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八)
2009-04-24 Fri 18:28
“过得还好吧!希绪弗斯!说来真的很久没看见你了!”走出撒加的办公室,弗特洛斯问着跟他并排走在一起的希绪弗斯,弗特洛斯在说话的时候,那尖利的虎牙也露了出来。
“还好吧!”希绪弗斯笑了笑回答,“起码没有惨烈的战争了!”
“但是现代的战争却是比那个时候,我们的那个时代更加激烈!你也应该知道的吧!希绪弗斯!”转头望着身边的希绪弗斯,弗特洛斯微微皱起双眉,“平时还是小心点吧!要是被别人发现了你们的存在的话,你们很可能就这样完蛋了!”
“弗特洛斯!我还是相信善良的!”希绪弗斯朝着弗特洛斯微笑起来,温柔的声音就像是冬日的阳光一样温暖,“况且我也没做什么坏事吧!”
弗特洛斯一副我没你办法的表情摇了摇头,“希绪弗斯啊!你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的性格啊!”弗特洛斯说着咧开嘴笑了起来,“我今天就把话说在这里了,要是你以后出了什么事情可不要说我没有提醒过你啊!希绪弗斯!”
“知道了啊!”希绪弗斯笑了笑拍着弗特洛斯的肩膀说着。
不知道要是希绪弗斯知道之后所发生的那些事情会不会想起自己曾经跟弗特洛斯有过这样的对话,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没有认真听从劝告呢,会不会后悔自己的天真呢……不过那个时候的希绪弗斯已经想不了这么多的事情了吧……
“谁在那里!”弗特洛斯突然侧头朝着旁边的一条小走廊厉声喝道,在说话的同时身体已经开始行动了,瞬间以别人根本无法看清楚的速度冲进旁边的走廊里,在一边的希绪弗斯和雷古鲁斯对视了一下,也跟着冲了进去。
“啊!原来是个小丫头啊!看来味道还是不错的啊!”冲进走廊的希绪弗斯和雷古鲁斯在走廊尽头的验尸房前面看见弗特洛斯手里正拎着一个少女举在自己面前,眼睛眯了起来上下打量着那个少女。
“放开我!放开我!”少女在弗特洛的手中拼命挣扎着,但是她弱不禁风的身躯怎么是强壮的弗特洛斯的对手呢,于是她的挣扎也只是徒劳的挣扎啊!
那个少女看起来十二三岁的样子,乌的头发和大大的眼珠,还有那黄皮肤,典型的东方人的特征,希绪弗斯看着那个少女的面容突然脑中浮现出另外一张跟她有着相似之处的脸,“桑蓝??”名字从 希绪弗斯的口中脱口而出。
听见希绪弗斯的口中吐出那个名字,少女突然停下来了挣扎,只是定定地看着希绪弗斯,半天才冒出一句话:“你认识……认识桑蓝姐姐……”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面的是疑惑还有小心,甚至有点戒备。
“不算是认识,只是见过,在这里帮桑蓝做尸体鉴别检查的法医是我的好朋友,我在帮助他工作的时候见过一下桑蓝,不过那时候她已经是死人了……”希绪弗斯说着眼里透出一丝的悲伤和感叹。
“喂!你是那个桑蓝的什么人啊!快说!要不我就吃了你!”弗特洛斯把少女重新拎到自己的面前,吃吃地笑着对她说,那比普通人都要尖利的虎牙,在少女的眼里就像是闪着寒光的刀子一样可怕。
“啊!”少女惊叫了一声,眼泪开始在眼眶中聚集,像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了!
“弗特洛斯啊!你放下她吧!你看你把她都吓哭了啊!”希绪弗斯看见那个少女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连忙喊着弗特洛斯把她放下来。
“切!”弗特洛斯哼了一声,放下了少女,少女双脚一接触到地面就立刻向希绪弗斯的方向跑了过去,躲在了希绪弗斯的身后,双手紧紧抓着希绪弗斯的衣摆,探出头来小心地看着弗特洛斯,而希绪弗斯旁边的雷古鲁斯则是微微皱了一下双眉。
“不要害怕!他没有恶意的!”希绪弗斯转过身面对着少女蹲下身去,跟少女平视着,双手放在少女的的双肩上,微笑起来,用温柔而友善的语气问着:“我叫希绪弗斯,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小公主!”
“竹绿!”少女轻声的回答着希绪弗斯的问题,声音小得就只有跟她靠在一起的希绪弗斯才能够听见她的声音。
“竹绿啊!是个好名字呢!”希绪弗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着,“那么你跟桑蓝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呢?”希绪弗斯继续问着,还是那一贯温和的声音,就像四月的春风一样让人心情舒畅。
“桑蓝姐姐是我的姐姐!我想见见桑蓝姐姐!”最后一句话竹绿几乎是叫喊出来的了,“我想见见她啊!”泪水最终还是没有忍着,像缺堤的洪水开始不断往外冒!“我真的很想念桑蓝姐姐!”
