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机战同人】流光
2009-03-22 Sun 17:04
序章
据说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思维会变得异常清晰,能看见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那一幕一幕熟悉的景象犹如掠过天空的云彩,从眼前缓缓飘过。传说中那一刻时间会缓缓放慢,眼中万物都仿佛静止不动,眼前闪过世间百态,一切爱恨都会凝结成充满幻影的泡沫,只能最后一刻的幻灭。
我并不是到达那生命的最后一刻,相反,我现在才开始我真正的生命。我缓缓闭上眼睛,努力回忆自己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思维在着一瞬间却突然变得清晰,那些与我有关的人和事一一在眼前掠过,如此清晰,熟悉的面孔和片段在眼前闪过,我无论如何制止也制止不了。我在这里的人生精彩而又美丽,只是又充满了无奈,要是能不记得这些无奈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可是,在这一刻,就连这些无奈也变得如此清晰……
等等!那是什么?竟然温暖得让人安心!是笑脸,开朗又温和的笑脸,他们的笑脸,我的伙伴们,我想无论再过多久,记忆如何改变,这些始终都不会发生变化。
“在想什么?”是那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如此熟悉的声音,毕竟已经听了无数次了。
我只是轻轻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睁开眼,眼前的一切开始渐渐静止,我努力想着那些温暖的笑脸,想要多看几眼他们温暖的笑脸。
——好想再听他们叫我的名字……那声音,将是我一生中听过的最美的旋律。
——好想再被他们包围一次,和他们一起的记忆我将永生难忘。
——好想再回到那里,和他们在一起。
——好想他们……
……
“要走了!”
眼前的景象瞬间模糊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我从静止的回忆时间中飞速拉出来,回到那现实之中。
只见眼前周围的宇宙开始扭曲,那巨大的法阵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周围的一切都开始飞速退缩,转移要开始了。宇宙这里没有风甚至没有空气,声音在这里不能传播,让人感到孤单,而那一片死寂的漆,竟带着些许悲伤的意味。我知道这就是我在这里的旅程的终点。我在这里的故事就此完结,可我不希望如此。遥望那蔚蓝的星球,我的心中充满留恋。越过悠悠时光,越过许多艰辛,我知道我将有一天会再次回到这里,那时……
可惜可能无法再履行自己的承诺,关于我在这里的故事也大概要告一段落了。
现在,我来给你讲述关于我在这里的故事,这故事里或许有许多忧伤和无奈,也有许多希望,但更多的是梦想和快乐。
还有友情。
这故事将会永远伴随着我走下去,直到,直到……
(一)从虚空中转生
在未知地点里,有两个人影正在对话。
“……那份个人资料已经换写完毕了。”首先开口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即使被追查也没有问题吧……”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
“换成火星背景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没有说话。
“还是说,弄成原新吉恩兵的背景会比较好些?”
“不,要注意的是‘原型种’,缺席的叛徒VET和她的同伴们……”
“AYIN如果遇到他们的话,会被发现的。”
“这个……早就应该知道的吧……”
“……VET现在在地球圈里,应该尽早干掉她,DALET。”
“不用你提醒,我会亲手处决她的……”
“……”
“还有,不要再叫我DALET。我现在的名字叫……”
“是这样的吗?接下来,箭已经上弦了,要好好地完成啊,AYIN!”

——命运开弓,放尽箭矢,所有一切,将在此处,得到延续……

宇宙里面是没有风的,那是因为宇宙里面没有空气,一片冰凉和死寂,没有了空气的对流,自然就没有风。而且也因为没有空气,声音在宇宙里是不能传播的,但是,有些东西不只是靠声音才能传播的,例如心意,例如思想,更例如因果……
"捕获它!”
