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三)
2009-07-12 Sun 17:39
第四章 谁杀了知更鸟
“啊!!!”希绪弗斯惊叫一声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呼呼!”他一只手抚着胸口在喘着气,脸上细密的汗珠,他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他环视了四周,身旁的雷古鲁斯蜷缩在被窝里面,正安静地熟睡着,四周是他熟悉的卧室,他每次来到风神岛都住在这里,窗外夜幕正浓,繁星闪烁,夜,无论在哪里都是一片寂静的,无一例外,“有是那个梦……”希绪弗斯望着窗外的夜喃喃自语。
梦中下着雨,所有的一切都照在雨幕之中模糊不清,但是那地上的一片血红却是那样意外地清晰,雷古鲁斯就躺在那片血红之中,安静地如同睡着了一样,只是他的胸膛却没有任何地起伏,身上没有任何的一点生气……
梦中希绪弗斯想要大喊,张嘴吐出的却不是自己的声音而红色的液体,脚下一软,倒在泥泞的地上,全身的力量都在消散,刺骨的冰冷向自己袭来,就像是死亡已经离自己不远了一样,突然眼前一,像是掉进了无底的深渊,接着就被惊醒……
希绪弗斯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梦的,只是这个每天晚上都来纠缠着他,在梦中惊醒已经成了希绪弗斯晚上必做的事情,夜夜不断。
“撒加?”希绪弗斯缓缓地提升着自己的小宇宙,生怕把旁边熟睡着的雷古鲁斯惊醒一样,“撒加?你听见我的声音吗?”
“听见了!听见了!”撒加的声音在希绪弗斯的脑中响了起来,看样子似乎是被吵醒了,听起来很不耐烦的声音,“这么晚了!你别说你睡不着想要找我聊天啊!我可是要睡觉的啊!”
“撒加啊!如果一个人重复着在作同一个梦,那是为什么?”希绪弗斯直奔主题地问。
“可能是你潜意识里面一些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还有担忧,也有可能是你的一些潜意识的活动……也有可能是……”
“有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命运吗?”希绪弗斯突然打断了撒加的话。
“怎么了?希绪弗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撒加的声音突然有点紧张起来,刚才的懒洋洋的状态完全不见踪影。
“啊……没什么……”希绪弗斯随即笑着回答,“我只是猜猜说说而已!你不应在意的!”在撒加想要再说什么之前,希绪弗斯抢先了一步,“很晚了!还是睡吧!晚安了!”说完就切断了小宇宙的联系,不给撒加任何说话的机会。
那么,我的我未来,真的会死吗…………

“啊!竹绿啊!”一个女生向竹绿打着招呼,但是竹绿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连头也不抬一下,依旧低着头自顾自地在走自己的路,“什么啊!竟然不理睬人啊!”
“啊!你不知道吗?竹绿的姐姐桑蓝在前一段时间去世了啊!”
“什么?去世了?我记得姐姐好像是她唯一的亲人啊!那么就是说她现在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啊!”
“是啊!真是可怜的孩子啊!还这么年轻啊!”
“就是啊!”
…………
对于别人的这些议论,竹绿自己已经习以为常了,一开始她还会为朋友的安慰而感到温暖,但是渐渐地渐渐地,她就对周围的人对她的寒暄感到厌烦了,有些人是真正关心她的,有些人只是借助她来显示自己泛滥的同情心,竹绿厌恶这样的人,慢慢地,就连同那些真正关心她的人的问候也一起厌恶了。人就是这样,什么叫麻木,这就是麻木了……
“你是竹绿吧?”突然上方投下来一个影子,一个温柔的男声从上面传下来,竹绿一抬头,就看见一张英俊的男子的脸,深蓝色的眼睛明净地犹如天空一样,竹绿认得这张脸,他曾经在姐姐桑蓝接受法医检查的那间医院里面见过这个人。“你是那时候……”
“我叫希绪弗斯!!”希绪弗斯报上自己的名字,声音温柔地如同午后的阳光,让人感到暖暖的。
“你找我??”竹绿对于他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除了感到惊讶还有就是戒备。
“是的!竹绿!你以后的生活费用就由我来帮你承担,我以后就是你的监护人!”希绪弗斯缓缓地说着,特意把语速放慢,好让竹绿听明白自己的话。
“什么?你说你以后是我的监护人??”竹绿显然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回事,当场就惊讶得差点连嘴巴都合不上了,“等等!这究竟是!!”
“你好好地活下去吧!”还没等竹绿问个清楚,希绪弗斯就打断了她的话,“我会定期来找你,了解你这段时间的情况的,你就住在自己原来的家里就可以了!我先走了!下次见吧!”希绪弗斯说完优雅地转过身去,朝竹绿挥挥手告别,就离开了,只剩下还愣在那里的竹绿独自发呆着……


