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三)(慎入!)
2009-04-12 Sun 14:47
接上文的!继续H!所以内有H慎入啊!
雷古鲁斯抱着他颤动的腰,手悄悄按上他的,带动着他的指尖摩擦粘湿一片的顶端,“不想自己来了吗?希绪!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吧!”雷古鲁斯咬了咬希绪弗斯的耳垂戏谑地笑着说,“但是,你千万别后悔了哦!”
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希绪弗斯只是感觉到自己的滑到自己的胸前,一股熟悉的波动,即使沉浸在情欲中敏锐地感觉到,一道金光从自己的胸前飞出,落在旁边顿时化作一片金黄,那是他的圣衣,他的射手座的黄金圣衣,拉弓扬蹄的人马形态的圣衣,黄金箭直指天空。不明白为什么雷古鲁斯在这个时候突然把自己身体里面的圣衣呼唤出来,希绪弗斯一面迷惑,还透着些许的不安,“雷古……”
雷古鲁斯只是轻轻笑了笑,只见他默默把自己的力量集中在指尖,圣衣上的黄金箭被他的力量牵引着飞了过来,雷古鲁斯轻轻接着飞来的黄金箭摘掉箭头,轻轻拉着希绪弗斯的手,让他的手指从自己的身体里面慢慢退出,随即将黄金的璀璨抵在火热的柔软入口。
“雷……雷古……”希绪弗斯在意识到雷古鲁斯的意图的时候惊慌地叫了出来。
抬眼看了希绪弗斯一下,雷古鲁斯并没有说些什么,双唇含住他的喉咙故意的发出了“咕噜”的声响,手指微微用力,将一小截黄金箭探入了他的他体内。自己太熟悉他的身体了,即使是金属,一样能够准确的找到了那最敏感的一点,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啊!……”希绪弗斯脱口而出的呻吟,按在雷古鲁斯后背的手指狠狠收紧。身前情色的吮吸和身后异样的刺激,让经历过无数次情事的身体热得发烫。后穴咬住了进入的金属。
“雷……雷古……不要……不……”颤抖的唇几乎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
雷古鲁斯明显不打算听希绪弗斯的话,他恶作剧一般的缓缓抽动黄金箭,每一次更深入一点点,并始终用唇舌刺激着他的前端,口腔中已经充满了他的味道,有点腥,亦有点甜。
现在希绪弗斯已经没有力气再考虑其他的事,那几乎灭顶的快感已经折磨得他快要受不了了,肠壁被邪肆的摩擦让双腿发软,身体不知不觉中全靠了那人的支撑。
雷古鲁斯口中不断的吸允、舔咬,知道他几乎要高潮之时骤然撤离,被口水与自己的体液染的精亮的分身因突如其来的微凉颤抖。“黄金箭并不粗哦,一点都不疼吧?希绪,是么?”随着话语的,手指轻轻的弹了一下露在他体外的箭身。
在快要到高潮的时候骤然失去刺激,希绪弗斯的身体一时无法反应,连眼神都带了几分不知所措。而体内深入到一定程度的细长箭身,因为那一下弹击触碰到了敏感处,身体一阵哆嗦,挺立的分身流下了点点蜜液。
“你真的很漂亮哦,希绪弗斯大人。”似乎是故意捉弄着希绪弗斯一样,雷古鲁斯在他耳畔唤着自己以前对他的称呼——希绪弗斯大人,低语的嗓音带着淡淡的笑意,指尖若有若无的摩擦着分身的领口。
