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十五)
2009-04-02 Thu 15:29
第四章 Betterman
“树人吗?很恐怖啊!”艾克斯听着任务归来的艾克赛尔说着关于米亚的事情,当听见米亚竟然把准备离开自己的男友做成树人来养育的时候,艾克斯不禁有点紧张起来。
“我倒是觉得一点也不恐怖,只是有点变态罢了!”尤泽斯从本来站着的吊灯上跳了下来,落在下面的桌子上说着。
“变态的爱情吗?”正树若有所思地说着,“真的有这样的爱情的吗?”
“爱到了极致就是疯狂,其实这很好理解吧!”坐在正树身边的白河愁把手中本来打开阅读的报纸放下来,眯起从报纸后面后面露出的一双紫色眼眸说着。
“疯狂的爱情吗?”unknown-x的光球在尤泽斯的身边慢慢飘着,身上散发出的微光时明时暗的,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东西。
“反正我对这还是很有兴趣的”,桌子上坐着的尤泽斯咧开他那满是尖牙的嘴巴吃吃地笑着,“下次我也找个人回来试着自己弄一下吧!一定很有趣的!”像是在说着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游戏,尤泽斯用极为平静的语气说这恐怖残忍的话。
“啊!!不要啊!好恶心!”艾克斯听着尤泽斯的话,脑中就自动想象着那些画面,最后不禁大叫起来,扑进旁边的金发人儿的怀里,身体还不住地在颤抖着,“不要说了!好恐怖啊!”说着抱着金发人儿的手更加收紧了。
“尤泽斯!”被艾克斯抱着的杰洛伸手轻轻拍打着艾克斯的后背尝试着让他安心下来,一双蓝色的眼睛却以足以杀人的目光射向尤泽斯。
“哇!杰洛你那目光是想吓死我吗?”尤泽斯瞪着他那艳红色的双眼望着杰洛怪叫起来,“你不会是连我的发言权都要剥夺吧!”眯起眼睛,尤泽斯似乎一点都没有在意杰洛那可以杀人的冷酷目光。
“尤泽斯!你是活腻了吗?”杰洛冷冷地声音从口中传出,周围的人瞬间觉得周围的温度在迅速下降,杰洛散发出来的冰冷寒气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很不好意思,我从来不知道活腻了是什么意思!”毫不畏惧地直视杰洛,尤泽斯不紧不慢地开口。
“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自找麻烦!”杰洛身上散发出更加强烈的危险感,一只手慢慢上举。
“好啊!就让我见识一下啊!”尤泽斯似乎一点也不把杰洛放在眼里。
“你……”
“你们两个停手啊!”unknown-x的光球突然飞到两人的中间,化为少年的人类模样,“你们不要这样啊!大家都是自己人啊!我们不是朋友吗?”unknown-x一双翠绿色的明亮眼睛看看杰洛又看看尤泽斯,他微微皱着眉头,“你们就这么喜欢对自己的朋友动手吗?”语气里面含有着对两个人的责问。
“切!”杰洛哼了一声,放下举起的手,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也消失无踪了,只是双眼一直死死地盯着尤泽斯。
尤泽斯则对杰洛这样盯着他一点也没有介意,摇了摇自己的尾巴,转过身去趴在桌子上。
“无聊!”一直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copy-x似乎对他们所说的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里,当他的目光掠过杰洛的时候,艳红色的双眼带着明显的敌意,狠狠瞪着杰洛。杰洛皱着眉头,蓝色的眼睛毫不示弱地对上copy-x那艳红的双眼,折射出锐利的光。
“哇!擦出电火花了啊!”趴在两人的视线中间的桌子上的尤泽斯感叹了一声,后脚一用力,从桌子上跃到旁边的艾克赛尔的肩上,“看来还是这里安全点!我可不想被电焦。”尤泽斯把自己的尾巴环在艾克赛尔的脖子上说着。
“你们……”站在一旁的unknown-x看着互不相让的两个人,不知怎么办才好。
“你们两个就不能收敛一下的吗?”一个女生在偌大的大厅中响起来,秋心和雷出现在大厅里面,“你们两个没看见unknown-x担心你们的吗?”秋心看着两人再次开口,声音里满是责怪的意思。
“切!”copy-x满脸不爽地首先移开了目光,接着他看了一眼旁边一直满脸担心地看着他们的unknown-x,unknown-x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翠绿色的双瞳碰到copy-x那艳红色的锐利双眼时,他却又低下头去,什么也没说。
“copy-x吓着了unknown-x了啊!”雷慢慢走到艾克赛尔身旁,伸手轻轻掠过艾克赛尔的肩,本来端坐在那里的尤泽斯,只好顺势跳到雷的手上,再跃到他的头上,“别站在我的头上!”雷皱着好看的双眉抬眼看着头上的尤泽斯,“下来!“不容置疑的强硬声音,尤泽斯只好从他的头跳到他的肩上。
“你们两个就不可以安静一下的吗?”秋心看着杰洛和copy-x用严肃的语气说着,“上次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他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杰洛,copy-x!!”
