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双子相关同人】异宝斋(十)
2010-03-02 Tue 20:58
第三章
“哥!他怎么了?”加隆扯扯坐在身边休闲地品茶的撒加的衣服,撒加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加隆随即指指趴在一旁的沙发上一面闷闷不乐的表情在自言自语的弗特洛斯。
“…………”弗特洛斯那尖利的虎牙咬着沙发的扶手,含糊地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些什么。一面的郁闷。
“弗,别咬沙发了!”撒加沉声叫道,“我很喜欢这套沙发的,而且这套沙发很贵。”但是弗特洛斯像是没有听见撒加的话一样,继续啃咬着沙发的扶手,“弗特洛斯!”撒加的双眉紧皱起来,随即一种非常不和谐的危险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加隆看看身边的哥哥,熟知哥哥性格的他,当然知道这是撒加爆发的征兆,连忙站起身来快步走过去拍拍弗特洛斯的后背,“喂!别咬了!再咬的话,我哥就有意见了。”停了一下,加隆朝着弗特洛斯挑挑双眉,一面坏笑地说着,“虽然我知道被自己哥哥忽视是怎样的一种难受的感觉,加油吧!”说完还拍拍弗特洛斯厚实的肩膀,一面我很了解的表情,“当年我哥忽视我的时候,我也很难受的。”
“隆隆,你在说什么?”撒加那海蓝色的双眼轻瞟了一下加隆的后背,微笑着问道。
加隆只觉得身后一阵凉丝丝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僵硬地慢慢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撒加那万人迷的灿烂笑容,但是那双跟自己一样颜色的瞳孔里面闪烁着的危险气息,加隆却怎样也无法忽略。“没……没……我没说什么……我只是……只是叫他……别咬沙发而已……”加隆一面僵硬的表情看得撒加有点忍不住想笑了。
“阿斯普洛斯他是干什么了!他!他竟然!他竟然无视我!”弗特洛斯终于忍不住大喊起来,深蓝色的圆形瞳孔瞬间收缩为线状,犹如兽瞳一样。
撒加面对弗特洛斯的大声吼叫依旧一面的不以为然,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红茶,瞟了一下瞪大双眼的弗特洛斯,缓缓开口,不紧不慢的语气,“我应该怎么说你好,弗特洛斯,这么小的事情,就让你这样激动,连眼睛都露了,太没出色了。”再喝了口茶,撒加继续说道,“作为攻应该有攻的气势,他忽视你,你就直接推倒他,让他正视你不就好了,在这里生闷气的有什么用,弗特洛斯,你还要继续努力!”
“…………”弗特洛斯一双尖锐的深蓝色瞳孔盯着撒加,撒加则是无奈地耸耸肩,“直接把阿斯普洛斯推倒?”弗特洛斯满脸疑惑地重复着撒加的话,而撒加则是轻轻点头表示同意。“不过我还是好奇,究竟他有没有帮助过那个小鬼?”
“哥!我也想知道……”加隆也提起兴趣来了。
“很明显就是有。”撒加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橘子,一下一下地慢慢小心地剥着橘子皮。
“哦!原来,无限之魔女都会干涉人类的事情的。”加隆一面焕然大悟的样子,“我现在……”加隆的话还没有说话,嘴里面就被塞进去一个冰凉的东西—— 一瓣橘子,撒加见一瓣橘子似乎还不能完全堵住自家弟弟的嘴巴,一扬手又塞进去两块,这下加隆真的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瞪着眼睛看着撒加。
“请在我说完话之前不要插嘴进来可以吗?”撒加剥下一瓣橘子放进自己的嘴巴里面,嗯,这橘子还真甜,心里这样想着,撒加看了看口中的三瓣橘子依旧进退两难的加隆,继续前面的话,“我有说阿斯使用魔法了吗?真是的,下次要好好听人说话啊!”
