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三)
2009-05-13 Wed 13:03
要说圣劳伦斯大学里面最阴森最人烟稀少的地方,那可能就是医学院的解剖楼了 。医学院的解剖楼坐落在离医学院的院楼不远的一座小山坡旁,那个山坡上面树木像是发疯似的疯长了一片,好一片铺天盖地的茂密树林啊,白天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人会到上面去的了,谁有事没事会到那个蚊虫到处飞,杂草丛生的地方去的啊,到了晚上就更加没有人去了,你说情侣喜欢到哪里去拍拖?我说你还是省省吧!圣劳伦斯大学里面用来拍拖的性地(大误!!)多得是,用得着来这里被蚊虫叮咬吗,而且这里的树木茂盛得可以用恐怖这个词语来形容,密密麻麻的,几乎把顶上的太阳都全部遮住了,里面阴森得很,特别是晚上来的时候,那些干枯的树枝就像就像是无数张牙舞爪的鬼怪的爪子,加上猫头鹰凄厉的叫声,传闻晚上那里还有白衣女鬼出没,于是平常人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是不会到上面去的。而正因为那个小山坡的效应,连带它附近一带的地方都是人烟稀少的,所以说,医学院的解剖所在的地方就可以用荒无人烟来形容了。
解剖楼,顾名思义就是用来进行解剖实验的地方。无论是动物的解剖还是人体的解剖都是到这里进行的。解剖楼历来都是大学里面灵异事件的高产地,再加上圣劳伦斯大学的解剖楼的地理位置特殊,解剖楼的灵异指数简直就是直线上升了。
平时是没什么人会到解剖楼的,到这里来的人都几乎是为了做实验而来的,所以整栋楼平时就是空荡荡的一片死寂,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例外。
“嗒!嗒!”解剖楼空旷的走廊上回荡着脚步声,一个少男正走在空无一人的长廊上,他的脚步声在走廊里面回荡着,声音撞在墙壁之上又再次反弹回来,让本来就一片寂静的走廊显得更加寂静了。少男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际,眉心有着一个像是胎记一样的小小的红点,而少男最奇特的地方竟然是他一直双眼紧闭,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他的行动,身上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长风衣,整个人散发出的是一种超凡脱俗的超然感觉。
金发少男在解剖楼二楼的长廊的尽头的解耦实验室的门前停下来,他轻轻笑了笑,举起手在实验室紧闭的门上轻轻敲了两下,一只手放在门把手上,“我进来了!”说完转动把手推门走进去了。
“你竟然来了啊!阿释密达!”偌大的解剖实验室里面只有一个少男在,海蓝色的长发,身上穿着宽大的白大褂,他站在实验台前面,正低着头检查着实验台上的一具尸体,稍稍有点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脸,看不清他的面容。
金色长发的阿释密达抬头环视了一下整个实验室,但是他依然紧闭着自己的双眼,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在观察整个实验室的布置。实验室最前面的墙上挂着一块大板,板的左边则是白色的投影屏幕,而板右边则是一副1:1的人体骨架模型,实验室的最后面则是一排的玻璃陈列架,上面摆满了各种泡在福尔马林里面的人体器官和各种肢体标本。而陈列架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实验台的所在的位置。阿释密达轻轻笑了笑,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蓝色长发的少男,最后停在与他隔着一张实验台的位置,“弗特洛斯!”阿释密达唤着海蓝色长发的男子的名字。
“咦?稀客啊!怎么了啊?找我有事吗?”弗特洛斯听见阿释密达唤着自己的名字,于是抬起头来,嘴角泛起一个微微的笑容,弗特洛斯有着一双同样海蓝色的眸子,与阿释密达不同的是,弗特洛斯的身上散发出的是一种强势甚至是有点压迫感的气息,虽然这种气息在眼前的人的面前已经收敛了很多,但是还是有着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一定要有事才能来找你的吗?”阿释密达没有回答弗特洛斯,反而笑了笑反问他。
“没有!我只是以为你一直不会喜欢来这样的地方而已,阿释!”弗特洛斯那海蓝色的双瞳微微眯起来看着阿释密达那紧闭着的双眼,直起自己的腰,一手抓起身后的一块白布,用力一扬盖住了实验台上面的尸体,然后他一手摸向实验台旁边的升降摇杆,摇动,实验台中间开始下降,慢慢沉没在实验台内部的福尔马林溶液里面,知道福尔马林完全淹没了尸体才停止,最后盖上了实验台上面的顶盖。弗特洛斯走到实验室一角的废物桶面前,一边脱着自己手上的一次性防护手套一边看着阿释密达说着:“我只是好奇而已!”停顿了一下,他继续问道:“今天没课吗?”
