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二)
2009-03-12 Thu 13:33
“雷应该在大厅那里吧!”unknown-x的光球漂浮在半空中,而站在unknown-x的光球正下方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少年,棕色的刺刺的短发,碧绿色的双瞳在扑闪扑闪着,透出的是一种孩子式的天真活泼的光芒,脸的正上方有一个明显的“X”型的伤疤,确丝毫没有影响他的相貌,端正的五官,虽然脸还带着些许稚气,但是总的来说是个长得很不错的少年。
“下去看看吧!艾克赛尔!”unknown-x从半空中飞下来停在站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的小少年的身旁。
“嗯!”在艾克赛尔再次环视了一下周围确定他要找的人并不在这个楼层的时候,他向unknown-x点了点头表示采纳他的建议,“那就下去吧!”听见艾克赛尔的话,unknown-x就首先飞了出去,艾克赛尔跟在他身后向楼下走去。
但是艾克赛尔从来没有料到他走下楼的时候首先映入自己的眼里的会是这样的场景,他要找的人雷正被另一个男人压在大厅的沙发上,而压在雷身上的男人正是他们之中有名的美男白河愁,愁一面戏谑的笑容,脸几乎跟雷的脸贴在一起了,嘴正凑在雷的耳边低语着什么,雷的脸被遮住,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看到这样的情景,艾克赛尔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伤心,他大声喊着,但是声音似乎带着些许的的哭腔,已经断断续续的了,“怎么……怎么……可以这样的……的啊!!!过分!!!”
雷听见了艾克赛尔伤心的叫喊的时候,心里就是一片的心痛,他很想做些什么,但是被白河愁首先言灵了的他现在根本连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他尝试着动动身体,却发现连身体也没法动荡。
“别白费气力了,我已经用念力制约了你的身体了,你现在动不了,就这样乖乖躺着看看自己的爱人心碎的声音吧!”愁看着雷那双湛蓝色的瞳孔取笑他,无视雷那副想要把他生吞进去的极度愤怒表情,愁轻轻笑出声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啊?”显然也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大跳的unknown-x飞到一直站在一旁的秋心的身边焦急地问着,“怎么会这样的?!”
“一眼就明白什么回事了吧!unknown-x。”秋心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回答着unknown-x的问题,完全没有打算插手这件事的意思,继续站在一旁看着那三人,好像在看戏一样。
“怎么可以……”unknown-x的话还没说完另一哥带着孩子气的尖锐喊声就传过来了。
“雷!我讨厌死你了!!”艾克赛尔用尽全力大喊着,转身准备夺门而出。
于是在下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压力,那是施加在精神上的一股重压,是对精神的直接轰击,秋心只是感到眼前一阵眩晕头一瞬间有一股刺痛,“啊!”秋心用手按着自己刺痛的太阳穴,不过那种重压只是维持了几秒钟左右,接着又恢复正常了。
“咦?谁发动这么强的念动力了啊?”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大厅里面的尤泽斯纵身一跃,跳到秋心的肩膀上了。
“你的学生哦!你是不是应该很自豪呢?这样的念动绝对不比你的差啊!”秋心转过头轻笑着对尤泽斯说,然后她把自己的目光继续头向前方继续注视着眼前的景象。
“不但是念动力这么简单的,他把念动力和狐媚术一起发动了,好样的,雷!看来我可以把训练强度加大了,竟然能发动这么强的念动力啊!”尤泽斯说着咧开嘴巴露出个笑容,但那一口外露的利齿怎么看也不像是在笑的样子。
