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六)
2009-07-12 Sun 17:31
“快点啦!不要拖拖拉拉的好不好!怎么说你以前也是个黄金圣斗士啊!怎么搬那么一点东西就这么困难啊!”伴随着在埋怨着什么的动听男声,一个男子的身影从楼梯上跑上来站在了档案馆的门口,少男有着一头金黄色的长发,颜色比阿释密达还有沙加的发色都要浅一些,两边的鬓角很长,一双绯色的美丽眼眸灵动而明亮,和穆最相似的地方,那位少男的脸上双眉的地方,也有着同样惹人注目的两个豆眉印,少男站在门前望向档案馆的大厅里面,对着望着自己一面我果然猜对了的表情的穆和沙加,挥着手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穆!沙加!你们也在这里啊!”
“师傅!真的果然是你啊!”穆望着少男叹了口气,一面我就想到的表情,“师傅!你又欺负童虎老师了吗?”
“穆啊!我说很多次了啊!现在你不需要对我使用尊称的啦!”史昂说完转身跑到档案馆大门前的那条楼梯边上居高临下地向着下面有点不耐烦地大声叫喊着:“你快点啊!”
“我说史昂啊!你可不可以催促我之前先弄清楚这两大纸箱里面的东西有多重啊!”一个男生从楼梯下面传了上来,然后就是两个大纸箱出现在沙加和穆的视线里面,然后就是那个搬着这两个大纸箱的人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因为两个大纸箱把少男的脸和身体都遮住了,所以看不见他的面容,但是从唯一可以看见的他的脚上看,少男身材应该很修长称。“史昂啊!你究竟知不知道这两箱东西究竟有多重的啊!”少男的声音因为纸箱的阻隔而显得有些沉闷,虽然少男是在抱怨着纸箱很重,但是从他的脚步上看,他的每一步都是稳健自如,脚一点也没有晃动的迹象。
“啪!”的一声少男在史昂的身边卸下了纸箱,没有了纸箱的阻挡,少男的容貌全部呈现出来了,棕色的短发,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轮廓俊秀,身上穿着悠闲的白色衬衣,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一边揉着自己的双手和双脚,一边抱怨着:“啊!累死我了啊!”
“童虎老师!”档案馆里面坐着的沙加和穆几乎同时叫了起来,一个拿着毛巾一个端着茶杯地从里面跑出来。
“啊!沙加和穆啊!”童虎看见两个向着自己跑过来的年轻人扬起手向他们打着招呼,一边接过他们递过来的茶杯和毛巾一边随口问着,“今天你们谁值班啊?”
“是我,老师!”沙加那空灵的声音在四周的空间荡漾起来,清爽得能让人有着一种犹如微风抚脸的舒服温柔感觉。
“啊!不用叫老师了!现在我们大家都一样啊!叫我的名字童虎的好了。”童虎说着把擦了汗的毛巾还有喝过的茶杯交还给沙加还有穆。
“童虎啊!你真是慢啊!!”史昂双手叉着腰极为不满地对着童虎大声抱怨着,“我就不明白这两箱东西真的有这么重吗?”
“史昂啊!你要不要试一下抬抬这两箱东西啊!?”童虎一面我服了你的表情反驳着,“这两个纸箱里面装着的可是上个学期新入学的所有新生的个人档案啊!里面一共有差不多一万五千的档案的啊!”
“我不要!你以前可是黄金圣斗士啊!”史昂很不服气地反驳回去。
“难道你不是啊!前任教皇大人!!”童虎一面我真的太佩服你了的表情扶着额头,轻轻摇着头说着。
“你就舍得要我做这些重活吗?你就舍得这么狠心要我去帮纸箱啊!?”史昂突然改变策略,一双绯色的可怜巴巴地望着童虎,那双美丽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电得童虎都快头晕眼花了。
知道自己在说话言辞方面怎么都够不上史昂的一点边的童虎选择投降,“好了!好了!”童虎向着史昂挥着手示意着自己妥协,“我来做就好了!”说完还轻轻叹了口气,“我怎么就拿你没有任何办法的啊!”
听见童虎最后一句像是在抱怨的话一旁的沙加和穆相视而笑,他们之间的默契让他们有些话即使不说出口也知道对方想说些什么了。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传进四人的耳中,四个人同时望向声音的来源方向,一个银蓝色头发的少男正微笑地站在那里,手上还抱着一把银色的竖琴。
“啊!奥路菲!你来了啊!”
