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二)
2009-05-21 Thu 13:51
希绪弗斯站在风神宫的宫顶,向远处眺望着。风神宫的宫顶是整个艾欧里亚群岛最高的地方,站在那里,群岛的全貌就尽收眼底,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脚下,层峦叠翠,气象万千,远处的海平线上,水天一色,像是交融在一起似的。这里的风很大,把希绪弗斯身上穿的没有扣上扣子的色风衣吹得猎猎作响,发丝和发带也在风中飞扬着。
希绪弗斯笑了笑,这些美丽的景色也只是美丽的表层,就像每一个不平凡的故事,都会有无数的粉饰,褪去斑阑的奢华,走出世俗的迷惑,才会发现那不过是一道浅浅的痕迹,抹不去,擦不掉,是某个人与某个人,在特定的时空,交织着的故事,在世界舞台上共同演绎的一场舞台剧。
希绪弗斯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宫顶,望着眼前的这些景色,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在看,还是精神已经游离……希绪弗斯总是这样,他把自己隐藏在温和善良和平易近人之下,只在信任的人面前展示他的全貌,所以第一次看见他的人,很容易就会被他的外表所迷惑,而看不清本质,他的心,他的悲伤,他的担忧注定只有很少人知道。
“闪电光速拳!”一张交织的光网突然间铺天盖地地向希绪弗斯袭来。
希绪弗斯先是一惊,然后一跃向后一翻身,“Sagittarius!”,用一贯以来温和的声音念着,身上泛起金光,瞬间,射手座圣衣已经披在身上,希绪弗斯鼓动身后的黄金翼稳住自己的身影,停在半空中,手上的是他的黄金弓。希绪弗斯从半空中低头俯视,身下风神宫的宫顶上他原来站着的地方站着一个青年男子,浅色的近似金色的短卷发,碧绿色的犹如妈祖绿一样的坚毅自信的双眼,他仰起头,看着停在半空中的希绪弗斯,身上散发出一种阳光热血的气息,希绪弗斯微微笑了一下,“原来是黄金狮子啊!”
“射手座黄金圣衣……”宫顶上站着的青年男子仰头望着希绪弗斯,喃喃自语,碧绿色的双眼里面充满的是怀念和温柔,他望着的虽然是希绪弗斯,但是他的眼里映出的却是另外一个人的身影,那个对他来说最重要,最特殊的人。
“啊!艾欧里亚!你走神了哦!这样可不行的哦!特别是在战斗的时候!”希绪弗斯微微眯起深蓝色的双眼,居高临下地望着下面的站在宫顶上的人,嘴角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依旧是温和的声音,却让人听起来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身上的力量波动瞬间强。
“啊……”艾欧里亚回过神来的时候,散发着金黄色的力量光芒的黄金箭已经带着凌厉的风劲朝自己呼啸而来,本来就箭本身的攻击特点来说,箭攻击的目标理论上每次只能是一个,也就是说只要艾欧里亚避开的话,那么箭就不会攻击到他了,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站稳自己的脚步,一双碧绿色的双眼带着坚定不移的神情紧盯着那支向他飞过来的黄金箭,“要是宫顶被毁的话,哥哥会很伤心的吧!”艾欧里亚低声自言自语着。
“闪电光速拳!!”
希绪弗斯的脸上泛起了温和的笑容,真心的笑容,“艾俄洛斯,你有个好弟弟还有……”最后的声音被淹没在巨大的爆炸声中……
——————————————————偶是分割线————————————————
“啊!希绪弗斯!你还真是毫不留情啊!”坐在风神宫的宫顶上的艾欧里亚,急速的喘气声稍稍平服下来,侧过脸微微仰起脸,望着站在自己身旁穿着射手座圣衣眺望着远方的希绪弗斯说着。
“你可以避开的!为什么要硬接我的黄金箭呢?艾欧里亚!”希绪弗斯闻声侧过头去看身旁的黄金狮子,微微笑了起来,“为什么呢?”
“我避开的话,宫顶会被你的黄金箭毁掉的!”艾欧里亚理所当然地回答着,“宫顶被毁的话,哥哥会很困扰的。”
“就只有这些?”希绪弗斯问着。
“是啊!那么你以为还有什么啊?”艾欧里亚一面的疑惑表情望着身旁的希绪弗斯,夕阳的余光照在希绪弗斯身上的圣衣上,反射的金光射进艾欧里亚的双眼里,艾欧里亚的双眼被刺得有点疼,下意识眯起眼睛抬起手挡着射来的金光。
“啊!抱歉!”希绪弗斯自然是看见艾欧里亚的动作的,“圣衣!离体!”身上的圣衣立刻分解离体重新组合成圣衣形态——扬蹄,拉弓引箭指天,背负双翼的人马,然后圣衣化为一道金光重新回到希绪弗斯的身体里面,圣衣和他重新融合在一起了。
“是了!怎么没有看见雷古鲁斯的?”艾欧里亚从一开始看见希绪弗斯的时候就感觉到好像缺了什么似的,这时才发现,一般都更希绪弗斯在一起的雷古鲁斯今天却没有在他的身边。
“他跟命运还有明启出去玩了!难得来一次啊!”
“哦!”