“艾克赛尔!!”虽然发动了的强大念动力只是维持了几秒钟,但是白河愁在这几秒钟被分散了注意力,这样已经足够雷挣脱他的压制了,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几秒钟可能就是胜负的关键了,“艾克赛尔!”挣脱了束缚的雷瞬间来到艾克赛尔的身边,从后面把他紧紧抱住怀里,“想去哪里呢?小鬼!嗯?”雷微笑着问艾克赛尔,用鼻尖磨蹭着他的脸。
艾克赛尔却不理会雷,把脸别到一边去,却没有挣扎就这样任由雷抱着。
“怎么、不理我啊!这可是要受惩罚的哦!”雷一面的笑容,一只手加大了抱着艾克赛尔的力度把艾克赛尔紧抱在自己的怀里,腾出另一只手抓住艾克赛尔的下巴,稍稍用力把他的脸转过,自己的脸则从后面迎上去覆上了艾克赛尔那小小的柔软的的双唇。被吻了的艾克赛尔先是吃惊了一下,随即就败给了雷那高超的舌技。
“我看不下去了!”秋心第一个宣布投降,“我去吃早餐了!”说着转身向饭厅的所在地走去,“真是的,这里可是大厅啊!”秋心的语气虽然是在埋怨着,但是脸上却带着笑容,那是欣慰而放心的笑容。
“你妒忌了吧!”端在她肩上的尤泽斯戏谑的笑着,白色长发覆盖着的尾巴围在秋心的脖子上,看起来就像一条白色的围巾。
“是啊!我妒忌了啊!那你有什么办法呢?尤泽斯!”秋心一边拉开餐桌旁边的椅子坐下,一面装作不满地对着尤泽斯大喊着,一副我看你怎么办的表情。
“我不介意我们也来一下的!你知道我一向很开放的啊!人兽不是问题!”尤泽斯一双艳红色的双眼望着秋心那双蔚蓝色的瞳孔说,眼神告诉着秋心我无所谓的,你想怎样就怎样,看你怎么办……
“好啊!”秋心说着在尤泽斯有反应之前一把抓着尤泽斯的后颈的皮毛把他提了起来拿到自己的面前,一口狠狠地咬了尤泽斯的嘴巴一下。
“痛!痛啊!”吃痛的尤泽斯大叫着,一双爪子捂着自己的被咬痛的嘴巴呜呜大叫起来,“秋心!痛的啊!”一面受到委屈的可怜表情,而秋心则是一面恶作剧成功的胜利调皮的笑容。
“喂!外面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一个低沉冰冷的男音突然在饭厅里面荡漾开来,秋心抬头一看,一个金发蓝眼的青年走了进来,金色的几乎长到膝盖的长发扎成一束随意垂在身后,精致的轮廓,蓝得发的瞳孔闪着冰冷锐利的光,面容俊秀。青年后面还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男生,褐色的短发,碧绿色如妈祖绿般的双眼闪着和前面的青年完全不同的温和善良的光,身高稍比前面的青年矮些,只有青年肩膀高些。
“哦?阿零,艾克斯,你们来了啦!”秋心把手上提着的尤泽斯放在餐桌上向着走进来的两人打招呼,“坐吧!”
“外面那是怎么回事?”金发的青年拉开秋心对面的一张椅子坐下来问,不过就自己从楼上一走下来就看见两个人在大厅里面旁若无人的吻在一起,然后旁边还有个一面在欣赏着什么似的笑容的白河愁,青年就已经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了。
“阿零啊!其实你已经很明白了吧!”秋心望着面前的金发青年微笑着说,“还需要我来说明吗?”
“没错啊!很明显是怎么回事了吧!杰洛!特别你看见旁边那个一面腹笑容的白河愁的时候。”端坐在餐桌上的尤泽斯一只前爪仍然捂着自己的嘴巴说。
“尤泽斯你没事吧!”杰洛旁边坐着的刚才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少年看见尤泽斯一直捂着自己的嘴巴于是问。
“他没事啦!艾克斯!你不用担心好了!”unknown-x飘到尤泽斯的身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他这是自己活该!”语气里面似乎还带着些许的笑意。
“unknown-x!!”尤泽斯被掐到了痛处,生气地举起爪子要去捉unknown-x,但是unknown-x一下子飞到天花板那里去了,尤泽斯怎么抓也抓不到了,“可恶啊!”尤泽斯龇牙咧嘴地对着unknown-x却又没有办法。
“哦?你们两个下来了啊!”白河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饭厅的门口依靠着饭厅的门框一面笑容地看着坐在秋心对面的杰洛还有艾克斯.
