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七)
2009-07-12 Sun 17:33
第二章 这就是人生
“学生会!团委!”坐在会议桌一端的希绪弗斯抬眼扫了一下两旁空空如是的两个座位,慢慢地开口,不紧不慢地语速,听起来相当平静的声音,却让人怎么听怎么觉得冷,被点名的学生会众人还有团委众人一起打着寒战,“我想知道,你们的主席还有书记在哪里了?”双手突然松开,手中的一叠文件“啪!”的一声掉落在红木会议桌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心惊肉跳的!
会议室里面鸦雀无声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学生会副主席!Aries Mu!”希绪弗斯沉声唤出穆的名字,无比正宗的英语发音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被指名的穆顿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机械地抬起头面对着希绪弗斯面无表情的那张冰冷的脸,心里面暗叫不好,但是现在他别无选择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撒加……那个……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的……”穆一面观察着希绪弗斯的表情变化,一面小心翼翼地说着。
坐在穆的隔壁的沙加一面同情地瞟着旁边的穆,心里暗暗为穆抹了一把汗,但是他现在实在是爱莫能助啊,只能在心里为穆暗暗祈祷,“穆,辛苦你了啊!”
希绪弗斯深蓝色的双眼盯着穆碧绿色的双眼,微微皱着双眉,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把目光转向另一边,沉声叫着:“团委副书记,Virgo Asmita!”
第二个接受被点名命运的金发少男抬起头面向希绪弗斯所在的地方,紧闭着的双眼,但是仍然让人感觉到他的内心在挣扎着,“我也不知道艾俄洛斯在哪里啊!”阿释密达回答着希绪弗斯的问题,心里面却在大声埋怨着,“希绪弗斯你别仗着前辈的身份连盲人都欺负,真是不道!”
“谁知道他们哪里去了?”希绪弗斯突然换上一副灿烂的笑脸,“知道的有奖的哦!”顿时大家觉得整个会议室的平均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不好意思!我们来迟了!”会议室的雕花双扇木门被推开了,撒加和艾俄洛斯从外面走进来,“不好意思!因为早上有点事所以迟来了!”艾俄洛斯一面歉意地向众人鞠躬道歉着。
而其他人看见这两个人终于出现了,顿时有一种如昔重负的感觉,“终于解脱了!”这是在场的出了希绪弗斯之外所有人的共同心声,同时他们把所有目光都集中在那三个相互对视着的人身上,等待着好戏的上演。
希绪弗斯一双深蓝色的眼眸定定地看着眼前站着的圣劳伦斯大学的学生会主席还有团委书记,撒加也毫不回避地回视着他,艾俄洛斯则是一面的歉意,希绪弗斯的嘴角微微上扬,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哦?有事所以迟到了么?那么请问,是什么事情呢?而且还是要两个人在一起!我记得你们好像不是属于同一个学院的哦!你们不住在一起的吧!怎么会在一起的呢?”问完了这些话,希绪弗斯眯起了自己美丽明亮的双眸,等待着眼前的人的回答。
“我们去档案馆找些资料而已!是早上约了一起去的!但是因为找资料的时候忘记了时间所以迟到了!给大家带来不便正是不好意思啊!”艾俄洛斯说着再次向在场的人道歉,真诚的表情顿时俘虏了在场的所有人。
当然这个所有人是不包括希绪弗斯在内的,希绪弗斯笑了起来,但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更像是狐狸的笑容,撒加深邃的海蓝色定定地看着满脸灿烂笑容的希绪弗斯,修长的双眉紧皱着,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危险气息,但是希绪弗斯很自然地忽视了撒加的满脸不爽,不动声色地说着:“我记得因为我召集了六大学生组织来开会,所以档案馆早上没有人值班的,所以档案馆今天早上是不开的,请问你们是怎样进去的?”希绪弗斯说完转头望向会议桌前面的一干人等,“今天应该轮到谁值班的?”温柔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却带着浓重的危险感。
“我……”圣劳伦斯学生会外联部部长童虎同学乖乖地把手举了起来。
“钥匙呢?”希绪弗斯继续一面灿烂笑容,但是撒加的脸上却开始乌云密布。
“在我这里……”童虎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希绪弗斯和撒加,希绪弗斯回报他一面看似温暖灿烂的笑容,而撒加则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回瞪!“太可怕了!!!!”童虎的心都吓得快跳出来了!
