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二十三)
2010-01-09 Sat 19:44
第七章
当阿斯普洛斯带着自己的随身物件站在那地中海风格的建筑物前面的时候,他终于知道赛奇所说的独立住所是什么回事了,“哼哼!这栋宿舍就我一个人住吗!”阿斯普洛斯一边透过前院那道高大的铁门打量着里面那三层楼高的建筑物,一边用从赛奇那里拿过来的钥匙,打开宿舍前院那紧闭的高大铁门,“吱”的一声,绿色的高大铁门缓缓开启,阿斯普洛斯抬头看了看这前院的高大铁门:“看来这里真的是很久没有人住过。”自嘲地轻声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着,“我就这么可怕吗……”
宿舍的前院是个很大的花园,但是可能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打理的关系,园里面的花草大部分都已经枯萎了,还活着的那些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东倒西歪的,叶子都掉了一大半,整个花园杂草丛生,通向宿舍的小路正中的喷水池早就不在喷水了,水池里面满是落叶,花瓣,池底沉满了淤泥,水都已经变得浑浊不已。
阿斯普洛斯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四周,“看来有空要花时间整理一下,这样乱七八糟的,真是让人看了不爽!”阿斯普洛斯盘算着,“把杂草拔掉,把花草重新整理一下,把喷水池也修一下!最好还是清理一下!顺便把弗都叫过来帮忙!”轻笑了一下,把钥匙卡放在红外线读卡器上面,“滴!”的一声,宿舍大门的电子锁打开了,阿斯普洛斯转动大门的把手走进去。
这是一栋三层高的建筑,典型的地中海式的建筑风格,与其说是一栋宿舍还不如说是一间大宅,一楼是大厅,厨房还有饭厅,所有应有的家具,电器都一应俱全,真的是什么都不缺了,二楼和三楼则是房间,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是一间挨一间的房间。每一个房间里面都有两张一米半的单人床,床和床之间放着一个低矮的床头柜,床对面的是木质衣柜,衣柜旁边的是两张书桌连带着书架的书桌,床的另一端的空地上还放着一张低矮的茶几和两个坐垫。
阿斯普洛斯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的情况,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桌面,手指上立刻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虽然看起来很久没有打扫过,但是里面的东西却依旧整齐完好,阿斯普洛斯在每层都走了个遍,最后选择了三楼一件最靠里面的房间。
在房间前面的地毯下面找到房间的钥匙卡,阿斯普洛斯打开了房间的门,里面丝毫没有曾经被打扫过的迹象,阿斯普洛斯轻轻叹了一口气,放下自己的东西,不由得抱怨起来:“赛奇竟然也不打扫一下,他是索性把我当做免费清洁工人啊!”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不打扫根本就不能住人的,“今天已经很晚了,就先把这个房间打扫干净吧,剩下的明天再慢慢弄。”,说做就做,阿斯普洛斯立刻就到处去寻找用来打扫的工具了。
等到阿斯普洛斯打扫完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依旧没有想睡的意思,阿斯普洛斯拉开窗帘,坐在窗台上眺望着远处的景色。这个圣劳伦斯大学,阿斯普洛斯并不是第一次来,就在他决定来报道之前,他一直都在这个大学校园里面,这里有他的朋友,后辈还有亲人——他唯一的双胞胎弟弟。他对这个校园其实要比很多人都来得熟悉。
阿斯普洛斯低头凝视着自己的双手,仿佛所有的岁月都会在指尖里流转,纯真孩童时代的幻想,飞扬的青春,月夜下的憧憬,生命的色彩,平淡琐碎的日子,这一切的一切,都有如似水年华,不经意间,岁月的沧桑中,似乎都能从指间流出,飞散,转眼便为烟云。
自从复活而来,阿斯普洛斯常常做着同样的一个梦,一朵花在夜里飘落,它跌跌撞撞地想寻找着能容纳自己的怀抱,却,终于失望地、孤独地被风撕碎了花瓣,无情摔落,什么也没有,唯有夜为它伤心的哭泣。醒来的时候,他经常都会自嘲地问着自己:“它寂寞如我吗?或许我孤独如它?或许我的前世本就梦中那一瓣永远飘不到归处的花朵!”
低笑了一声,从窗台上落到地上,阿斯普洛斯看见墙上的大落地镜里面映照出自己的身影,对着落地镜扬手,那是拉丁舞的准备动作,抬脚,踏步,旋转,阿斯普洛斯在镜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孤独地旋舞着,电脑里面播放着的一首哀伤的乐曲伴着他,有风拂过,把哀伤的音乐吹散开来,飘飘荡荡的颤抖着,不知道灵魂会不会背叛肉体?但是阿斯普洛斯却真的听见了自己的灵魂在低低的叹息,然后伴着寂寞的叹息让灵魂倍加孤独!
