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四)
2009-04-16 Thu 03:41
不得不说,其实希绪弗斯是个非常有道的商人,商人?没错,希绪弗斯是个商人,他是个珠宝商,不过他他与一般的珠宝商是不一样的,他卖的都是极品,甚至是人间不可能出现的东西,为什么?因为现在的希绪弗斯也不是人类,在多年前,在他在黄泉路上见到那位少女,从他答应那位少女的要求而复活开始,他就已经不是人类,以后也不会是……
为什么不是人类?你见过人类能活几百年而容颜不变的吗?你见过人类能够上天下地就像走路一样的吗?你见过人类能够使用各种奇怪的法术和特殊能力的吗?你见过……总而言之,现在的希绪弗斯绝对不是人类!
希绪弗斯摇了摇头笑了笑,他再次想起多年的那场圣战,在那次,他早就应该灰飞烟灭了,如果不是那个少女出现的话,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她的要求,其实连希绪弗斯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或许希绪弗斯觉得眼前的人能给自己真正平静的生活,就像真正的人类一样的普通生活,而跟随着她的那几百年里面,希绪弗斯也一直是这样生活着,和雷古鲁斯一起,和他的狮子座一起……
所以希绪弗斯一直很感谢她,即使她现在放逐了他们,但是她这样的放逐——
“我,白河秋心,对你,希绪弗斯实行放逐,我把你从我身边永远放逐,以后你都不得再侍奉我!”
希绪弗斯想到这里笑了起来,他抬头望向窗外的蓝天,阳光射进他的眼里,他本能地眯起他那深蓝色的眼睛,“或许这样也不错吧!!”想着就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雷古跑哪里了啊?似乎不在屋子里面啊!”希绪弗斯自言自语着,脸上荡漾着掩饰不了的幸福笑容,“去找找他吧!”说着身影便在原地消失了。
外面的天空微蓝,只有点点的浮云,现在的亚特兰蒂斯正是向日葵低着头唱歌的季节,其实亚特兰蒂斯里面的四季变化和日夜交替都和外面的世界是一模一样的,毫无差异,而且同步进行着。希绪弗斯找到雷古鲁斯是在亚特兰蒂斯西北的森林里面,雷古鲁斯正在和命运对持着,雪白的独角兽仰着头上的金黄色尖角,奋起四蹄,金黄色的鬃毛在风中飘散,而雷古鲁斯则一面轻松地站在命运的对面,精致而带着些孩子气的脸洋溢着阳光的笑容,蓝绿色的眼睛灵气四溅,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命运,突然命运仰起蹄子向雷古鲁斯冲了过去,雷古鲁斯见状也不着急,盯准了时间,一手抓着命运头上的独角,一个翻身落在命运的身后了,“哈哈!命运!我在这里哦!”
希绪弗斯只是静静站在一旁看着一人一兽的对持,他知道这只是练习,所以他相信他们都不会弄伤对方,也不干涉他们了,希绪弗斯有时就喜欢这样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雷古鲁斯,有时候一看就是几个小时,对于雷古鲁斯,希绪弗斯是怎么也看不厌的。
“希绪弗斯大人!”远处一个声音由近到远,希绪弗斯微微转头,看见一只漂亮的鸟儿正向他飞来,鸟儿大概一只老鹰大小,一身火红色的羽毛,爪子确是金黄色,拖着长长的尾羽,让人第一眼看见就想起了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凤凰,“希绪弗斯大人!”鸟儿呼唤着落在了希绪弗斯的肩膀上。
“明启,你回来了!”希绪弗斯微微侧头看着落在自己肩上的明启微笑着说,“结果怎么样了?”
“嗯!关于这个!希绪弗斯大人!我已经把那个叫雪儿的女人查清楚了!待会儿把资料汇总给你!还有今晚她会举行一个晚宴,聘请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大人你有兴趣去看看吗?顺便可以寻找一下新的客人。”明启用一只翅膀挡着自己的嘴巴在希绪弗斯耳边小声地说着。
“晚宴吗?看来不错,去看看也无大碍啊!”希绪弗斯说着双眼却看着和命运对持的雷古鲁斯,“还有其他事情吗?”
