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十四)
2009-03-31 Tue 14:39
“米亚你回来了啦!!!!”一进门,棕色头发的小少年就从门后飞扑出来,双手环着米亚的脖子上,整个人挂在米亚的身上。
“啊!艾克赛尔啊!我回来了啦!”一手抱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小少年,防止他掉下来,米亚露出灿烂的笑容,抱着小少年走进自己家里,另一只空出来的手顺便把门带上。
“呐,米亚今天怎么这么晚啊!”挂在米亚身上的小少年艾克赛尔嘟起嘴巴有些埋怨地问着米亚,“留我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屋子里面啊!米亚真是坏啊!”语气就像是撒娇的小孩子一样。
“啊!对不起啊!艾克赛尔!我今天有点事所以晚了回来啊!”米亚抱着艾克赛尔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宠溺地揉着他那棕色的短发说着,“这里还有佣人们啊!你闷了也可以找他们玩啊!”看着艾克赛尔那翠绿翠绿的眼睛,米亚觉得眼前的少年就像是降临凡间的天使。
“我才不要!他们一定都不温柔不好玩的,还是米亚好啊!”艾克赛尔向米亚撒着娇,一手拉着米亚的一只手用力摇晃着,“呐,米亚!”
“怎么了?”米亚一面疑问地看着艾克赛尔问。
“米亚会永远陪我玩的吗?米亚不会像之前的那些人那样的吧!米亚不会不要我的吧!”艾克赛尔睁着水汪汪的翠绿色大眼镜直直地看着米亚,歪着头,小心翼翼地小声问着,语气里面流露出来的是担心和害怕。
米亚看着艾克赛尔那比上好的妈祖绿宝石还要美丽的绿色双眸看呆了,真的很漂亮,米亚心里惊叹着,这么美丽可爱的孩子竟然还会有人遗弃啊,米亚不由得咒骂起那些人来,这样的孩子不应该让人好好地保护的吗,怎么可以……想着想着米亚抱紧怀里的艾克赛尔说着:“放心!米亚绝对不会不要艾克赛尔的,米亚永远都会更艾克赛尔在一起的。”慢慢地一字一字说清楚,米亚向艾克赛尔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那样就好了!”艾克赛尔听见米亚的话,随即高兴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米亚要说话算数啊!”
“哈哈!我一定说话算数的了!”伸手揉着艾克赛尔的短发,米亚温和地笑了起来。
“我相信米亚啊!”艾克赛尔朝米亚点着头,“呐,米亚来陪我玩啦!今天都快闷死我了啊!”艾克赛尔拉着米亚的一只手摇晃着鼓起腮帮埋怨着。
“知道了!知道了!”米亚笑着伸出一只手用手指点了一下艾克赛尔的额头,“艾克赛尔今天想玩什么啊?”
“由米亚来决定吧!!!”
————————————————偶是分割线——————————————————
“哼!”不爽地哼了一声,银白色毛皮的狐狸站起身来打算离开,蓝色的尖锐双眼确认仍然紧紧地盯着对面屋子里面嬉戏的两个人。
“你心情看来不是很好的样子!”低沉的男音,身后的空间发生异动,白河愁自空间的裂缝中走了出来,步伐一如既往的轻盈和优雅。
“我的事不用你来管吧!愁!”银白色狐狸并没有回头看正从后面向自己走来的白河愁,双眼依然盯着刚才的地方,只是狐狸的双眉似乎皱了起来了!
“我可没有管你的事!只是我奇怪什么事情让全世界闻名的杀手团‘毒蝎’的首领‘恐怖公’露出那样的表情出来罢了!雷!”白河愁走到狐狸的身边,顺着狐狸的视线望了过去,然后他突然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么回事!”
