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十六)
2009-04-05 Sun 23:03
“喂!愁!我们还有多久啊!”正树双手交叠着抱在脑后向身边的人抱怨着。
“啊!我说正树啊!做人是不能心急的啊!”和正树并肩而行的白河愁一面轻松地说着,“还有一样材料就好了!”
“为什么艾银会突然叫我们出来买这么多地食材的啊?”正树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着。
“因为艾银说,今晚会有客人来啊!”这是一直没说话的棕色刺刺头发的小少年看起来似乎很高兴,“今晚又很多好吃的了!!”小少年说着笑了起来。
“话说,艾克塞尔!”正树转头看着走在他另一边的小少年问道,“今天你怎么也跟来了?你不是跟雷在一起的吗?”
“这个偶然也要……啊!!!!!!!!”艾克塞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从天而降的东西重重地砸了一下,倒在地上,“什么东西啊!”
“愁!我终于找到个人了啊!”艾克塞尔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完全陌生的小女孩的声音就在他的脑中响了起来,艾克塞尔挣扎着慢慢撑开自己的眼睛,一个小女孩放大了的脸立刻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绿色的头发扎成一条马尾,没有杰洛的长,只是到肩膀的位置,绿色的大眼睛瞳孔弱得几乎看不见,皮肤有一点,脸上带着微笑,而更糟糕的是她正坐在艾克塞尔的身山上,“呐,愁,这只刺猬是谁啊?”还是刚才那个小女孩的声音,但是眼前的小女孩的嘴巴却没有动。
“啊!原来是香缇你啊!”愁走到小女孩的面前,蹲下身与她平视,“很久没见了!”
“是啊!很久没见了!”被愁称作香缇的小女孩依旧没有开口,她的声音是直接在所有人的脑中想起来的。
“没有开口竟然说话了!”艾克塞尔观察了香缇很久,惊讶地大叫起来。
“这叫意识场啊!”香缇把脸转向被他坐在身下的艾克塞尔,依旧微笑着,“你很有趣啊!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艾克塞尔!艾克塞尔!”艾克塞尔大喊着,“你快点站起来!你很重啊!”想到香缇现在竟然是坐在自己身上,艾克塞尔的脸就不自觉地全红起来了,像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你真的很有趣啊!”香缇边站起来边说,然后她问愁,“愁,这个究竟是谁啊?可以陪我玩的吗?”香缇一直都保持着那个微笑的表情,从来没有改变过,就像是她只有这个表情一样。
“香缇,他能不能陪你玩,你可不能问我哦,你应该要去问问雷,他是雷的宠物!”愁一面优雅微笑地说着,“香缇!你怎么在这里了?”愁好奇地问,“你不应该在亚特兰蒂斯那里的吗?而且只有你一个人?偷走出来玩的吗?”
“我们被秋心叫出来了啊!”香缇说着跑到已经站起来的艾克塞尔面前,拉起他的手说,“陪我玩啊!我很闷啊!”
“这……”被硬拉着的艾克塞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愁!她是谁啊?怎么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啊?”正树微微皱着眉头问,
“香缇!以前雷叫她‘蜥蜴少女’”愁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说着,“简单说来就是一个试验品!看来我大概知道客人是谁了?”说着眯起眼睛,把目光投向远方。
——————————————————偶是分割线———————————————— “希绪弗斯!”unknown-x不经意的一个抬头就看见那个记忆中熟悉的棕色头发的男子的身影,不仅惊喜地叫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很久没见了啊!unknown-x!”希绪弗斯微笑着跟unknown-x打着招呼,“我是被放逐了,但是不代表我就不能来的吧!”
