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潘多拉之心同人《流光剪影》(三)(格杰)
2010-01-25 Mon 14:10
"呀呀~好痛啊~~”杰克吃痛地使劲揉着自己摔疼了的后脑勺,“竟然摔下来了,真是丢脸啊!”杰克一边小声咕噜着,一边微微睁开那双因为疼痛而眯起来的妈祖绿色的眼眸,偷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位害自己从树上摔下来的罪魁祸首。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

“主人!你看,今天天气真好啊!”基尔巴特把杰克书房的窗帘拉开,灿烂的阳光顿时从窗外射进来,一下子把原来昏暗的书房全照亮了,前几天天气一直不好,老是阴天下雨,周围都是一片阴暗潮湿的感觉,让人怪不舒服的。而今天却意外地天放晴了,真是难得啊!

“嗯~真的啊!” 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有点刺眼,杰克条件反射地微微眯起一双眼睛,举起一只手挡在眼前,等眼睛适应了这突而其来的强光才慢慢移开了手。“很灿烂的阳光啊!”放下手中的工具,杰克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从书桌前站起身来向窗边走去。

从书房的窗向外眺望,贝萨流士家的庭院被笼罩在一片温暖灿烂的阳光之中,鲜艳的蔷薇飘溢出淡淡的清香,嫩绿的枝条遮掩住灿烂的骄阳,阳光透过斑斓的叶隙撒在庭园里的藤椅上,枝头的小鸟啾啁低语,调皮的猫咪身影跳跃,这一切犹如一段舒缓动情的韵律,让人沉溺其中,悠然忘神。
杰克深深地吸了口气,久违的阳光清新气息随即扑面而来,比起那阴雨连连的天气,杰克更喜欢这种阳光普照大地的好天气,阳光总是让人感觉到充满活力,这是杰克经常说的话。但是只是杰克一直都没有发现,其实他自己本身就是一缕温暖的阳光,能够带给别人活力、温暖还有幸福。

“难得今天的天气这么好,不出去走走的话就太浪费了。”杰克看见灿烂的阳光明显心情大好,“要去哪里呢?后山的话很久没去了很想过去看看;但是市集的话现在也一定很热闹,也想去看看;还有就是中央公园那里也想去看看啊;还有……到底去哪里好呢……”杰克把自己想去的地方在脑中掠过一遍,但却难以选择最终目的地,苦思冥想间,不自觉地连那好看的双眉也皱了起来。

“主人……”站在一旁的基尔巴特看见杰克突然皱起了眉头,有点担心起来,不过要是他知道自己主人现在正在为什么事情烦恼的话,一定会觉得非常无语的吧。

“怎么办呢?”就在杰克难以取舍的时候,眼角突然瞟见了静静地靠在书房墙角边上的色雨伞,几天前的事情在他的眼前如同放电影一样快速重演了一遍,最后定格在那双殷红色的眼睛上,“是了!去找他好了!顺便把雨伞还给他!”杰克兴奋得不自觉地叫出声来,前一秒的双眉紧皱的表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主……主人……”一旁的基尔巴特看见杰克前一刻还眉头紧锁的,下一刻却突然兴奋地大喊起来,显得更加担心起来了,“主……主……人……你……你怎么……”基尔巴特小心翼翼地问着杰克,满脸担心。

“小基啊!我要出去一下,这里就麻烦你收拾一下了!”杰克转头朝基尔巴特露出灿烂的阳光微笑,妈祖绿色的双眼里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愉悦和期待,基尔巴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杰克已经拿起挂在一旁的斗篷,顺手把在墙角安静地呆了数天的雨伞也带上,快步走出书房去了,金色的辫子在他身后随着主人的动作而划出各种优美的弧度。

等基尔巴特反应过来的时候,书房里面早就没有了杰克的身影了,基尔巴特冲到书房门外站在长廊上左右张望,长廊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基尔巴特有点泄气地退回到书房里面,看着空无一人的书房轻轻叹了口气,“这究竟是什么跟什么啊!”

