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同人】无痕(一)
2010-03-03 Wed 03:13
第一章 风过大地
想眼中 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经得秋流到冬 春流到夏
想世间 能有多少轮回
为何总是因因缘缘,缘缘因因,
纠缠不清……

我听到了有人在唱歌,歌声悲伤的几乎能将人溶化。
我夜夜都聆听着那歌声,和着爱琴海的海潮的频率跳跃,时远、时近,悲切而虚幻……
可大家都听不见那歌声,因为那是命运之神的悲歌,那是生命的离歌……
我叫赛奇,是这个希腊圣域的教皇,女神雅典难的地上代言人……

少年踏上了巨石堆成的楼梯,回头看着远处爱琴海上的船只的出航,有很多船只一辈子进进出出,也有很多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船员们老的少的都有,世代继承,倚了海就是半生岁月。云淡去、鸟飞绝,日子是城墙上的石头,密密地将大家围在里面,谁都出不去。
海波阵阵拍打在堤防上,激起一个个瞬转即逝的白花。少年平举起手想要拥抱这个美丽的世界,却只是感到可笑的无力。已经太多年,纪录海浪蔓延了多远,却忘记纪录自己长了几岁。
忘记自己是否生在此地,只知道有记忆起,面对的就是夕阳血红的身子倒在汪洋一片之上,远来归返的渔船在一片红艳之中斜斜切过,使本就凌乱的海面更加支离破碎,就像许多靠海生活的人的一生,就这样被船只切割成片片拼凑不整。

“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希绪弗斯!”半跪在面前的综发少年,微微抬头,一双妈祖绿色的眼眸像是宝石一样明亮,仿佛只要注视着,就会被那深邃的、坚定自信的目光所吸引。
“希绪弗斯,Sisyphus……”赛奇轻轻重复着少年的名字,“为什么要叫希绪弗斯呢?那不是个好名字啊!”
“不是个好名字??”年仅十三岁的少年不解地看着面前穿着厚重的教皇法衣的教皇,教皇脸上带着青铜面具,少年看不清他的表情,“请问教皇大人,可以替我解释一下吗?”恭恭敬敬的语气询问着。
“你不知道吗?”赛奇并没有惊讶反而笑了起来,但是他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在苦笑,“不是个好名字!但是意外的却是个很适合的名字!”太阳开始下山,从这里可以看见远处的爱琴海的地平线——海与天的交界处,周围的风开始猛烈起来,赛奇的长发和厚重的法衣在风中胡乱翻飞着,“背负着石头的希绪弗斯啊!”赛奇的声音很小,瞬间就被淹没在风声之中。
那个时候的希绪弗斯还很年轻,遵循着指引而来的他,并不完全知道之后等待着他的会是一条怎样的路,虽然他现在已经有着坚定的信仰,但是这也不能让他提早预知未来,所以,当时他并没有明白赛奇的话的意思,而且直到多年之后,在他经历了无数的生离死别的人间沧桑之后,当他真正看清楚自己的路之后,他才明白赛奇当年的话的意思,不过那已经是后话了。
一个地方,有些人来了然后又走了,有些人来了就不再回去了,还有些人根本就来不了,赛奇微微抬头看着圣域渐渐入的天幕,在白天隐去了行踪的星星,现在都开始现出了身影,赛奇低头对上面前半跪着的少年的翠绿色眼眸,缓缓开口问道:“少年,你为何而来?”声音浑厚,仿佛直接进入希绪弗斯的脑中一样,引起一阵共鸣和……震撼。
“为了成为雅典难的圣斗士!”希绪弗斯坚定地回答,清明亮的眼中没有一丝的杂念,有的只是对自己的信仰的坚定。
“为了成为雅典难的圣斗士吗?”赛奇小声重复着希绪弗斯的话,他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是到开口的时候,赛奇只说了一句话:“愿我们的女神雅典难永远守护你!” 不容抗拒的威严。
“是!”即使是暗也无法淹没的坚定的信念,希绪弗斯在星光的照耀下稚气却又坚定的神情里,是对未来的向往,忍不住深深地下跪,那是灵魂深处的景仰。

