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同人】祭
2009-03-23 Mon 09:38
世界上有很多如果的事。
如果我们幸福过,唱过天边点缀了洁白云朵的属于永远的歌,我是说如果。
如果我们相爱过,专注过童年的栀子树在风里来了又去开了又落,我是说如果。
如果我们拥抱过,感受过灼烧着燃着热泪的世界边缘的温度,我是说如果。
如果我们亲吻过,呆过浅风漫漫的破碎的季节,我是说如果。
始终相信如果是一种慰藉,幻觉在流失,疼痛在蒸发。
最后的如果。
是在陌人的梦里。
曾经清晰出现过的十字路口,不再通往天堂的故乡。信徒,旅人,歌者,匆忙而安静地逃亡,灵魂写在白的画映中,胆怯却又安详地漂泊,停驻。
那便成了可能。一种天真而残忍的可能。
那么,我们不再有熟悉,不再有问候,不再有分离。
那么,遗忘了的故事便没有曾经。
那么,我依然爱你。
流云,雾月,天空里垂死挣扎的孩子,它们倔强。
爱变得伟大起来,我开始念念不忘地数坚强,骨子里是一段来路,还有一纪过往。
立夏沉睡,我将记得,人未散去的一曲,是生命的离歌。
你还爱我吧,一定是。
一定。
蝴蝶飞不过沧海,人亦不能逃离。
日光和煦,天空是橙绿淡去的湛蓝,宛如轻盈的雪纺纱。
谁都有越不过的桑田,比如,爱情的禁地。因为被禁锢的感情不会见到天日。
那是片无人知晓的森林,孩子们总是义无返顾地冲进去,却从此得不到救赎。再苍翠的树也不会出现海枯石烂的代名词。在孩子们开始哭泣的时候,他们便付出代价。也许森林的树太多,又或许是,太茂密。年华匆匆逝过,也没有人找得到,被人们称为天荒地老的那一株。我知道,幸福已经毁灭。
永远就是只有一次,一辈子一次。
早知道会在爱情里做一次告别的仪式,但这回的伤害竟变得沉重。
你对我说对不起,你说对不起,但你明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三个字。
我记得,这是在第一百个昼夜的时候我心疼地说出的七个字。七字一轮回,它去了属于我的时光。


左边是流离失所,右边是支离破碎。
我不要再颠沛疼痛,曾经那个为你而生的生命,我永远不要。
我说,祝你幸福。
我对他微笑,宽容并且详和。但笑过之后,我对自己虚伪而竭力的颜笑感到无比的恶心,我不该笑的。
他走的时候可以那样安然,仿佛重获自由的潇洒。
于是我铭记他离开的时候是八月,盛夏。不知道是因为火热的高温灼伤了挂满汗珠的班驳的脸,还是疲倦的自己被伤逝洗礼了凋零的心。
一个人站在那里,呆站着。
然后我听见风在说,忘了他吧。
于是我开始疯狂地落泪,眼泪极度胆怯而寒冷。
烟花谢了,人散了,我们也就没有了。
花开过便是回忆,人爱过就有了伤痕。破晓以前,还没有来得及放一束烟花,即使短暂的美好,或是残缺的寂寞。沁梓的样子再一次浮现过我的脑海,但越想把他完全记起,越疼,当我不再想起他,我就再也想不起来。
他爱我吗?
他爱过我吗?
他占据过我的生命吗?
他有真正的来到过吗?
我发誓,他是我第一个爱过恨过也忘记过的男人。但完全忘却后,誓言瞬间灰飞湮灭。
想看一次烟花,一次就好。
忽然音乐响彻,是《离歌》,空洞,震撼,温柔的曲子,真好听。
手上的银铃发出空洞的声音,银色刺痛我的眼睛。
我本来就没有一双水灵的眼睛,我的眼睛是浑浊,也有人说它们肮脏。
但又何妨?
忘记和谁看了第一场烟花,第一次,这是第一次。我觉得很美,很迷人。然后我很沉迷地坐在原地,直到不再有烟花的影子。
寂寞是烟花的眼睛,但我对它们笑。
人间,暧昧,流年,旗子,乘客,旋木。
那只美丽的花妖的歌在我的笑声里缠绵。我忽然想起一个形容词,虽然不算贴切。
情欲流转。
烟花的脚步终究来过了,爱情终究来过了。即使寂寞一世,华丽一时。

这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有再多幸福也不能快乐。
生命中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了过客,没有痕迹。他们都是。
有一个名字在胸口里千回百转,终于,湮灭,深刻,决绝。
我们分开多久了,我都记不住了。有时候居然还在等待你,把我的伤痕带走,那些你爱过的证明也一起带走吧,可是你已经不在了,我又怎么才能与你追溯消失的时光。
当我把心掏出来,送给别人的时候,你还会哭泣并且疼痛吗?
再见,再也不见。
星和月都回家了,它们是有家的孩子。
水和天都停驻了,它们是有梦的旅人。
我和你都失散了,在光阴之后。
镜子里是深深的锁骨,我背靠着它却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冰冷的锁骨,我无力地绝望,遥遥无期。
可是亲爱的,你永远都不在我身边了。
我从来都没有奢望过华丽的宠爱,但,你不再为我解释我的伤,我痛了,我哭了,来不及笑。
烟火繁华一千年,又怎有人找寻得到跌落的美好。
若是我颠沛了幸福,永世遗失了拥有。
我拾起七星带着余火的烟蒂,静静地吮,大口大口吸进肺里,竟然觉得快乐。
又看烟花宴,凌乱有佳,偶尔回转斑斓的星火,迷雾流泻,光芒淡漠。
再抬头的时候,明媚无比。
烟花的妆容连同他们的微笑在那个夏天死亡。
灰飞,烟葬。