“知道!”命令一下,捕获的行动就开始了,在那诡异的CROSS GATE里出现的残破的机体——天使,也显得怪异无比,不过,现在出现的天使并不仅仅只是一部机体,现在,它更代表着希望,还有因果的传递……
所以之后出现的那突而其来的反捕和融合其实都是合情合理的,那是希望的传递,光之后出现的是Werkbau,枪魔神,残破的天使与AYIN的座机结合而成的新个体,而AYIN也与某个灵魂融合,样貌发生了改变,头发变成一片白,记忆也一样……
——生命之所以美丽,那是因为它并非偶然,但却充满着意外。
“我是谁?”这是清醒过来的他第一个想问的问题,但是眼前步步逼近的敌人不容他再深究这个问题,于是决定先动手清场,但是心中的疑惑却是有无减——我是谁,我究竟在哪里,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要做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像翻滚的海浪向他涌来,疑惑和迷茫压着他,把他压得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了,快要崩溃窒息……
没有任何的印象,也没有任何的记忆,自己却对Werkbau的操纵方法异常熟悉,仿佛那本领是,与生俱来,一样……
“卡博雷少尉!”终于,后来到的阿姆雷叫出了他的名字,卡博雷•戈顿。传说中人说出的话是拥有魔力的,有人称之为 “言灵”,我是相信“言灵”,要不,为什么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赋予他全新的名字和身份呢?虽然,实际上那也只不过是个假名,名字对他来说像是个代号,就像很久以前的那个人一样。卡博雷•戈顿,只能代表他在这里的一个身份。
“卡博雷•戈顿……这是,我的名字?”像是在问别人,但其实是在对自己发问,没有任何回答,那时当然的,记忆里面一片空白,寻找来寻找去,什么也没有……
战后,对Werkbau进行了调查,发现这机体一身是迷,无论是装甲还是动力源还是武器都一样。失去记忆的卡博雷也不能对自己的行为作出任何解释,只记得“隆得贝尔”这个名字,于是在众人的意见下就同意留下来疗养。
就这样简单就忘记了以往作为AYIN的一切,在这里,他被赋予了新的名字,新的身份,一切回到起点从头开始,没有任何退路。因果已经达成,希望已经送到,命运之箭离弦射出,一切都已经没有办法停下来了……正像是,从虚空中转生……
这就是我在这里的故事的开始……
(二)记忆中的第一人
突然,脑海中蹦出了一个名字,塞奥拉,接着是一张女孩子的笑脸,明媚的阳光笑脸。我轻笑,塞奥拉,我怎么能忘记她呢?是啊!我怎么能忘记那个教会我“同伴”和“守护”的含义的女孩呢?
卡博雷与塞奥拉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战场上,不过,请不要想到那些男女主角在战场上以敌人的身份相遇的古旧画面,卡博雷和塞奥拉是在同一阵营里面的,况且这个故事里面没有女主角……
不过,这所谓的第一次的见面也没有什么值得说的,战舰受袭,卡博雷违命出击,然后为战舰挡下了敌人致命的一击,并与塞奥拉组队行动。平凡又普通的一次相遇,没有激动人心的故事,也没有催人落泪的话语……不过有时候平凡也是一种美啊!
这就是卡博雷记忆中首次与塞奥拉见面,那之后发生的一切一切,他都未曾料到。
以前的卡博雷是不知道“同伴”为何意的,不是因为失去记忆的关系,而是因为他生来就没有接触过这个词——他的潜意识里没有这个词。因此当塞奥拉第一次在他面前提到“同伴”这个词的时候,卡博雷是一面疑惑的。
“呐,卡博雷,你需要的并不是什么要素,而是同伴。在困惑的时候能够帮助你的伙伴。然后,那就会成为比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的东西!”
“为什么会这样想?”一副完全不能理解的表情。
“这个,你以后就会知道的了。”然后是卡博雷记忆中那温暖的笑脸。
在那次相见之后,两人就一直作为拍档在一起战斗,包括calico来袭的时候,包括那人告诉自己自己的真正身份的时候,包括……
是了,calico来袭的时候,帮他挡了一击的正是塞奥拉;calico再次来袭的时候,护着他的还是有塞奥拉,当然还有其他的同伴;孙光龙抓住他的时候,为他冲上去的是阿拉,他是塞奥拉的恋人;还有那次……
“你说谁是兵器啊!别胡扯!卡博雷是人!而且,而且是我们的同伴!!!”卡博雷敢保证无论再过多少年,他一定还能记得这句话,这句让他意想不到的话,这句让他第一次感到安心的话!
“所以,请活下去,按照自己的意愿!”当然,这句也是。
在之后,塞奥拉即使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也一直信任着他。而正是她的信任和好意,卡博雷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也明白了“同伴”的含义,更知道了什么是“要保护的重要东西”。
“还想跟我们一起战斗下去吗?”当得到DIS•ASTRANAGUN之后,卡博雷将自己所经历的和所知道的都毫无保留告诉了大家时,有人这样问。
“想!”非常肯定的回答。
“那再次欢迎你!”
