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一)
2009-12-14 Mon 01:00
“小艾!早上好啊!”
“早上好啊!穆!今天是你值班吗?”艾欧里亚刚踏进档案馆的门后就看见紫色长发的穆坐在大堂的椅子上抬头看着自己,手上还捧着一本书,显然他刚才是在看书的。
“小艾过来拿档案吗?”穆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迎向正在走进来的艾欧里亚,微笑着问。
“是啊!帮哥哥过来拿些档案,又要麻烦你了啊!”艾欧里亚上前拍了拍穆的肩膀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别说这样客气的话啊!只是找找档案,没什么大不了的啊!我们先进去再说吧!”穆说着首先走了几步,艾欧里亚在后面随即就跟了上去了。档案馆里面的档案室的密码是每天都会变的,每天傍晚,在前一班值班完之后,前一班值班的人会把当天的密码告诉接着值班的人,然后接着值班的人就会重新设置档案室的密码,然后第二天早上来值班。而知道密码的只有当天值班的人。这样做不但是为了保护里面的学校的各种档案,最重要的是,档案馆的深处存放着的正是他们的圣衣,那是绝对不能外泄的东西,因此要加以保护!
“咦?加隆呢?怎么没看见他的啊?”穆边在前面带路边随口问道,“今天他没有来找你吗?”
“加隆在烦恼希绪弗斯要他写的工作报告。”艾欧里亚很自然地回答了穆的话,不假思索地。
穆听了艾欧里亚的话突然轻轻笑了起来,他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被他突然的反应弄得一面疑惑有点不知所措的艾欧里亚,温和地说着:“小艾啊!你对加隆还真是很了解啊!几乎什么时候问你关于加隆的事情,你都可以回答出来啊!”
艾欧里亚的面额微微有些发红,“我只是……只是……刚刚来的时候……经过……经过水族馆那边,所以……所以顺便进去……看看而已!”艾欧里亚支支吾吾地为自己辩护着,只是他那断断续续的话实在让人觉得他底气不足。
“那么我值班的时候也不见你顺道过来档案馆这里来看看我啊!唉!”穆重重地叹了口气,故意装出一副万分沮丧伤心的表情,“唉!原来我在你心中连一个朋友的位置都算不上啊!我今天终于明白了!”
“啊!不是这样的!”艾欧里亚慌忙摆着手向穆解释着,“穆,你一直是我的好朋友啊!真的!我说的都是真话!你要相信我啊!”艾欧里亚手忙脚乱地在解释着,看见穆却没有理会自己的解释,连忙又加上了一句,“真的啊!你要相信我啊!”
“好了!好了!小艾!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穆看见在一直解释着却越是解释越是乱的艾欧里亚,也觉得不好意思在捉弄他了,“小艾!我知道你一直都当我是你的好朋友的!”怕艾欧里亚不明白,穆又加了一句。
“那就好了!”艾欧里亚顿时觉得松了口气,放下心头大石!
“小艾啊!”沉默地走了一会儿,穆突然开口唤着艾欧里亚。
“啊?怎么了?穆,有事吗?”被点名的人问道,满脸疑惑的表情。
“大艾哥最近怎样了?”穆问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回头,依旧一直往前走,只有他那温和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柔软的声音,穆什么时候都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
被突然这样问到的黄金狮子显然不明白穆究竟想问的是什么,一面疑惑的表情打量着穆的背影,“啊?你问哥啊!他一直都很好啊!昨天不是还见过面吗?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唉!小艾啊!”穆轻轻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说什么了。
“怎么了啊?穆!”被穆这样的态度弄得完全懵掉了的艾欧里亚微微皱着双眉。
“算了!还是没什么事情了!”穆回头朝身后的艾欧里亚微微笑了一下,“不是要来帮大艾哥拿文件的吗?快点走啦!耽误了就不好了啊!”