“希绪弗斯!”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艾欧里亚首先开口。
“怎么了?”希绪弗斯把目光从远方的地平线上收了回来,转头看着艾欧里亚。
“听撒加说你收养了那个人类的女孩?”艾欧里亚并没有看着希绪弗斯,他一直看着的都是远处的海平面,“太阳开始下山了!”
“是!有什么问题了吗?艾欧里亚!”希绪弗斯一面不解的看着艾欧里亚问,突然间,希绪弗斯恍然大悟他在担心什么,他摇了摇头拍拍艾欧里亚结实的肩膀,笑了笑:“不要听撒加那几个人在乱说,事情没有那么严重的!”
“可是……”
“可是我觉得事情比撒加说的可能还要严重!”两人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两个人转头一看,艾俄洛斯不知什么时候带着雷古鲁斯站在他们的身后。
“希绪!”看见希绪弗斯,雷古鲁斯高兴地飞扑过去,差点就把希绪弗斯给扑倒在地上了,明启也飞了过去,落在了希绪弗斯的肩上。
“啊!雷古啊!小心点啊!”希绪弗斯温柔地注视着扑到自己的怀里的这只小狮子,揉着他那毛茸茸的脑袋,“玩的开心吗?”
“嗯!”雷古鲁斯朝希绪弗斯点了点头。
“希绪弗斯!”艾俄洛斯唤着希绪弗斯的名字,让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上,“我觉得你这件事还是好好想清楚比较好吧!这件事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的!这里不是以前的圣域!在这里还有很多东西是要考虑的!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特殊身份的人来说。”艾俄洛斯少有地严肃起来,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着。
“艾俄洛斯啊!我想说的是,你觉得这里跟圣域有什么不同呢?”希绪弗斯笑着反问着艾俄洛斯,“都是同样存在在这片大地上的地方,又不是在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会有什么不同呢?”
“希绪弗斯!我指的不是这个方面!你知道的!”艾俄洛斯争辩着,声音也提高了几分。
“艾俄洛斯”,希绪弗斯温柔地笑了起来,“没有什么不同的,圣域,你的这个艾欧里亚群岛,我的大陆亚特兰蒂斯,还有外面的所有世界都是属于这片大地的,都是一样的。”
“希绪弗斯!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
艾俄罗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希绪弗斯打断了,“不用担心好了!你是不是被撒加他们传染了啊!竟然变得这样多心了啊!”希绪弗斯有点无奈地说,“这样下去你会变成一个唠叨的老头的啊!艾俄洛斯!”和艾俄洛斯那严肃的表情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希绪弗斯一面随意的像是在聊家常的轻松表情!
“唉!我败给你了!”艾俄洛斯看着希绪弗斯那双微笑起来的深蓝色眼睛,那双美丽的瞳孔里面闪烁着的是坚定还有决心已定,艾俄洛斯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是劝不动希绪弗斯的了,以前曾经在一起工作了几百年,艾俄洛斯熟知希绪弗斯的性格,“希绪弗斯啊!你还是一定都没变啊!”
“你还不是一样啊!艾俄洛斯!还是这样爱唠叨啊!”希绪弗斯笑着把面转向一旁的艾欧里亚,“艾欧里亚啊!你应该好好劝说一下你的这位哥哥啊!这么唠叨以后很容易老的!!”
“喂喂!希绪弗斯!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的啊!”艾俄洛斯冲着希绪弗斯极力为自己辩护道,突然他又笑了起来,“不过啊!希绪弗斯!我怎么老也应该没你老吧,你可是比我还大243年的啊!”艾俄洛斯说完,饶有兴味地等待着希绪弗斯的反应。
“我说啊!艾俄洛斯你果然老了啊!连记性都变得不太好了啊!”希绪弗斯那优美的嘴唇勾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我可没记得我说过我很年轻啊!”说完,希绪弗斯满意地看着艾俄洛斯那越来越僵硬的表情。
“哥!你怎么了?”看着艾俄洛斯那变得越来越僵硬的表情,艾欧里亚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好奇地问着,伸出手去覆上艾俄洛斯的额头,“哥!你没事吧?”
“啊!啊!艾欧!”艾俄洛斯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了,有点不知所措地想要闪开,却被艾欧里亚按住了肩膀动荡不了,眼角瞟见在一旁像看戏一样看着自己一面人畜无害的笑容的希绪弗斯,艾俄洛斯的脸变得更加红了!
“哥,你真的没事吧?”艾欧里亚关切地问。
“艾欧啊!你……你先……先放手……这里……里……有人……”艾俄洛斯断断续续地说着,脸红得像是个熟透的苹果。
“雷古啊!”希绪弗斯揉着怀中的小狮子的脑袋,低头唤着他的名字。
“怎么了啊?希绪!”雷古鲁斯抬起头,蓝绿色的双眼对上希绪弗斯那深蓝色的双瞳,快活地笑了起来问。
“我们先走吧!打扰了人家,人家不好意思了!”
“嗯!”雷古鲁斯顺从地点着头。
“我们到饭厅那里等你们吧!别耽误太久了啊!”希绪弗斯朝着艾俄洛斯挑了挑好看的双眉。
“喂!希绪弗斯……”
还没等艾俄洛斯把话说完,希绪弗斯就一手抱着雷古鲁斯凭空消失掉了,只剩下艾俄洛斯和艾欧里亚两人。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四) | 忘却の庭园 |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