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七)
2009-03-20 Fri 17:32
第二章 寻人?绑人?
每一种颜料都经过反复的调制,一笔一画都是如此用心,就这样一笔笔赋予那本来空白一片的画纸色彩与灵魂。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所跟随的老师有关系,雷非常喜欢画画。特别是像现在这样在温暖的阳光的照耀下写生,况且现在的风景还真是独特,梦幻般的美好。想到这里,雷轻轻地笑了笑,其实如果要雷说实话的话,比起握着武器,雷更喜欢握着画笔,他喜欢这种安静祥和的感觉,就就连心也一起平静下来了。
“雷,你在画艾克斯和杰洛吗?”一直坐在雷的旁边看着他在画纸上一笔一划地认真画画的艾克赛尔看着原本空白一片的画纸上逐渐成形的画像,抬起脸眨着灵动的大眼睛望着雷好奇地问。
“嘘!”雷把自己的食指放在自己的双唇上,给艾克赛尔做了个安静的动作,眼角的余光瞟着离自己较远的地方那里依然倚在小桥的上聊天赏鱼的一对伊人,在确定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之后才微微松了口气,“别那么大声啊!艾克赛尔!要是给他们听见的话,我的画就不能完成了啊!”说着放下画笔宠溺地摸摸艾克赛尔的头。
“为什么要画他们啊?”艾克赛尔眯着眼睛享受着雷的抚摸,继续问,但是这次声音已经放低了很多了。
“这样的画面很美啊!你不觉得吗?或者说,你想我画你呢,嗯?”雷的脸凑到艾克赛尔面前邪邪地坏笑着说,“不过,艾克赛尔啊,要画你的话,我就不能让你穿的这么好好的了。”笑容里面透出的邪气更深了,“你要来吗?”把手上的画笔咬在自己的嘴上,雷腾出来的那只手已经搭在艾克赛尔衣服的领口上了。
“雷……雷……”被雷吓了一跳的艾克赛尔,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看着雷那蓝色的双瞳。
“呐?要不要呢?我的艾克赛尔!我一定会把你画得好好的哦!”雷的脸贴得更近了,艾克赛尔甚至感觉到他的呼吸,雷的鼻尖轻轻地磨蹭着他的脸,弄得艾克赛尔的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你们还真是很悠闲啊!”一个低沉的男音突然在他们的脑中响了起来,不是从耳朵传进脑中的,而是直接在脑中响起的。雷一惊,一手抱着自己的画板,一手拦腰把艾克赛尔抱起来,纵身向下一跃,从本来两人坐着的树枝上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在地上,再抬头一看,他们原来坐着的那根粗大的树枝不知被什么利器瞬间削断了,“轰”的一声,粗大的树枝掉在了他们的身旁。
“雷!”艾克赛尔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手枪,浑身戒备起来,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那种天真活泼的小孩子气,现在的艾克赛尔散发出来的是冷酷和好战,就像平时被压抑着的凶兽终于被解放出来一样。
“艾克赛尔!呆在这里别动!”雷的眉头皱了一下,回头对身后蠢蠢欲动的艾克赛尔大喊着。
“为什么啊!雷!”听见雷叫自己别动,艾克赛尔立刻用一种小孩子的任性口吻别扭地闹着不满。
“乖!呆在这!这个人,你对付不了的!”雷朝艾克赛尔温柔地笑了笑,把自己的画板递了过去,“你要好好看护我的画板啊!别让我的画给毁了哦!这可是很重要的哦!记得吗?我的艾克赛尔!”