雷古鲁斯刻意的呼唤让希绪弗斯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经不起刺激的地方传来的快感,吐出的呻吟更加显得妖媚,腿已经颤抖得不成样子。
但是雷古鲁斯像是没注意到他的颤抖一般,再次低下头,咬住他胸前的小红果。“这里已经硬成这个样子了啊,你知道要是不小心弄破了……”牙齿用了一点力气,慢慢的撕咬。
胸口的挺立传来的不仅仅是快感,还有同样的刺痛,痛……并快乐着……就像多年前一样,希绪弗斯直到现在还清晰记得自己第一次被抱的情景,“雷古……”情不自禁地呼唤着恋人的名字。
雷古鲁斯微笑,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怎么舍得呢?”修长的手指扣在胸前那肿胀的地方,红颜的梅花瓣在阳光下闪烁着水漾的光泽。
“啊~~”脱口而出的轻呼,希绪弗斯的身体更加敏感了。
“你这里还真的很漂亮啊,希绪弗斯大人,正在引诱着我呢。”两指夹住他的分身,慢慢的上下套弄,恶作剧一样慢慢消磨着他的耐性。
“啊……雷古……雷古……够……够了……”这种折磨人的爱抚,让身体堆积的快感始终得不到解脱,不受控制的局面让情绪开始焦躁。“停……停下来……吧……”带着些许命令的意味,只是断断续续的话语明显有点底气不足。
“希绪啊!”雷古鲁斯认真的看着希绪弗斯那比之蓝宝石还更加美丽的深蓝色双眸,“这样的你,美得独一无二。”说完手指的速度骤然加快,另一只手也不断的抚摸着后庭柔然的入口。
本来身体就临近极限,再被如此挑逗,不用多久就射了出来。射出的瞬间,希绪弗斯几乎是本能地低头咬住了雷古鲁斯的肩,堵住止不住的尖叫。
雷古鲁斯笑着看着手中白色的粘腻,抬起手到他的眼前,两只分开带起粘白的连线。
明白了他手上的是什么的时候希绪弗斯的脸瞬间就通红了,面对着雷古鲁斯手上的白浊和色情的展示,身体不安地扭动着看似在回避一样,却因为这样的动作牵动了还在体内的黄金箭,引起一阵甜蜜痛苦的骚动。“啊~~~~~~~~”呻吟脱口而出。
雷古鲁斯亲吻着希绪弗斯甜蜜的唇,指尖扫弄着再次勃起的分身,“想要我吻它吗?”还没等希绪弗斯的答话,雷古鲁斯就自行俯下身,舌尖轻轻的舔了下那又溢出汁液来的领着,玩味地笑着。
希绪弗斯的身体顿时一阵激颤,喉间翻滚着激越的难耐的轻吟,手下意识的想要按上他的肩,但是这样的动作就让细长的金属再度深入了几分。“……嗯……啊……”
“哇!”的一声,雷古鲁斯赤裸的后背张开一对巨大的金黄色羽翼,那是真正的羽翼,金黄色的羽毛顿时铺天盖地地飘荡起来,展开双翼包裹着两人,雷古鲁斯抱住希绪弗斯的腰肢抵在羽翼上,抬起了他的一条腿盘在腰上。这样的动作让他体内的箭支更加挪动,越来越深。
“嗯……不、不要……快放开……”越来越深的箭身,几乎顶穿内脏,恐怖的错觉让后穴蠕动着想要推拒。却只有让它进入的更快。“别这样……快,拿、拿出来……快点……雷古……”晶莹的泪珠从希绪弗斯的眼角滑下。
看着希绪弗斯眼角的泪珠,雷古鲁斯突然有些慌了,猛地抽出黄金箭,被体液湿润的箭身附着水光,被随意的扔到一旁。“对不起!希绪!我不是有心的!”轻轻说着安抚着恋人,雷古鲁斯吻上他的唇,伸手为他擦掉眼角的泪水,动作温柔。“看着,希绪啊,看着我的眼里,现在只有你了啊!”蓝绿色的双瞳中的尽是迷恋的目光。
