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六)
2009-04-18 Sat 19:17
“喂!希绪弗斯!你这只小狮子还真是凶哦!”撒加轻笑了一下似乎并没有介意雷古鲁斯刚才的话,一双红眸饶有兴味地打量着雷古鲁斯,似乎对他很感兴趣。
“撒加啊!我说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希绪弗斯其实有点怕应付撒加的,因为撒加总是可以做些东西让你拿他没办法,有时甚至是被撒加捉弄了你还不知道呢。
撒加终于把目光从雷古鲁斯身上收了回来,他拿起本来放在桌子上的刚才的那把柳叶刀在手里把玩起来低低地问着:“希绪弗斯,你觉得柳叶刀代表着什么呢?”声音似乎是来自另外一个时空一样,空灵,幽幽传来。
“啊?”完全没有料想到撒加会问这样的问题,希绪弗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定定看着撒加,而撒加看来也并不着急,他眯起自己的红眸看着希绪弗斯,耐心等待着他的回答。
“不是医生吗?柳叶刀本来就是外科手术刀啊!”希绪弗斯定了几秒钟后回答道,其实希绪弗斯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回答对不对,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撒加究竟想问些什么,也就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了。
“哼,医生吗?”撒加的眼中闪过一丝的轻蔑和不屑,但是只是一瞬间,他用手指在刀锋上面一划,锋利的刀锋就在他的手上划出了一道口子,暗红色的液体从里面渗了出来。
“撒加?你?”希绪弗斯被撒加的这一动作吓了一跳,他现在是完全不知道撒加想怎么样了。
“希绪弗斯,你觉得柳叶刀就是代表着医生的话,”撒加盯着自己划出来的伤口,双眼闪着意味不明的诡异光芒,“那么我就觉得他还代表着……”
“啊!!”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声打断了撒加的话,办公室里面的雷古鲁斯和明启都被吓了一大跳,纷纷把目光投向外面去。反倒是撒加和希绪弗斯一边摇着头一边轻笑,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喂!撒加啊!你是不是应该考虑换个牙科医生啊!?”希绪弗斯有点无奈地看着撒加问道,语气里面带着些许取笑意味,“再这样下去你医院的牙科就要关门了哦!”
“把他换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吧,他去到哪里哪里就是惨叫呻吟连篇的,”说着又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外面传来,“而且你觉得他除了牙医之外还有其他适合他的工作吗?”撒加说着耸耸肩,一副我也没办法别来怪我的样子。
“那也是!”希绪弗斯点头表示同意。
“希绪啊!究竟怎么啦?”旁边的雷古鲁斯听着这两个人的话,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于是他拉了拉希绪弗斯的衣摆问道。
“雷古啊!你忘记了啊!”希绪弗斯朝雷古鲁斯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这里的牙医是弗特洛斯啊!”
“哦!!”雷古鲁斯听完希绪弗斯的话之后立刻恍然大悟起来。
看着身边的雷古鲁斯可爱的样子,希绪弗斯突然有种想捉弄他一下的念头,于是他揉揉雷古鲁斯的头发望着他蓝绿色的双眼认真地说着,“雷古啊!你要不要也去检查一下你的牙齿啊?”
