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潘多拉之心同人《流光剪影》(四)(格杰)
2010-02-14 Sun 00:08
第二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世界上有很多如果的事。
如果我们幸福过,唱过天边点缀了洁白云朵的属于永远的歌,我是说如果。
如果我们相爱过,专注过门前的栀子树在风里来了又去开了又落,我是说如果。
如果我们拥抱过,感受过灼烧着燃着热泪的世界边缘的温度,我是说如果。
如果我们亲吻过,待过浅风漫漫的破碎的季节,我是说如果。
始终相信如果是一种慰藉,幻觉在流失,疼痛在蒸发。
最后的如果。
是在陌人的梦里——
人生若只如初见……

————————————————偶是分割线——————————————————

阳光散漫的照着大地,那橘色的光芒,是温暖的存在。

“格连!格连!”轻柔温和的呼唤声,和睦得犹如春天的微风。

格连从手上的书中仰起头来,循声望去,意料之中的灿烂笑容映入眼帘,再加上白天明媚的阳光,格连突然有种双眼被灼伤的错觉,殷红色的眼睛依旧是那样淡漠,格连望着坐在树上俯视着自己的杰克,淡淡地开口道:“又是你……”没有厌恶,但也没有好感,那语气就像是对待一个陌路人一样,平静得只让人感到疏离。

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方法有很多,有人用高傲,有人用冷漠,有人用无情,而格连用的是安静还有寂寞,越看就越让人觉得心痛。
“啊!格连!我叫杰克,我的名字叫杰克,格连总是不叫我的名字。”杰克有点泄气地抱怨着,金色的长发却是一如既往的耀眼。

“你来干什么。”不知道格连究竟有没有留心杰克的话,他只是静静地问着自己想知道的话。

“当然是来找格连你啊!”杰克的回答是那样的理所当然,让格连竟然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杰克碧色的双眸跟格连那殷红色的眸子静静对视着,突然,杰克像是想起什么,大喊起来,“啊!不对!格连,你又没有叫我的名字了!”

“这很重要吗?”格连淡淡地问着,但是问完之后,他自己却也惊奇自己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当然很重要!”杰克万分肯定地点了点头,接着双脚轻轻一跃,金色的长辫子在他的身后划着优美的弧度,“嗒!”的一声双脚稳稳地踩在地上,站在格连的不远处。

格连微微皱起双眉,殷红色的双眸再次上下打量着杰克。借伞给他或许只是自己一时心血来潮,反正格连现在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的,而杰克竟然会跑来还伞更是他预料之外的事情,格连从这个人手中接过那把伞,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的时候,第二天这个人却又出现在自己府邸里面。

“格连!早上好!”当那阳光般明朗活泼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格连那一直冰冷的脸上竟然微微有些惊讶起来,那一直沉寂的殷红色双眸也泛起了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波澜。

格连,这个人叫了自己的名字,他叫自己格连,没有尊称,没有敬畏,没有恐惧。 如此简单的呼唤。

本来已经放在腰间握着自己的佩剑的剑柄的手松开了,格连抬眼望了一下树上的杰克,杰克则回报他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挥着手跟他示好。好耀眼,太耀眼了,格连瞬间有种被灼烧的幻觉,连忙移开了视线。

“格连,你每天都来这里看书的吗?”没有回答。

“格连,你家没有其他人了吗?这么大的宅邸只有你一个人吗?”依旧没有回答。

“格连,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的?”还是没有回答。

“格连……”杰克的这句话还没有问完,格连“啪”的一声合上手中的书,站起身来,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转身离开,仿佛当一直在问自己问题的杰克不存在一样。

“喂喂!格连!格连!”站在树上的杰克连声呼唤着格连的名字,但是格连连头也不回一下,只是一直迈步往前走,杰克在格连身后大声喊着,“格连!我明天还会来的!到时候我们再聊啊!”边喊着还边冲杰克的背影用力挥着手,即使对方根本看不见。