“但是,我……”
“没关系,我们又不在乎你的来历。况且你是不是人类……那根本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
“是啊!卡博雷……我们,不是同伴吗?”
……
真的很温暖啊,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都是一样,就像家一样,没错,那就是我的家,我的归宿!好想回去啊!塞奥拉,但是,但是我还有必须完成的使命,我的同伴们,我的承诺,我……



(三)记忆中的另一人
我一直都在回想我第一次认识他是什么时候,是那场意外,不是;是我遇见calico之后的那次觉醒,不是;是我被抓之后,也不是;那究竟是什么时候呢,我不断问自己,突然,好像有一个水泡在我的脑中破裂,然后我忽然间豁然开朗,笑了出来……
其实我从出生开始就认识他了,他的名字一开始就刻在我的脑中,只是意外的是我忘记了,但是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能相遇……
或许我的生命就注定和他相遇,这就是所谓的因缘吧,但是又有谁知道呢……
英格拉姆,这个注定与我半生纠缠不清的名字……或者这才是我的归属吧……
即使我是一开始就知道他的存在但是真正听见他的声音却是在第一次遭遇calico的时候……
“Ayin……!?那是我真正的名字吗?”
“不……对抗吧……同自己的命运……”
“谁、是谁!?谁在和我说话!?”
“……对抗吧,同那被谋划完成的命运。给你……能够与之对抗的力量……呼唤吧、我的半身。Werkbau……”
“什……么!?”
“那就是你的力量。Werkbau,呼唤它吧……用那给予你的‘DEAN(司祭长)之火……我的力量…”
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的时候,我的确被吓得不少,但是奇怪的是,我却在这陌生的声音里面听到了我所熟悉的怀念,温暖的点点气息,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那是为什么……
给与我你的力量吗,那得到了你的力量的我,又应该怎么办呢……
如果是奥赛拉是我的朋友,那么这个人就是我的引路人……还有半身……
“!这里是…!?被DIS•REV吞噬的人类…不,怨灵…!?”
“没错…。失去肉体的灵魂在世界中漂泊…。得不到救赎的灵魂们,终于集成一体…成为动荡世界的力量…”
“你也是那灵魂中的一个吗…?为什么要纠缠着我…?”
“…生存的力量击溃致死的力量…。只有生命才会成为力量…”
“可是…我是仿造物的生命体…”
“回到原始的话,大家都是一样…。要不要让它终结全在于你…。没有生存意志的话,不从者之灵们的王就会将你吞噬…”
“灵魂们的…王…”
“得到真命的话,DIS的心脏就会为你所有…”
“真正的生命…”
“以生克制死的话,枪神之力就会为你所有…”
“枪神…”
“Tetractys•Grammaton…”
“Tetractys•Grammaton…”
“呼唤吧,那被冠以恶魔王之名的枪神…DIS•ASTRANAGUN…”
“DIS•ASTRANAGUN…”
“Tetractys•Grammaton…!DIS•REV,Full drive…!回到吾处,DIS•ASTRANAGUN…!”
至今我仍然能清楚地记得那次我们的对话,DIS•REV,真的生命,这些东西我都得到了,因为他的指引,或者根本就是他给我的吧,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发生了就别想着回头了。
我对于他的存在究竟持什么态度,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恐惧,是好奇,是认同还是……真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么他究竟对我的存在又持什么态度呢,我更加不明白,为什么你明明说要夺走我的身体,却依然给我力量寻回自我呢……
可笑的矛盾……
他曾经听见他们说英格拉姆教官是个冷静而优秀的人。是的,那样的他又怎会做出两相径庭的行为。,竟然分辨不出,究竟哪些才是谎言,而那些才是真实……
自嘲地笑了一下,对于他,我终究不明白……
“你觉得那些很重要吗?”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我微微愣了一下,即使看不见,但是我知道他就在我的身边,在这个DIS的心脏里面,“你觉得那些很重要吗?”带着笑意的声音似乎是在取笑我,“原来你也只是这样,被过去所束缚!”