“不好意思!刚才练琴的时候把时间忘了!来迟了!”奥路菲抱歉地说着。
“不要紧!不要紧!我们也是刚到的!”史昂微笑着说。
“啊?你们不是很早就出来了吗?”奥路菲听了史昂的话微微有些惊讶,“怎么现在才来的啊!?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没有!”史昂笑着安慰着奥路菲,然后他满脸不爽地望着一旁的童虎,“都是因为童虎慢吞吞啦!抬个东西都这么艰难的!”
童虎微微抬头看了看身旁的史昂,就继续埋头整理纸箱里面的档案,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会被史昂反驳,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沉默。
“是了!你们把档案搬来档案馆是要排列上架了吗?”沙加问道。
“是啊!”史昂回答着。
“不过今年整理得还真快啊!”穆说着,“我记得以前的话,都是下学期中旬才把新生档案全部整理好的啊!”
“那是因为今年赛奇和白礼督促着各个学院加紧整理工作,以前那些学院都是拖拖拉拉的,所以就一直拖着工作而已!”童虎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说。
“那就是说我今天又要忙了啊!上年新档案送来的时候也刚好是我值班啊!”沙加说着苦笑地摇了摇头,“难道说,我是天生就来排档案的吗?”
“沙加啊!还有我帮你啊!”穆微笑着看着沙加说。
“谢谢你了!穆!”沙加也报以一个微笑。
“好了!好了!别忽略了我们!”奥路菲看着这对有意忽略其他人的恋人,有点无奈地说着,“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要不你以为我们来干什么啊!如果不是的话,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一万多份的档案排好了呢!”
“啊!那就麻烦你们了!”
“把档案先搬进去吧!”史昂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童虎,童虎立刻跑去把两个大纸箱的档案抬起来往档案馆里面走去。
看着童虎的背影,穆有点疑惑地转过脸问身旁的史昂:“是不是太欺负人了啊!?”
“我觉得不会!我相信虎也这样认为!”史昂一边点着头一边自顾自地说着。穆听完史昂的话立刻就满脸线。
“史昂啊!今天综合实验楼又爆炸了吗?”奥路菲边走边问,我在音乐室里面好像听见声音了!
“是啊!应该又是他了吧!”
“肯定是了!”

“阿布啊!你快点啊!”本来在奔跑着的紫蓝色短发的少男突然停下脚步来转过身去看着身后落后了几步的湖蓝色长卷发的少男大声叫喊着,“快点啦!慢了的话,又要迟到的了!”说话的少男有着一头蓝紫色的短发,在他的脑袋上面顽固地竖了起来,一双和头发同样蓝紫色的眼眸微微眯起来,双眉微皱地看着身后的湖蓝色长发的少男,板得紧紧的脸,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不易相处的人。
“迪斯马克斯!你等等我啊!”湖蓝色长卷发的少男一边追着前面的迪斯马克斯一边尖着嗓子埋怨着,他有着一头湖蓝色的长卷发,精致得如同艺术品一般的面容,同样湖蓝色的双眸里面闪动的是满满的自信,左眼稍下的地方有着一颗小小的泪痣,但是这样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容貌,反而更衬托出他的魅力,修长白皙的手抱着一大堆书,快步追上了前面在等着自己满脸不爽的迪斯马克斯。
“阿布罗狄啊!”等到阿布罗狄追上自己之后,迪斯马克斯望着他叹了口气,叉着腰极为不满地对他说:“你就不能走快一点的吗?都快迟到了啊!”
“但是书很重啊!”阿布罗狄微低着头小声地抱怨着,“而且只是去上个课,你急什么啊!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迪斯马克斯会是个好学生啊!”阿布罗狄说着朝迪斯挑了挑眉毛。
“切!如果不是因为这节课是希绪弗斯那混蛋任课的话我才不用这么紧张!”迪斯马克斯说着脑里面自动补完了希绪弗斯那一面灿烂微笑却心怀不轨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寒战。
“哦?原来迪斯马克斯是怕希绪弗斯的啊!”阿布罗狄不失时机地要去嘲笑迪斯马克斯一翻。
“啰嗦!”迪斯马克斯瞪了阿布罗狄一眼,向他伸出手来,没好气地说着:“给我!”