“反正都习惯了吧!”阿斯普洛斯一边旋舞着一边想着,希绪弗斯的舞姿优雅带着淡淡的伤感,雅柏菲卡的舞姿优美里面带着刚毅,而阿斯普洛斯的舞姿则是出乎预料的庄严,带着深深的孤独。
踏步,起舞,重复着那些由基本步变化出来的复杂舞步,阿斯普洛斯把自己的思绪完全集中在舞蹈上,倾听这音乐的节奏踏出最完美的舞步。
“噼里啪啦!”楼下传来的东西掉在地上的杂乱声音,曾经作为圣斗士的阿斯普洛斯条件反射般地全神戒备起来,把电脑的音乐关掉,阿斯普洛斯侧耳倾听着声音的来源,“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杂乱的声音,“在一楼厨房!”阿斯普洛斯几乎是夺门而出,光速冲到楼下,然后悄无声色地靠近厨房。
“噼里啪啦!”一个锅盖从厨房里面滚到站在门口的阿斯普洛斯的脚边,阿斯普洛斯眯起一双眼,一步一步轻轻向厨房接近,那种架势绝就好比以前作为圣斗士的时候执行任务的样子。
曾经作为圣斗士,阿斯普洛斯有着比普通人都要好的夜视能力,向厨房里面探头,发现灶台上面,一团乎乎的东西正在那里,阿斯普洛斯突然恶作剧地笑了起来,一面这次我还逮不到你的表情,一步一步向那个色的东西靠近。
突然,那团色的东西一回头,一双荧绿色的眼睛闪烁着鬼魅的光芒,跟阿斯对视了几秒钟,立刻掉头想要离开,谁知阿斯普洛斯比它动作还快,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抓住那个东西,把它拎到大厅里面。
原来那是一只皮毛漆的大猫,一双荧绿色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拎着它的后颈的阿斯普洛斯,因为被阿斯普洛斯把它拎在自己面前,它四肢爪子碰不到实物,只能在半空中到处乱抓,就是一声不吭。
“哦?原来是你这只小东西啊!”阿斯普洛斯一双深蓝色看着被自己拎着后颈的猫,“怎么?肚子饿了吗?不过你还这是不会选地方啊,小东西,这里人都不多一个!”突然阿斯普洛斯注意到猫的前爪上,漆的皮毛上,艳红色的液体正缓缓往外流,“咦?受伤了?受伤了还一声不吭的,好,我喜欢你!”阿斯普洛斯微微昂起头,俯视着手中的猫,然后他四下张望想要寻找能够用来包扎的东西,无奈这里之前根本就没有人住过,连桌布都是布满灰尘的,阿斯普洛斯最后决定放弃,一手搭自己的白衬衫的下摆,用力一撕,从衬衫上面撕下来一条大小适合的布条。
阿斯普洛斯把手中的猫轻轻放在地上,奇怪猫四脚着地的时候竟然也不逃跑,一双荧绿色的猫眼只是愣愣看着阿斯普洛斯,阿斯普洛斯跑到厨房打来一盘清水,轻轻地帮猫擦洗了一下伤口,伤口隐藏在毛之下,伤口比阿斯普洛斯之前预料的还要深,像是被什么利器划伤一样,阿斯普洛斯看着那长长的伤口,双眉紧皱起来,小心地帮猫包扎好伤口,阿斯普洛斯轻轻摸摸猫的头。
“喵!”刚才还一面倔强的猫竟然主动蹭着阿斯普洛斯的手掌,轻轻叫唤着。
“怎么?肚子饿了吗?”阿斯普洛斯搔搔猫的下巴,猫一面舒服地闭上双眼享受着阿斯普洛斯的瘙痒,“怎样?小家伙,要不留下来跟我在一起,怎么样?”阿斯普洛斯嘴角微微上翘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俯视着手下的这只小家伙。“当然,你不愿意的话,那你也可以离开,我向来不强人所难。”
“喵!喵!”猫使劲蹭着阿斯普洛斯的手,一双荧绿色的猫眼对上阿斯普洛斯深蓝色的双眼。
“哦?想留下来吗?那么就留下来吧!”阿斯普洛斯站起身来,“给你取个名字怎么样,就叫小吧!我也懒得想了!可以吗?”阿斯普洛斯低头询问面前的猫。
“喵!”猫走到阿斯普洛斯的脚边蹭着他的脚。
“那就这样决定了!先找些东西给你吃吧!“阿斯普洛斯掏出手机拨出熟悉的号码,“喂!是弗吗?在哪里?是这样的…………”
就这样,阿斯普洛斯身边多了一只美丽的猫。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二十四) | 忘却の庭园 | 【LC+SS同人】绚丽年华(二十二)>>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