“哼!”copy-x似乎不太想听秋心的说教,转身打算离开。
“给我站住!”如果说刚才秋心的口吻是严肃的话,那么秋心现在的口吻就是命令,带着威严和一种不可抗拒力。
“啊!啊!秋心要发火了吗?”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的雷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点头说着,“激怒了我们这位小公主可不是说笑的啊!”完全没有打算参与的意思,雷一副等着看戏的模样。
“雷!我发现你很有空的样子啊!”秋心转头面向雷,眯起她那蔚蓝色的双眼说着,雷心里暗叫这次坏了,正想开口为自己说些什么,秋心却抢在他的前头把下面的话说完,“那你就来带着copy-x学习!”秋心说着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当时在场的人却觉得那笑容后面隐藏的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
“不行!!”一个成年男子和一个少年的声音同时朝着秋心喊出来。
“我才不要跟着这人学习,他凭什么来对着我指指点点!”copy-x一双艳红色的眼睛逼视着秋心,想要逼迫她收回刚才的决定,但是可惜,copy-x眼前的这个人叫白河秋心,所以注定他这次是算了。
“你以为我很想带你这个麻烦的小孩啊!”雷蓝色的双眼直视着copy-x的双眼,微微翘着自己的嘴角,露出个略带嘲笑意味的笑容,“一个别扭的小孩!”
“你说谁小孩!”copy-x也不甘示弱,立刻回击。
“说你啊!”和copy-x那有些激动的语气不一样,雷显然比copy-x要冷静很多,半开玩笑又略带嘲笑意味的声音,雷是有意要激怒他的。
“你们自己好好磨合一下吧!”秋心说着往大厅的门外走去,“反正我已经决定了啊!你们别想着改变我的主意啊!”秋心说完回头看着雷,微笑起来,“雷!我相信你会是个很好的老师!”这句是秋心的真心话。
“哈哈!秋心!你还真的会把麻烦事扔给我啊!”雷有点无奈地摇着头苦笑起来。
———————————————偶是华丽的分割线————————————————
“溟红,怎么就你一个人的?还有另外那一个呢?”从餐厅的后台来到餐厅的大厅里面的艾银看见棕色长发黄色连衣裙的少女一个人坐在餐厅角落靠窗的位置上,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啊!原来是艾银你啊!”少女听见声音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落在正在向自己这边过来的艾银身上,“你刚问的是艾克赛尔吗?他跟愁和正树出去了。”
“你会让给他跟着愁出去?还真是少见啊!”艾银说着笑了起来。
“我总不能时时刻刻把他绑在身边的吧,这样的话,艾克赛尔会不高兴的,他喜欢自由点的生活!”溟红朝艾银笑了笑,拿起自己面前的奶昔里面的吸管搅着杯中粉红色的饮料,吸了几口。
“你还真的了解他啊!”艾银感叹了一句,然后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溟红说:“今天有客人吗?你以这个姿态出现的??”