“那就是怎样?”还是没有弄清楚状况的弗特洛斯依旧满脸疑惑。
“阿斯是无限之魔女Beatrice,他的能力就是不断循环重复,让同一样东西不断出现,然后积累下来就是无限。举个例子,我有一杯水里面只剩下一滴水,喝下去之后,阿斯能够让杯回到被喝干前的状态,于是里面又有一滴水,喝下去,再返还再喝下去,不断重复,虽然水只有一滴,但是却永远喝不完,那就是无限。阿斯的能力是由一中创造一,就是说只有本来已经有了的东西,他可以通过重复让其变成无限,但是本来就没有的东西,他就算怎样重复也创造不出来,零无论怎样重复永远都是零。”
“所以就是说,如果那小鬼本来没有那种天赋,阿斯普洛斯是帮不了他的。”一直蹲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的小扬扬色的猫爪子接着说,“由零里面创造一,是始源的魔女真理亚的能力,始源和无限,其实就是世界上的事物的生存状态,由始源被创造出来,然后达到无限而得以延续。”
“那就是说阿斯普洛斯是放大了那个小鬼的能力而己??”弗特洛斯再次发问。
“不是!”连思考的时间也不用,撒加直截了当地回答弗特洛斯,“我前面不是说了吗,阿斯根本就没有用魔法,阿斯什么也没做,除了开口说话。”停了一下,撒加看见弗特洛斯依旧满脸不解,接着解释,“其实有时候,人缺少的不是能力本身而是引发这个能力的一次暗示而己,契机对了,能力就能发挥出来了,人就是这样的生物。”
“我明白了!”在加隆的艰苦努力之下,那在他的嘴巴里面进退两难的三瓣橘子终于被他咽下去了,“阿斯只是暗示那个小鬼自己使用了魔法,那么那小鬼就以为自己真的画画会变好,于是就放胆去画,练习多了再加上本身的天赋所以就越画越好了,是这样吧。”
“没错,就是这样,阿斯只是施加了一个暗示而己,所以说他什么也没做除了开口说话。”撒加一手支着沙发的扶手手背撑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手有节奏地敲到了沙发扶手,微微抬起眼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弗特洛斯。
“原来这样。”弗特洛斯微微点头,顿时放下心头大石,慢慢坐回沙发上。
“不过,弗,你作为一个攻,我觉得你还是得好好努力才行,这么小的事情竟然也让你纠结起来,太不像话了。”撒加毫不客气地对弗特洛斯说教起来,那我对这方面非常有经验的表情,不管怎么样也让人不禁猜测起来,“还是那句,他忽略你,你就直接把他推倒然后让他认识到你的存在不就行了。”
“这个……”弗特洛斯咬着自己的嘴唇,深蓝色的双眼依旧保持着兽瞳的形态,但是里面折射出来的锐利目光却是刚才所没有的,刚才的满脸郁闷的表情荡然全无,那犹如夜中紧盯猎物的锐利双瞳还有那微微翘起的唇角,让他散发出一种特有的野性气息。“阿斯普洛斯,我的哥哥,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心意的。”

“今晚的天气看来还不错。”阿斯普洛斯站在一高楼大厦的的楼顶,仰起头来望向漆夜空中那一轮皎洁的月亮,身上披着的魔女袍被夜风吹得猎猎作响,在身后上下翻飞着,却和周围的景色显得那样的不协调。
“是很适合赏月的天气,贝阿朵卿。”低沉的男音从身后传来,阿斯普洛斯连忙回过头去,看见撒加正迈着优雅的步伐向他走过来。“晚上好,贝阿朵卿!”身上那跟阿斯普洛斯样式相似的魔女袍随着他的动作划出优美的弧度。
阿斯普洛斯看了看撒加把目光转回前方去,低声笑了笑,眼角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贝伦卡卿,你竟然会有空出来散步真是少见,你弟弟呢?”
“他出去了,今晚轮到他上晚自习。”撒加一直走到阿斯普洛斯的身边才停了下来,他站在阿斯普洛斯身边,跟他一起抬头看着那明亮的月亮。
“上晚自习?”阿斯普洛斯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身边的撒加,似乎来了兴趣,“他现在去当老师了?”嘴角仰起一个弧度。
“很惊奇吗?他一向喜欢混杂在人群里面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你的确不如我这个哥哥了解他,我明白的。”撒加抬起一只手,华丽的魔杖出现在他的手中。
“想干什么?”看着撒加拿出自己的魔杖,阿斯普洛斯沉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拿出来看看而已。”撒加微微一笑,把魔杖在手中转了一圈,最后握紧,扬手一挥,本来漆一片的夜空顿时闪烁着繁星,“真是漂亮啊!”
“哼,你真无聊!”阿斯普洛斯冷哼一声,抬起头来,看着那被繁星点缀的夜空,眯起了双眼,“不过,的确很漂亮,可惜已经很难看见了。”
两人并肩站着,沉默了一会儿,撒加突然开口,“你不去看看艾鲁扎姆那孩子?他很想再见你一次。”
“去看他干什么!”阿斯普洛斯轻蔑地笑了一下,“对于那些人类。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没有兴趣的话,你当时就不会去帮助他了吧,贝阿朵卿。”撒加微微一笑,看着阿斯普洛斯深蓝色的双眼微微瞪大,撒加继续劝着,“去吧!贝阿朵卿!”
“我不会去的,我不喜欢小鬼,不要把我当成某个经常诱拐小孩的人,贝伦卡卿!”阿斯普洛斯冷冷地说着,很不客气地瞪了撒加一眼,他转身迈步离开。
撒加低头有点无奈地轻轻摇了摇头,回头朝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喊道:“你要去哪里?”
“我回去睡觉,难道这也要你过问?贝伦卡卿!”阿斯普洛斯回头盯着撒加,后者这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做了个请随便的手势,阿斯普洛斯转过头去,继续向前走,身影渐渐变淡,最后消失了。
撒加耸耸肩摊摊手,一面没办法的表情,挥挥手中魔杖,也消失了身影。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LC同人】无痕(序章) | 忘却の庭园 | 【LC+SS同人】绚丽年华(二十九)>>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