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SS+LC同人】绚丽年华(八)
2009-07-12 Sun 17:35
学习跳舞的时候,希绪弗斯只是一个人, 独自一个人,没有灯光,没有音响,没有舞伴,对着舞蹈是里面偌大的落地全身镜反复练习着里面的动作,复活之后,希绪弗斯就开始学跳舞,伦巴,拉丁,斗牛,探戈,华尔兹……所有的这些希绪弗斯都不断重复跳着……
右脚上前和左脚成一直线,牵着雷古鲁斯的手,希绪弗斯轻轻微笑,舞步优雅,动作温柔,深蓝色的双眼注视着眼前的人,深情地注视着……
每天,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不由自主的事,希绪弗斯微笑着面对每一个人,戴着最完美的面具,而没有人的时候,他会跳舞。双脚重新塞回高跟皮鞋里,棕色的半长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红色的发带扎在额上,在后面飞扬着,走,继续走,走着那优雅却无力的舞步,高高扬起头,要像个公主一样骄傲走过,抓住所有人的眼球,希绪弗斯这样对自己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
转身,雷古鲁斯倒在希绪弗斯怀里,希绪弗斯低头,两人的面近得连对方的呼吸都已经听见了,雷古鲁斯呼吸的气息喷在希绪弗斯的脸上,希绪弗斯突然觉得心里面有种东西在翻腾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高跟皮鞋甩得老远老远,棕发揉得凌乱,希绪弗斯注视着落地全身镜里面那个孤独的人影,我就是dancer、是singer、是director、也是spectator ,希绪弗斯心里呼喊着,自己嘴里念着:一二三、转、一二三、转……
没、没有蜡烛,就不用为谁庆祝;没、没想到答案,就不要寻找。每天,面对着同样的人群
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遥望着同一个人;每天,过着自己不想要的生活,希绪弗斯只是感到无力……
雷古鲁斯微笑,踏步上前,希绪弗斯迎上去,雷古鲁斯却突然双手一推,推开了希绪弗斯,还附加上一记踢脚,然后转身踏步离开……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我喜欢……赤足踩在冰凉地面的感觉,希绪弗斯在苦笑;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我……很想要牵着你的手,跳舞、跳舞……一直到老,希绪弗斯心里反复念着
希绪弗斯踏步上前,一手拉着雷古鲁斯的手,再次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低头,两个人的鼻尖几乎都要碰在一起了,深蓝色的双眼和蓝绿色的双眼静静对视,仿佛这一刻就是传说中的天荒地老。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我喜欢上一个人听歌的感觉,希绪弗斯在心里问着,不是因为我寂寞
只是因为,我太想你。
希绪弗斯的手抚过雷古鲁斯的双肩,动作温柔,脚下在原地踏步,雷古鲁斯微笑,却突然扬手推他后退,倒在地上,然后紧接而来的就是一个耳光。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那夜终于在梦里见到了你,终于……摸到了你的脸,还有……嘴角上扬的弧度,那样的真实,还没来得及牵你的手跳完一支舞,就又回到了现实,在现实里面我们依旧是师徒——
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

雷古鲁斯刚开始学跳舞的时候,教他的并不是希绪弗斯,那时候雷古鲁斯是跟雅柏菲卡学习跳舞的,雅柏菲卡美丽优雅,是个很好的舞者,但是,雷古鲁斯真正想与之共舞的并不是他
,永远也不是他……
手被希绪弗斯轻轻牵起,眼前的是希绪弗斯那俊朗温和的笑脸,雷古鲁斯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只是一直注视着这张脸,忘记了动作,直到希绪弗斯上前的脚顶到他的脚,他才猛地惊醒起来,左脚后退一步,与右脚成一条直线。
希绪弗斯永远都那样温和善良,尽管有时候他会找些坏主意捉弄一下别人,但是他永远都受到众人的拥护,就像是,像是那天上的太阳,他的爱是属于大家的,永远都是……
白昼岂懂夜之?狮子……什么时候才可以吻到天空中的人马?