“哼!”以狐狸姿态出现的雷转头瞪了愁一眼,“你今天很有空吗?”言下之意就是,你是不是有点多管闲事了,那是对白河愁的警告。
“是啊!我今天正好很有空!”聪明如愁怎么可能没有听明白雷的话的言外之意呢,只是愁也不是省油的灯,“今天的事都做完了!所以我很有空!”说完还看着雷,嘴角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我就是不走,你能拿我怎么办呢!愁的眼神这样告诉雷。
“切!”雷狠狠白了愁一眼。
“其实就实力来说的话,你根本没有必要担心,堕天使的实力并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你忘记了他一个人就杀掉了对手一个50多人的精英保镖团么;如果你是怕他吃亏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雷转头狠狠地瞪了愁一眼,但是愁一点也没有介意,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那么我只能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Red Alert那边调查得怎样了?”雷似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愁继续纠缠下去,因为他知道再纠缠下去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于是他转移了话题。
“还是以前那样,没有任何线索.”愁用他那完全没有感情起伏的男低音说着,“不过问题肯定是出在那个米亚身上,就像之前调查的时候看见的那样,米亚的前男友肯定还没有死,但是他究竟在哪里是个问题,以Red Alert的情报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我们找不出来的,除非……”
“除非有人特意把人藏起来了!”雷接着愁的话说下去,“所以这次‘毒蝎’接到的任务就刚刚好,一举两得!”
“没错!艾克赛尔,堕天使,天使般天真却又像恶魔般残酷,天使和恶魔的混合,很容易迷惑人。”愁说着笑了起来,“我估计被他杀的人的人最后也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个小孩子杀了。”
“这就是所谓的‘狼与狗的时间’。”雷说着,咧着他的狐狸嘴巴露出个残酷的笑容。
“‘狼与狗的时间’, ‘heure entre chien et loup’,意思是说是太阳西沉,从屋檐投下忧郁的影子的那片刻,万物的轮廓变得朦胧恍惚。人无法分辨,从远处朝自己走来的那个身影,到底是自己抚养的忠实爱犬,还是一头来捕杀猎物的狼。在这个时间里,善与恶的界线变得模糊,融化成了一片夕阳的血红。”愁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说着,“果然他很适合潜入工作,与秋心一样。”
“因为他们的外表总是容易迷惑人,而人大多数时候都是以貌取人的。”雷说着吃吃地笑了起来,“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得手!”
“狼和狗么,其实还是很有趣的。”……
————————————————偶是分割线——————————————————
夜已经很深了,窗外,明亮皎洁的月亮高挂着,外面除了虫鸣就没有什么声音了。本来已经睡着了的艾克赛尔突然睁开眼睛,“是时候了!”他低声说了一句,掀开被子,走下床,仔细确定睡在身边的米亚没有什么动静之后,艾克赛尔就小心翼翼向房间外走出去。
“堕天使!堕天使!听见我的声音吗?”一个少女的声音在艾克赛尔的脑中响了起来。
“鬼公主?”艾克赛尔的双眉轻轻皱了一下,“怎么你会在这里的啊!”语气来带着不满和抱怨,“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啊!不需要你们来帮忙啊!”
“喂喂!堕天使!我有说要去帮你吗?”少女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我只是来看看你查到什么有趣的东西罢了!”
“有趣的东西吗?”艾克赛尔说着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双唇,“现在还没有,不过待会儿就不知道了!”在夜中艾克赛尔那妈祖绿色的双眼闪烁着荧荧的绿色的微光,那种眼神像极了在夜中等待着捕杀猎物的野兽,充满着兴奋。
“哈哈!堕天使!要是被别人看见你现在的样子的话,他们会不会被吓着呢!不怪得雷形容你是天使和恶魔的混合!”