“不是!今天没有客人啊!”溟红停顿了一下灿烂地笑了起来,继续说下去,“只是想着偶然以另一种姿态出现也是件不错的事情罢了!偶然改变一下也能没关系吧!不是吗?艾银!”
“的确!”艾银点了点头,然后他转换了话题,“说起来这次叫你们来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啊!”
“那件事吗?其实我已经在秋心那里听说过了!”溟红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看着艾银,“似乎这次的事情很严重啊!”
“当然严重啊!你应该知道那些东西的重要性和机密性的的啊!”艾银难得严肃起来,“现在得紧把那些东西找回来!要不就麻烦了!”
“的确!”溟红若有所思地低头想着。
这时从通向餐厅的后台的通道里面传来两个人的说话的声音,艾银和溟红对视了一眼,很有默契地笑了起来,“看来他们出来了啊!”艾银笑着说。
艾银的声音刚落,艾克斯就拉着杰洛的手从后台走到大厅,然后就坐在吧台前面在聊天说笑,溟红和艾银并没有叫那两个人,因为他们知道要是现在去打扰那两个人的话,杰洛将会好好地照顾他们一下的,用他的光束剑。
不过他们不去叫那两个人是一回事,要是他们两人看见他们就是另一回事。本来坐在吧台前正在跟杰洛聊天的艾克斯突然回头,立刻就看见了坐在餐厅一角的艾银和溟红,于是他挥手叫着他们的名字,“艾银!溟红!”
艾银和溟红抬起头望向艾克斯所在的地方,也挥手跟他们打招呼,“艾克斯!杰洛!你们出来了啊!”同时,溟红注意到杰洛轻轻皱着双眉,溟红露出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低声说着,“看来被打扰了呢!”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艾克斯说着向艾银和溟红走去,但是餐厅的地板刚刚擦过,地上的水还没有完全干掉,没有注意到这点的艾克斯踩在上面,一不小心,脚下一滑,身体立刻失去平衡就向后倒去,“啊!!!”
“艾克斯!!!”杰洛,艾银还有溟红同时大叫起来,杰洛更是已经离座奔向艾克斯那边。
“啊!??”艾克斯突然感到双肩被人从后面扶住,身体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不再向后倒去,同时一个影子从自己的上方投射下来。
“艾克斯啊!以后走路要小心啊!摔倒了就不好了!”一个男声从艾克斯的上方传下来,不同于杰洛那冰冷而没有感情色彩的声音,那是个温和的男声,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艾克斯对这个声音很熟悉,他潜意识里面告诉自己他认识这个声音,但是他又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慢慢抬起头,一张俊秀男子的脸立刻映入他眼帘,棕色的卷发看起来不是太长,最长的地方也就到肩膀的位置,深蓝色的双眸,颜色要比杰洛的双眸浅一些,精致端正的五官,嘴角带着轻轻的笑意,给人一种温柔和蔼的感觉,最显眼的是他的额上绑着的红色头带,在棕色的发中若隐若现。男子的双手正扶着艾克斯的双肩,避免他倒下去。
“你……”艾克斯再看清楚男子的模样之后,妈祖绿色的双瞳瞬间睁大,显然被吓了一跳。
“艾克斯不认得我了吗?”还是那种温和的声音,男子微微笑着问艾克斯,就那么一瞬间,连艾克斯也有些失神了。
“希绪弗斯?!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艾克斯楞了一下唤出男子的名字,身体靠在希绪弗斯的身上,保持着刚才摔倒的姿势,没有想着要起来的打算。
“我难道就不能来这里的吗?”希绪弗斯还是那和蔼的笑脸问着。
“我……”艾克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不理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希绪弗斯!但是要是你不立刻放手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希绪弗斯的身后响起杰洛那完全没有温度的冰冷声音,不需要回头,希绪弗斯已经知道杰洛的光束剑已经离自己的后颈不到一厘米了,只要杰洛轻轻一挥,自己的头和身就会立刻分家。
“阿零!你还是以前那样!一点都没变!”希绪弗斯轻轻笑着,“站起来吧!艾克斯!”双手微微用力推着艾克斯,好让他自己站好,然后希绪弗斯举起自己的双手,微微回头望向身后的杰洛,“这样可以了吗?”