“我没有!”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我叫喊出来。
“哼哼~是吗?”玩味的声音,“我一直都在!你记住这点就好了!”然后就是回归刚才的一片死寂。
终于我也知道了,他给予我他的力量,我回报他我的一生,得到他的力量的我,就是他的半身,我们注定都要在一起,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我笑了笑,或许这样也不错吧,起码,我并不讨厌……
不是吗?英格拉姆……


(四)亲人
说实话,当初我并不明白什么是亲人,因为严格来说,我并没有,一个被制造出来的生命怎么会有亲人呢,真是可笑。
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我还是有的,如果就血缘这方面来说的话……
“我是他的影子,他的同志,另一个的他……而且,也是他唯一的一个亲人……”
第一次看见维蕾塔的时候,我就有种熟悉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我本来就认识她一样,后来的我知道了这就是别人所说的血之纠绊。
“…不能被那个男人的言语蛊惑”
“!!”
“R-GUN强化型!?难道,难道是维蕾塔上尉!?”
“维…蕾塔…?”
维蕾塔,没错,那是她的名字,她知道我的一切,从一开始就知道,知道我的身世,知道我的名字,甚至知道我身体里面的那个人的存在……
但是她却一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只是有时会给予我一点鼓励,但是很多时候她都选择静默,或许那就是她跟他的默契吧,正是让人慕,这就是亲人吧,了解自己,帮助自己,支持自己的人……
她说过她自己是他唯一的亲人,而她也是我唯一的亲人……
现在想来,或许我也可以叫她一声“姐姐”吧,像个普通的人类一样,呼唤着疼爱自己的亲人……
“你喜欢维蕾塔吗?”还是那个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感情起伏。
“一点点吧!你妒忌吗?”我毫不客气地回应。
“你说呢……”……
“…到此为止了……Ayin!消失吧!”
其实从一开始,我和calico就没有任何退路,注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和他也有血缘关系的,算起来也算是亲人吧,互相残杀的亲人,命运的玩笑,于是我们只能接受。
“你恨他吗?”我记得他曾经这样问我。
“我从来没有恨过他……”我轻轻摇了摇头,否认了,似的,我从来没有恨过他,从来没有,他只是受了伤的野兽,在暗里不断地寻找着同类罢了。
他一直活在那个人的影子之下,于是他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他只是采取了最极端的手段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就像一个小孩子用破坏来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只是希望有人能叫一次他的名字,不是作为代号的编号,而是他自己的名字……
但是最后,还是没有……
于是他化为了尘埃……
失去自我的人注定悲哀……
当我看见他的机体化作宇宙的尘埃,他最后依然在为自己的存在而挣扎,只是他最后还是失败了,没有人记得他,除了我……对其他人来说,他只是个卑劣的人形兵器,并不是人类,也成不了人类……
终究还是幻灭了……连同他的悲哀一起……或者这才是最好的归属吧……谁知道呢……已经没有人来回答了……
(五)尾声
我们被带上舞台,在镜头前表演一场电影,我们没有导演,没有剧本,有的只是我们自己,每秒十二个的胶片记录的是我们的表演还有我们的生活,最后结局是怎样,谁也搞不清楚,可是,谁又逃得出去呢……
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电影,没有人说停机,没有人喝彩,就在时间的流逝中不停歇地,继续,继续继续……
没有开头的开头,没有结尾的结尾,一个故事的结束只是预示着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如此循环不断,然后在那些点点的回忆中,渐渐化为流光……
这就是所谓的因果轮回吧……

其实在原作里面阿因最后是吞噬了英格拉姆的灵魂的,虽然并没有明确说明,但是还是能感觉出来的,一个身体里面终究不能容乃两个灵魂,他们从一开始就注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是对我来说这样的结局太悲惨了,于是我稍微改了一下,最后英格拉姆的灵魂还留在DIS里面,这样他就能永远跟阿因在一起了,我父啊,女儿只能做到这些了,请你原谅我吧……
別窓 | [忘却の湖]极东支部 | 新收到表白书:1 | 引用:0 | top↑
<<【同人】祭 | 忘却の庭园 |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九)(内有H,慎入)>>
机战同人……看到这四个字有种隔了很久很久的怀念感……自己也很久没有写了……
艾因的视角一点点的展开,卡里克,英哥,赛奥拉,维蕾达……这些对他而言到底算什么,终究也只是人生的过客吧……
提到卡里克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到另一个人XDDDDDDD因为都一样没为自己活过吧……
2009-03-22 Sun 20:09 | URL | Cristal #-[ 内容変更] | top↑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