————————————————偶是分割线——————————————————

当然杰克想要见格连只是他自己想而已,至于能不能见到,客观因素从来都是一个最不能忽视的问题。

当杰克第七次试图说服巴斯卡比鲁家的守门人未果,反而被人抬出门口扔在外面的草丛上,恶狠狠地警告着他别再靠近的时候,杰克就充分认识到这个道理了。

“这里的人到底怎么了啊!”杰克有点赌气地在草丛上坐了起来,不解地搔搔自己那金黄色的长发,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漆色雨伞,轻轻叹了一口气,“要怎么办才好……”

要是那时候就离开的话,或许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吧,后来的杰克经常在想,但是或许我的生命就注定跟他相遇也说不定,这就是所谓的因缘吧,但是又有谁知道呢……是的,没有人知道……但是我从不曾后悔呢……

而在后来的无数次梦回惊醒的时候,杰克总是感叹一句,格连你果然就是我的劫数呢,说这话时的杰克,声音和神情都如此温柔,就算是胸部那鲜血淋漓的伤口带来的钻心的痛楚也不曾把这种温柔掩埋。

“格连……格连……”

当然后来会发生些什么事情,现在的杰克是不可能知道的,现在的他关心的只是怎么进到巴斯卡比鲁家里面,而当他看见了巴斯卡比鲁家的围墙外面那棵枝繁叶茂,翠绿欲滴,枝叶一直延伸到围墙内与另一棵老树纠缠在一起的高大老树的时候,杰克顿时眼前一亮想到了办法。

爬树从来都难不倒杰克,因为杰克最喜欢的活动之一就是爬树,当杰克站在巴斯卡比鲁家围墙内的老树的粗壮枝条上的时候,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兴奋和成就感。

“呼……终于进来了……”但是杰克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一下这个巴斯卡比鲁家的全景,一个意想不到的低沉男音就传进他的耳中。

“是谁在树上?”格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毫无起伏的冷淡,似乎对周围都漠不关心一样,即使是不明来历的人出现在自己府邸里面的这个时侯也不例外。

如果只是格连的话,那还好,但是那只从天而降的全身漆的可怕链锁却实在是很吓人,起码杰克是这样觉得的,于是因为被惊吓了一下,结果一不留神,脚下一滑,杰克从树上很没形象地摔了下来……

于是这就是整件事情的经过。

————————————————偶是分割线——————————————————
偷偷睁眼瞟了一下格连,却刚好对上那双殷红色的冰冷眸子,惊魂未定加上心虚,杰克紧闭上了双眼,不敢看向格连,以为自己会被对方喝诉一顿,甚至做好了被对方教训一顿的准备,最后对方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原来是你。”【我说杰克啊,格连大人怎么舍得教训你啊XDDD

有点纳闷地抬起头来,再次看向那个人,格连还是睁着一双殷红色的眼睛看着杰克,然后在再次四目相交的时候,杰克轻轻地给了格连一个微笑,清晰无比地唤着他的名字,“格连!”

格连那时候着实愣了一下,他的名字曾经被无数人所呼唤过,有尊敬,有畏惧,有疏远,有讽刺……但是从来没有人像眼前这个人那样,用着最平常不过的语气唤着他的名字——格连。

见对方没有说话,杰克也沉默地只是盯着格连那双殷红色的眼眸,深邃美丽,杰克就这样盯着那双眼眸,竟然连站起来也忘记了,就这样一直坐在地上,“真是好看!”杰克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赞叹道。

“什么?”格连显然没有听清楚杰克的话,他微微皱起双眉,稍稍俯下身靠近杰克,而眼睛依旧盯着杰克那妈祖绿色的瞳孔,金发碧眼,艳丽的颜色,突然间,格连的双眼有种被刺痛的错觉,但是却不觉得讨厌。

……为什么,他会心跳加速?被自己下意识的反应弄得有些无措,杰克窘迫地移开视线,却瞟见落在自己身旁的雨伞,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杰克连忙拿起雨伞双手递到格连面前,朝格连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却不知为何,面额微微有些发红,“给!我是来还格连你的雨伞的!上次谢谢你了!”