杰洛笑了一下,拿着光束剑的手作势要收回去,却在快要收起来的一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挥向希绪弗斯。希绪弗斯感觉到身后的风的异动,立刻转身,右手迅速举起来,在光束剑离自己的脸还有几厘米的时候把光束剑挡住了——用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把金黄色的弓。
“黄金弓么?”杰洛的脸上多了一抹残忍的笑容,蓝色的瞳孔微微收缩,变得像兽瞳一样尖锐,紧紧盯着被光束剑压制着的希绪弗斯,“你的弓箭的确很厉害,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你的弓箭就如同废物一样!”说完,手上的力度再次加大。
“阿零!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说话不算数的习惯的呢!”举着自己的黄金弓在抵御着杰洛的光束剑的希绪弗斯仍然一面带笑,但是显然他的情况没有杰洛那么乐观,弓箭是远距离的攻击武器,在近距离几乎发挥不了任何的作用。
“你觉得你碰他这么久我会这样就算了吗?”杰洛对着希绪弗斯冷冷的说着。
“拜托!阿零!我不是有心的!没看见我只是扶着他不让他摔倒罢了!”希绪弗斯对于杰洛的话有点无语了,“阿零,你那强烈的占有欲,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是属于哪个星座的啊!”无奈地摇了摇头,希绪弗斯叹了口气。
“是什么星座都不会是你的射手座啊!”杰洛邪邪地笑了起来,一双尖锐的瞳孔像是打量着自己的猎物的残酷猎手一样。
“我的射手座都是温和的人哪会像你这样的!阿零!你是不放手吧!那你别怪我不客气了!”希绪弗斯突然笑了起来,一只手按在自己的白衬衣的领口上,像是在解开衬衣的扣子,“试试这个吧!阿零!要不你会忘记了我希绪弗斯是什么来的?胸光球!红光粒子!”红色的粒子从希绪弗斯按着胸口的的手中放射出来,在这么近距离的杰洛,根本就来不及避开,于是全数接下。
“啊!!”杰洛捂着自己的脸大叫着后退几步,希绪弗斯立刻从他的压制中挣脱出来,跟他拉开距离,右手仍然拿着他的黄金弓,左手这按着自己的胸口。
“淋巴细胞的免疫反应么,我也差点忘了希绪弗斯的这种能力了!”一直在旁边看着战况的溟红轻轻吸了一口奶昔说着。
“希绪弗斯可是当时唯一成功的人啊!你这样也能忘记啊!”艾银一副我服你了的表情望向溟红。后者就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了,继续注视着战况,好在现在并不是人多的时候,客人都在包厢中,大厅里面的都是自己人。
“阿零!”希绪弗斯唤着面前还在捂着自己的脸的杰洛的名字,“我可不是除了弓箭就一无是处的了。”依旧温和的声音,脸带微笑,让人不禁怀疑这个男子是不是发怒的时候也依旧这样温和。
“希绪弗斯,你……”杰洛的声音从捂着脸的双手后面传来,有点听不清他的语调,突然他脚下用力,向希绪弗斯挥剑冲过去。
“阿零!你还真的是……”身体立刻做出反应,但是……
“别动!Sagittarius Sisyphus!”杰洛在攻击的同时就想着怎样压制希绪弗斯,希绪弗斯的身体被杰洛的言灵压制了,现在完全动不了,只见眼前强光闪过,还有就是杰洛邪气的脸,希绪弗斯感到脸部一阵刺痛,红色的液体在自己的眼前缓缓流过……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十六) | 忘却の庭园 |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十四)>>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