“嗯!”艾克赛尔朝雷肯定地点了点头,双手紧紧地把雷的画板抱在怀里。
“这就乖了!”双脚一跃跳到半空中,“花开花落,绚烂绯红,妖红似血,是为,樱雪岚。”耀眼的红光在雷的右手中闪耀着,接着一把血红色的巨大双刀刃镰刀出现在他的手中,暗红色的全身,复杂的样式,华丽的花纹,巨大的刀刃,刀身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似乎都在告诉着别人这镰刀并不简单。雷在半空中双手高举着镰刀迅速挡在自己的身前,“砰!”的一声清脆而响亮的金属碰撞的声音,雷的镰刀和一把全身漆一片的长剑撞在一起,剑身是那种深邃的漆,华丽的样式,在剑柄的根部镶嵌着一颗有蓝色的宝石,剑上散发出来的是一种让人感到刺骨的寒冷气息,似乎要把人的心都要冻结一样。
“还可以啊!雷!”使用那把长剑的人身影出现在雷的面前,蓝色的披肩卷发在飞中轻轻飞扬着,和雷一样蓝色的双瞳正对上雷的双瞳,端正的五官,微微上翘的嘴角呈现出一个完美无邪的笑容,虽然那笑怎么看都像是玩味和不还好意的阴笑,身上穿着白色为主,搭配着些许蓝色的西服,但是即使是穿着衣服还是能看出男子那称的身段,“雷,上次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呢?”,那声音正是刚才在雷脑中直接响起的那个声音,握着剑的手慢慢加大了力度。
“杰洛!那个是……”不远处的两个人显然已经看见在半空中对持着的两人。
“英!英格拉姆!第一任的世界因果协调者!好样的,雷,你做了什么事惹毛了他了啊!”杰洛看着那对持着互不相让的两人,一副旁观者的感兴趣的看戏态度,完全没有插手的打算。
“英,他怎么会无端端出现在这里的啊!”艾克斯记忆之中英格拉姆在上次的大战之后,一般都不会在现世出现的,怎么突然就跑来了,难道出什么事了吗,想到这里,艾克斯不禁有点担心起来。
“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看他是来寻仇的!不知雷怎么惹到他了!”杰洛好像是看穿了艾克斯的心思一样,看了他一眼说,语气仍然是那种没有感情起伏的声音。
“杰洛!你就觉得我父是个这样的人吗?”和杰洛可以媲美的冰点声音在两人的身后突然响了起来,艾克斯和杰洛迅速转过身去,立刻就看见站在他们身后的银发少年那雪白色的和服还有那毫无任何表情冰冷的脸。
“阿因!”看见少年的艾克斯显然非常惊讶。
“你也来了!”杰洛看见阿因的时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们两个都来了,不,还有一个人!”杰洛集中精神才发现在这附近还有一股微弱的气息存在。
“杰洛,你还是一样敏锐啊!就像秋心一样!”阿因说着突然笑了出来,“很久没见了!杰洛!艾克斯!还好吧!”
“起码现在还能站在你面前!阿因!”
“雷!”站在地上的艾克赛尔抬头看着在半空中与英格拉姆对持着的雷,不禁担心起来,抱着画板的双手不自觉地收紧,虽然他不认识英格拉姆,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压迫感的,那个人不简单,艾克赛尔的潜意识这样告诉他!
“你担心他吗?”一个少年的声音在艾克赛尔的身后响起来。
“谁?!”艾克赛尔警觉地转身,右手的手枪立刻瞄准了身后的人,“咦?你是阿因?”艾克赛尔看见身后出现的少年的时候微微惊讶了一下,“不!不是!虽然很像!但是你不是!你究竟是谁!”刚刚稍微缓和了一下的气氛,随即在此紧张起来。
“我?我叫艾银!”面对着浑身戒备毫不掩饰其杀气的艾克赛尔,少年却依然面不改色地微笑着,这位少年虽然面容极像阿因,但是少年的银发要稍稍比阿因长一点,是披肩的,双目紧闭,他坐在轮椅上,想必是脚不是太方便,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和深蓝色的牛仔裤,其他的地方他跟阿因是一模一样的。
“艾银?”艾克赛尔重复着少年的名字,“和阿因的名字发音很像啊!”