又是这种明媚的笑容,格连突然有点慕面前的这个家伙,为什么他什么时候也能露出这么灿烂的笑容,灿烂得如同现在天上的太阳一样。殷红色的双眼看了一下杰克手中的雨伞,定了一下,格连伸手默默接过雨伞,当他的指尖不经意间碰到杰克的手的时候,杰克微微皱眉,一种冰冷从格连的指尖传到他的手中然后一直传到他的心里,说是冷若冰霜也不失为过。

有点诧异地微微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格连,稍稍俯下身去的格连和坐在地上直起腰的他,四目对视,杰克突然觉得自己的脸额有点发热,连忙移开视线。

而格连看见杰克移开视线,也直起身来,“快离开这里!”依旧是那种冰冷的语调,格连朝杰克扔下这样一句话就转身离开,色的恐怖连锁在格连的头上盘旋着,双翼带起的风劲把格连那漆色的斗篷吹得猎猎作响,像是背后张开的色羽翼一般。

杰克就这样坐在原地,愣愣地目送着格连的背影渐渐变小,当他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连忙从地上一下子蹦了起来,朝着格连离开的方向大喊着:“等等!格连我……”但是已经看不见格连的身影了,杰克理了理被风吹乱了的金色头发,妈祖绿色的眼眸却依旧望着格连离去的方向。

“他还是没有叫我的名字呢……”杰克有点失望地咕噜着,抬头望向天空,天空一片蔚蓝,万里无云,今天果然就是一个好天气。

这是他们第三次邂逅,如果连上晚宴那次的话,一切都是那样意外却又那么顺其自然。之后的日子里面他们曾无数次想起这次的遇见,格连总是免不了取笑一下杰克,“你知道你从树上摔下来的样子多么的没形象吗,还怪叫。”而杰克则总是反驳格连,“那是因为格连你明明站在树下都不伸手接我一下,我才会形象尽失的啊!而且格连你不把链锁放出来的话,我又怎么会分心摔下去啊!”然后格连总会很平静地一针见血指出本质,“是你自己翻墙进来在先,怪不了我。”

风从地平线外吹过,季节轮回往复,时间的进行时,永远都不会停止,就像风从不停歇一样,时间总是在流淌,或是带着欢乐,或是带着悲伤,或是带着无奈,或是带着怨恨,有或是,带着爱……

————————————————偶是分割线——————————————————

其实一直觉得,

格连就像是一座钢琴,有着不同的旋律,而每座钢琴都有着一个调音师,而杰克就是格连这座钢琴的调音师,失去了调音师的钢琴最后都会变调,所以如果失去了杰克,格连最后就只能变调;同样失去了钢琴的调音师失去了生存意义,没有了格连的杰克,或许死就是最大的仁慈吧,要他一个人活下去的话,那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找到一首诗,用来形容格连也蛮适合的呢

远古的声音已渐渐消散,
奔腾的脚步也即将停歇。
可是,听,
是谁在用低沉的音调,
和着风中失落的歌声。
是谁在用优美的步伐,
踩踏无人走过的路径。
暗的禁狱困锁着百年的怨念,
辉煌的光也只能闪烁刹那之间。
可是,看,
激震的大地流泻出赤色的火光,
黄金之箭在蓝色的天空中飞翔。
穿过时光的是你紫色的瞳孔,
寂寞的眺望,
千百年后仍凝刻在白色冰川上的,
不变的光芒。

別窓 | [忘却の湖]潘多拉魔盒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两代双子同人】异宝斋 (七) | 忘却の庭园 | 潘多拉之心同人《流光剪影》(二)(格杰)>>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