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潘多拉之心同人《流光剪影》(二)(格杰)
2010-01-25 Mon 14:06
其实这次更新是在拖剧情,还是流水账,大家还是无视吧ORZ

————————————————偶是分割线——————————————————

“阿嚏……”换上干净整齐的衣服,杰克曲着双膝坐在熊熊燃烧的的火炉面前不住地打着喷嚏,虽然白天的天气还是很炎热,但是毕竟已经到了秋天,晚上吹着丝丝的凉风已经带着秋天的寒意,一不小心就会着凉,更何况是淋湿了身子的杰克。

“主人啊!你怎么会把自己弄得全身湿透的啊!”站在杰克身后,正拿着洁白的厚实大毛巾使劲擦拭着杰克那湿淋淋的披散开来的金色长发的小侍从基尔巴特,很不客气地向自己的主人抱怨起来。刚才杰克走进家门的时候,基尔巴特呆了一下才认出自己那变成了落汤鸡的主人。

“啊!啊!不好意思啦!基尔巴特!”杰克抓抓自己的金黄色长发,一面歉意的表情微微转头看着身后的基尔巴特,“刚才出门的时候刚好下雨,于是被雨淋湿了而已!”
“主人啊!你出门的时候我不是已经叫你带雨伞的吗?怎么还会淋湿的啊!”基尔巴特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帮杰克擦拭着头发。

“让我来吧!基尔巴特!”杰克微笑着拿过那条搭在自己头上的毛巾,基尔巴特看了看自己的主人,微微点头,走到茶几那边为杰克倒茶。

“主人,喝杯热茶吧!”基尔巴特为杰克递上精致的白瓷杯,里面的红茶正冒着腾腾的热气。

“谢谢啊!”杰克微笑着道谢,双手接过茶杯,端起轻轻喝了一口,妈祖绿色的双眸看着立在旁边的基尔巴特,“我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带雨伞,基尔巴特,所以我就淋湿了!”那语气多么的理所当然,基尔巴特差点就被他气绝了。

“主人啊!”基尔巴特有点着急地大喊起来,“要是着凉了怎么办啊!”

“放心啦!基尔巴特!我……我……阿嚏……”话还没说完,杰克就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喷嚏,“不好现在好像已经着凉了……”杰克擦擦自己的鼻子,朝基尔巴特笑了起来。

“主人!”基尔巴特极为无奈地望着在这个时候还朝自己笑着的杰克,突然想起了什么,“主人你说出门自己没有带雨伞?那你带回来的雨伞是……”

“那个啊!”杰克把目光落回面前熊熊燃烧的火炉,红色的火焰跳跃着,那个人的眼睛也是红色的呢,殷红的,杰克心里面想着,虽然颜色一样,但是那双眼睛里面却从来没有火焰的激情和活泼的光彩,那双殷红色的眼睛,凌厉冰冷,波澜不惊,如其说是沉着冷静,还不如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东西能提起他的兴趣更加准确。想到这里,杰克不由得微微地叹了一口气,“真是一个不可爱的人啊!”杰克抱着自己曲起的双膝,轻轻说着。

“主人?主人?主人你怎么了!?”看见自己的主人望着火炉发呆还无端端叹气,基尔巴特担忧地唤了起来,“主人你没事吧?”

基尔巴特的呼叫声把杰克游离的精神拉回现实,杰克抬头朝着一面担忧的基尔巴特露出惯有的温和微笑,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头发,“啊!抱歉啊!想些东西想入神了!”停了一下,杰克接着说:“那雨伞是我今天遇见的一个人借给我的,真是谢谢他啊!”杰克边说着边绽放出灿烂的微笑。

“主人,你是在拿到雨伞之前就已经淋湿了吧!”基尔巴特忍不住点出事实,“还是主人你真的是拿着雨伞也能淋湿啊!”

“啊,基尔巴特你,真是的!”被自己的小侍从这样说,杰克只能抓着搭在自己的头上的毛巾, 一面傻笑。

“唉!”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主人的这种随意的性格,基尔巴特轻轻叹了口气,“主人,我先去忙其他的事情了,有事的话就叫我吧!”向杰克微微欠身,抱起扔在地上的杰克刚刚换下来的湿淋淋的衣服,转身正想离开,却听见身后杰克唤着自己的名字。

“基尔巴特!”

“怎么了?主人!”基尔巴特停下脚步,转过身,满是疑惑的金色眸子看着杰克那妈祖绿色的眼眸。

“那个……我带回来的雨伞呢?”杰克问基尔巴特。

“我已经整理好了!主人放心!”基尔巴特一面自豪地说着,“主人是要还给人家的吗?”

“是啊!谢谢你啊!基尔巴特!”杰克高兴地笑了起来,夸奖着基尔巴特,“你真的是我的好侍从啊!”

“主人高兴就好了!”看见杰克高兴,基尔巴特也高兴地笑了起来,“那我先出去了!”