“你还不是一样!鬼公主!”和少女在脑中进行着对话的时候,艾克赛尔已经从二楼的房间轻轻来到地下室的门口了,对于艾克赛尔来说,在夜里面看清事物并不难,因为他的眼睛即使在夜里也仍然能够看清楚东西,就像是白天里面一样。
艾克赛尔来到地下室的门口,皱了皱眉,“这里有异样的味道!”,说着,艾克赛尔伸手查看着门,门是用坚硬的合金做成的,上了锁,如果要清醒破坏的话一定会发出很大的声音的,把人吵醒了,那时候就麻烦了。这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个难题,不过对于艾克赛尔来说,这样的事情却异常简单,因为他最擅长开锁。
门打开的瞬间,一阵强烈的刺激性气味钻进艾克赛尔的鼻子中,艾克赛尔不禁立刻用手捂着鼻子,“这是什么味道啊!”忍不住抱怨了一下,在夜里视力极佳的双眼打量着整个地下室,整个地下室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哦,除了中间立着的一个巨大的坛子之外。“味道好像就是从那里传来的!”艾克赛尔自言自语着走向那个怪异的大坛子,他每走一步就感觉到气味更浓一分,终于他来到了坛子的边上,皱着眉头,低头一看,妈祖绿色的双眼瞬间长大,即使是经历过许多任务的艾克赛尔此刻也被坛子里的景象惊呆了。
一个男人躺在巨大的坛子里面,像一棵树的树根一样,躯干已经变得扭曲,身体盘在大坛子里,艾克赛尔从他那微微起伏的胸腔那里断定他还活着,他的嘴唇被切掉了身体不知被什么支在坛子里,浑身上下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
“究竟是怎么回事!”艾克赛尔已经惊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这样残忍怪异的景象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你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艾克赛尔!”冷冷的女声从身后面传来。
“谁!”艾克赛尔猛地转身,地下室的灯光瞬间被打开,强烈的灯光刺痛了艾克赛尔那已经习惯了夜的双眼,就在艾克赛尔眯起眼睛适应灯光的几秒钟,当他再次睁开眼镜的时候,已经看见一只手枪指着自己的脑袋,而持枪的人正是米亚。
“艾克赛尔!想不到你也来背叛我!”米亚的双眼流着泪,双眼定定地看着艾克赛尔,“我以为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的啊!”从声音里面可以知道,米亚已经哭了出来了。
“狼与狗的时间,我当狗的时间已经完了,于是就只能变成狼,况且我本来就是狼,只是你错误把我当狗看。”冷漠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这就是艾克赛尔的残酷,没有了平时的孩子气,此刻站在这里的是一头准备捕杀猎物的狼。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这个男人,他曾经也想过离开我!于是我把他的骨头全部打碎,然后从琵琶骨穿进钢钉把他支在坛子里,再切掉他的嘴唇,这样每天就可以灌溉粮食进去,现在好了,我们可以永远不分开了,而且不管时间怎么变换,不管他的枝叶怎么伸长,都不能离开我!!哈哈!!!他永远都是我的了!”米亚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异笑声,笑声在密闭的地上室里回荡着,给人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
“异常变态的爱情!”艾克赛尔的脑中少女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么之前跟你有暧昧关系的男人都是在想要离开的时候被你杀的??“艾克赛尔仍然面无表情地问着。
“是啊!!!!!!!!!但是他们不算什么!他们只是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靠近我,成功了就想着离开!我绝对不允许有人背叛我!连你也一样!艾克赛尔!”说着手慢慢扣动扳机,“艾克赛尔!你就到亡者的国度后悔去吧!”子弹射出,瞄准着艾克赛尔的脑袋。
艾克赛尔轻轻摇了摇头,“米亚!要去亡者的过渡的不是我而是你!”冷得毫无感情的声音,艾克赛尔微微偏了一下头,竟然避开了子弹的射击,子弹打在他身后的墙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弹痕。
“怎么!怎么可能!!”看见一个少年请以避开了手枪的子弹,米亚已经惊讶得花容失色了。
“我不是艾克赛尔!我叫堕天使!是‘毒蝎‘的杀手!”举手,扣动扳机,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完成,只听见一声枪声,所有一切随即回到寂静,就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地下室中多了一具女人的尸体。
“艾克赛尔!”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呼唤的声音,默默收起枪的艾克赛尔转过头去,如愿地看见那个熟悉的声音!
“雷!”艾克赛尔兴奋地喊着那人的名字,跑过去扑到他的身上,“你来了啊!”声音就像个撒娇的小孩子。
“是啊!来接你回家!”雷宠溺地揉着怀中的小少年的棕色短发笑着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啊!”
“我想你了!雷!”艾克赛尔继续撒娇,两只手环在雷的脖子上,就这样挂在他的身上。
“哈哈!我也想你呢!小鬼!”点了他的额头一下。
“我们回去吧!”
“先等等!”雷把艾克赛尔放在地上,举起手,巨大的暗红色镰刀到出现在手中。
“怎么了!雷!”艾克赛尔似乎不太理解雷想要做什么。
“我只是履行自己的义务罢了!”雷回头朝艾克赛尔笑了笑,慢慢走到那个怪异的大坛子前面,手中的镰刀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暗红色弧度,男子的头被砍了下来。
这时外面传来了嘈杂声,似乎有人正在过来,雷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走到艾克赛尔的身边对笑着他说,“走吧!”两个人的身影就凭空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人树吗?”楼顶上的少女微笑着,“爱到了极致就是疯狂……”说完,少女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第三章(完)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十五) | 忘却の庭园 | 希绪弗斯啊!你竟然大放送啊!>>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