“是吗?”少年笑了笑,轻柔的声音,和阿因那种没什么感情起伏的声音完全不同,艾克赛尔本能地觉得他不是坏人,而其还有种熟悉的感觉,“你担心他吗?那位死神!”少年话锋一转再次回到刚才的问题上了。
“你认识雷!?”艾克赛尔惊讶地问。
“是啊!”艾银灿烂地笑了起来,“不用担心,英不会伤到他的!你就放心吧!”
“你打算怎么办呢!雷!”英格拉姆一边加大手上的力一边问,“你应该知道自己这次是难逃一劫的吧!”
“还没有完了,英,不要过于自信啊!”雷微微笑了一下,“樱雪岚!”大声呼唤着镰刀的名字,镰刀的刀身突然爆发出耀眼的红光,雷手上猛力一甩把英格拉姆的剑甩开了,两人分开了一段距离,漂浮在空中,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寻找着下一个发动进攻的机会。
突然英格拉姆的身影消失了,雷立刻转身高举着镰刀,“砰!”刀和剑再次撞在一起,溅出了点点火花,两把武器抵在一起,大家都互不相让,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对比起雷那咬着牙的凝重表情,英格拉姆显得轻松多了。“只有这样的力量吗?雷!”带着些许不屑的语气。
“你也太轻视人了吧!”雷突然笑出声来,“这样可不能哦!英!你忘了我最擅长的是什么吗?”
“想要发动世界纳入吗?进到你的世界的话我就会受到束缚了!”英格拉姆仍然一面轻松地说,“不过你的身体允许你这样做吗?”英格拉姆笑了,笑得一面玩味,一副等待看戏的样子。
“身体!怎么这样的!”当雷发现自己的身体的异样的时候,所有都已经太迟了,“我的身体!”无力感已经蔓延到全身了。
“看来你没有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的习惯啊!”英格拉姆笑得更加危险了,“你和尤泽斯患有同样的病的,先天性红细胞生成障碍,你身体是不能正常制造红细胞的,所以必须经常输血,如果不是,你的身体就会像现在这样的了!”
“你……你一开始……始就知……道……我……的身体……现在……在的状况……”雷强打着精神问,但是那种头晕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当然!毕竟我熟知尤泽斯,这些我还是能看出来的!那么结束了!雷!是我赢了!”英格拉姆的剑用力一挥,撞在镰刀上面,雷连人带刀就从半空中直撞在地上。
“雷!!!!!!!!!!!!!!!”艾克赛尔撕心裂肺地大喊着,往雷那边冲了过去。
“最后一击哦!为你自己上次的事接受惩罚吧!”英格拉姆的剑从半空中直刺下来。
“停手吧!英格拉姆!”“碰”的一声,英格拉姆的剑被另一把剑给挡住了,一个银发男子站在倒地的雷面前,手持着一把看起来很普通的长剑挡住了英格拉姆的剑,男子有着披肩的银色直发,身上穿着以白色为主的华丽服装,衣摆在风中飞扬着,额头上的双眉间有着一个樱花瓣状的红色印记,银色的双眸尖锐得像一条线,怪异的是男子竟然拥有和英格拉姆一模一样的面容,“停手!他是我的学生!还是你想跟我打呢!英格拉姆!”男子笑着却声音冰冷,不带任何感情,双眸眯起来看着英格拉姆,像是打量着猎物的野兽。
“尤泽斯!”英格拉姆唤出男子的名字,突然笑了出来,收起剑,“我是很想和你较量一下!不过!我怕如果我动手的话!就算你不动手我也立刻毙命!”说着英格拉姆看向另一面问,“是吗?秋心!”
“英!你还真是了解我啊!”倚在门框上的秋心笑着回应着英格拉姆,一种危险的笑容,“都进来吧!一大早就在花园中打架!真是的!”说着边埋怨边走进屋子里去了。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八) | 忘却の庭园 |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六)>>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