“啊?”阿布罗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有点发愣地望着迪斯马克斯。
“我说书给我啊!笨蛋啊!”迪斯马克斯一边说着就一手抢过阿布罗狄手上抱着的一大堆书,“快走吧!”说着还没问阿布罗狄的意见就一把抓起他的手,拉着还愣在那里的阿布拉着跑了起来。
“啊!啊!迪斯啊!”把无端端拉着狂奔的阿布罗狄终于反应过来,顿时就抱怨起来,“你……你要……要……干什么……”
“去上课啊!难道你真的想因为迟到而接受希绪弗斯的轰炸啊!”迪斯马克斯一边拉着阿布罗狄在跑一边说着,他没有回头看阿布罗狄,“你想吃到没有关系,但是别连累我!希绪弗斯的那笑容比他发怒更恐怖!”迪斯马克斯没好气地抱怨着,却一直紧紧地拉着阿布罗狄的双手,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切!”阿布罗狄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却也任由迪斯马克斯就这样拉着自己在校园里面一路狂奔,嘴上还带着点点不易察觉的微笑。
“迪斯啊!”沉默了一会儿,阿布罗狄突然对前面的迪斯马克斯开口说。
“怎么了?”迪斯马克斯一面拉着阿布罗狄在校园里面狂奔起来一面扯着自己的嗓门问。
“上节课,希绪弗斯布置的作业我忘记带了!”阿布罗狄小声的说着。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啊!”迪斯马克斯明显就是没有听清楚阿布罗狄说的话,他再次大声叫喊着问,“你说什么啊!大声点啊!!”
阿布罗狄湖蓝色的双眼盯着迪斯马克斯的后脑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声叫喊着:“我把上节课希绪弗斯布置的作业忘记带来了!!”
“我叫你大声点,不是叫你吼出来啊!笨鱼!你想把我的耳膜震聋吗!!”迪斯马克斯一边伸手揉着自己的耳朵一边大声抱怨着,突然他停下脚步来,后面的阿布罗狄因为他突然停了下来,一下子撞在他的怀里了,阿布罗狄在迪斯马克斯的怀里慢慢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迪斯马克那张板得紧紧的脸,吓得立刻低下头去,只是不时用眼角瞟着迪斯马克斯脸上的表情。
“你说!你忘记带希绪弗斯布置的作业了?”迪斯马克斯那毫无感情的声音从阿布罗狄的上方传下来。
“嗯……”阿布罗狄的声音小得几乎只有自己听见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迪斯马克斯的声音冷得几乎吓坏了阿布罗狄。
“我……我想……我想回去……回去拿……”阿布罗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迪斯马克斯颤颤抖抖地说着,声音越说越小。
“你觉得你能得上去上课吗?”迪斯马克斯的脸板得更紧了,“上课竟然忘记带作业,你真的是条笨鱼!”
“我……我……不……不知道……”阿布罗狄断断续续地说着,不敢看迪斯马克斯。
“阿布罗狄,你这条笨鱼!我真的不知应该说什么话好了!”迪斯马克斯的表情突然缓和起来,少有地叹了口气,他把手上阿布罗狄的书全部塞回阿布罗狄的手中,“你自己紧去上课吧!”说着转身往回跑。
“那……那你去哪里啊!!”阿布罗狄在迪斯马克斯的身后大声叫喊着。
“我回去替你拿作业!你先去上课!快点!迟到了的话,希绪弗斯还是会为难你的!快点去啊!”迪斯马克斯的声音渐渐远去。
“那你会迟到的啊!”阿布罗狄极为不放心地朝着迪斯马克斯渐渐远去的背影大声叫喊着。
“我的事情不用你理!你自己快去就是了!反正就是一个瞬移的问题,你担心什么!”迪斯马克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阿布罗狄的视线之外了。
阿布罗狄定定地看着迪斯马克斯消失的方向,他当然知道在这个学校里面是不能随便使用瞬移的,因为这里人太多了,他们想要在人群中生存就要学会让自己隐藏在人群中,如果被当做异类排斥的话,那么就等于没法生存了,毕竟这里不是圣域。他想到这里转过身去,向着教学楼所在的地方快步前进。但是阿布罗狄好没走几步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跑过来,“艾尔熙?”阿布罗狄唤出了眼前的少男的名字。
“啊?是阿布罗狄啊!”艾尔熙听见阿布罗狄的声音,停下脚步跟他打着招呼,艾尔熙有着一头色的短发,同样是乌色的双眸,五官端正而坚毅,身上穿着白色衬衫,一举一动都让人感到一种稳重。“你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了?”艾尔熙礼貌地问阿布罗狄。
“去上课啊!希绪弗斯的大学语文!”阿布罗狄说着看了一眼表,“不好意思啊!我快迟到了啊!先不说了啊!”说完,阿布罗狄就继续迈步前进了。
“前辈的课吗?”艾尔熙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喊住了阿布罗狄,“等等阿布罗狄!”