花好月圆,夜未央。
眼前出现了如此的文字,是张小娴。
你爱我吗?
爱。
爱到什么程度?
危险的程度。
有多危险。
危险到想和你厮守一生,是不是太危险了?
每一个夏天的结束都是一场幻觉,心酸到呼吸都听见。
发丝,眼睛,肌肤,世间竟有如此俊俏而美丽的脸,他们叫他英。
距离那么远,思念却很近。
感情变得像清茶,淡香,苦涩,有追逐,也有回归。
当记忆的情节变成了呼唤,我才输得一败涂地。输给了我的坚强,你的软弱。一点一滴顺其自然地变成抚慰和伤害,苦苦纠缠,暗无天日。
夏季,印证着一个无所谓对错的抉择。我与他讲述爱情,但没有诺言。忘记了开口问,那么,你是否爱我。而那些话沉沦在心底变成一种恐惧,就好象没有终点的旅行就会开往天国,没有答案的相恋就会是永远。我知道世间一切的感情,都是缠绵悱恻的造化, 脆弱到畅快也淋漓。
忘记了我们之间是否不可代替,是否有怜悯,但我想用他的手取暖,哪怕只有一会,仿佛不知道他的心终会有死的一天。
爱情也是一种甘愿。
我们相知却无法占有。本以为我们的灵魂彼此连接,起伏不定,绵延并且没有边际。而对他来说,那是灼热空洞的深渊,只能投身而入,却不能全身心付出。有些事慢慢就会不记得了,一定会,一定。
阳光像玻璃般刺入眼眸,十小时的时间颠覆,飞一样流逝。
我知道我的天塌陷了,所有的碎石和洪雨就那么把我的心疼席卷一空,短暂麻木。
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宿命,如此甘愿而珍重。
结局是怎样的,也许早已经没有人知道,但是,存在的事物即将是最美的欣赏。
人最大的不幸就是劫难在今生,我的万幸,是我们今世相遇。
我无法取舍这是现实的城堡还是他心灵构建的堤防,无从释然心中的大片的喜爱和不安。爱,放弃是负累,选择是承担,浓于血脉,决于忧伤。
童话是不可信的吧。
你信我吗?你一定要信我,我会好好照顾你。
记得吗。爱过无声。
华丽的幻境去得快,幻境中的至高无上的那个天国使者也来得太快了。
生命半途长路,有悲欢甘苦,有时光流转,绝不辜负。
一个人流连花好月圆,想必终是发现是打开回忆的结的时候。烟火的天空里,就那么静静,静静地下起雪。
来年,月色单调。
来年,情人离散。
来年,心似暗潮。
唯有白色,才能折射如此斑斓的色泽。
那个天涯海角的谎,或许圆满,或许疏漏。但我终于可以庸俗地忘却,不,是两两相忘。
悲伤栖息在灵魂无法承载的净土。
执爱,遗爱,斗转星移。

烟花禁放十二年。
天空迸发了无数的光点,散的,谢的。
我和你的影子,如影随行。
夏斯斌,多么美丽的名字,宛若你的笑,像一米阳光,灿烂。
也许那就是命运,灿烂一瞬,沉睡百年。不知道走了多久的时间,天空开始有了晨曦,伤痛渐渐地变成天的尽头悄然流过的轻云,霓尘的光阴泛着爱意覆盖苍穹。
嘴唇撕裂,血腥腥的。
我忘记了多少次为他流泪,默然。
一个词叫做死心塌地。
他们说,爱一个人要么极端,要么怯懦。我选择了前者。
名分这样的东西,若得到,要彼此付出的代价太多,太大。而,我只怕他不快乐。
冲动,莽撞,孩子气?又何妨。
他的名册上或许没有我。但我宁愿奋不顾身,粉身碎骨。。
烟圈宛若天上的云朵,好象很远,又好象很近,或许唯有它们能承载我的思念吧。
独爱,沧海蝴蝶。
独爱,天涯海角。
独爱,青春年华。
曲终人散。
依然,始终,我从未改变心意。
年年岁岁年年,日日月月日日。在一起,或者不。

不过他已经不在了……

爱一个人,是潮湿里囚禁的青苔,绿得发旧。一切都淡漠了,心变得血腥,暗潮叠涌。
是谁在逃避谁,是谁在害怕谁,是谁在等待谁。
有天,你张开双手,迎接我的死亡。像天国的大门开向迷途知返的孩子。
美丽迟早凋零,腐朽,我的爱情。
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不是拥抱到天亮的温暖的灯火。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彼此不能触及的心语的流失。
世界上最疼痛的幻觉,不是悬崖边天涯共此时的身影。
天上遥远闪烁的星星,永远寂寞却可以灿烂百年。
人间,爱,情人,快乐,幸福,劫难。
荼蘼的花事,是一场华丽的冒险。不需要太多的阳光。
眼泪掉下来,荼靡瞬间盛放,最初的灿烂与它无关,最终的凋零与它无关,它的归宿是一朵被人遗忘的彼岸花。


其实我本来是想我父和阿因的,但是写到最后我连我自己想写什么都不知道了,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我不知道自己在为谁流泪,是为那些悲伤的人吗……这个又有谁知道呢……我的手上面戴着银铃,在我摇动我的手的时候会发出清脆的声音,很好听的声音,所以我身边永远不会安静,或者说是死寂……其实我觉得这篇文套在很多人身上都可以的,只是……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意乱情迷(无聊的COS,雷X艾克赛尔,内有H,慎入) | 忘却の庭园 | 【机战同人】流光>>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