“啊!是了!爱琴海那医生叫你这个周末去他那里!”明启说着扇了扇自己的翅膀,“都是因为他,叫鬼出来干嘛,害我又被咬了!!”明启不满地埋怨着。
“哦?原来他叫鬼去通知你了啊!”希绪弗斯说着笑了起来,“真是辛苦你了啊!明启!”本来希绪弗斯打算告诉明启,那个人已经通知了他了,但是他看见明启在这里抱怨得这个样子,告诉她的话她肯定就抓狂了,于是还是决定不说话了。
“大人,你确定鬼那见什么都想咬的性格不是因为他做了手脚??”一想起爱琴海那边的那个腹医生,明启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
“鬼生来就是这样的,跟他无关啊!”希绪弗斯说着伸出手抚摸了一下明启那身火红色的羽毛,“你累了吧!回去休息吧!”
“嗯!那我先走了!希绪弗斯大人!”明启把翅膀在胸前一摆,低头向希绪弗斯鞠躬行礼然后就展开火红色的翅膀飞远了。
希绪弗斯眯着眼睛看着渐渐飞远的明启那火红色的身影自言自语着,“编号055,鸟类的基因工程实验品,凤凰!”不算猛烈的阳光照在希绪弗斯的身上,如梦幻一样,希绪弗斯像是被笼罩在一片梦幻中一样,“100年前被人类抛弃,来到亚特兰蒂斯这里。”
—————————————————我是分割线—————————————————
雪儿今晚很高兴,因为她如愿成为了晚宴全场的焦点,不单是靠着她的美貌还有靠着她从希绪弗斯那里买来的那极品的蓝碧玺吊坠,在雪儿看见那条吊坠之后,她才知道以前她所看见的那些珠宝都只是普通的装饰品,根本和这块蓝得妖艳蓝得具有灵性的蓝碧玺是无法比的,而且它好像有着魔力一样,能够吸引着别人的目光。
“以前尽是萨拉抢了我的风头,这次终于风水轮流转了。”看着以前都被热捧的对手萨拉,今晚却惨遭冷落,雪儿心里无比凉快。
“人类就是这样的了!”希绪弗斯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暗红色的液体在里面晃动着,散发出醇香的味道,希绪弗斯坐在角落里一直都在眯着眼睛观察着雪儿的一举一动,而他看见雪儿的光彩夺目的时候,同样也看见了坐在一旁被所有人都忽略的萨拉用仇恨的目光一直死死盯着雪儿,而在希绪弗斯的旁边,雷古鲁斯正在玩着一面古旧的小镜子,似乎对这样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兴趣。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希绪!”玩着玩着,大概是已经玩腻,雷古鲁斯放下手中的小镜子对着希绪弗斯不满地埋怨着,“在这路里很无聊啊!”
“等到结束了就回去了!”希绪弗斯揉了揉雷古鲁斯那浅棕色的头发笑着说。
“结束?要到什么时候啊?”雷古鲁斯睁着蓝绿色的眼睛看着希绪弗斯,皱着眉,似乎不太高兴的样子。
“哈哈!忍忍吧!雷古!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叫命运来接你啊!”希绪弗斯继续揉着雷古鲁斯的头发温柔地说着。
“不要!我要跟希绪在一起!”雷古鲁斯一口就否决了希绪弗斯的提议,,蓝绿色的眼睛坚定地看着希绪弗斯。
“唉!我真拿你没办法啊!雷古!”希绪弗斯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你就要乖乖哦!”