“怎么了?”阿布罗狄停下来回头不解地看着身后的艾尔熙。
“我想你应该不用去上了!”
“啊?什么意思啊?”阿布罗狄更加不解了!
“前辈他现在应该是没空上课了!”艾尔熙正色说着,“他可能已经去了综合实验楼那边了!”
“啊?怎么回事了?”阿布罗狄微微皱着秀满脸的不解,“等等!你说综合实验楼?难道是,那里有发生事故了?”
“是的!”艾尔熙点头回答。
“又来啊!这个星期的第三次了!他怎么就没完没了啊!”阿布罗狄叹着气不耐烦地说着。
“我现在就过去看看情况,你要去吗?”艾尔熙问。
“竟然不用上课,那我也去看看吧,去看看那个人究竟是怎样把这个大学的综合实验楼变成这个大学事故最多的地方!”阿布罗狄极为不客气地评价着。
“那么就走吧!”
“咳咳!”不断有学生从冒着烟的实验室里面冲出来,而且无一例外的都是用手掩盖着口鼻,再看看学生们出来的实验室,里面已经浓烟滚滚的往外冒着烟,里面一片模糊,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众多往外跑的学生不同的是一个往里面快步前进的少男,少男有着蓝绿色的长发,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左边腋下夹着一本厚厚的精装书,端正的五官,碧绿的双眼,看上去就有着一种学者的风范,他此刻正紧皱着眉头,向正在冒烟的实验室前进。
“笛捷卡学长,里面已经浓烟滚滚了,你要去干什么啊?”一个从少男身边跑过的女生不解地问着他,“现在进去可能会有危险的啊!”女生一面担心地望着笛捷卡。
“我知道的了!”笛捷卡朝女生挥挥手示意她不用担心就继续往实验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实验室里面已经是浓烟滚滚的,模糊一片,什么东西也看不见,更别说是弄清楚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笛捷卡的双眉皱得更紧,然后他抬手敲着实验室的门,开口:“卡路迪亚!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的!”
笛捷卡的声音刚落,就看见一个身影在实验室里面的滚滚浓烟里面晃动,接着就是一个少男从浓烟里面走出来,少男有着一头紫色的微卷长发,紫色的双眼看着前面的笛捷卡,微翘的嘴角,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可能是因为那些浓烟的关系,少男全身都弄得一身灰尘,“啊!原来是笛捷卡啊!”少男抬手向笛捷卡打招呼。
“卡路迪亚啊!我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笛捷卡没心思理会卡路迪亚的嬉皮笑脸,紧皱着双眉直奔主题!
“没什么事情,只是实验出了点问题而已!”卡路迪亚背靠着门框,双手抱在胸前,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说着,“没什么其他事情了!”
“出了点问题!出了点什么问题让实验室整个冒起烟了啊?”笛捷卡一面严肃认真的表情和卡路迪亚一面轻松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一双绿色的眼睛毫不回避地看着眼前的卡路迪亚紫色的双眼。
“就是高热烘干箱出了点问题而已!“卡路迪亚仍旧是是一面的轻松表情,明显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自己的心上,不过也难怪,这些事情对于卡路迪亚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当然对于笛捷卡也是一样。
“然后?!”笛捷卡的语气有点僵硬。
“然后就爆炸了啊!”理所当然地说着。
“卡路迪亚!你做实验之前究竟有没有看清楚实验守则的!?”笛捷卡问道,不过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想到了下面的答案了,毕竟他也是个非常熟悉卡路迪亚的人。
“没有!那东西我从来不看的!”卡路迪亚对于那些什么规定和守则之类的东西,如不过不是必要的他是不会去看的。
“你下次做实验之前请看一下实验室的安全守则还有就是实验室安全指南!”笛捷卡一字一顿地说着,“在这样下去,你迟早把实验室也拆掉了!”