听见希绪弗斯的话,雷古鲁斯一瞬间就被吓得僵在那里,眼睛瞪大,嘴巴张成了O型忘记了合拢,而希绪弗斯的肩上停着的明启则是立刻展翅“嗖”的一声远离希绪弗斯,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着:“我不要被咬!我不要被咬!……”神情恍惚。
“哦?大家都得了牙医恐惧症候了吗?”撒加微微笑了一下,看着眼前的一人一鸟的表情,他觉得有趣极了,“可以当作是新病例研究呢!”……
————————————————偶是分隔线——————————————————
“进来吧!”撒加一边招呼着希绪弗斯和雷古鲁斯进来一边寻找着灯的开关,“啪!”的一声,本来漆一片的验尸房瞬间灯光大亮,验尸房很宽敞,但是里面的东西却不多,靠墙的是一排冷藏柜,是用来保存尸体新鲜用的,冷藏柜旁边的是一张实验台,上面摆着各种的试剂还有各种的实验仪器,正中摆着的是一张工作台,是用来检查尸体的时候用的,上面则是手术室最常见的无影灯。
平时这里是极少数会有人来的,因为这样的地方总是让人有种阴森森的恐怖感觉,就算是路过也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所以除了身为法医的撒加之外,这里基本上是没什么人的,不过今天好像是例外……
在灯打开的时候,三人一鸟就看见一个修长的人影出现在他们的眼中,那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面容和身材都和撒加有着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之处,不同的是撒加是发红眸而面前的男子则是蓝发蓝眸,一片海蓝色,而且和撒加那种给人无形压力的玩味的眼神不同,眼前的人的眼睛透出来的是一种自信和骄傲,他身上也穿着白大褂,应该也是这里的医生。
“加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竟然是雷古鲁斯。
“啊!雷古鲁斯!你来了啊!”加隆立刻就跟雷古鲁斯打起招呼,“很久没见了!希绪弗斯!最近还好吧?”接着他又把目光转向了希绪弗斯问。
“起码还完整无缺的!”希绪弗斯难得幽默了一次回答。
“小子!你不是应该在急诊室那边的吗?跑到我验尸房这里来干什么了!快点出去!别把我这里给弄乱了!”撒加皱着眉头毫不留情地要把加隆驱逐出境,“整天就想着偷懒!”
“哥啊!怎么你就这么不近人情的啦!”加隆一听见撒加对他下驱逐令,立刻就埋怨起来了。
“我怎么不近人情了啊?啊?”撒加眯起自己的红眸,一步一步地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进加隆,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你说说看你哪次来到验尸房这里不是给我添麻烦的啊?打翻试剂,摔破试管,还差点毁了证物,你说你这小子什么时候不是给我带来麻烦的啊!?”撒加的语气毫无起伏,但是却是句句有力,而且他说的全部都是事实,加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
“那个……哥啊……”加隆自认理亏,但是他还是不想出去,因为外面实在是可怕了,加隆只要一想到急诊室里面的状况就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哥啊!这次我保证不捣乱!你让我呆在这里吧,啊?”加隆对着撒加来软的,大有誓死不走的趋势。
“你哪一次不是这样跟我说的啊!但是你有几次做到了!这次少来这一套了!出去!小子!别在这里碍着我工作!”这次撒加立场坚定,过去的惨烈的教训告诉他让加隆留在验尸房里面绝对是一种错误。
“啊!哥啊!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你的弟弟被一大群的女生围攻吗?哥啊!你不可以这样见死不救的啊!你在院长办公室当然安静啊!但是我在急诊室抛头露面的,我的生活过得很苦的啊!”加隆看见撒加这次态度坚决,立刻决定改变计划,双手抓着撒加的手臂泪眼汪汪地哀求着,这次他是打死也不出去的了。
“这……”看见自己的双生弟弟这般样子,撒加开始有点动摇了。
“哥啊!你不能见死不救的啊!我是你的弟弟!重要的是我还是你的恋人啊!你难道要看着你的恋人被别人毛手毛脚吗?”看见撒加的态度有些软化,加隆立刻加了把劲去向着撒加撒娇,“哥啊!你要救救我啊!”
“好了!好了!你就别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着我了!”撒加皱了皱眉头轻轻拿下加隆拉着他的手说着,虽然还是没什么感情起伏的声音,但是似乎比刚才的声音多了一点温柔。
“啊!哥啊!我实在是太爱你了!”加隆一把抱着撒加欢呼着蹭着撒加,而站在一旁的希绪弗斯则看见加隆一副阴谋得逞的得意样子。
“你好恶心啊!快点走开啊!恶心死了!往那边去!”撒加一边叫着一边用力把加隆从自己的身上扯下来,“乖乖呆在那边去!”撒加严肃地向蹭着自己的蓝色大猫发出命令,“妨碍我工作的话,我就把你丢出去啊!”
“知道了!哥!”加隆立正给撒加敬了个礼,弄的撒加有点哭笑不得,然后就兴高采烈地朝一边的长椅走了过去……
“撒加啊!看来世界上还是有让你冷酷不起来的人啊!”一直被忽略的希绪弗斯这时发话,一面的我今天终于大开眼界的玩味表情。
“希绪弗斯啊!你最近是不是说话太少不舒服了啊!”撒加斜着眼睛看着希绪弗斯说,“是的话,就说出来吧,我让你到医院大堂去念挂号啊!”