“希绪弗斯先生!原来你也来了啊!”就在希绪弗斯跟雷古鲁斯说话的时候,雪儿正朝着他们那边走了过来,还没有等希绪弗斯做出任何反应,雪儿就自顾自地坐在希绪弗斯的对面去了。
“雪儿小姐!我坐在这里也让你看见了,是不是应该算是我的荣幸呢?”希绪弗斯客气地微微笑了一下,回应雪儿的话,而坐在他旁边的雷古鲁斯则是皱着眉头,蓝绿色的双眼紧紧盯着雪儿不放。和雪儿对视着的希绪弗斯并没有忽略雷古鲁斯的情绪,他伸手出来轻轻揉着雷古鲁斯的头发,在安抚着他。
“希绪弗斯先生,你真会开玩笑,你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一样这么惹人注目的吧!”雪儿笑着说,说完之后,看了一眼希绪弗斯旁边的雷古鲁斯,微笑着对雷古鲁斯说着:“小孩子,姐姐今天漂亮吗?啊?”
雷古鲁斯抬头看了看旁边的希绪弗斯,希绪弗斯则是朝他轻轻一笑,明白了希绪弗斯意思的雷古鲁斯继而转头看着雪儿一面天真地笑了起来:“姐姐今天很漂亮呢,不知道姐姐是做什么的呢?我经常看见那些在街上游荡的妓女都打扮得很漂亮的啊!姐姐是不是也是其中一员啊!?”用着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雷古鲁斯笑得一面灿烂。
在听见雷古鲁斯的前半句话的时候,雪儿还是一面得意地笑着,当她听到后面半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然后那双本来还是在微笑着的双眼瞬间变得狰狞可怕,直直地盯着雷古鲁斯,雷古鲁斯则仍然是一面孩子一样的天真表情看着她。
“哈哈!雪儿小姐,正如你说的他还是孩子,童言无忌啊,雪儿小姐你这样的人不会跟小孩子计较的吧,而且在这样的公共场合,雪儿小姐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仪态吧,万一丢了雪儿小姐打的脸就不好了啊!”希绪弗斯依旧是一面微笑,但是深蓝的双眼中却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和嘲笑。
“希绪弗斯先生,请你好好管教你的孩子!”雪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就回到平时的模样,但是她已经无心跟希绪弗斯交谈下去,站起身来冷冷地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我不喜欢这个女人!”等雪儿走远之后,雷古鲁斯还一直瞪着人群中雪儿的背影恶狠狠地说着,“这么好的宝石卖给她真是浪费啊!”
“雷古啊!我是商人啊!不卖东西的话,我就不能算是商人了吧!”希绪弗斯低头看了看身边的雷古鲁斯笑了笑说,“不过,这块蓝碧玺卖给她还真是浪费啊!”说完希绪弗斯轻轻叹了口气。
“你就是希绪弗斯先生吗?那个别人口中的拥有无数珍宝的珠宝商?”一个穿着华丽地女性前来跟希绪弗斯搭话。
“是的,小姐!”希绪弗斯迅速换上职业性的微笑回答……
接下来就是不同的人再来找希绪弗斯,有闲聊的,有搭话的,有问关于珠宝的事情的……总而言之就是什么原因都有,雷古鲁斯在一旁看着心里难受,虽然一直微笑着,但是希绪弗斯还是看出雷古鲁斯心里的不高兴的,如果不是希绪弗斯不时会摸摸他来安抚他的情绪,还有自己的自觉性的话,雷古鲁斯可能一早就发难了,并经没有人喜欢自己的恋人跟陌生人谈笑风生的吧。
—————————————————我是分割线—————————————————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输给那个雪儿的!!”色长发的少女把手中的花瓶朝梳妆镜猛力摔了过去,少女身材娇好,面容清秀,但是现在狰狞得咬牙切齿的表情,实在不能拿美丽这个词来形容她,她那猛力地一甩,花瓶立刻就碎成碎片,而那面梳妆镜也裂开了好几道裂缝,碎成几块!