“过得还好吗?没见的这段日子!”unknown-x一双温柔的翠绿色眸子对上希绪弗斯的双眸问候着他,unknown-x自希绪弗斯被放逐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这么多年来,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想到这里,unknown-x不禁想起另外一位被放逐的人,不知他现在过得怎样呢,也很就没见过他了,想着想着unknow-x不禁垂下眼帘低着头。
“你是在想着艾俄洛斯吗?”多年的相处,希绪弗斯很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他轻轻笑了笑说,“他在艾欧里亚岛过得很好!我最近才去他那里了!虽然四风有时会给他添点麻烦,但是他们都是真心侍奉他的。”
“那就好了!”unknown-x听见希绪弗斯说的话,开心地笑了起来,那美丽灿烂的笑容犹如莲花的开落,一直站在一旁的copy-x也看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unknown-x这样笑得这么开心的,他记忆中unknown-x总是带着淡淡的哀伤的,随即他又皱起了双眉,艳红色的双眼盯着希绪弗斯的后背,而这一切全部都逃不过希绪弗斯的双眼。
“原来你回来了啊?”跟在希绪弗斯后面进来的雷这时开口说话,“怎么?跟杰洛打架还爽吧?”随便轻松的语气。
“什么??你跟杰洛打架了??”听见雷的话,unknown-x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上次不是已经解释了吗?怎么还是要打啊?”unknown-x说着担心地看着copy-x,“有受伤吗?”
“不要你来可怜!!”copy-x朝着unknown-x瞪着艳红色地眼睛大喊着,头也不回地冲上楼,“啪”地一声狠狠地摔上了房门。
“我?又做错了什么了吗?”unknown-x站在原地看着copy-x紧闭的房门,一面的不知所措,好像快要掉眼泪的样子。
“不是你的错!放心!”在一旁的尤泽斯跳到unknown-x的肩膀上,用自己的大尾巴围着他的脖子安慰着他,“是那个死小孩不对而已!果然就是偏激暴力的小孩!”
“不要这么说!”unknown-x轻轻摇了摇头,“只是以前的事情对他影响太大了,他一时没有适应过来而已,他其实也是个善良的人啊!”
“我说我没见你这么久了,你果然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啊!unknown-x!”希绪弗斯无奈地摇了摇头来到unknown-x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他,“总是这么介意着别人,有时候也要好好想想自己啊!”
“你以为他是你啊!希绪弗斯!”尤泽斯眯着一双红眼睛看着希绪弗斯说,“当年自私地要了射手座的黄金圣衣,却把风神的位置推给了艾俄洛斯!unknown-x才没有你这么自私啊!都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说你是‘才兼备的射手座’啊!唉!”说完还叹了口气。
“喂喂!尤泽斯!好像当年是艾俄洛斯要我先选的啊!而且当风神有什么不好了啊!独立领地,不派被人打扰了啊!”希绪弗斯在极力为在自己辩护。
“希绪弗斯啊!我真的对你很失望啊!”站在unknown-x的肩上的尤泽斯一只手掩着自己的脸一个劲摇着头说。
“其实他最失败的不是这个!”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艾银说话了,“他最失败的是,人养动物他养动物,人家是降服了那只动物,他是被那只动物降服了。”艾银说完还特意朝希绪弗斯笑了笑。
“那个的确是他这辈子最失败的事情了!”尤泽斯一个劲的点头同意,雷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他那微微上翘的嘴角怎么看都像是在取笑着希绪弗斯。
“你们…………”希绪弗斯现在已经是有口难辩了。
“哈哈!”unknown-x看着希绪弗斯语塞的样子不禁低声笑了起来,其他的人都立刻随他也笑了起来了,刚才郁闷的气氛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但是……”unknown-x一手按着自己的胸口低声说着,“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总是很在意他的事情,他的一举一动。”unknown-x说着再次抬头看着copy-x的房门,“明明我已经有……”
“在意他的一切吗?”希绪弗斯眯起他深蓝色的眼睛低语着,“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在意呢?”
“为什么在意?”unknown-x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满脸微笑的好友,有些不解地问。
“似的,好好想想自己的心,勇敢地去面对,你会发现很多东西的!”希绪弗斯慢慢地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
別窓 | [未分类]未分类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一) | 忘却の庭园 | 【冥王神话同人】梦(希緒弗斯X雷古鲁斯,攻受不明,慎入)>>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