Who killed Cock Robin? 谁杀了知更鸟?
I, said the Sparrow    是我,麻雀说,
With my bow and arrow   我杀了知更鸟,
I killed Cock Robin.   用我的弓和箭。
诺大的别墅里面灯光有点暗,在墙壁上晃荡的影子仿佛粘在了大理石上,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浓烈的熏香的味道,却一点也掩盖不了那令人不舒服的血腥的味道,每个人都可以在脚下的台阶看到那一大滩接近色的血缓慢地流在珍贵的地毯上面,渗进了砖块的隙缝之间,似乎发出轻脆的笑声。这种情景让他们不住地打冷颤。
希绪弗斯看着侍女来来往往,慢慢地在大殿的每一角放上用香料点缀的蜡烛和香袋,不禁叹了一口气。其实今天在发生的血案明明就没有那么夸张,毕竟在这些上流社会的大家族里面,勾心斗角和谋杀自己的对手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希绪弗斯作为一个珠宝商,大多数时间都跟这些人打交道,这些东西他比谁都要清楚,空气里除了刺鼻的花香还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压抑气氛,只是这些人心里有鬼而已。
希绪弗斯穿着一身色的西装,色,是死亡的颜色,而身旁的雷古鲁斯则皱着眉头,手上再把玩着一个小巧的吊坠,那是一个小小的天平形状的银质吊坠,天平,那是对灵魂的审判。希绪弗斯突然想起来以前撒加说过的一句话:“对灵魂的审判?那真是可笑!在这个混乱堕落的乱世中有太多冤枉而死的灵魂,他们的怨恨并没有被带上天堂或拉下地狱,而是徘徊在这个世界里面。 就算是上帝也审判不了人类这么多的灵魂,世界上没有天堂没有地狱,有的只是生者的失落园和死者的安息地,这才是真相!”
希绪弗斯想到这里抬起头,发红眸的撒加戴上洁白的手套,正在尸体前面认真查看着优美的双唇扯出最讽刺的笑容,希绪弗斯朝他走过去,可能是感觉到希绪弗斯的接近,撒加突然开口说着:“这个上流社会里哪里没有血?地毯上精美的花纹被血染的更是鲜艳欲滴,窗子的玻璃被血洗的更是透明,那些在烛光下不断闪烁的金色餐具不就是用无数的尸体和白骨堆积出来的么?一个家族的兴旺史就是一个家族的杀人史,杀别人或者杀自己!你说是吗?希绪弗斯!”
希绪弗斯皱了皱双眉并没有回答,撒加也没有要想把这个问题继续下去的意思,他问:“艾俄洛斯呢?把法医扔在现场而自己却不知踪影,艾俄洛斯这个警官还真的不同一般啊!”他的话是在讽刺却又似在抱怨。
“你这样说我,我可是会伤心的哦!”艾俄洛斯那浑厚的男音从后面传来,回头,看见他正迈着步子向这边走来。
艾俄洛斯,可以说是全意大利最有名的警官,在他手上没有不能被侦破的案件,但是当别人提到艾俄洛斯的名字的时候却总是带着一种敬畏,没错,是敬畏,敬佩又畏惧,不但是因为这个人的才能,还是因为一个关于这个人的传闻,传闻中,艾俄洛斯精通于一种神秘的技艺——别人称之为“巫术”。
“你把我从爱琴海那边叫来,自己却去偷懒,你还真的是算计得很好啊!”撒加眯起艳红色的双眸看着身后年轻的警官。
“谢谢夸奖!撒加!”艾俄洛斯微笑着看着撒加那艳红色的双眼。
“哼!”撒加哼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扬,笑了笑,继续低头查看着地上的尸体。
“撒加!看出什么了吗?”艾俄洛斯走到撒加和希绪弗斯之间,端下身来看着撒加那安静的侧面问道。
撒加转过头望着蹲在身边棕发碧眼的人,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开口:“艾俄洛斯,你想我说什么呢?”大有明知故问的意思。
“你知道我想你说什么的!”艾俄洛斯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人的肩膀,笑了笑,直起身站了起来,一双碧绿色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尸体旁边的人那艳丽的红色双瞳。
撒加望着艾俄洛斯,微微眯起了双眼,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他慢慢站起身来,缓缓地开口:“其实我不说,你也已经知道了吧!”撒加说着望了望身后的希绪弗斯,优雅地微笑起来,那可以称得上是万人迷的杀人不偿命笑容,但是眼神却锐利得可怕,可惜,希绪弗斯对此完全免疫,但是撒加也没有在意什么,缓缓说着:“她是被杀死的!”

別窓 | [忘却の湖]神话系列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这就是人生番外篇】金翼情迷(十四) | 忘却の庭园 | 【SS+LC同人】绚丽年华(八)>>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