“为什么!明明是我比她年轻,明明是我比她美丽!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输的!”萨拉对着那残破的梳妆镜咆哮起来。
从进入影视界的那一天开始,雪儿就一直是萨拉的竞争对手,以前的雪儿年轻貌美,风头一直都盖过萨拉,但是萨拉不甘心,她天生就很好胜,绝对不允许有人排在自己的前头,于是她一直都在努力。随着年龄的慢慢长,雪儿没有了以前的风华绝代,慢慢也被人冷落了,这个时侯萨拉就趁机了上来最后超过了雪儿,成为了人们的新宠,萨拉要的就是这种被众人追捧崇拜的感觉,她一直都享受着在各种宴会等公共场合上,她被众人拥戴,而雪儿却被冷落在一旁的感觉,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有一种自己是胜利者的感觉。
但是!但是今晚的晚宴上,雪儿竟然又重新受到了大家的拥戴和追捧,被冷落的重新又变回自己了,就像是十二点钟魔法消失了一样,自己又变回以前的那个灰姑娘了!她不甘心这样,她不要这样,那些荣誉,那些赞美,那些光环都应该是属于她萨拉一个人的!没有人可以夺走这一切!是的!没有人!
“没有人可以!”萨拉朝着残破的梳妆镜咆哮着大喊,破成几块的梳妆镜里面映照出萨拉披头散发的模样,镜子上面的裂痕让萨拉映照出来的脸支离破碎的,更加显得狰狞可怕!
“没有人可以夺走我的一切,雪儿不能,其他人也不能!”突然间萨拉的眼角瞟到放在梳妆台上的水果刀,她立刻抓起水果刀,手因为过于用力而微微颤抖,双眼狠狠地盯着那把水果刀!,“是了!只要雪儿不在!只要那些阻碍我的人不在!那么这一切荣光就是永远属于我的了!没错!属于我的了!永远!哈哈!!!!!!!!!!!!!”说着萨拉仰天狂笑起来。
—————————————————我是分割线—————————————————
雪儿今天很高兴,特别是她看见萨拉在晚宴的中途气愤地离去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无比舒畅和轻松的的得意感,她今天终于报仇了,那口气闷在心里这么久,今天终于可以吐气扬眉了,她终于把之前被那个萨拉抢走的东西全部都夺回来了,没错,能够拥有这些荣耀,这些赞美的人就只能是她雪儿一个,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夺走这些,能够站在最顶层的只有她一个人!
雪儿想到这里得意地笑了起来,手不禁摸了摸挂在胸口的那块蓝碧玺吊坠,那块美丽的吊坠依旧散发出迷人和蛊惑的蓝色光芒,连雪儿每次看着它都有种想要被吸进去的强烈吸引感,真是一件好的宝物啊!雪儿心里这么想着,有了它以后自己就不会再怕萨拉会赢自己了啊!第一永远都是自己的了!