“嗯!”杰克轻轻点头,基尔巴特抱着衣服开门离开了。

“雨伞,改天还给他好了”杰克心里面想着,“他是叫格连吧,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呢!”杰克把头搁在曲起的双膝上,闭上一双那组绿色的眼睛,“那次应该在他离开前报上自己的名字才对的!”拍拍自己的脑袋,杰克这个时候真是有点后悔了。“不过没关系,到时再介绍一次就好了!”想到这里杰克不知不觉也开心地笑起来了。

————————————————偶是分割线——————————————————

夕阳西下,天边最后一缕霞光穿透树的枝叶,谢谢影在书房的地面上,画出许许多多的光斑。格连抬头,白天的最后一缕阳光印上他冷峻的脸庞,阳光沉重凝固,一点点的坠落,而寂寞在心中久久地绽放延伸。

格连常常做着同一个梦,一朵花在夜里翻落,它跌跌撞撞地想寻找着能容纳自己的怀抱,却终于失望地,孤独地被风撕破了花瓣,无情摔落,唯有夜为它伤心,为它哭泣。

每次醒来,格连都会自问:“是它寂寞如我吗?还是我孤独如它?或者说我本来就是那一瓣永远飘不到实处的花朵!”格连不知道灵魂会不会背叛肉体,但是格连却真的听见了自己的灵魂低低地叹息。

站起身来,格连离开书桌,书房的另一角放置着一部漆色的大钢琴,色发亮的琴面映照出格连的脸,戴着白色手套的修长手指打开琴盖,白色的琴键整齐排列着,一如既往。

是的,一如既往,并没有什么改变,也不可能会有什么改变,无论是这部钢琴,还是自己,还是这一切一切都一样。

一首优美的乐曲在指间流转,伴着淡淡的忧伤,有风拂过,把这首乐曲吹散,变得支离破碎。

不需要乐谱,格连记得这曲子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音符,殷红色的双瞳依旧凌厉,却夹杂着一丝丝平时不会有的别样感情,那双让无数人望而生畏的冷酷双瞳,却也是如此美丽。

格连,格连·巴斯卡比鲁——

巴斯卡比鲁家的家主。

忘却自己是否出生于此地,只知道自己从有记忆起,面对的就是这个巴斯卡比鲁家的府邸,在夕阳的一片红艳中,原本荒凉的大宅显得更加支离破碎,就像他自己一样,被切割成片片。拼凑不整。

他是格连·巴斯卡比鲁,关键词不在格连,而是在巴斯卡比鲁……

从过去直到现在,也将会延续到未来。

生命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过客,没有痕迹,只有灰飞烟灭。

其实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唱歌,那是他们的生命之歌,歌声里面或者是他们的童年,或者是他们的生长,或者是他们的逃亡,或者是他们的疲劳,又或者是他们的希望和怨恨……

而他,格连·巴斯卡比鲁的主旋律,早就已经注定了,不能逃离…………

————————————————偶是分割线——————————————————

今天跟雅枫又YY了一些对白【你这人究竟是不是考试的!!

你爱我吗?
爱。
爱到什么程度?
危险的程度。
有多危险。
危险到想和你厮守一生,是不是太危险了?

他的样子再一次浮现过我的脑海,但越想把他完全记起,越疼,当我不再想起他,我就再也想不起来。
他爱我吗?
他爱过我吗?
他占据过我的生命吗?
他有真正的来到过吗?
————————————————偶是分割线——————————————————

再附上我以前写的一个生病系列短文里面的那篇格杰,有胡扯,有崩坏,请慎入

格杰

格连(看着半躺在沙发上,手臂搁在自己的脸上今天异常安静杰克):怎么了,杰克?

杰克(闷闷的声音从手臂下传来,不像平时的活泼,显得有些虚弱):格连,我好像病了……

格连(微微一惊,立刻快步走到杰克面前):病了?(从斗篷下伸出手来扯下杰克搁在脸上打的手,伸手按在他的额头上试探,有点烫手),杰克,你发烧了

杰克(半闭着双眼无神地看着格连):原来是发烧了……

格连(脱下身上披着的斗篷仔细盖在杰克身上,扶着杰克躺在沙发上):病了你就休息一下吧,今天的工作我会帮你完成的

杰克(抓着正想起身离开的格连的手,格连疑惑地回头,杰克微微笑了起来,病态的面上依旧温和):格连……小心点……

格连(轻轻点头,反手紧紧握着杰克的手):我知道了

杰克(温柔微笑):那我在这里等你回来……格连……

格连(把杰克的手放回斗篷底下,轻轻在他的额上印上一吻):那我走了,你先睡一下,睡醒会舒服点的

杰克:嗯(点点头,注视着格连慢慢闭上疲倦的双眼)

格连看着杰克的睡脸,微笑了一下,轻声离开……

別窓 | [忘却の湖]潘多拉魔盒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潘多拉之心同人《流光剪影》(三)(格杰) | 忘却の庭园 | 潘多拉之心同人《流光剪影》(一)(格杰)>>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