被那样执著的眼光震慑了心,尽管身体依旧颤抖,希绪弗斯的脑中却已经是一片清明,抬起手,环上他的肩颈,希绪弗斯轻轻笑了笑,“那么……抱我吧……”
看到那样的目光,任何人,都拒绝不了的吧,雷古鲁斯温柔地分开希绪弗斯的双腿,知道那里已经足够柔软,终于,将全部的自己一下子埋入他的体内。瞬间得到的温暖与紧致,就已然让自己疯狂。
一瞬间被填满,湿润柔软的地方温顺的任由他撑开,随即紧紧吸咬住。火热粘膜的摩擦让前方更难受了几分,希绪弗斯忍不住呻吟出声,头搁上他的肩,张嘴咬住了他的耳垂。
一阵湿热的触感刺激着雷古鲁斯的所有神经,下体的力道加剧,狠狠的撞击着希绪弗斯体内的敏感。
后方强烈的冲击,习惯被这样对待的内壁剧烈的蠕动,迎合雷古鲁斯的撞击,越来越多的蜜液从领口流下,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妖媚。
雷古鲁斯迷恋着希绪弗斯妖媚的呻吟和混乱的呼吸,更加剧烈的抽动着在他体内的身体,爱怜的看着他的泪水,快感,不仅仅是身体。
身体好几次被他猛烈的动作顶得摇晃不定,希绪弗斯断断续续地说这话,“太、太快了……嗯……啊啊……”
“但是……很……舒服吧……”雷古鲁斯笑了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希绪弗斯的脸,随着他相同的乱了的呼吸,有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双手环住他的双腿,猛的用力,将两条腿抬起架到自己的腰上。
突然改变的姿势让希绪弗斯的呻吟声瞬间拔高,身体无法克制的往后倒,却被身后的黄金羽翼接住。大大分开的腿使身体与他结合得更紧密,特殊的姿势让结合处的风光尽入眼底,格外淫靡的挑动着神经。
雷古鲁斯突然微微翘起嘴角勾出一个微笑,猛地突然加大力度抽插了几下。
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承受如此猛烈的抽插,快感如潮水般涌来,红润的唇封不住激越的叫喊。“……嗯……慢点……别啊啊……”瞬间收紧自己的双腿,将雷古鲁斯更拉近了自己,对方的每一下的深捣都几乎冲散灵魂。过强的刺激让呻吟变成沙哑的低泣,大幅度扭动的腰企图取悦那个攻占自己的人。“雷古……一起……一起吧”说话的同时湿热的菊穴在他进入的时候放送,引领他捣入最深处。
“嗯!“轻声回应着希绪弗斯,雷古鲁斯的腰部的力量再次加大,每一次,都狠狠的将他贯穿,进入那身体最深的地方。
“嗯……哈……”希绪弗斯借着身后的金属双翼,迎向他的身体,深深的贯穿让肠壁烫得几乎麻痹。
轻轻吻上希绪弗斯的双唇,他的唇齿间依然那样让人迷恋,能够相和的部位,都紧紧的,镶嵌在一起了……
希绪弗斯本能地抱紧了雷古鲁斯,依恋着他的唇舌,甚至在他退回去的时候不甘愿的缠上。“别折磨我……太久……快点……射进来……”
发出一声难耐的低吼,对于这个人,自己从来没有什么抵抗力,这点,雷古鲁斯非常明白,腰部的力度再次加大,好像要这么将怀里的人弄坏一般,既然想要结束,那么,一起吧!