想到这里雪儿脸上更加得意,对着洗手间的镜子补了一下妆,合上手中的化妆盒,雪儿对着镜子笑了笑,似乎非常满意自己的状态,然后就离开了洗手间。
就在雪儿刚走出洗手间的门的时候,一个人撞在她的身上,雪儿立刻皱起眉头破口骂道:“你走路不长眼睛的啊!”但是当她看见撞到她的是谁之后,她立刻又轻蔑地挑了挑自己的双眉,得意地笑了起来:“啊呀!来看看这是谁啊!这不是萨拉小姐吗?哦!你的脸上是怎么了啊!哭过了?啊!是哦!你今晚好像被冷落了哦!真是不好意思啊!因为找我的人太多了,没有时间招呼你啊!你不介意吧!哈哈!!”说完就自顾自地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萨拉看了她一眼,嘴角突然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明明是在微笑却让雪儿感到全身一阵寒冷,身体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你?你是?怎么了?”本能地想要后退,但是突然间胸前传来的巨痛却让雪儿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慢慢地低下头去,雪儿清晰地看见一把小小的水果刀正插在自己的胸前,暗红色的液体再沿着刀身往外流去,还露在外面的一小节刀身在灯光下闪着苍白的寒光,“你?!”抬起头以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萨拉,雪儿断断续续地说着,身体慢慢向后倒去。
“不要怪我!怪就怪你自己吧!如果不是你硬要跟我抢!我也不会这样对你!”萨拉一面冷酷地看着脚下躺着的雪儿冷笑着说,“哈哈!现在开始一切都是我的了!我永远都是第一的了!哈哈!!!!!!!!!!”一面狂笑着,萨拉离开了现场。
“嗒!嗒!”的脚步声,有人正向着雪儿已经逐渐冰冷的身体走了过去,正是希绪弗斯和雷古鲁斯,希绪弗斯来到雪儿的尸体前,蹲下身,雪儿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一面不可置信的惊讶表情凝固在她的脸上,希绪弗斯伸出手,伸向雪儿的脖子间,轻轻地把那块蓝碧玺的吊坠从她的脖子下取下来,“看来你并不适合做他的主人啊!这样的话,我要把他带走了!”轻轻的话语从希绪弗斯的口中吐出,一如既往的温和。
“希绪!有人来了!”一旁的雷古鲁斯听见有人靠近的脚步,立刻提醒着希绪弗斯。
“我知道了!”希绪弗斯站起身来,最后看了雪儿一眼摇了摇头,“人类啊……”然后转头对雷古鲁斯温柔地笑了起来说:“走吧!雷古!”说着向他伸出手来。
“嗯!”满心欢喜地答道,雷古鲁斯把自己的手把在希绪弗斯的手上,顺势握紧了他的手,然后两个人就在原地消失了……
—————————————————我是分割线—————————————————
第二天美国的早报的头条新闻就是,美国当红女星萨拉在女星雪儿的晚宴上将她杀死,现在正在调查中……
希绪弗斯看着早报的头条新闻,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茶,然后他他张开自己拿着报纸的那只手,报纸在他的手上突然燃烧起来,瞬间就什么也不剩了,他放下茶杯,笑了笑,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第一章(完)

写在后面的话
其实我是想写写我心中的希绪弗斯和雷古鲁斯是怎样的。
希绪弗斯
我一直都认为希绪弗斯是个温和的人,这个从他平时的微笑,他说的话就能够看出来了,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是温和的人,是要从他平时点点滴滴的言行举止里面看出来的,这个事造作不了的。
同时我觉得他是个善良的人,从他为把萨沙带回圣域这件事而不断自责这件事,还有他对待自己的部下和战友的关心里面既就可以看出来了,我觉得只有是内心善良的人才会有自责,而也是只有内心善良的人才会知道真正善待别人。
但是温和和善良都是用来对待自己的亲友的,对待敌人的时候,希绪弗斯给我的感觉就是沉着冷静,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冷酷,的确是有着作为统帅的感觉,而且他的实力很强,这个相信我就不用说了吧。

雷古鲁斯
雷古鲁斯是个天才,我相信这是没有人会否认的,引用一句希绪弗斯讲过的话“刚来到圣域时候的孩子,就像呼吸一样领悟了小宇宙,就像玩耍一样学会了绝技”那么他年纪还很少就有着这样的实力,那么如果时间再长一点的话他一定是很厉害的一个人物吧。
不过雷古鲁斯这只狮子显然还只是一只幼狮,在他出来的时候跟耶人谈话的语气就能看出来了,他还是带着些许的孩子气的,涉世未深,所以有很多事情他还是不能明白的吧。
另外,雷古鲁斯还给我一种强势的感觉,虽然年龄还只是很少,但是他已经给我这样的感觉,特别是对战拜奥雷特的时候的那句“我要超越你!”就给了我他很强势的强烈感觉,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认为他是攻的原因,没有獠牙的狮子不是狮子,即使是幼狮,那还是很强势的。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白大褂撒加一只 | 忘却の庭园 | 最近画图画上瘾了……>>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