“很好!”希绪弗斯点着头把目光转回撒加和艾俄洛斯身上,慢慢地开口,“我记得档案馆的钥匙是只有两把的,一把在我这里,一把在值班的人手中,我的还在我自己身上,还有一条在童虎那里,那么请问,你们是怎么进去的呢?嗯?”狐狸般细长的眸子眯了起来,现在希绪弗斯根本就是一只打着坏主意大狐狸!!
“希绪弗斯!”撒加开口,沉静如水的声音,冷冷的几乎不带一丝感情,“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嘴角微微上扬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撒加笑起来永远都是那样迷人,不论是什么样的笑容也一样,“我们是圣斗士,或者说曾经是,要进那种地方,不难。”动听的男音中没有多余的修饰词,撒加的话向来简洁。
“那么就是说你们私闯啦!很好!可以记过了!学生会主席,团委书记!”希绪弗斯点着头微笑起来,两人的表情却越发僵硬。
“希绪弗斯!”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艾俄洛斯突然笑了起来,“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那算是私闯的话,那我想知道,半夜出现在男生宿舍的天台上面的您算不算是私闯呢?宿舍是十二点门禁的!”完美的笑容无懈可击,艾俄洛斯笑得合希绪弗斯一样灿烂!
果然,射手座都是腹男啊!这是众人现在心里面的唯一想法。
“哦?你看见我在男生宿舍的天台出现了吗?”希绪弗斯仍然不动声色地笑着,“不过啊!在天台上不算是私闯吧!艾俄洛斯!就像你落在别人家的屋顶上那样,那不能算是私闯吧!要不,我们大家都是经常私闯别人住宅了啊!”
“那好吧!但是我想请问你,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的呢?”浓重的火药味,两代的射手座之间充溢着一种电光火石的味道。
“执行完任务回来,刚好落在那里休息一下而已!”希绪弗斯一副就这么简单的表情漫不经心地看着艾俄洛斯,“难道我落在哪里也有规定的吗?只要不让别人看见我就行了吧,当然你不是别人啊!艾俄!”希绪弗斯突然喊出了艾俄罗斯的昵称,弄得艾俄洛斯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希绪弗斯!”撒加的面色越发地难看,那带着威胁意味的声音似乎是在警告希绪弗斯。
其他的人聚精会神地看着这三个人,火药味正在周围的空间蔓延,眼看可能就要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就在这时候——
“希绪!你好要不要开会的啊!我想睡觉啊!”坐在会议桌离希绪弗斯最远的雷古鲁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了揉眼睛,抱怨起来,顿时原来周围的火药味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好了!到此为止吧!还要开会的!坐下吧!下次别迟到了!”希绪弗斯终于记起自己原来的目的了,他招呼撒加和艾俄洛斯在自己的两旁坐下,自己也坐直了身子。
“好的!我这次叫大家来是例行进行开学的工作大会!”希绪弗斯翻了一下手中的文件,正色说着,虽然希绪弗斯平时是很喜欢捉弄别人,但是在应该严肃的工作时候他也能够严肃起来,这就是希绪弗斯的厉害之处,“首先,各大组织进行上学期的工作总结!嗯!由学生会开始吧!学生会主席Gemini Saga!”
撒加应声站起来,从一直带着的文件夹里面抽出里面的工作总结念了起来,如果是说希绪弗斯很有作为领导的才能,那么出去希绪弗斯之外,最具有这样的才能和气质的就是学生会主席撒加了,干练,冷静,能干……撒加的身上几乎包含了所有领导应该具有的才能,那是常人所望尘莫及的,据说,只要这位学生会主席往讲台上面一站,多么吵闹的场合立刻都会变得鸦雀无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是天生的王者气息,那迫人的气息是天生在他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
“好的!接着就是团委书记Sagittarius Aiolos!”
坐在希绪弗斯另一边的艾俄洛斯站起身来,和撒加的那种天生散发出王者气魄不同,艾俄洛斯给人的感觉温和,平易近人,总是带着温和善良的微笑。如果说撒加适合当一位王者的话,那么艾俄洛斯就适合当一位辅助官。艾俄洛斯没有撒加天生的霸气和骄傲,但是艾俄洛斯给人的那种亲切的感觉确实很容易让人接近相处的,因此,虽然在学校里面仰慕撒加和艾俄洛斯的人都很多,但是够胆跟艾俄洛斯当面表白的人永远比撒加的多。
“艾俄洛斯,接下来的这个学期的团生活的活动安排还是由团委负责的!你去做好相关的准备工作吧!”希绪弗斯等艾俄洛斯总结完之后翻了翻手中的文件对他说。
“我知道了!”