“这个星期的第三次了!卡路迪亚!难道你真的有招来火灾的能力的吗?”一个温和的男声插进了卡路迪亚和笛捷卡的谈话之中。
两人同时向声音的来源方向望过去,看见希绪弗斯正迈着步子向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希绪弗斯身上的色长风衣的下摆在这个无风的室内竟然也能飘动起来。“卡路迪亚啊!我说你是不是应该学学帮学校节省节省一下经费呢?”希绪弗斯面带笑容,温和地说着。
“希绪弗斯,你也过来了?”不仅是卡路迪亚,连笛捷卡看见希绪弗斯的出现也感到微微的惊讶。
“没办法!已经是这个星期第三次了!我想我也是时候来看看的了!”希绪弗斯依旧一面温和地笑着面对着眼前的两人,但是那种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寒冷。希绪弗斯无视了实验室门口站着的那两个一面僵硬的表情,探头向实验室里面张望,“啊!啊!真的是很严重的样子啊!浓烟滚滚的!”希绪弗斯笑着抬起手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突然间周围掀起了一阵猛烈的风,实验室里面的浓烟瞬间就被吹散,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啊!原来希绪弗斯你还会使用这样的技能的啊!”一个悦耳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希绪弗斯微微回头看向身后的湖蓝色长卷发的少男,“阿布啊!”然后他把目光移到阿布罗狄身边的人身上,“熙!”
“前辈!是你叫我来的吗?”艾尔熙一面正色地问希绪弗斯,“这些东西不是应该叫后勤服务中心的人来弄的吗?我是社团联合会的!”
“叫谁来也没关系吧!反正都是六大组织的人!”希绪弗斯耸耸肩说,接着他把目光落在一边的卡路迪亚身上,“当然这里的这位爆炸引起者也是其中一员!”
“喂!希绪弗斯!”卡路迪亚很不服气地瞪了希绪弗斯一眼,希绪弗斯则回报他一个可以和外面的猛烈太阳相提并论的灿烂微笑,卡路迪亚竟然打了一下寒战。
“怎么了?”可能是发现卡路迪亚的异样,笛捷卡上前问道。
“笛捷卡啊!你确定以前赛奇的确是认为希绪弗斯是仁智勇兼备的圣域大好青年吗?”卡路迪亚突然问了笛捷卡这样一句话。
“怎么无端端问这个!”笛捷卡被问得有点莫名奇妙,他看见希绪弗斯已经和艾尔熙进了实验室里面查看之后也推了推卡路迪亚,“进去看看你究竟弄了什么东西出来吧!”说完就自顾自地走进去了。
“你等等我啊!”卡路迪亚回过神来也追着进去了。
实验室里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打翻了的试管,满地都是乱七八糟的的各种试剂,在一角的高热烘干箱已经报废了,连门都已经掉落在地上了,里面已经完全焦了。旁边的桌子上的全是烧过的痕迹。
“啊!卡路迪亚啊!我不得不说我实在是太佩服你了!我想就算来做实验的那个是雷古鲁斯也没有办法把实验室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啊!“希绪弗斯一面无奈的苦笑。
“我想只有纱织那个丫头可以跟他比比了!”一旁小心地避开着那些玻璃碎片还有打翻的试剂的阿布罗狄小声咕噜着。
“纱织??”艾尔熙听见阿布罗狄的话之后一时好奇起来,“那是什么人啊!?”
“就是我们那一代的雅典娜,纱织是她人类身份的名字!”阿布罗狄似乎不太喜欢提起纱织的名字。
“我曾经听艾俄洛斯讲过,听说是厨房破坏的高手!”希绪弗斯边查看着实验室里面的状况一边说着。
“嗯!”阿布罗狄点头表示同意!
“卡路迪亚啊!这次的损失我会叫熙向后勤服务中心那边通知一下的了,你记得按时赔款啊!”希绪弗斯面带笑容地从实验室里走出来,“还有,明天早上八点,会议室开会!记得过来!迟到是要受罚的啊!”希绪弗斯说着朝众人挥挥手,就离开了,只剩了一面不知所措的众人。
“怎么办?”卡路迪亚问艾尔熙
“请你明早到后勤服务中心那里赔款!”艾尔熙端着严肃地做好了笔记说着。
顿时卡路迪亚满脸线

于是这就是圣劳伦斯大学了,很欢乐的一所大学,应该算是吧……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七) | 忘却の庭园 | 【勇者警察同人】梦华尘番外篇(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