不知道啊!但是听起来很悲伤的样子。”艾克赛尔睁着一双翠绿色的眸子不解地望着雷,“雷,那是什么意思啊?”
“爱相思,恨别人,得不偿,千岁寒。”雷轻轻地在艾克赛尔的耳边吟唱着以前在一个女孩那里听来的诗句,那个救了他的女孩曾经跟他说过千岁寒的意思,“艾克赛尔啊!千岁寒就是千年积下来的寒冷,那是没有万国春就不能被融化的彻骨的寒冷……”雷说话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哀伤,抱着艾克赛尔手臂不自觉地收紧了。
“雷……”艾克赛尔望着雷眼中的悲伤,无由来的一阵心痛,他知道雷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了,艾克赛尔突然倾身向前,双手环着雷的脖子,吻住了雷的双唇。
雷被艾克赛尔突而起来的一吻给惊呆了,不过他很快就笑了起来,他双手捧着艾克赛尔的头回应着他这个甜美的吻,缠绵温柔的吻,像是能把一切都融化的温暖的吻,雷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已经很幸福了。
一吻结束之后,雷放开了艾克赛尔的双唇,本来是艾克赛尔主动的,但是最后主动权却莫名其妙地到了雷的身上,雷轻笑着看着艾克赛尔有些红肿的嘴唇,一只手指轻轻点了点艾克赛尔的头说:“今天我有任务,你就先乖乖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吧!别到处乱跑啊!”
“只要不跑出这个世界就可以了吧!”艾克赛尔睁着他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雷,“只是呆在屋里很无聊的啊!”
“好了!好了!别跑出这个世界就好了啊!”雷最怕就是艾克赛尔用这样的表情望着他,只好自行退一步答应他的要求。
“多谢雷!”艾克赛尔高兴地笑着说。
“那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啊!”雷摸了摸艾克赛尔的头就消失不见了。
—————————————————偶素分割线一条———————————————
当艾克赛尔打开门看见外面一片银白的世界的时候,几乎是欢呼起来,虽然自己现在并不是在现实世界中,但是这里的雪景应该跟现实世界是没什么两样的吧。其实艾克赛尔是个很热爱自由的人,不喜欢被别人困住的,但是奇怪的是,他却愿意被困在雷创造出来的这个异空间里面,雷从不告诉他怎样走出这个世界,所以如果没有雷的带领的话,他就只能被困在这个异空间的大牢笼里面,艾克赛尔对这点并没有什么反感的,反而是他自己不太愿意离开这里。
“啊!”艾克赛尔突然感到手指一阵疼痛,连忙举起手来查看,只见右手的中指裂开了一道口子,赢还是刚才走路不注意被树枝划到的,鲜红色的名为血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是哦,我现在是人身来的哦,所以受伤的时候就会流血了,雷现在也是人身了。艾克赛尔突然想起那个叫穆雅因的少女,他现在已经知道她的证明并不是叫穆雅因,虽然他已经习惯这样称呼她,现在也是,当然她那酷似于杰洛的外貌也只是她一时兴起变出来的外貌,真正的她,艾克赛尔现在已经知道了,有着橙色的长发,天蓝色的双眼,喜欢穿有着很多蕾丝花边的长长的白色裙子,经常被杰洛取笑那裙子可以当扫把。那位少女救了雷,给了他们新的生活,虽然他们嘴上没有说些什么,但是他们一直都很感谢她的。
“那边好像有些什么!”艾克赛尔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跑了过去了。
—————————————————偶素分割线一条———————————————
“死吧!”死神的镰刀从来都是没有留情的余地的,敌人在镰刀挥过去的那一刻,正如期望地分开了两半,雷收回自己的镰刀环视了四周,“原来这个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啊!”