“不!刚上完而已!”阿释密达简短地回答着,“今天综合实验楼那边又爆炸了!”
“哼!综合实验楼吗?那里是全学校事故最多的地方了!”脱掉手上的一次性手套,弗特洛斯打开旁边的水龙头,任水哗啦啦地冲着自己的双手。
“嗯!因为有他在!”阿释密达点了点头。
“果然又是他!”弗特洛斯挑了挑自己的双眉,看了阿释密达一眼,低头继续冲洗着自己的双手,“综合实验楼是犯着他了吗?”
“我哪知道啊!”阿释密达耸耸肩摊开双手说着。
弗特洛斯拧紧水龙头,随便地甩了几下手,把手上的水珠甩掉,转身面对着阿释密达,海蓝色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嘴角勾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微微张开的双唇间露出了那尖利的虎牙,眯起的双眼紧紧盯着阿释密达,别有用意的眼神。
虽然阿释密达的双眼是看不见的,但是他天生的直觉还是让他感觉到了来自弗特洛斯的的视线,“怎……怎么了……弗……”突然被弗特洛斯这样盯着,阿释密达浑身有些不舒服,有点不知所措地本能后退了几步。
“阿释啊!难得你会来找我啊!”弗特洛斯笑得更深了,迈着步子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向阿释密达,每一步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寂静的实验室里面回荡,都显得格外地响亮,每一声都像直接敲击在阿释密达的心上一样。
阿释密达面对着这样的弗特洛斯却依然一面的镇定自如,抬起头面向弗特洛斯走过来的方向,阿释密达突然笑了起来,他迈步向前,迎上了向他走来的弗特洛斯,“你这样说我会伤心的哦!弗!”
“哦?是这样的吗?”弗特洛斯咧开嘴笑得更深了,他那比常人尖利的虎牙都露出来了,“那么你要我怎么办呢?阿释!你要我怎么补偿给你呢?”慢慢抬手挑起了阿释密达尖尖的下巴,弗特洛斯看着阿释密达那紧闭的双眼问道。
“啊!”阿释密达笑着把弗特洛斯挑着自己的下巴的手打掉了,而弗特洛斯却一点也没有因为这样而生气,他依然笑着,耐心地等待着阿释密达下面的话,“陪我去吃饭吧!”阿释密达慢慢开口说着,朝弗特洛斯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吃饭吗?”弗特洛斯显然有点惊讶,但是很快他又笑了起来,“阿释你不怕我把你也吃掉了吗?”戏谑地说着,弗特洛斯朝阿释密达挑了挑双眉。
“你要是敢的话!我就立刻把你丢进六道轮回里面,轮回成一只磨牙棒!”阿释密达若无其事的说着,就好像眼前的人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一样。
“阿释你真是无情啊!”弗特洛斯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说完,踏步飞身向前,一手抓着阿释密达的一只手,不理三七二十一就拉着他往外走。
“啊!”被抓痛了的阿释密达不禁叫了一声,“痛啊!”
“抱歉!弄痛你了吗?“弗特洛斯听见阿释密达的叫痛声,转过头来,关切地看着他,询问他。
“一点点而已!没什么!”阿释密达说着笑了起来,然后他问弗特洛斯,“现在是去哪里啊!?”
“你是叫我陪你吃饭吗?还是……”弗特洛斯突然停了下来,后面被他拉扯着的阿释密达脚步收不及,直撞在前面的弗特洛斯的身上,阿释密达刚回神来,抬起头,就听见弗特洛斯那满载阴谋的声音传进自己的耳中,“还是你想把你自己给我吃掉了呢?阿释!”
……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 | 忘却の庭园 |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二十二)>>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