于是雷古鲁斯哭了,在梦里面也梦见希绪弗斯,但是,但是——
我刚刚只是来得及牵到你的手;
我刚刚只是来得及摸到你的脸;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爱你;
我还没来得及踮起脚尖吻吻你;
可是……天亮了,梦醒了,回到现实里面,我们永远都是师徒,永远都是……
踏步,转身,旋转,跳跃,雷古鲁斯被希绪弗斯带领着在起舞,雷古鲁斯注视着希绪弗斯,配合着他的动作,希望自己能和他上演一场最完美的舞。但是最完美的舞也只能在舞台上起舞,在舞台上,希绪弗斯就是他的王子,但是舞台下的,他,永远都是雷古鲁斯的老师……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我……那么爱你……
半夜三更用滚烫的开水泡茶,看茶叶在水中上下翻滚,渐渐舒展,每一片都很完整,然后,下沉,不动,我就突然在想,这杯茶,像不像一场竭尽全力的舞?最后只剩下无力……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不喜欢喝茶,因为不喜欢茶的苦味,我其实只是个小孩子,我怕累、怕苦、怕疼,有你在的时候,我什么都怕,我那么地依赖你……
希绪弗斯踏步上前,低头,两人的鼻尖碰在一起,近得能听见对方呼吸的声音,眼前是希绪弗斯放大的脸,雷古鲁斯突然一阵心慌,差点就忘记了下一个动作。
音乐响起时,双手搭起时,我们可以当对方是恋人,哪怕是表演给别人看,激情,热情洋溢,但是当音乐停止时,我们要放下,双方回到起点,回到最初的原点……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什么都不要,我也不要一个人跳舞,我跟雅柏菲卡学习,但是我只想你陪着我一起,我想与之共舞的人永远只有你一个!
优雅,美丽,希绪弗斯的舞步绝对能用这两个词来形容,行云流水似的,深蓝色的双眸微笑着注视着雷古鲁斯那蓝绿色的双眸,雷古鲁斯在希绪弗斯的双眼里面看见了自己的身影,于是他高兴地绽放出笑容,左脚上前,手被牵动,雷古鲁斯让希绪弗斯来带领自己,他相信着希绪弗斯,从过去到现在。
也许我真的得到太多你的爱、所以总是会害怕,如果有一天,你要收回这一切,我该怎么办?当我们连师徒都不是的时候,我会怎样……
曾经在路上,看见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婆婆下楼的时候腿脚不便,公公很自然地伸手搀住她,两个人,手挽着手,在朝阳下走得很慢、很慢,于是我在想我们能不能也这样,能不能……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
踏步向前,希绪弗斯轻柔地牵动雷古鲁斯踏步到身边,鞠躬,在音乐停下来的一瞬间,华丽地谢幕!然后就是如雷贯耳的掌声,手却被放开。

“好厉害啊!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学会跳舞的啊!”马尼戈特第一个就惊叫起来,“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的啊!”
“就是啊!”迪斯马克思也跟着起哄,还在吹着口哨半开玩笑地调笑着:“你们两个的动作正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啊!难道你们已经……”说着对着希绪弗斯和雷古鲁斯一个劲地挤眉弄眼。
“迪斯啊!你是不是很想试试啊?要不要我先教你跳啊!”希绪弗斯灿烂微笑,身后却弥漫着一层恐怖的幕!
“还……还是不用了……我跟着大家一起学就好了……”迪斯马克思立刻一个劲地在摇头,冷汗都被吓出来了!
“哈哈!”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取笑他起来了。

这里傍晚的风有点大,希绪弗斯站在行政大楼的天台上看着远处地平线上的太阳正在慢慢下沉,任由晚风吹拂着他那棕色的半长头发,希绪弗斯在夕阳消散的风中闭上眼睛,静静地站着。
突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虽然只是轻轻的声音,但是对于曾经担任过圣斗士的希绪弗斯来说,要听请这样的动静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希绪弗斯微微睁开双眼,用一贯以来温和的声音说着:“雅柏菲卡,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啊,马尼戈特呢?”
希绪弗斯身后的美人儿微微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那你又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呢?你的雷古鲁斯呢!”