“速度很快嘛!雷!”橙发蓝眼的少女凭空出现在半空中,白色的华丽长裙在风中轻轻飘荡着。
“是他们弱而已!”雷检查了自己的镰刀一下,就把武器收好。
“是你的归心似箭,所以显得他们弱吧。”少女微微笑了一下,一针指向问题所在。
“我是什么都瞒不了你的吧!”雷也轻轻笑了一下。
“不知道呢!”少女一副天真的笑容,显得她很无辜似的,“时间不早了吧!快点回去吧!剩下的我会处理的。”少女对雷说。
“那就麻烦你了啊!”雷向少女道谢之后就消失了。
“爱相思,恨别人,得不偿,千岁寒。”少女轻轻吟唱着诗句,“雷啊!,你的千岁寒也应该迎来了万国春了吧!你心中现在是春暖花开的吧。”
—————————————————偶素分割线一条———————————————
“雷还没回来啊!都十一点了啊!”艾克赛尔抱着自己的双膝坐在床上,今晚不知第几次看墙上的钟了。雷这么晚都还不回来,艾克赛尔不免有点担心了。
“在想我吗?啊?”身体突然被从后面抱着,艾克赛尔“啊!”的一声就直接跌进后面的人的怀抱里面了,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雷放大的脸,弄得艾克赛尔脸立刻像红苹果一样,“想我了吗?不好意思啊!今天任务比较难,用的时间多了点。”
“没有受伤吧?”艾克赛尔满脸关切地问。
“我没事!不过你好像受伤了哦!”雷凑在艾克赛尔的耳边说着拿起他的右手,上面今天划伤的伤痕还没好,“让自己受伤了啊!要受罚啊!”雷邪邪地笑着说。’
“雷!我……啊!”雷突然一个翻身把本来抱在怀里的艾克赛尔压在身下,而艾克赛尔则被这突而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雷……”艾克赛尔呼唤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爱人的名字。
雷并没有开口回应艾克赛尔的呼唤,而是用行动来回应了,雷的一只手微微托起艾克赛尔的头,同时自己低下头去,吻上了艾克赛尔的双唇,头被托起的艾克赛尔的脖子扬起优美的弧度,有些被动地承受着更深入的舌的挑逗和舔噬,任由对方的舌在自己内膜齿间舞动着,于是连自己都忍不住回应着这个吻,无意识地扬起自己的脖子,渴望着更加深入的吻。
而雷的另一只手却划过艾克赛尔细嫩的肌肤,搭上他的领口,手上向下一用力,艾克赛尔本来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瞬间报废,露出衣服下精致修长的身躯。
失去了衣服的遮挡,艾克赛尔的身体在风中似乎有些颤抖,雷放开他的双唇想要下床把房间的窗户关上,却在起来的那一瞬间被一只手拉住了。“雷!别走!”艾克赛尔的声音里满是哀求。
雷轻轻地拿下那只拉着自己的手,放在嘴边吻着,艾克赛尔躺在他的身下,目光迷离,眼中隐隐带着泪水,脸上的红晕还有因为刚才的吻而有些缺氧微微的喘息,显然艾克赛尔自己不知道现在自己究竟是多么诱人,但是压在他身上的雷却充分体现到这一点,看着这样的艾克赛尔,雷摇了摇头把自己那些疯狂的欲望全部压下去,他知道如果不好好控制住自己的话,他很有可能会伤害到艾克赛尔的。
再次吻上艾克赛尔的双唇,却没有过多的停留,吻向下滑去,在脖子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雷……!别……别留……在……在显眼的……地……方了,会……会被……他们……他们……笑……笑话的……”艾克赛尔断断续续的话音传来,雷轻笑了一下,转而含着那不太明显的喉结吮吸着,“啊!”艾克赛尔的声音随即变成了呻吟。
听到了艾克赛尔浅浅的呻吟,雷似乎还不太满意,用自己的牙齿轻轻啃咬着艾克赛尔精致的锁骨,在舌头大力地舔过锁骨的凹处时如愿地听见艾克赛尔大声的呻吟。霸道而占领的吻夹带着浓烈的情欲,瞬间席卷一切。
吻过之后,雷双手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微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目光却一直都游走身下人那小小的身躯上,突然雷嘴角微微了一个弧度,露出一个想要恶作剧的笑容。他再次俯下身,含着身下的人胸前一边的蓓蕾,惹得身下的人的身体一阵颤抖,而另一边的蓓蕾则被握在手里玩弄着,剩下的一只手却以令人无法忽略的暧昧动作一直滑下,游走过小腹,用力撕掉了阻碍着长裤,不轻不重地握住了身下的人的欲望的分身,来回套弄。