“啊!竹绿啊!你的桑蓝姐姐已经长眠了,你还是不要去打扰她吧!你也不想她睡得不安心的吧!是不是?”希绪弗斯说着伸手轻轻揉了揉竹绿的头发,竹绿轻轻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同意了希绪弗斯的建议了,“那么你的其他家人呢?他们知道你来这里了吗?”
“我没有……没有……其他家人!桑蓝姐姐是我唯一……唯一的家人了……”竹绿断断续续地说着,本来已经差不多止住的泪水又开始往外冒了,“我……我现在……已经……已经是……孤零零……一个……一个人了……”
从来没有想到过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希绪弗斯也感到微微的惊讶,抬头看着弗特洛斯,他也感到了些微的惊讶。
“那么会这样呢?太可怜了吧!”希绪弗斯望着眼前这个十二三岁的少女,心里不禁感叹起来,“难道这就是命运啊?那么命运是在对她太不公平了!”
————————————————偶是分隔线——————————————————
如果是希绪弗斯最常去的是什么场合,那么肯定就是酒会,晚宴还等等的那些宴会,而要是说希绪弗斯最不喜欢的是哪种场合,那么还是这些各种各样的宴会,但是没有办法,因为参加宴会是找客人最好的一种办法也是收集情报的一种好办法。
“撒加!你确定你不用带加隆来啊!”希绪弗斯望着身边发红眸的撒加说着,此时身上穿的已经不是在医院里面的那件白大褂了,换上了得体的西服。
“带那小子过来只会捣乱,我可不想让他坏了我的事情!”撒加干脆利落地回答着希绪弗斯的话,接着他话锋一转,问着希绪弗斯:“那你又为什么不带雷古鲁斯过来呢!”
“我在工作的时候本来就很少带他一起的啊!”希绪弗斯理所当然地说着。“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做无间道还是我们这些人来就好了!话说,弗特洛斯呢,他也不来?”
“我拜托他去完成另外一件事情了,那件事交给他就最好不过的了,因为他的牙齿够硬!”撒加微微笑了起来,红色的双眸眨了眨。
“什么事情啊?”希绪弗斯一头雾水地问着。
“就是偷东西!”撒加回答希绪弗斯,停了一下他继续说,“无论是多么牢固的保护箱,多么严密的监护系统还是比不上他的那口尖牙的,多么坚固的材料他都能瞬间咬断!”
“还真是很适合他的工作啊!”希绪弗斯听完撒加的话笑了起来,接着他继续问,“撒加!想到过会在这里遭遇到什么吗?”
“没有想过!反正不会是好东西就是了!”撒加冷冷的说着,“不过不怕,无论他们用什么办法我都陪他们玩,反正我正无聊着,刚好来给我解解闷!!”撒加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加上那对美丽但是危险的红眸,犹如是盛开的危险罂粟花。
“撒加……”希绪弗斯正想说些什么却被一个招呼他们的声音打断了。
“希绪弗斯先生,撒加先生,你们来了啊!真是赏面啊!”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插了进来,两个人同时把目光投向前面,只见一个满身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向他们走来。
“希绪弗斯啊!你怎么会跟这样没品味的女人做生意的啊!”撒加的声音在希绪弗斯的脑中直接响了起来,“她那身打扮很恶心啊!”
“还不是因为你啊!把我叫过去当无间道!”希绪弗斯略带着埋怨的声音在撒加的脑中响了起来,“还来说我啊!撒加!你这个人还真是恶劣啊!”
向他们走过的正是希绪弗斯之前的一个客人,希腊国立医院的院长夫人妮特,妮特走到两人的面前,伸出手,“感谢两位的到来!”
虽然心里有着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希绪弗斯和撒加知道表面的工作还是要做的,两个人也微笑着向着妮特打招呼:“妮特夫人今晚也很漂亮啊!”希绪弗斯说着伸手跟妮特握了握手。“没错!夫人今晚真的是很漂亮呢!让人觉得夫人就算倒下的时候也应该是最美的!”撒加眯起了自己的红眸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妇女,伸手跟妮特握了握手!
“撒加先生真是会说话啊!”妮特轻轻笑了起来。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撒加微笑了一下,“难道夫人觉得我是个尽是说谎的人?!那么我实在是太失望了啊!”不紧不慢地说着,撒加耐心等待着妮特的反应
“当然不是!撒加先生!我相信医生不会说谎的!”
“是啊!医生都是不会撒谎的呢!夫人正是明白事理啊!我想夫人肯定也是这样做的吧!”撒加红色的双眸闪着玩味的光。
妮特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又回到之前的那个微笑着的样子,转换了话题:“撒加先生真的没有兴趣到我们医院来工作吗?”
“谢谢夫人的赏识,但是我觉得现在我的工作很好!我不习惯听别人的命令的!”撒加微笑着说。
“那么我不勉强先生了!我先失陪一下!两位随便吧!”妮特说完向两人微微鞠躬了一下然后离开了!
“撒加!你觉得怎样?”
“越来越好玩了呢,希绪弗斯!”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九) | 忘却の庭园 | 遇见双子座>>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