“哈哈!还是不用了!谢谢你了!撒加!”希绪弗斯一面笑容的拒绝了撒加,“其实我是不太喜欢说话的人来的!”
————————————————偶是分隔线——————————————————
“看看这个吧!希绪弗斯!”撒加掀起了本来盖在工作台上面的白布,露出白布下面的尸体,那是一具女人的尸体,长的卷发,白皙的皮肤,娇好的脸庞,修长的手指,这已经称得上是个美人了。
希绪弗斯伸出手去捏了一下那具尸体的皮肤,然后抬头问撒加:“她死了多久了?”
“一个星期前!之后就一直在我这里!我之前对她进行了一次检查,之后我就把她放进冷藏柜里保存。我要等你过来!”撒加说着转头望向一边坐着的加隆,“加隆!把资料和报告都一起念一下!”
“知道了!”加隆拿起旁边办公桌上的一叠报告,清了清嗓子,念了起来:“死者名字,桑蓝,是一名华裔,生前患有心脏病,在一个星期前在希腊国立医院进行心脏手术,然后当天晚上死于手术并发症!”
“死于手术并发症??”听到这里希绪弗斯不禁打断了加隆的话提出疑问,“难道你叫我来是要调查她死于什么样的手术并发症啊?大医生!”挑了挑眉毛,希绪弗斯露出一个别有用意的笑容,语气里面带着几分取笑的意味。
“你觉得如果她是真正死于手术并发症的话,她需要来法医这里吗?”撒加毫不客气的给予希绪弗斯回击,艳红色的眼睛似乎在嘲笑着他,希绪弗斯只是无奈地耸耸肩并没有说什么,撒加向加隆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继续读下去。
加隆向撒加点了点头,拿起报告继续念下去,“第一次解剖结果发现死者胃里残留有吗啡,但是吗啡的量不足以构成生命危险。”
“有吗啡但是不足以危及生命吗?”希绪弗斯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皱着眉头重复着加隆刚才的话,“看来很麻烦啊!撒加!除此之外,还检查出其他东西了吗?”
“没有!能检查出来的就是这些而已!”撒加说。
“所以你找我来帮忙??”希绪弗斯到现在为止终于知道撒加这次叫自己来的目的了。
“是的!我需要你的能力的帮忙!”撒加抬头望向希绪弗斯,然后站在尸体的头部旁边向希绪弗斯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请!”
希绪弗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走到尸体的脑后,把一只手放在尸体的头上,闭上双眼,集中精神,“开始读取!”本来闭上了眼睛眼前应该是一片暗的,但是现在希绪弗斯眼前闪过无数零散的画面,还有各种不同的声音不断传进脑子里。
“记忆读取!希绪弗斯的特殊能力!”坐在一旁的加隆把双脚交叉在一起,两手抱在胸前,静静的看着工作台旁边的两个人。
“不是!这并不是希绪的能力,这是无机天使的能力,是寄宿在希绪身体里面的那位无机天使的能力!”加隆身边的雷古鲁斯听完加隆的话就立刻反驳了他。
“其实还是差不多的话,反正没有了希绪弗斯,无机天使也生存不下来!”加隆静静地说着,而雷古鲁斯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没有再说话了!
其实希绪弗斯是很怕读取别人的记忆的,请不要误会,那不是因为他为人正直,不喜欢看别人的隐私,那是因为他虽然能读取别人的记忆,但是要在那些记忆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却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他只是有点怕麻烦而已。
“好了!”过了一会儿,希绪弗斯重新睁开他那深蓝色的双眸,手从尸体的额头上离开,他转过脸微笑着对旁边的撒加说,“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了!但是没有证据的话!撒加你要怎么办呢?”
撒加笑了笑眯起了自己的双眼,嘴角划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希绪弗斯啊!法医的工作可不只是验尸啊!还有就是制造证据!起码对我来说就是这样!”露出笑容的撒加此刻却只是让人觉得有种危险感。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圣斗士同人】Try to Remember(撒加,加隆相关) | 忘却の庭园 | 【SS+LC同人】《绚丽年华》相关设定(以后陆续补完)>>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