“啊~~~~~~~~~雷~~~~徳~~~”三种截然不同的强烈快感同时刺激着艾克赛尔,逼得艾克赛尔只能放声尖叫,身体也难耐地扭动起来,双眼则像蒙上了一片雾水,陶醉,也更加诱惑人。
握住了艾克赛尔的分身的手来回套弄着手中的东西,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强烈的快感对艾克赛尔来说却依然近乎灭顶,他迷乱着,扭动着,放声尖叫着,他一直都在挑战着压在他身上的爱人那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只是他自己本人并不知道。
“啊~~”分身终于在爱人的套弄下爆发了,浊白的液体溅湿了雷那来不及躲避的手。
“对……对不起……”艾克赛尔喘息着道歉。
“乖孩子,这个不需要道歉的啊!”雷微笑着安慰着他。然后他分开艾克赛尔那修长的双腿,让艾克赛尔的双腿夹着自己的腰,雷举起自己的一只手,恶作剧似的笑着在他的面前晃了晃,艾克赛尔看见雷的手上一片浊白,当他意识到那是什么来的时候,不禁害羞地别过脸去,雷看着他这害羞的样子,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啊~~~啊~~”两根手指借着蜜液的帮助,闯进艾克赛尔的后庭,瞬间有种被填得满满的感觉,实在的感觉。
内壁的软肉热情的包围上来,挤压吮吸着手指,随即又不满足的要求更多。“……好像已经习惯了……”手指开始进出花径,速度由慢到快,有时会弯曲指节,使后庭进一步的放松。
然后两根手指缓缓退出,一种空虚感瞬间包围着艾克赛尔,艾克赛尔不满地扭动着身体,眼神迷离地呼唤着爱人的名字:“雷…………抱……我……给……我……”
“你知道吗?艾克赛尔,你对我来说是个祸害啊!你害得我现在自己都不像自己了。”雷轻笑着,“但是我就是无可救若地喜欢你啊!”
说着这样的话,雷拉下自己的长裤,双手拉过身下的人的腰,然后一个挺身送进空虚的后庭里面,贯穿他的下体。
“啊~~雷~啊~”后庭被填满的实在感令艾克赛尔更加兴奋
雷突然就着结合的姿势将艾克赛尔小小的身躯抱起,让他跨坐在自己腿上。
低下头来舔了舔艾克赛尔的双唇,似是安慰也似是挑逗。接着转而封住他微张的唇,舌尖窜入,捕获柔软的香舌,吮吸挑逗着,毫不留情。
烫热的手划过后腰,微微分开臀瓣,在艾克赛尔还未明白这个动作具有什么意义的时候,身子就被一股大力压下,同时身下传来向上的猛力,还在体外的欲柱一瞬间全部没入,顶到最柔软的内部。雷此时放开了唇,任销魂的吟哦自爱人嘴角流泻而出。一副恶作剧得逞的表情。
紧紧包上来的温热内壁既像是阻止他的侵犯又像是在引诱他狠狠刺穿。
难得在这个时候,雷还保留着自己最后的理智,这样才能保证他不会伤害到剩下的人儿。随着抽插的频率,一股又一股尖锐的快感如电流一般划过脊髓,冲进大脑,麻醉了所有的神经。交合的股间早已在毫无阻碍的抽插下变得濡湿不堪,更方便了凶器深猛的贯穿。
艾克赛尔呻吟着、哭叫着、哀求着更用力更深入的侵犯,然后在两人同时撑上顶峰的时候同时释放……
就这样……让他忘了吧……忘了一个人的孤独寂寞,忘了那千岁寒……没有分离没有死亡什么都没有,恍惚间满天满地都是触手可得的快乐,就这么定格住也无所谓了……
那种堕落的幸福或者说在幸福中堕落,才能消除心中空空落落的痛和苦……
雷爱怜地看着剩下熟睡的的人儿,笑了笑,再把目光投到窗外的雪景,耳边突然又想起那个少女的吟唱:“爱相思,恨别人,得不偿,千岁寒。”
或者我已经不再拥有那千岁寒了……也不需要再有……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1 | 引用:0 | top↑
<<【洛克人】千岁寒(ZX)(进入者请自动防雷) | 忘却の庭园 |
雷这男人终于控制不住地对小孩下手了……

捂脸,干得好啊
2009-02-25 Wed 21:13 | URL | evans #-[ 内容変更] | top↑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