“哦!哦!”艾欧里亚被穆弄得都不知道什么是什么了。
“撒加,大艾,你们究竟……”穆看着身边整齐排列的档案架子喃喃自语……

脚尖向前一踏,手上扬,随即上身作左转的趋势,右脚上前,却突然脚下不稳,左脚碰到了右脚,随之而来的结果当然就是摔了个人仰马翻外加个四脚朝天,雷很无形象地跟舞蹈室的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很痛啊!”雷从舞蹈室那擦得发亮的地板上爬起身来,一只手使劲地揉着自己刚才撞痛了的后脑勺,“怎么我那里怎么都跳不好的啊!”微微嘟起嘴巴,在多次失败的前例之下,雷不禁埋怨起来。
“你摔倒那是因为你没有站稳,而你没有站稳那是因为你的舞步没有正确规范!”舞蹈室的门口的地方传来了一个声音,温和,不大的音量,有种如沐春风一样的舒服感觉。
雷听见声音,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迅速转过头去,如他所料,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倚着舞蹈室的门框斜站着,深蓝色的双瞳,轻轻飞扬着的棕色发丝,总是带着温和微笑轻轻上扬的嘴角,出现在那里的正是圣劳伦斯大学的学生会指导老师兼信息学院的院长希绪弗斯。
“啊!希绪弗斯老师!”雷一看见希绪弗斯的出现,立刻就兴奋起来了,一个劲地朝着希绪弗斯挥手,一面从地上慢慢站起来。
“雷!”希绪弗斯这时候看见向自己跑了过来的雷立刻朝他打起招呼,“你一个人跑来练舞啊?”虽然是问句,但是希绪弗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是一点也没有询问的感觉,反而像是在说一句普通的陈述句一样。
“是啊!因为那个地方我一直都跳不好。”雷索性一屁股坐在舞蹈室那被擦得闪闪发亮的木地板上面,对着希绪弗斯抱怨着,“就是那个地方,每次都是那个地方啊!唉!”
“慢慢来吧!”希绪弗斯微笑着拍着雷的肩膀安慰着他,“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啊!慢慢来吧!太急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的,弄得更加不好的啊!”希绪弗斯的温和微笑似乎是什么时候也从来没有间断过的,但是那种笑容却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的温暖,雷紧盯着希绪弗斯的背影想道,那笑容像是一种习惯,没错!对于希绪弗斯来说面带微笑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了,再也改不掉了,无论自己愿不愿意也好。时间永远都是最神奇的东西。
“是了!我听撒加学长说过,希绪弗斯老师你的舞也跳得非常好的啊!”雷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兴奋地大喊起来,“那么,请问希绪弗斯老师愿不愿意给我做个示范啊!”雷看着希绪弗斯的双眼都快要放出光来了。
“那个……雷……你这么说的话……我……”平日遇见什么事情都能轻松应付的希绪弗斯,现在说话却竟然吞吞吐吐起来,“那个……我觉得还是不太好吧……”婉转拒绝了!
“希绪弗斯老师啊!你这样说的话太谦虚了啊!其实除了撒加学长,平时我还听见其他艺术团的学长和学姐们谈论起老师你的舞的啊!”雷说着说着越来越兴奋,“他们都说希绪弗斯老师的舞蹈简直就像是梦幻一样,会让人看着看着就陶醉其中了。”
“但是……”
“希绪弗斯老师啊!竟然雷都这么说了,你就跳一次给他看吧!”一个声音突然插进了两师生之间的谈话,两个人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声音的来源,艾俄罗斯正站在舞蹈室的门口,微微眯起的一双眼睛,头上那艳红色的头带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样的惹人注目的,“你就跳一次给他看吧!这个要求对于你来说不是小事情来吗?还是希绪弗斯老师你就这么不近人情的啊!”微微眯起的双眼似乎带着笑意,但是却和平时艾俄罗斯那温和亲切的微笑不一样,此时的艾俄罗斯那笑容,更像是一种危险的笑容。
“艾俄洛斯!不要老是说我吧!”希绪弗斯突然轻笑了一下,“我记得艾俄洛斯你的舞也跳得相当不错的啊!我记得上次赛奇大人还夸奖过你呢,那为什么你自己不去给实地表演上一段呢,年轻人老是这样不行的啊,而且这样的话,我们这些老人家也是会很困扰的啊!”什么叫做皮笑肉不笑,那大概就是希绪弗斯现在这个样子了。
“哦?要我跳上一段吗?”艾俄洛斯挑了挑好看的双眉,毫不介意的回答着,“我是不介意的啊!只要雷没什么意见的话,我立刻就可以跳给他看看啊!”说完把目光再次移到希绪弗斯身上,“我不像某些人啊!”