“雅柏菲卡啊!雷古鲁斯他不是我的啊!”依旧温和的语气,但这次却让人感到一些落寞。
“哦?这样的吗?你们经常在一起,我还以为你们……不好意思啊!”雅柏菲卡的嘴上是说着道歉的话,但是那语气和表情怎么看也没有一点要道歉的意思。
希绪弗斯显然已经习惯了雅柏菲卡这样的性格,他无奈地轻轻地摇了摇头,转头望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雅柏菲卡,“我和雷古鲁斯只是师徒和朋友!”说完他把目光重新投向远处的地平线,夕阳已经差不多全部下沉了,天色也已经暗下来,站在天台这里仰头就能看见天幕上的繁星,希绪弗斯微微仰起头,星光倒映在他深蓝色的双眸里,让那本来就已经神秘美丽的双眸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星光,显得更加美丽了。
雅柏菲卡扭头看着身旁的希绪弗斯,这位他的前辈温和善良,虽然有时候也会很腹,但是他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很好的前辈,雅柏菲卡是个舞者,舞者懂舞者,所以雅柏菲卡也懂希绪弗斯,当然是从他的舞里面看出来的,因为希绪弗斯的面具太完美了,平时看着他那一如既往的笑面是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心的,雅柏菲卡想到这里淡淡地笑了一下,开口唤着身边的人的名字:“希绪弗斯啊!”
“啊?怎么了?”希绪弗斯听到雅柏菲卡突然叫着自己,连忙转头看向雅柏菲卡,满面疑惑等待雅柏菲卡开口。
“希绪弗斯,你的舞很落寞!”雅柏菲卡什么也没说就说了这样一句话。
“啊?”希绪弗斯一面惊讶地看着身边美丽的双鱼座,只是不知道他是真的惊讶还是只是装出来的样子而已。
“今天是我第一次见你跳舞!但是你的舞给我的感觉就只有落寞和忧伤!”雅柏菲卡停了一下,发现希绪弗斯正在听自己说话,于是他继续说下去,“希绪弗斯,你喜欢雷古鲁斯吧!”
“哈!”希绪弗斯听完雅柏菲卡的话突然笑了起来,但是那笑容却没有了平时的安静,希绪弗斯笑得那样落寞那样无奈,看得雅柏菲卡也一阵无由来的心痛,“雅柏菲卡啊!这是不是就是说舞者懂舞者啊!你果然就是个出色的舞者啊!”希绪弗斯还不忘赞叹一下雅柏菲卡,却不知道自己现在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希绪弗斯!”雅柏菲卡看着在无奈苦笑的希绪弗斯,竟然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记忆中希绪弗斯从来都不会是这样的。
“雅柏菲卡啊!我和雷古鲁斯只是师徒!我只是他的老师而已!”希绪弗斯说着闭上双眼,扭头望向天空,“永远都是!”
“希绪弗斯……”

“啊!撒加!原来你在这里啊!”打开教学楼的天台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蓝色身影静静地坐在天台上仰头看着头上闪烁的璀璨星空,但是那身影却是那样落寞,让人忍不住想上前紧紧把他抱在怀里,尽管撒加平时表现得多么强势而能干,几乎在圣劳伦斯大学里面可以呼风唤雨了,但是艾俄洛斯知道真正的撒加,尽管撒加平时经常会跟他们一起嬉笑玩闹,但是撒加也特意保持着与他们的一段距离,他有一个心结,如果撒加不解开那个心结的话,他永远也不可能再次融入大家那里的。
“啊!原来是艾俄你啊!”撒加听见身后呼唤他的声音,连忙转头,习惯性地露出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向艾俄洛斯打着招呼。
“撒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了!”艾俄洛斯可以忽略了撒加那公式化的微笑,他微微笑了一下,一边走到撒加身边坐下来一边说着。
“没什么!只是想一个人上来吹吹风而已!”撒加转头看着跟自己并排坐在一起的艾俄洛斯,依旧微笑着说,“艾俄啊!原来这里的星空也这么漂亮的啊!”