“好的!下面!信息技术中心,技术总监Leo Regulus.”希绪弗斯低着头一边翻看着手中的文件一边唤着。
坐在离希绪弗斯最远的雷古鲁斯站了起来,其实雷古鲁斯是这里年纪最小的一个,连他上大学都是破格跳级而来的,但是这位年纪小小的跳级生在他进来的一个星期就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打败了很多同时也是来竞选技术总监这个位置的师兄师姐成了信息技术中心新一代的技术总监,一时间成为了整个圣劳伦斯大学的风云人物,被别人冠以“天才少年“的称号,但是他本人却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一样东西……
低头读着自己的工作总结的雷古鲁斯稍稍抬起眼角,偷偷看着坐在会议桌一头的同样也在低头翻看文件的希绪弗斯。希绪弗斯低着头,额前的刘海挡着他的眼睛,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雷古鲁斯看着看着微微笑了起来。
“下一位!社团联合会会长Aries Shion。”
史昂有点不太情愿地站了起来,其实他本人是很讨厌做工作总结的,大概是因为以前当教皇的时候做的工作总结太多了的关系。其实当希绪弗斯再次复活看见史昂的时候,他着实吃了一惊,经过了243年的岁月洗礼的史昂再也不是当年他认识的那个年轻的白羊座了,希绪弗斯不得不惊叹果然岁月还是会改造人的。希绪弗斯听着史昂的工作报告,抬眼看着另一边坐着的童虎,微微笑了起来。
“下一个,通讯社社长,Scorpion Milo ,”希绪弗斯唤着米罗的名字,米罗高兴地正想站起来却听见希绪弗斯再次开口,“你的工作总结就不用了!反正通讯社的工作就是八卦!”希绪弗斯连头也不抬一下。
“不是吧!”米罗抱着头无限伤心地看着希绪弗斯,“你怎么可以这样的啊!!希绪弗斯!!”
“你每次的工作总结都是八卦,别在这浪费时间,况且你究竟有没有好好工作我看看每期的校刊就一清二楚了!你就免了吧!”希绪弗斯依旧低着头,一面理所当然就这样的表情。
“其实希绪弗斯老师你是怕米罗不小心把你那些暗的私隐也说出来罢了吧!”艾俄洛斯眯起他那碧绿色的双眼打量着希绪弗斯,面上的笑容很明显那是叫贼笑。
“啊!暗的私隐??什么暗的私隐啊!?”众人顿时来了兴趣。
“哦?我有什么暗的隐私呢?我也想知道哦!艾俄洛斯!”希绪弗斯一只手支在会议桌上上撑着自己的下巴,依旧一面灿烂笑容,然后他把目光转到米罗身上,米罗心中暗叫不妙,但是现在也不能逃跑,指着硬着头皮回望着希绪弗斯,这时米罗眼中的希绪弗斯已经和毒蛇没有什么去别的了。
“米罗啊!”希绪弗斯温柔至极地唤着身为通讯社社长的天蝎座小男孩的名字。
“是……是……”米罗觉得自己舌头在打结,怎么也说不出完整的话出来。
“你知道我的什么事情吗?”温柔得发软的声音,但是怎么却听起来这么恐怖的呢。
“不……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米罗一个劲地摇着头。
“很好!”希绪弗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望向旁边的团委书记,挑了挑自己修长的双眉,一副你看见没有的得意神情。艾俄洛斯自知再这样下去对自己是很不利的,很聪明地选择闭上嘴巴。
“好!下一个!后勤服务中心,主任Capricornus Shura。”
修罗应声站起来,正想开口念报告,却被希绪弗斯叫住了,“等等!修罗!”被无端端打断了的修罗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希绪弗斯,“怎么了?”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就好了!上个月卡路迪亚的赔款已经赔完了吗?”希绪弗斯无比认真地看着修罗那双乌色的眼眸说着。
“嗯!”被问得有点犯傻的修罗,机械地点着头。
“那就行了!你坐下吧!”希绪弗斯听完修罗的话高兴地笑了起来,放下手中一直拿着的文件,希绪弗斯两只手放在桌子上,手掌握在一起,“接下来就是第二件事,关于新学期开学文艺晚会的!”希绪弗斯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深蓝色的双眼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的面,“今年我们六大组织要出节目!”