圣域的空气有着一股特殊的味道,淡淡的青草味,混合着熏衣草和玫瑰的芳香,白天的圣域烈日当空,空气很干燥,一阵风吹来,卷起了地上的沙土在空中飞扬起来。希绪弗斯忍不住抬手挡住了被风扬起的尘土,防止沙石吹进眼睛里面,身上的射手座黄金圣衣在阳光下反射着金黄色的光芒,巨大的黄金羽翼收拢到背后,让人不禁在想象着要是这翅膀全展会是怎样的一种盛况。希绪弗斯穿过十二宫长长的楼梯,路过一个又一个无人的宫殿,自他来了之后,这几年都没有新的圣斗士到来,所以现在的十二宫,除了他的射手宫,其他都是空置中。
穿过最后一宫双鱼宫的时候,希绪弗斯伸手抚过那不知多久没有人动过的桌子,手上立刻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希绪弗斯把手拿到自己面前,看着手上那层厚厚的灰尘,希绪弗斯突然笑了起来,“看来新来的圣斗士的第一项训练将会是打扫卫生啊!”说着抬起头,目光无意中看到窗外的荒废了的玫瑰园,再次开口“而双鱼座的圣斗士还多了一项,就是种花!”

“射手座的希绪弗斯,参见教皇!”希绪弗斯在偌大的教皇厅正中朝宝座上带着三重冠正在批改着文件的圣域教皇行礼。
“哦!希绪弗斯你来了啦!”赛奇从面前书桌上一大堆的文件中抬起头来,看着底下跪着的射手座,希绪弗斯来的时候还只是个少年,现在却已经长成了一个英挺俊朗的青年,眉间的英气,坚定的眼神,温和的眼神,“起来吧!希绪弗斯!”赛奇笑着让希绪弗斯起来。
希绪弗斯应声站起来,抬头,正好对上赛奇的目光,发现这位圣域教皇今天竟然没有带上那个青铜面具,希绪弗斯不禁大叫起来:“教皇!你怎么不带面具了啊!”
“希绪弗斯啊!你不要这么拘谨这么规矩好不!”赛奇有点无奈地说着,“现在又没有外人啊!”
“教皇大人!这跟有没有人是没有关系的!”希绪弗斯争辩着。
赛奇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位射手座的战士,并没有说话,只是浅浅地笑了起来,想起他第一次来到圣域时的那个黄昏,现在的希绪弗斯已经和那时候的他有着很大的分别了,唯一没有变的仍然是那坚定自信却又温和的妈祖绿色双瞳。
“怎么了?教皇大人!”见赛奇静静地望着自己没有说话,希绪弗斯不禁问了起来。
“希绪弗斯啊!”赛奇温和地笑了起来,唤着希绪弗斯的名字,午后的阳光从教皇厅那巨大的窗户外面洒了进来,暖暖的,略微有一点晃眼,软软地包围着两人,赛奇静静地开口,“希绪弗斯啊!你寂寞吗?”
“啊?”没有料想到赛奇会这样问,希绪弗斯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有你我的这十二宫,你感到寂寞吗?”赛奇的声音像是一只沉重的棍棒重重地敲击在希绪弗斯的心中,心里面的某个空洞在放大,一些在常年的训练中被遗忘的东西,渐渐浮出水面,希绪弗斯突然有种可怕的空虚感,妈祖绿色的双眼微微睁大。
“我是射手座的希绪弗斯,是女神雅典娜的圣斗士!”压抑着心中那不断放大的空洞,希绪弗斯用坚定不移的声音说着,像是要向世人宣布一样。
“哈哈!”赛奇微微笑了起来,放下手中的文件和羽毛笔,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向希绪弗斯走去,“希绪弗斯啊!看来是时候应该给你找个伴了啊!”
“教……教皇大人……”希绪弗斯定定地看着赛奇,双眼里面满是不解,“您……您这话……”
“哈哈!希绪弗斯啊!不用这么紧张啊!”赛奇走到希绪弗斯的身边,伸手怕了拍他的肩膀,大笑起来,“现在又不是要你去相体,我只说说给你找个同伴罢了,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哦!还是那才是你真正的愿望呢?希绪弗斯!”眯起双眼像猫一样盯着希绪弗斯,赛奇等待着希绪弗斯的反应。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2 | 引用:0 | top↑
<<【LC同人】无痕(二) | 忘却の庭园 | 读《绚丽年华》有感——所谓成长>>
希緒弗斯啊,你寂寞嗎?寂寞的話,就去誘拐個正太回來吧!(喂)
不小心YY了=v=|||

少年人的信仰是多麼純粹與美好w
2010-03-03 Wed 18:41 | URL | kanon_island #-[ 内容変更] | top↑
小岛!那不是YY,因为他的确是这样做了!!!
希绪弗斯是个保姆,带回来个男孩,养成黄金圣斗士;带回来个女孩,养成雅典难女神,还有哪个保姆比他还厉害的!!!
少年纯粹的信仰一直都是我很慕的呢!~
2010-03-04 Thu 01:04 | URL | 穆雅因 #-[ 内容変更] | top↑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