“哦?艾俄洛斯啊!你那个某些人是什么意思呢?”像是在开玩笑一样的语气,希绪弗斯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抬脚,扬手,那是拉丁舞的准备姿势。
“希绪弗斯老师,你要跟我跳啊!”艾俄洛斯说着从一直依靠着的门框上站直身子来,迈着那轻盈却又稳健的步子,向希绪弗斯所在的方向一步步走过去,在经过雷的身边的时候,艾俄洛斯微微侧头看着还坐在地板上的雷,对上他的紫色双眸,轻轻微笑着对雷说:“帮忙去开一下音乐吧,可以吗?音箱在那边,第三首曲目。”
“哦!”雷应了一声连忙从地板上爬起来快步向摆在角落里面的音响走过去,对于艾俄洛斯和希绪弗斯的要求,雷总是不敢怠慢,连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可能这就是这两位身上特有的那种亲和力的作用吧,或许也正是有着这样的力量,希绪弗斯和艾俄洛斯才有着跟他们职位相称的号召力吧。
“麻烦你了!”走到希绪弗斯前面两三步远的地方,艾俄洛斯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下在摆弄着音响的雷微笑着道谢。
“啊……啊……其实也没什么……”听到艾俄罗斯的道谢,雷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地脸微微红了起来,“两位,准备好了吗?”然后雷看见相对而站的两个人同时向他点头示意,“那么开始的啊!”雷得到两人的示意之后就按下了音响的开关。
音乐顿时在舞蹈室内回荡——
两人几乎同时开始动作——
踏步,上前,扬手,抬脚,希绪弗斯的动作似乎永远都是那些温柔,但是却不会显得过于阴柔,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透出他的魄力,他的精神,他的灵魂,当然还有他的感情和心,别人都说,舞者了解舞者,这是真理,其实只是一个抬手,一扬脚,很多东西就可以表露出来,包括感情和魅力。
一个半圈旋转,然后灵活地接上一个前踏步,艾俄洛斯的舞步比起希绪弗斯来说,一点也不差。步伐稳健,踏步的时候脚从来不会摇晃,艾俄罗斯曾经作为一名圣斗士,武力当然是非常之不错的,但是他的舞也能跳得这么好,可能就没有多少人会知道了。
“连撒加也不知道呢!”艾俄洛斯心里面这样想着,前几天练舞的时候,他故意装作是第一次跳舞那样,任由撒加来带领他,还有些坏心眼的有意无意地踩了撒加几下,听着撒加轻轻抱怨着“赛奇大人还有其他的学生不是都说你的舞跳得很好的吗?怎么老是踩到我的啊!”边努力着想要带领好自己的时候,艾俄洛斯总是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心里在想什么呢,艾俄洛斯,不专心的话小心跟不上节奏啊!”希绪弗斯向前踏脚上步,侧身,从艾俄洛斯的身边滑过,嘴角微微勾起一个似有似无的弧度,还带着那意味不明的语气,几乎是贴着艾俄洛斯的耳边说着。“只是在想的话,愿望是不能实现的啊!”
艾俄洛斯听了希绪弗斯话只是轻轻笑了笑,并没有说些什么,转身踏步,跟希绪弗斯拉开了一段距离,两人回到最初面对面的准备的位置,第一乐章结束。
“还不错啊!艾俄洛斯!不过要是只是不停地回避,不迎上去的话,那是没办法把舞跳好的。”
“希绪弗斯!你说究竟是我啊!还是你自己呢?我觉得一直在回避的其实是你吧!”