“啊?我们!?”迪斯马克斯彼岸揉着自己的耳朵边疑惑地问着:“我们怎么就看都不像是会表演的人吧?!”
“怎么回事我们!?”问话的是笛捷卡,“以前从来也没有说过的啊!?”
“不知道!要想知道的话你们就自己去问校长,但是一切由此所产生的事情,请后果自负!”希绪弗斯重点强调了最后一句话,想了一下还自动补充道,“不关我的事。”
“那你现在打算办?”撒加不愧就是撒加,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保持着一贯以来的冷静沉着,终于问出了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问题。
“我啊!”希绪弗斯眯起深蓝色的双眼眯了起来……
“什么!!!!!!!我绝对不答应!!!”下一刻会议室里面就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高涨小宇宙,同时一个熟悉的吼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做!”,声音里面夹带着浓重的危险和愤怒!
“啊!这班孩子还真的是活力充沛啊!一早就精神这么好啊!”同在行政大楼里面的校长办公室里面,本来在批改着文件的赛奇抬起头来望向窗外,温和地笑了起来,然后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正在低头看着自己的文件的人问,“你说是吧?白礼!”
“我看是希绪弗斯又做了什么事情气着撒加了吧!”抬起头来,那人竟然有着跟赛奇一模一样的脸,“刚才爆发的正是撒加的小宇宙!”白礼很不客气地说着。
回到会议室里面,艾俄洛斯正在撒加身后抱着正在发飙的撒加,撒加一头海蓝色的长发已经变得亮丽漆,海蓝色的双瞳也染上了一层嗜血的艳红,正冷冷地盯着眼前的坐在椅子上一面笑容的希绪弗斯,“艾俄洛斯!别拦着我!我要杀了着笑面虎!”撒加吼叫着,小宇宙又往上提高了好几个级别,撒加的小宇宙霸气而凌厉,让人有种无形的压迫感。
“啊!撒加啊!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前辈啊!?你就这么狠心啊!”希绪弗斯装作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得在场的人一阵暴寒,以为西伯利亚的寒风过境。
“希绪弗斯!!!我要宰了你!!!我和里面那小子不同!你想欺负我!没门!!”
“冷……冷静点……撒加……”为了牵制着撒加,艾俄洛斯迫不得已也提升自己的小宇宙,从背后紧紧抱着撒加,“别这样啊!!”
无视于处于极端愤怒状态的撒加,希绪弗斯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拿起桌子上的白瓷茶杯,抿了一口,优雅地放下杯子,希绪弗斯深蓝色的双瞳盯着撒加艳红色的双瞳,那种锐利的眼神就像要望进他心里面一样,“撒加啊,我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天生就跟射手座的圣斗士过不去呢?先是你身后的艾俄洛斯,然后就是我啊!啊?”
听完希绪弗斯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希绪弗斯竟然在这个时候会把那时候的事情拿出来说,而且他们都知道那时候的事情对于撒加来说,永远都是他心中的痛。
“是不是看见射手座的圣斗士,你就不舒服了呢?撒加!”希绪弗斯慢慢站起身来,离开座位,来到撒加面前,瞬间希绪弗斯的小宇宙提升起来,“Sagittarius!”希绪弗斯轻声呼唤着,顿时从远处飞来一道金光落在他身边,那是射手座的圣衣,一瞬间的分解组合,圣衣已经穿在希绪弗斯的身上了。“放开他!艾俄洛斯!”强硬的声音,希绪弗斯朝着艾俄洛斯下达命令。
“但是……希绪弗斯……”听到希绪弗斯的话,艾俄罗斯有点迟疑了。
“我说放开他!要打要杀!让他自己来!“希绪弗斯再次命令着,身上散发出一种平时绝对不会有的无形压迫感,这个真的和平时温和并面带笑容的希绪弗斯是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希绪弗斯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压力所震慑住,艾俄洛斯慢慢放开了捉住撒加的双手,一双碧绿色的双眼满是担忧地看着前面的两个人。