“嗯……你太……用力了……”放低了姿态,刻意激发他更多的狂暴,后穴顺从的吞吐着进出的硬物,羽翼环绕出的空间内充斥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摩擦声与低低的娇吟。“你别把我……弄坏啊……雷古……嗯哈……啊啊……”希绪弗斯用虚弱的声音说着。
“我怎么会舍得呢,我的希绪弗斯大人,我的希绪……”揽住他的腰的手一用力,将他更加紧密的贴在自己的身上,把自己埋在他身体的最深处,爆发了自己的激情。
“啊!!啊!!”几乎在同一时间希绪弗斯也射了出来,承受了他体液的小穴抽搐着,带着鼻音的尖叫更像是哭喊。随着情事的结束,身体一下子软倒,被雷古鲁斯牢牢抱紧,急促的喘息显示着希绪弗斯体力的消耗。
“怎么样了?没事吧!”雷古鲁斯轻轻拍着希绪弗斯的后背关切地询问着。
“没事……只是想睡……身体很累……”有气无力的声音。
“那就好好睡吧!我抱着你!”轻柔的声音。
“嗯……”说着,希绪弗斯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我是分割线—————————————————
第二天,希绪弗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腰很酸痛,身体像散架一样,希绪弗斯皱了皱眉头,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估计是已经醒来了,希绪弗斯摇摇头,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了一下,拖着着自己的这副身体起床洗刷,然后下楼去。
当他一拐一拐行动不便地来到楼下的时候,楼下大厅里面的那面落地全身玻璃镜子闪出一道白光,光散尽之后,镜里面出现了一个色长发艳红色双眸身穿白大褂的男子的身影,“希绪弗斯!“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从镜子里面传出来。
“是你啊!”希绪弗斯苦笑了一下,拖着疲累的身体慢慢走到镜子前面的沙发坐下。“有什么事了啊?”即是经过了一个晚上的休息,声音还是有点沙哑。
“哦!看来昨晚很激烈了啊!”男子的嘴角勾出了一个邪邪的笑容,“依我看,嗯,嗯,看来这次雷古鲁斯很狠啊!!”说完观察着希绪弗斯的反应。
“大医生你就不要在这里卖弄你的知识来取笑我了!”希绪弗斯无奈地对着镜中的男子苦笑起来,“我脸皮很薄的啊!”
“哦!是吗?不知道你面对着雷古鲁斯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镜中的男子显然不想这样就放过希绪弗斯,继续追问着。
“我说啊!大医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八卦了啊!”希绪弗斯深蓝色的双眸对上男子艳红色的双眸说着,后者则眯起自己的双眼,“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前辈啊!”
“八卦?我只是作为一个朋友和一个医生来关心一下你罢了!纵欲是对身体不好的啊!希绪弗斯!”镜中的男子似乎没有打算就这样停止这个问题。
“好了!好了!我认输了!找我是有事吗?”希绪弗斯一副我败下阵来的表情说着。
“这个周末来我这边一下吧,我这里有个案例需要你的帮助!”
“这个周末恐怕不行啊!这个周末我要按照惯例去见一个星期前在我这里买了东西的客人!你要知道!对于商人来说,售后服务是很重要的啊!”希绪弗斯有点为难地说。
“你说那个雪儿吗?”镜中的男子的红眸流露出轻蔑的光,“放心!周末你会有时间来的,因为那个女人活不了这么久!”
“什么!!”希绪弗斯惊呼起来,“你的意思是说……”
“其实你自己在知道的吧!不是吗?在你这里买东西的人,能活过一周的人是极少极少的,而这个叫雪儿的女人也不例外!因为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毫不留情的语气。
“那……”
“就这样定了吧!你周末过来吧!反正我整天都在医院里面的!你过来就找我吧!”说完身影就立刻消失在镜中,镜子又变回普通的镜子了。
“等等!”希绪弗斯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对方却已经离开了,就只好在此闭上

其实金翼指的不单是希绪弗斯的圣衣上的黄金羽翼还有就是雷古鲁斯本身就有的金色羽翼。于是我想说!雷古啊!你这只小狮子果然又强势又温柔啊!竟然推了比自己大将近十年的师傅啊!前途无量啊XDDDDDDDDDDDDDDDDDDDD不过,雷古啊!你也太折磨人了啊!这样欺负希绪弗斯啊!你要好好对他才对的啊!
果然动物是不能乱养的,希绪弗斯啊,你看看人家雷养只刺猬就多好了,你硬要养狮子,于是是你自找的吧XDDDDDDDDDDDDDDD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无梦…… | 忘却の庭园 |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二)(内有H,慎入)>>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