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三)
2009-03-14 Sat 01:31
“接下来,我想让你们看看这个……”
秋心坐在教室的最后面的一排最靠窗的角落里,看着正在前面讲台上讲课的雷。这个学校的教室都是阶梯似的设计的,也就是后一排座位都要比前一排要高,而最后一排就是最高的,现在正是午后,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秋心的身上,暖暖的。“真的很美!”秋心突然发出这样的赞叹。
“啊?”听见秋心的话,站在她的肩上的尤泽斯不解地问,从她的肩上跃下来跳到桌子上,当然,现在只有秋心他们能看见尤泽斯的身影和听见他说话。“你指的是什么啊?”

“我说雷啊!难道你不觉得吗?”秋心小声地向尤泽斯笑着说,“知道吗?尤泽斯,我最喜欢看雷站在讲台上和平衡木上的样子了,这么完美的身体啊!”
“的确很完美!”一直漂浮在秋心身边的unknown-x发话了,“全身上下具有十四个黄金分割点,普通人身上的那十四个点只是接近黄金分割,但是雷身上的那十四个点却是标准的黄金分割点,最完美的体格啊!”
“是啊!最完美的身体啊!”秋心笑了笑把目光从雷身上收了回来重新翻看着自己面前的一本非常厚重的彩页书本上面,那本书看起来有三四厘米厚,全部都是彩页,每幅图旁边都有着注释,像是什么东西的图鉴。
“切!他的身体再完美也是复制于我的身体数据的!我本身就是最完美的黄金分割体格。”尤泽斯不爽地哼了一声,话语里面满是不以为然。
“哈哈!尤泽斯你吃醋了吗?”unknown-x飞到尤泽斯的面前大笑着取笑着尤泽斯。
“unknown-x你今天是不是太无聊了啊!”尤泽斯向unknown-x露出尖牙,伏下前身,就像野兽扑向猎物的准备动作一样,而尤泽斯的目标正是unknown-x,“unknown-x,是不是不给点惩罚你的话,你就不会学会安静一点啊!”咆哮着起跳,却在快要扑倒unknown-x的时候被人当头一拳揍了下去,趴到桌子上面了。
“尤泽斯,你这么大的人了还在计较这点小事吗?”秋心若无其事地翻看着自己的书说着,但是一只手紧握的拳头还没有放下来,似乎是在告诉别人,人是她打的。
“秋心,你下手真重啊!”尤泽斯抱着自己被打的头埋怨着,眼睛也似乎是因为疼痛而眯成了一条线。
“我已经很为你着想了!”秋心仍然若无其事地说着。
“好吧!这节课就上到这里!下课吧!”雷说着向台下的学生鞠躬,台下的学生像是被感染似的也站起来回礼了,“有问题不明白的同学可以来问问题!”最后雷补充了一句。
“终于下课了!”unknown-x从半空中飘到秋心的面前。
“是啊!不过看来雷还不能下课呢!”虽然已经下课了但是秋心并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她继续坐在那里翻看着自己的书。
“秋心!”一个少年的声音传进秋心的耳朵里,秋心抬起头看见艾克赛尔正从前排向着自己所在的后排跑了过来,坐在自己的旁边。
“啊!是艾克赛尔啊!”秋心看见艾克赛尔精力充沛的样子,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的就知道今天早上的事情对他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了。
“秋心没课吗?你应该没有上雷的课的?”艾克赛尔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阳光洒在那大眼睛里面,闪着点点光芒,更衬出其中的美丽。
“是啊!我今天都没课呢!”秋心说着继续低头看自己的书。
“你不会只是为了这个才来这里听我讲课吧!“温和的男声响了起来,一只白皙的手把秋心在翻看的书从她的面前抽走了,“在我的课上看别的书啊!你还看得真专心呢!秋心!”
“我不止在看书呢,我还在看你呢,雷!”秋心抬起头微笑着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的雷,站在午后暖暖的阳光中的雷银发蓝眼,配上那完美的身段,比最完美的雕像还要美丽。“真美呢!”秋心看着看着,不禁感叹道。
“你说的是他还是我啊?”雷微笑着侧着头用眼神示意着尤泽斯问,左耳的耳饰因为他的动作而碰在一起发出“叮当”的清脆声音。
“不知道呢!”知道雷话里面的意思的秋心也报以微笑问,“你怎么想就怎么啦!”
“受欢迎还真的是不容易啊!雷!”尤泽斯跳上雷的肩膀上说着,但是语气里透出的却是挖苦的语气。
“尤泽斯啊!你这话我还真的不好理解呢!”雷笑了笑看着肩膀上的尤泽斯说,无懈可击。接着他摸了摸艾克赛尔那棕色的刺刺的头发,低下头凑到他面前宠溺地问:“我刚说的有听明白吗?”