撒加一双艳红色的眼眸散发着嗜血的光,紧盯着前面穿着射手座圣衣的希绪弗斯,大笑起来:“希绪弗斯!你觉得自己能够打赢我吗?”轻蔑的语气,不屑一顾的眼神,撒加似乎没有把希绪弗斯放在眼里。
“这个要真的较量了才知道哦!“希绪弗斯微微笑了起来,黄金羽翼在身后全张开,铺天盖地的一片金黄色,“我可不想射手座都成双子座的手下败仗哦!”和平时一样温和的微笑,希绪弗斯的小宇宙散发出的是包容还有温和,让人感到一阵温暖,和撒加的小宇宙完全不同。
“哼!”撒加轻蔑地哼了一声,露出不屑的嘲笑,一只手缓缓举起,其他人紧紧地盯着那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漏掉了什么似的,把双眼瞪得大大的,眼看着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爆发却没有人有去阻止的意思,应该说,没有人敢去阻止。米罗不愧就是全学校最八卦的组织校通讯社的社长,他手上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部高级摄像机,镜头对准正在对持的两个人,不亦乐乎地拍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大新闻啊!大新闻啊!……”坐在他不远处的卡妙则很明智地选择假装不认识这个人。
撒加的手缓缓上举,希绪弗斯一面笑容,就在众人都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撒加举起来的手竟然不是用来释放银河星爆或者幻胧魔皇拳,而是朝着希绪弗斯挥了挥手,“我才没兴趣跟你这顽固的老头一般见识!”撒加说完不屑地朝希绪弗斯挑了挑秀眉,“你这243年前的老顽固,我没兴趣跟你争!”说完,拉开椅子,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一直把心提到嗓子上的艾俄洛斯笑了起来,手扶着自己的胸前,终于可以放下心头大石,顿时松了一口气,也坐回原来的位置上,看着对面的撒加温柔地笑了起来:“谢谢!撒加!”
撒加听着艾俄罗斯的道谢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别误会!我只是没兴趣跟都快要老掉骨头的老头打,一点意思也没有!”艾俄洛斯微笑着听着撒加把话说完,也不开口搭话,只是一直望着撒加那艳红色的眸子。
“真是漂亮的颜色!”艾俄洛斯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啊?什么跟什么?”撒加被弄得一头雾水,“别在说奇怪的话!无聊!”
“解除!”希绪弗斯向身上的圣衣下达解除命令,圣衣从身上离体,又是一个分解组合变回圣衣形态,化作一道金光飞向窗外。希绪弗斯目送着圣衣的离开,然后回到原来的座位上,深蓝色的双眸望着撒加:“那就是说你答应了啊?”
“其他人不反对的话,我没所谓!反正最近正无聊!”撒加不以为然地说着。
“放心不会有人反对的!”希绪弗斯说着扫过全场,众人立刻识趣地一个劲地点头,“看到了吧!好!今天散会!”
众人长久以来就是在盼望着希绪弗斯说着句话,一听见“散会”这两个字,众人立刻想要大喊着感谢神啊,我还活着!立刻作鸟兽散。
“米罗!”就在米罗正想离开的时候,在会议室的门口被希绪弗斯叫住了。
“怎……怎么……了……”米罗机械地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首先就是皮笑肉不笑的希绪弗斯,顿时吓了一跳。
“摄像机给我!”希绪弗斯用极为温柔的声音对着米罗发出命令,伸出手。
“啊!那个……“米罗内心在挣扎,毕竟那是难得一见的新闻啊!
“不想给吗?那么……”希绪弗斯身旁,浓重的暗气氛正在聚集。
“好!我给!“米罗慎重衡量了所有的得失之后,发现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点,只好极为不情愿地把摄像机交出。
“很好!你可以走了!”