第二天还会来吗?格连心里重复着杰克的话,那么明天去把他跑就好了,这样想着的格连闭上了殷红色的眼眸,看见的却是一片灿烂的金黄色,还有一双闪动着流动光彩的碧色眼眸,又是有=那种像是要被灼伤的感觉,格连猛地睁开双眼,正午的阳光虽然灿烂但是却不显得耀眼毕竟已经来到深秋时节了。

太耀眼了,那一片灿烂明媚的金黄色,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显得太耀眼了,有种承受不了的感觉,“我跟他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格连轻声自言自语,声音瞬间就淹没在风声中。

而第二天,杰克真的如自己所说的来了,当那句充满朝气的“格连你看我来了!”传进耳中的时候,格连本来想要用来走杰克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他只是微微抬眼看了一下杰克,却什么也没有说。

而那天之后,杰克每天都会出现,或是上午,或是中午又或是下午,依旧是第一次的那棵树上,杰克总是坐在树上跟格连搭话,一开始格连只是在杰克出现的时候看他一眼,慢慢的,格连除了那简单的一望,还会带上一句淡漠的“又是你……”

后来格连总是在回想为什么自己并没有在第一次就跑杰克,明明那样做才符合自己的性格和态度的,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改变了最初的决定,格连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唯一觉得有可能的就是一见钟情,不是对杰克,而是对那片耀眼的灿烂金黄色……

人总是在潜意识里面渴望着跟自己相反的事物,一直都是……

“格连!格连!”杰克的呼唤声把格连飘散的思绪从回忆中拉回现实,格连定了定神,眼前的景物变得再次清晰起来,微微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杰克略略有点担心的脸,“格连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没事!”淡淡的回答了句,格连看向手中的书。

杰克索性在粗大的树枝上坐了下来,两脚在半空中轻轻荡着,一只手还抓过身边的一条枝条在手中把玩着,“为什么格连你总是不叫我的名字的……”略略有点失望的语气。

“很重要吗?”是的,名字很重要吗?格连这句话像是在问杰克,其实也是在问他自己,名字很重要吗,这个“格连·巴斯卡比鲁”的名字很重要吗,因为这个名字象征了作为巴斯卡比鲁家的家主的身份,还是象征了那些常人所无法想象的责任和压力,还是象征那百年的轮回和孤寂,还是…………

“格连!”杰克少有地收敛起笑容,严肃起来,用慎重其事的口吻开口说着,“因为名字是代表了你这人的,代表了你自己,无可代替的唯一的存在!”说完,杰克又再次笑了起来,“就像格连就是格连,我就是我,都是唯一的,难道不是吗?”

格连殷红色的双眼有些惊讶地微微睁大,定定地盯着杰克那阳光的笑脸好几秒,然后他又恢复到平时一面的淡漠安静,合上手上的书站起身来。

“格连!你要走了吗?”杰克看见格连合上书站起身来连忙问道。

格连并没有回答,他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右手拿着书迈步离开,巨大的漆的连锁从天而降在他的头上盘旋着,投下来巨大的色阴影。

杰克在格连身后用力地挥着手,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叫喊起来:“格连!格连!我明天还会再来的!”杰克的声音在寂静的庄园里面显得格外清晰,“再见了!格连!我们明天见!”正欲离开,杰克突然想起来什么,转头对着格连远去的背影,也不理会对方会不会听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尽全力地地大声喊着:“格连!我叫杰克啊!”

秋天的空气很干燥,一阵风吹来,卷起了地上的沙土在空中飞扬起来。格连忍不住抬手挡住了被风扬起的尘土,防止沙石吹进眼睛里面,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沉默了。

————————————————偶是分割线——————————————————

好像没有上年前最后一更啊!那么就是新年第一更了!大家新年快乐啊!!
別窓 | [忘却の湖]潘多拉魔盒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双子相关同人】异宝斋(九) | 忘却の庭园 | 【双子相关同人】异宝斋(八)>>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