扬手,抬脚,抬头,挺胸,接着就是第二乐章——
和之前柔和缓慢的第一乐章不同,第二乐章的节奏紧凑,充满着活力和朝气,如果说第一乐章是给人一种轻松放松的感觉,那么第二乐章给人的就是一种紧迫和紧张的感觉。
仿佛是有一种天然的默契,音乐的音调一响起来,两人就同时踏步上前,向对方靠近,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是剩下大约一个拳头的位置,扬手,双方的手交叉在一起。
“希绪弗斯,你喜欢雷古鲁斯吗?”完全不用转弯抹角,艾俄洛斯直接问出,完全不理会希绪弗斯究竟会不会因为他这个突而起来的问题而被吓着。
不过,希绪弗斯是什么人啊,他怎么可能被艾俄洛斯这样的一个问题就吓倒了呢,希绪弗斯微微眯起一双深蓝色的双瞳直盯着艾俄洛斯的双眼,轻轻笑了起来,笑得连艾俄洛斯都有些懵了,“是的!我承认我喜欢雷古鲁斯!但是艾俄罗斯你也喜欢撒加的吧!”希绪弗斯并没有否认,而是很直接地回答了艾俄洛斯,这倒是让艾俄罗斯有点意外。
“我喜欢他,但是这还不够的,不是吗?问题还有他的意愿!”踏步,后退,艾俄洛斯拉开了与希绪弗斯的距离,原地踏步。“我是没有问题,但是撒加他一直都放不下啊!”
“那么问题还是在你那里啊!艾俄洛斯!”毫无征兆地突然向前踏步,希绪弗斯来到艾俄洛斯的面前,然后原地踏步,“是你没有好好开导他啊!艾俄洛斯!”
“是吗?”艾俄洛斯轻轻笑了一下,“那么希绪弗斯你呢?你又为什么一直都在原地踏步呢?”
“我的问题跟你们不同!”希绪弗斯一手轻轻抚着艾俄洛斯的肩膀,转身,动作优雅而连贯,完全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雷古鲁斯他一直都只是把我当作是他自己的老师!”说完,希绪弗斯低头笑了一下,那是无奈的苦笑。
“你问过了吗?问过雷古鲁斯自己的意愿了吗?没问过的话,不能这么妄下结论啊!”艾俄洛斯一手拉着希绪弗斯的手借助他的力稳定自己的身体然后上身后仰,“希绪弗斯,难道你是害怕吗?原来世界上还有希绪弗斯你会害怕的事情的啊!”
“害怕?”希绪弗斯轻轻笑了一下,伸手拉起艾俄洛斯,然后顺势拉着他的转身,两人互换了位置,“或许真的是有点害怕吧!害怕知道答案!艾俄洛斯,是人的话都应该会有害怕的事情的吧,没有真正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除非那个人是没有感情的!”
放开希绪弗斯的手,艾俄洛斯扬手踏步后退,然后双手平举,垫脚站立,“我同意你这句话,希绪弗斯!不过,我更加认为你还是要去问问,不问的话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答案的!不是吗?”
“如果答案是残酷的话,那我宁愿不要知道!”希绪弗斯无奈地苦笑,以前自己即使是面对冥王军,甚至是冥王本人,都从来没有害怕过,原来自己也会有懦弱的时候的啊!以前还真的不知道啊!
“逃避永远不是办法!这方面你还是跟撒加很像啊!”艾俄洛斯说。
“喂!喂!好像你跟我才是射手座啊!艾俄洛斯!你确定你刚才的话没有说错吗?”希绪弗斯突然快步上前,艾俄罗斯也同时上前,二人在舞蹈室的中心擦身而过,然后相互拉着手,艾俄洛斯借着希绪弗斯的力滑坐在地上,希绪弗斯则半跪在他的身后,一手扶着他的腰,一手按着他的肩膀,定型,最后一个音符想起,音乐结束。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二) | 忘却の庭园 |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