米罗听见希绪弗斯叫他走,立刻就飞快用光速逃出了会议室。
希绪弗斯坐在会议桌前,环视着现在空无一人的会议室,把手上的摄像机放在会议桌上,希绪弗斯把目光投向窗外,笑了起来,不是那种面具一样的温柔笑容,不是那种客套的虚假微笑,也不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阴沉笑容,这是发自内心,真心的欣慰微笑,刚才虽然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但是希绪弗斯注意到了,撒加的小宇宙收起来的瞬间,他正微微回头看着身后一面担忧的艾俄洛斯,“撒加啊!你还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如果你要问世界上有什么事情能让这班曾经担任过黄金圣斗士的人目瞪口呆的话,那么现在这件事就绝对算是其中一件了。
“虎啊!你确实我没有眼花吧!”史昂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地使劲地揉着眼睛。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也看见了。”童虎边说着也边去揉眼睛了。
“我们集体幻觉了吗?”说话的是米罗,他的紫色的双眼瞪得大大的,眼珠子似乎也要掉出来一样。
  风吹叶落,卷起地上的残叶花瓣,飘散在空中,浅蓝色头发的少男,奥路菲,正端坐在巨大的纯白色开屏钢琴前面,修长的手指在白的琴键中跳跃舞蹈,优美的拉丁舞曲从他的指尖流泻而出,充溢着整个空间。
平时只会弹竖琴的奥路菲竟然拥有这么纯熟的钢琴技法,可是之前从来没有人看见过他的手碰过钢琴的啊!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最不可思议的不是奥路菲会弹钢琴这件事而是在这里的另外一个人——希绪弗斯。
换上白色的衬衫,色的裤子,扬起浅浅的笑容,转身,抬头,扬手,挺胸收腹,踮脚抬手,半垂着眼帘,温柔的微笑,每一个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都是一种优雅,浑然天成,没有任何的造作,就这样用心感觉着音乐的节拍,随风起舞。
希绪弗斯现在跳的是伦巴——拉丁舞蹈的一种,伦巴舞舞步婀娜款摆,温柔缠绵,舞态柔媚抒情,风情万种,浪漫优美,魅力无限。
而希绪弗斯现在的舞伴——尤丽迪丝,正是正在弹琴的奥路菲的恋人,尤丽迪丝是艺术学院舞蹈系的高材生,跳舞对于她来说是最为熟悉的了,但是现在,她的舞步与希绪弗斯相比却也显得逊色很多,希绪弗斯自然散发出来的那种优美和自信,正是尤丽迪丝所没有的。
  飞旋的波尔卡、优雅的伦巴、欢快的桑巴、优美的华尔兹,再到奔放的斗牛士舞。
  希绪弗斯的每一个舞步都如此无懈可击,节奏鲜明的音乐,刚健婀娜的动作,带出令人心跳的激越气氛,不知不觉引得其他人的灵魂也为之舞蹈。的54229abfcfa5649e7003b83dd4一曲终了又一曲,心灵已经跟着奔腾纵跃,同斗牛士一般地豪放潇洒,优美的音乐一遍又遍的传出,午后的阳光有些炽烈,透过舞蹈室的玻璃窗照在那班在一旁欣赏的人的满是惊讶的脸上,更加的耀眼。的5ef059938ba799aaa845e1c2e8a762bd
  希绪弗斯那透过水氲迷蒙深蓝色的眸子,微微抬起地望着明亮亮的太阳,身上似乎散发出的一种柔和的光,如烟似雾弥漫开来,带有点奇异梦幻的感觉。
最后旋转,轻点足尖,调整着自己跟舞伴的姿势,面向观众,优雅地鞠躬谢意。
舞罢,
一舞,却像舞尽天下繁华,让人痴痴的,忘记回过神来……
“哎呀!你们怎么全都站在门口了啊?”希绪弗斯看着站在舞蹈室门口目瞪口呆的众人说着,“站在门口会阻塞交通的啊!”
“喂!喂!希绪弗斯!你竟然会跳舞的啊!怎么我从来不知道的!”首先反应过来的是米罗,难道这就是通讯社社长的技能啊,遇到什么事情都立刻可以反应过来的特强承受能力。
“哦?这是你们自己没有好好留意而已!难道还要我开着广播向你们宣布我会跳舞不行啊?”希绪弗斯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看见你跳过舞啊?”史昂也加入了对话之中了。
“是你们没有留意而已!是吧?奥路菲!”希绪弗斯问着坐在钢琴前面的微笑着的团委秘书长。
“嗯!”奥路菲点了点头,“其实希绪弗斯每天都回来练舞的!因为我每天都会来帮他伴奏的!”
“是啊!有希绪弗斯陪练,感觉就好很多了,进步也很快呢,希绪弗斯你的舞跳得真好啊!”尤丽迪丝走到奥路菲的身旁,坐在了他的身边。
“谢谢啊!尤丽迪丝!其实你也跳得很好!”