从看见愁出现的那刻起,杰洛浑身就戒备起来,凌厉的双眼一直紧紧盯着白河愁的一举一动,像是在防备着什么似的,和他进入战斗状态没什么区别了。
“为什么这么紧张呢,杰洛!”愁笑着说,话一落,他的身影就从原地消失了,而同时杰洛的身影也从原地消失了,下一瞬间,杰洛就挡在艾克斯的面前,怒视着同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愁,“不错嘛!杰洛!”愁拍着手赞赏道。
“谢!谢!了!”杰洛一字一顿地说着,张开双臂把艾克斯护在自己的身后,蓝色的双瞳仍然紧盯着面前的愁,一刻都不敢放松。
“很强的气势啊!杰洛!”与杰洛那一面戒备相比,愁则是一面的轻松,“不过”,他的嘴角突然向上勾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这个你又怎么样呢?”身影瞬间消失,在杰洛作出反应之前,愁已经绕到他的身后来到艾克斯的身旁,一手抓着艾克斯的下巴让他面向自己,“别动!X!”,简单的言灵就把艾克斯也制约住了,他低下头去观察着艾克斯,几缕紫发已经扫到了艾克斯还带着些稚气的脸,然后愁斜眼看着一旁呆住了的杰洛,毫不留情地取笑,“原来‘真红之战神’也不外如此!”
“白河愁!!放开他!”杰洛的手一扬,手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把光束剑,直指着白河愁,“我说放开他!”愤怒,不容有异的声音,如果是常人的话早就已经被吓得乖乖就范了,但是,现在杰洛面前的愁绝对是不属于常人的范围里面的。
只见愁在杰洛这样的威胁下仍然一点紧张的感觉也没有,依然是一副笑脸,“如果我说我不放呢?!杰洛,你会怎么办呢?这么漂亮的娃娃我可不舍得放开哦!”愁饶有兴味地看着杰洛的反应。
“如果你不放的话,你以后就别想再看见我!混蛋白河愁!”在杰洛发话之前,一个少年的愤怒声音就响起来了,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饭厅里面,翠绿色的披肩短发,同样是翠绿色的大眼睛现在放出的是射向白河愁的愤怒目光,身上穿着白色的外套,不知为什么少年给别人一种像风一样的感觉。
“哦?正树!你散步回来了啊!”愁无视着正树那灼灼逼人的怒气,微笑着跟他打着招呼。
“愁!你到底放不放手?!!”少年继续逼问着愁。
“我怎么舍得不放呢?亲爱的正树!”愁说着一个箭步向前,来到正树面前,在正树来得及反应之前一脚把正树绊倒顺势把他压在餐桌上面,差点就被压扁的尤泽斯“啊!”的一声立刻跳到一旁去才能幸免于难。
“让我起来啊!混蛋!”正树被愁这么一压,之前的怒气都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不好意思,脸都红得像个苹果一样,“放开我啊!”
“这样满意了吧!正树!”愁一面得意地看着面脸通红的正树,正树则别过脸去不去看他,愁也没说怎么,一只手卷着正树的绿色卷发扫着正树的脸,一面欣赏着正树的表情。
“好!我吃饱了!”一直都在一旁看戏似的的秋心这时站起来,“我去上课了!你们慢慢吧!别上课迟到了哦!迟到可是不好的哦!”她笑着说完最后的那句话就带着尤泽斯还有unknown-x一起消失。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1 | 引用:0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三) | 忘却の庭园 | 花开的季节>>
=_____,=
果然,非常成功地把小刺猬弄哭了
让小刺猬抓狂了,非常成功地

倒是小刺猬有念力这点让我有点惊讶……XDDD又说了,狐媚术是什么啊?

= 333=
阿因笔下的雷非常有鬼畜攻的感觉,其实在我心目中他是温柔攻的说。
疼爱小情人的好爸爸好情人啊XDDD


愁啊白河愁
到处,在,压人,啊= =
2009-03-13 Fri 17:28 | URL | evans #-[ 内容変更] | top↑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