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十二)
2009-03-28 Sat 16:54
手拿着魔术棒向着少年的方向轻轻一点,数十个火球从魔术棒里面飞出,毫不留情地向少年轰过去,“贝利亚!不要!”火球轰出去的同一时间,unknown-x就不顾一切地大声喊起来。
“请安静,喧哗是会影响魔术师的表演的哦!”贝利亚回头,嘴角勾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声音轻柔,却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不可抗拒之力在作用。“如果你是担心我会伤到其他人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也不会有其他人进来;而如果你担心的是我会毁坏这里的话,那你就更不用担心,因为我也很喜欢这个巴黎圣母院,所以请安静观看表演吧!”
Unknown-x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张开的嘴中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叫喊,感觉到自己的声带在强烈地震动,但是声音就像是被人剥夺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论怎样叫喊都是一样,然后unknown-x才反应过来,是贝利亚做了手脚。
门口的少年看见向自己飞过来的火球,立刻向后翻身一跃,离开原地,火球轰在他原来所站的地方却丝毫没有伤到他,抬头,看向二层玫瑰窗下的贝利亚。贝利亚现在是一只手拿着一束蓝色玫瑰花挑着unknown-x的下巴,一只手拿着魔术棒,上半身转过来对着自己,越过他转过的身可以看见unknown-x在张着嘴巴拼命的叫喊着似的,而且还是朝着自己,一双眼睛里面流露出的是担心还有紧张。
少年更加愤怒起来,连他自己对自己这无由来的怒火都感到吃惊,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生这么大的气,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但是心里就是有一种感觉,不想他跟别人靠得太近,看见他跟别人靠得太近,自己心里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舒服感,就好像,就好像是,那个地方应该是自己的,他不能把那个位置让给别人……
“不错嘛!那这个呢!你又能怎样呢!”贝利亚看着站在大厅的红颜少年,微微笑了一下,转动手上的魔术棒一点,少年脚下的大地突然强烈地震动起来,像是发生大地震一样,“发生什么事了!”在少年惊讶的时候,尖利的巨大石笋从他所站的位置的正下方的地下钻出地面,少年立刻向前翻了个跟斗,避开石笋,要是再迟一点的话少年就会被钻出来的石笋贯穿身体的了。但是似乎贝利亚这次不打算给少年任何喘息的时间,就在少年的双脚刚落地的时候,另一条石笋就从他的脚下钻出来,少年只好继续前翻,以避开石笋,就是这样不断的循环,少年最后被逼向了墙角。
“结束了哦!”贝利亚看着被逼得贴在墙角上的少年笑了笑,笑容温柔却又残酷,像是在玩弄着自己的猎物的猫一样,贝利亚眯起了金色的双眸,手中的魔术棒一转,少年身边就被瞬间钻出的数十条石笋封住,现在少年的情形可以说是插翅难飞,无路可逃了,少年抬起头愤怒地瞪着贝利亚,贝利亚微微笑着,转动着魔术棒在原地消失了。下一刻,他就站在包围着少年的那些石笋的顶上,用玩味的眼神打量着少年。
“你想怎么样!”即使到了这样的情况,少年还是一副不服输的样子,双眼仍然闪着的是自信而倔强的不服输的光,一点也没有退缩和求饶的意思。
“如果我说要侵犯你呢!你会怎样呢!”贝利亚蹲下身,另一只手拿着的那束蓝色玫瑰花像刚才挑着unknown-x的下巴一样挑起少年的下巴,但是不同的是,少年的眼神里面满是不屑和倔强,和unknown-x完全不同。
“你觉得你会成功吗!?”少年一字一顿地说着,每个字都是用力强调着,正想做出行动的时候,少年艳红色的双眼突然惊讶地瞪大,“怎么可能!?我的身体!动不了的!”
“哈哈!你以为落在我手上的猎物会有逃跑的机会吗?”贝利亚的笑意更深了,用一种暧昧的眼神打量着少年,似乎没有在意少年那愤怒的目光,贝利亚继续说着,“其实你也长得很漂亮的啊!用来满足我应该不错,虽然还只是个小孩,不过没关系啊!”说着,贝利亚的手搭上了少年的外衣领口。
“放开你的手!!!”少年突然大喊起来,全身迸发出的是一种彻骨的寒气还有无形的力量压迫,贝利亚被这突而其来的力量吓了一跳,本能地缩回手,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很熟悉的气息……”贝利亚站在离几步远的地方思考着。
“类似于英的气息!那我明白了!”艾银骑着白野威的背上一直都在关注着整个对战的过程,艾银虽然眼睛是看不见了,但是他的心还是能够感觉到的,他的心眼还在,“让他意外觉醒了潜能了吗?贝利亚!这次你是自己找自己麻烦啊!“艾银轻轻笑着低声自言自语着。
“艾银!“unknown-x叫着一旁的艾银的名字,“这个……”
“不用担心好了,我觉得反而担心一下贝利亚比较实在!虽然也应该不用!”艾银低低地笑着,但是旁边的人却完全不明白他的话,“你看下去就知道了啊!”艾银笑得更加意味深长了,然后他拍了拍白野威的头轻声说,“准备了哦!”