“谢谢!”尤丽迪丝礼貌地回谢。
然后希绪弗斯把目光逐一掠过站在门口的每一个人的脸,然后脸上的是迷死人不偿命的温和微笑:“各位!麻烦去换鞋子进来!我们是时候要开始的啊!时间不多了!你们应该也不想在表演的那一天出丑的吧!所以!请动作迅速点!”希绪弗斯特变加重了最后一句话的语气。
过去的经验告诉众人,希绪弗斯的话最好就乖乖照做,要不是所带来的后果将是你无法想象的啊!于是众人很明智地立刻向更衣室跑去。
十几分钟之后——
“为什么他们不用跳的啊!!!不公平啊!”马尼戈特指着在一旁坐着的修罗还有艾尔熙,朝着希绪弗斯的耳朵大声叫喊着,希绪弗斯顿时感到耳朵一阵轰鸣,有点快要聋的感觉了!
“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啊!!”希绪弗斯皱着眉揉着自己的耳朵,抱怨着,“我的耳朵都快要聋掉了!你别以为我耳朵聋了你们就不用跳舞了!”
“那为什么他们不用跳的!希绪弗斯!你要个解释啊!要不!老子不跳!”马尼戈特赌气地坐在地上别过头去!
“你不跳啊!那么,”希绪弗斯为难地低着头,“那么雅柏菲卡要怎么办呢?”希绪弗斯为难地看着站在一旁的雅柏菲卡,雅柏菲卡一双美丽透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微微侧过头去回望他,“要不我跟你跳吧!”希绪弗斯的双眸眯了起来,一副像是拐带天真小孩的怪叔叔的笑容。
“不行!!”在雅柏菲卡说些什么之前,马尼戈特就已经从地上跳了起来,冲着希绪弗斯大喊着,“不行!绝对不可以!!!!”
“我都说你不要喊得这么大声!我的耳朵都快聋了!”希绪弗斯这次毫不客气地吼了回去,“你不跳,那只能我代你的啊!”说的那样的理所当然,那样的顺理成章,“要不你说怎么办了啊?”一副为难的样子,一旁的艾俄洛斯立刻惊叹希绪弗斯的演技的高超。
“我!跳!!”马尼戈特从牙缝里面艰难地挤出了这两个字,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希绪弗斯,恨不得把他生吞下去一样。
而面对着一面怒容的马尼戈特,希绪弗斯则是一面优雅微笑,“一开始这样不就好了吗?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还是得去跳啊,马尼戈特!”说完还伸手像是安慰一个小孩子似的去摸摸马尼戈特的脑袋,马尼戈特立刻就扭头甩开希绪弗斯的手,一面的怨恨看着眼前的希绪弗斯,希绪弗斯对这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些什么。
“哥!你们谁跳男步啊?”艾欧里亚问着身边的艾俄洛斯还有撒加。
“很明显不是我吧!”艾俄洛斯有点无奈地苦笑起来。
“那当然!”撒加沉静如水的低沉男音从艾俄洛斯身后传来,“他还没有这个本事带我,还是让我来带他吧!”伸出一只手按在艾俄罗斯的肩膀上,“那你们呢?”海蓝色的深邃双眸看着艾欧里亚和加隆问。
“老哥!这个问题不是非常显而易见吗?艾欧还没有带我的本事呢!还是我带他比较安全!”加隆一面得意洋洋地表情说着,身旁的艾欧里亚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希绪弗斯!话说我们要跳什么啊?”阿布罗狄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记得国标舞也分很多种的啊!”
“拉丁!”希绪弗斯温和地柔声回答了他,“需要示范吗?”
“当然要!!”说这句话的时候,大家意外地意见一致。
“那么,雷古啊!过来一下吧!”希绪弗斯朝着雷古鲁斯招了招手,雷古鲁斯听见自己的老师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立刻一蹦一跳地跑到了希绪弗斯的面,仰起一张少年有点稚气未脱的脸望着希绪弗斯。“雷古啊!舞步还记得吧?”希绪弗斯温柔地轻声问着。
“嗯!”雷古鲁斯乖巧地用力点着头,“当然!!”
“那我们来做个示范吧!”希绪弗斯说着牵起雷古鲁斯的手,“先看一下整套舞吧!然后我再教你们分解动作!好好看着!”希绪弗斯不忘警告这几个开始走神的家伙,然后他用眼神示意着奥路菲,“麻烦了!”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八) | 忘却の庭园 | 【SS+LC同人】绚丽年华(六)>>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