“撒加喜欢星星吗?”艾俄罗斯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着,同时注视着撒加的神情变化。
“嗯!艾俄不觉得星空很漂亮吗?”
“只要是跟你看的,无论是什么都会很漂亮的!”艾俄洛斯说着绽放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撒加看着艾俄洛斯那温和的微笑,瞬间有点失神了,只是呆呆地看着艾俄罗斯的脸,艾俄洛斯的嘴角上弯成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然后他故作疑惑地歪了歪头问:“撒加啊!我的脸上面有什么东西吗?”
“啊!啊!没什么!”发现自己的失态的撒加,连忙把自己的目光移向别处,一般为自己争辩掩饰着,“没什么!不好意思啊!艾俄!”
“啊!无端端向我道什么谦啊!”艾俄洛斯看着这样有点不知所措的撒加突然有些想要捉弄他一下,“撒加怎么跟我道歉了呢!”
“啊!艾俄!那个……那个……今天跳舞的时候踩到你了,所以向你道歉啊!”没有料到艾俄洛斯会这样反问的撒加,呆了好几秒钟,但是撒加毕竟就是撒加,很快他就找到了对策,“是了,艾俄啊!我今天真没有想到希绪弗斯竟然会跳舞的啊!”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啊!我也没有想到呢!今天真的是大开眼界了!他竟然能跳这么好的国标舞啊!希绪弗斯跟雷古鲁斯拍档得真好啊!”
“但是!艾俄!你有没有发现……”撒加垂下海蓝色的双眼,用低低的声音说着。
“发现什么?”艾俄洛斯满脸疑惑。
“希绪弗斯的舞跳得很落寞,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一直孤独一个人一样!很悲凉!”撒加微微低头看着地下,前额海蓝色的刘海挡着他的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撒加的声音低沉却也动听,艾俄洛斯就是喜欢听撒加的声音,而且百听不厌。
“希绪弗斯喜欢雷古鲁斯吧!”艾俄洛斯笑了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喜欢却不能说,这大概就是希绪弗斯的悲哀吧!”艾俄洛斯闭起碧绿色的双眼。
“喜欢却不能说吗?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心意还有就是迫于各种的压力吗……”撒加的声音低得几乎就只有身边的艾俄洛斯才能听见,“希绪弗斯平时都带着那个面具,但是又有几多人能够知道他的真心呢!你说是吗?艾俄!”
“那么撒加你呢?撒加你的真心又是怎样的呢?”艾俄洛斯突然问撒加,语气依旧温柔但是听起来却比平时的语气多了一份严肃。
“我……”
“啊!两位学长!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天台的门被打开,一个浅蓝绿色头发英俊少年站在门口,浅蓝绿色的头发,同样颜色的双眼明亮清,看着撒加和艾俄洛斯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敬佩还有仰慕,身上穿色主调配以黄色的外套,色的长裤。
“哦!原来是阿雷啊!有事吗?”撒加回头看向少年。
“啊!白礼校长叫你过去一下啊!撒加学长!”少年说话的时候双瞳一眨一眨的,一看就觉得他是个很有活力的孩子。
“白礼校长找我?”撒加边疑惑着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不好意思啊!艾俄!我先走了啊!”说着挥手向艾俄洛斯道别。
“我陪你一起去吧!”艾俄洛斯也站了起来想要去追撒加,但是撒加却挥挥手阻止了他,“不用了!艾俄!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说完也不等艾俄罗斯的任何回答就离开了,只剩下艾俄洛斯和阿雷两个人在天台。
“撒加学长怎么了?怎么感觉好像那么忧伤的啊!”阿雷不解地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一面不解地看着撒加消失的背影,然后他转身问艾俄洛斯:“艾俄洛斯前辈啊!撒加学长是有什么心事了吗?”
“或许吧!”艾俄洛斯轻轻地说着,仰起头来望着蓝色的夜空,静默的夜空,就像撒加那忧伤静默的双瞳一样,“撒加啊……为什么你就不能放下啊……”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三) | 忘却の庭园 | 【SS+LC同人】绚丽年华(七)>>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