周围的温度突然骤降,本来把少年封死在里面的巨大石笋,“咔!咔!”,上面裂开了巨大的裂痕,“轰!”的一声就碎成了无数的碎片了。冰层从少年的脚下开始好像有生命似的向外蔓延着,很快少年附近的地上,墙上都结了一层冰霜。贝利亚看着眼前判若两人的少年,皱了皱眉头,集中精神看着眼前慢慢向自己走来的少年,思考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数条巨大的冰柱在贝利亚的正上方突然出现,快速落下,贝利亚把魔术棒在头上一划,火焰从魔术棒中射出,冰柱被火焰融化了,贝利亚转而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年右手一挥,两排冰针整齐地排列在他的面前,一个响指,几千只冰针瞬间向贝利亚齐发,贝利亚还没完全调整好就立刻翻身跳跃躲避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冰针的攻击,但是即使是这样,他的脸上和身上还是被插上了好几处,身上的礼服也被划破了不少的口子,而同时,脚下踩着的冰层,冰石笋钻出,上下周围的夹击,再加上周围骤减的温度在不断消耗着自己的体力,让即使是身为七君主之一的贝利亚也开始有点难以招架了。
“结束吧!”少年大喊着,冻气在半空中凝结成熟数十把的冰剑,以高速刺向贝利亚,贝利亚抬头一惊,突然发现在即的身体竟然动不了,“念力!”贝利亚自言自语着,就在冰剑快要刺到贝利亚的时候,一个银白色的影子闪过,接着是一个少年的呼唤声,“贝利亚!走吧!”
贝利亚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红艳双眼的少年,竟然笑了起来,然后一阵风划过,冰剑全部直直地刺在地上,贝利亚则已经不知所踪了。
“可恶!“少年不服气地埋怨着看着贝利亚原来所在的方向。然后他抬头,正好对上了站在玫瑰窗下的unknown-x那妈祖绿色的双眸,红艳的双眼,妈祖绿色的双眸就这样静静地对着……在这个圣神的巴黎圣母院里面……
————————————————偶是分割线——————————————————
“小姐,请问几位?”
“两位!”
“请往这边走!”
香榭丽舍大道,巴黎大街中心的女王,以零点广场为界,分为东西两段,东段是条约700米长的林荫大道,以自然风光为主,道路是平坦的英式草坪,绿树成行,莺往燕来,鸟语花香,是闹市中一块不可多得的清幽之处。西段是长约1200米的高级商业区,雍容华贵也是全球世界名牌最密集的地方。法拉正坐在香榭丽舍大道的一间高级餐厅里面,地中海的建筑风格,雪白的外墙,推开玻璃门走进去,白色的基调洁净而明快,柔和的阳光从窗外暖暖地洒落进来,红木纹与象牙白桌椅芬芳自然,一个静谧的田园风光在此呈现,淡雅悠然,不带一丝的媚俗,不知为何,整个场地被优雅的气氛笼罩着,将世俗的喧嚣隔绝,让置身于其中的人获得一份难得的舒畅心境。但是此刻的法拉并没有任何心情欣赏着这间气派的餐厅,因为她在等人,等一个很重要的人。
“请问你是法拉小姐吗?”轻柔的女性声音在法拉的耳边响了起来,法拉一惊,抬头看一个少女正对着自己微笑着问。少女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棕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娇好的脸庞,蓝色的双眼露出温柔的笑意,身上穿着黄色的连衣裙,脖子上侧系着一个和连衣裙一样颜色的蝴蝶结,蝴蝶结上的两条丝带还有她的连衣裙和棕色长发在空调的吹风中轻轻飞扬着,给人一种似乎要飞起来的感觉,少女看起来显得很清纯,很活泼的样子。
“你……”法拉看着少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就是溟红!”少女朝着法拉温和地笑了笑,轻盈地走到法拉对面的位置,轻轻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你就是溟红??”虽然法拉早就听说过很多关于溟红的传闻,说她美丽,说她年轻……但是当法拉真正看见遥红的时候仍然是大大地吃了一惊,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因为她的气质,眼前的少女清纯活泼,高贵温柔,竟然是跟那种组织有关系的人,但是法拉并没有怀疑眼前的少女的身份,因为她看见了少女脖子上戴着的银狼吊坠,这是无论在什么样的传闻里面的溟红共同的特征,脖子上的月与银狼吊坠。
“请问法拉小姐,我们有什么能帮助你呢?”溟红依然温柔地笑着问,似乎一点都不在乎法拉的一面惊讶,因为每一个看见她的人都会或多或少露出这样的表情,开始还是会觉得有点意思,但是看得太多了就没什么感觉了。
“真的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吗?”法拉静静地问着溟红,凝视着溟红那蓝色的双眸,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是的!只要你能支付起费用!”溟红静静地笑着看着法拉。
“那么我的目标是这个人!”法拉把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移向对面的溟红,溟红接过照片一看,蓝色的双眼眯了起来,嘴角勾出一个意向不明的微笑。“可以吗?”见溟红久久没有回答,法拉试探似的问着。
“可以啊!我说了,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的!”溟红放下照片再次微笑起来,“那么请问,你要指定人吗?”
“你来决定吧!”法拉冷冷地说着。
“那好吧!如果你不指定的话,那么我会安排最适合的人去的!那请先付定金,其他的,等事情完结之后我们再算剩下的吧!你知道我们的规矩的啊!我们不同的人是不同价钱的!”溟红耐心地解释着,令客人了解情况,这是她的工作。
“这个我知道!这里是定金!”一张支票移到溟红的面前,溟红拿起支票确认了一下,朝着法拉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那我先走了!”法拉看见溟红点头就站起身来。
溟红见法拉站起身来,也站起来,“祝我们合作愉快!法拉小姐!”然后两人就是礼节性地握了握手,法拉就径直走出餐厅。
看见法拉走远了的溟红轻盈地走到餐厅的吧台前,吧台后面正在擦着杯子的年轻调酒师看见溟红走过来停下自己的手上的工作,朝她笑了笑,说:“溟红小姐,有客人了啊!”
“是啊!”溟红笑了一下,坐在吧台前,玩弄着脖子上带着的银狼吊坠,“给我电话一下吧!我要通知大家集合了!”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十三) | 忘却の庭园 |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十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