“嗯!一点点吧!”艾克赛尔看着雷的蓝色的双瞳老实地回答着。
“回去我再跟你单独详细讲讲吧!”特别强调了“单独”那两个字,雷笑了笑伸手理了理艾克赛尔的刘海,动作轻柔,像是怕弄伤了那人儿一样。
“雷啊!你为什么就不问问我听明白没有啊?”秋心一面恶作剧的笑容调皮地问。
“你需要问吗?第一你并不是修我的课;第二,我讲的东西你早就倒背如流了吧!还需要我来讲吗?”雷对于秋心诸如此类的恶作剧是完全没有办法的,每次也只能苦笑着辩解,不过,跟随秋心这么久他早已熟悉秋心的性格了。“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我知道你无事不会到我这里来听我讲些你早就知道的东西的。”雷双眼盯着秋心那蔚蓝色的双瞳问。
“雷,尝试对我使用狐媚术要很愚蠢的,你的知道我是可以架起精神屏障!”秋心笑了笑,接着说,“不过,你今天早上发动的念动力真的是很强大啊!我也没有想过你会有这样的念动力。”
“其实根本不奇怪吧!他的身体的数据来源于我,按照道理,他的念力应该与我同样的水平的。”尤泽斯端坐在雷的肩膀上举起一只爪子分析着,“虽然说不可能把身体完全复制过去,但也应该差不多吧!我怎么说也是个强念者啊!”
“那我有这样的能力的吗?”艾克赛尔听着尤泽斯的话兴奋地问着。
“按道理应该有的,因为阿因也有,不过绝对不够这个人强,因为阿因的念动力比我弱很多的。”尤泽斯居高临下俯视着艾克赛尔回答。
“所以你还是乖乖吧!嗯!”雷的手抚摸着艾克赛尔的头发,把脸凑到他的面前问,蓝色的双眼透出异样的光,紧盯着他的双瞳好像有种灵魂要被吸进去的感觉。“你可是乖孩子哦!”连语言都似乎带着一种蛊惑力。
“嗯!”艾克赛尔点了点头回答着,“一切听你的!”
“那样就乖了!”
“狐媚术!”unknown-x飘到秋心的身边。
“是!雷你竟然对着小孩子使用狐媚术啊!你还真的是无药可救了!”秋心一副我服了你的表情,“我突然觉得艾克赛尔很可怜!”
“哦?是吗?我只是觉得我自己可能稍微有点担心过度罢了,很正常吧。”雷一面无辜的说着。
“是占有欲过度吧!”秋心很不客气地回击着,“不跟你废话了!我是有事来找你的!”秋心终于收起之前的嬉皮笑脸,严肃起来,“我想叫你帮我查一个人的下落。”
“找人??这可不是我的专长啊!”雷有点为难了,抱起艾克赛尔让他坐在自己的双腿上,自己却坐在艾克赛尔原来的位置上,“你找其他人比较好吧!”
“不!这个人拜托你来找就是最合理的了!”秋心轻轻摇着头否决了雷的提议,“因为这个人已经不再现世了,所以拜托你就是最适合的了。”秋心看着身旁的雷突然伸出一只手抓着他的后颈把他的头压低然后秋心用自己的额头贴着他的额头,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我要找的人是他!”
被秋心突而起来的动作吓了一惊的雷在看见在自己脑中呈现的影像时更加是大吃一惊,“他!怎么会是他!”雷不解地问秋心。
“因为我有事找他!”秋心放开雷站了起来,从雷手上把自己的书拿了回来,“我要走了!记得帮我找啊!再见!”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室,只剩下一个阳光下长长的影子拖在身后。
“秋心啊!你还真的是为难我啊!”雷的心感叹着说。
——————————————————偶是分割线————————————————
当秋心抱着她那本很重很厚的书来到舞蹈是外面的时候,发现本来应该紧紧关闭着的舞蹈是的门现在却打开了一条小小的裂缝,显然有人已经进去了。但是奇怪的是在外面完全听不见里面的任何声音,“谁还会来这里啊?”秋心疑惑地问。
“能来到这里的都只有有能力的人吧!”unknown-x的光球突然发出一阵强光,在光消失了之后光球原来的地方站着一个少年,棕色的短发,妈祖绿似的双瞳,温和的微笑,那张脸和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一模一样的,硬要说有哦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这位少年比艾克斯还要显得年轻些,少年穿着长袍,袍子竟然在这个没有风的室内页飘扬起来了,少年微笑着,让人感到的是一种超凡脱俗的圣洁和圣神,“要进去吗?秋心!”少年发出的声音就是刚才unknown-x的声音,是unknown-x的光球变成了这位少年。
“这里平时可是除了我几乎没有什么人气的啊!”秋心说着一手放在门的把手上,用力推开了门,而门后面呈现出来的景象却让秋心觉得推开了这个舞蹈室的门是她做过最后悔的事情……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四) | 忘却の庭园 | 【洛克人同人】这就是人生(二)>>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