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三)
2009-12-14 Mon 01:07
第四章
窗外下着大雨,雷声阵阵,电光闪闪。
窗内人头攒动,书声琅琅,窃窃私语。
只有我,那么我呢……
撒加坐在偌大的阶梯教室里面,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看向外面,外面轰隆声一片,天像要塌下来一样,下着倾盆大雨,天地间模糊一片,撒加海蓝色的双眸定定地望着窗外的雨景,任由老师在讲台上讲得再天花乱坠,撒加一句也没有听进去,“那个晚上好像也是下着这样的雨吧。”他喃喃自语,窗外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好像与他无关一样,撒加想起的是多年前的今天——
那个雨夜,那个命运的雨夜——
闪着寒光的黄金匕首,
冰冷残酷的狂笑声,
逃亡,追捕,窗外也是下着这样的大雨,他听见自己的笑声回荡在冰冷的教皇厅,他在说些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哭了?笑了?不知道,一切都那么遥远却又是那么接近,让他几乎分不清哪些是现实哪些是梦幻……
只有窗外的大雨一直都那么清晰,那么真实,冰冷得让人窒息……
然而雨过天晴之后,传来的则是他的死讯………………
(我知道原著那里并没有下雨,但是配合剧情需要吧XDDD)
“学生会主席,上课不专心听讲,这样真的好吗?”身后传来声音,多年来的训练和习惯令撒加几乎条件反射性地立刻转过头去,在他的眼前顿时出现的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褐发蓝眼,“艾俄?”撒加不由自主地唤出那个名字。
“喂!撒加!你今天是怎么了啊!虽然我的样子是长得很像艾俄洛斯,但也不至于会认错吧!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对方的声音里面带着一点点的无奈,但更多的是关心。
对方的话瞬间让撒加清醒过来,努力把自己几乎溃散的意识重新聚集了起来,思想重新回到现实里面,撒加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人,“希绪弗斯??”不太确认的语气,显然撒加仍旧没有回复状态。
“总算还知道我是谁。”希绪弗斯无奈地摇着头,“撒加啊!你今天是怎么了啊?身体不舒服吗?”说着想要伸出手去试探撒加的额头的温度,但却在手就要覆上撒加的额头的时候,撒加突然把头扭到一边去,希绪弗斯的手被硬硬甩开了。
希绪弗斯无奈地放下停在半空中的手,叹了口气,在撒加身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来找我有事吗?希绪弗斯!”撒加把身子转了过去,面朝着板,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真的是在看板的,因为他背对着希绪弗斯,希绪弗斯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声音已经恢复到平时的冷静沉着。
“我只是刚好路过而已!”希绪弗斯摊开手笑了一下说,“我在门外经过,看见你望着窗外在发呆,于是进来看看你究竟是怎么回事,谁知,你一个开口就在喊艾俄洛斯的名字,太伤我的心了!”希绪弗斯一面受伤的表情,还一边叹气一边说着。
但是撒加没有回话,他低头翻着放在自己面前的教材,单纯地只是在翻着,一看就知道他根本没有要看的意思,只是单纯地在找些事情给自己干。
希绪弗斯坐在撒加身后看着他胡乱地翻看着自己的教材,更加无奈地轻轻摇着头,终于忍不住伸出手用力按着撒加的肩膀,“撒加!不要再翻了再翻的话书也会被你翻坏的!”顿时,撒加手中的动作停在翻书的姿势上,他慢慢回头望向希绪弗斯,海蓝色的双眼对上希绪弗斯碧色的双眸,后者朝他轻轻摇了摇头,再次轻声对他说,“别翻了!”
撒加闭上了海蓝色的双眼,终于也放下了手中的教材,转头再次望向窗外的雨景,没有再说话。雨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依旧不紧不慢不急不徐的下着,窗外的一切都笼罩在雨中,显得那样的不真实。
“撒加啊!不要在自己把自己困在牢笼里面了,这样对你和他都没有什么好处的,既然过去的都已经成了过去了,那就让它成为过去吧!”希绪弗斯那一如既往温和的声音传来,其实撒加很喜欢希绪弗斯的声音的,他的声音永远都是那样温和,就像是一束温暖的阳光。
“哼!”撒加自嘲地苦笑了一下,他当然明白希绪弗斯所说的道理,因为同样意思的话已经有很多的人跟他说过了,但是明白是一回事,真正能够做到则是另一回事,撒加可以漠视一切,甚至是神也一样,但是唯独对于这件事是另外的,因为这件事跟那个人有关,没错,所有跟那个人有关的事情,他都从来不能忽略,哪怕是再小的事情也好,而且现在这件根本就不是一件小事情。
他,撒加,曾经伤害过他,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但是这是事实,千真万确的事实……
但是希绪弗斯不愧就是希绪弗斯,作为这班人的前辈,赛奇和白礼选他来当他们的指导老师其实是想希绪弗斯来好好照顾他们,希绪弗斯可以说使他们之中最年长的那一个,这个任务交给他的话,白礼和赛奇相信他一定能够胜任的,而事实上已是如此。希绪弗斯了解他们,连总是让人看不透的撒加也不例外,当然这是他一直以来努力的成果。
希绪弗斯松开了按着撒加的肩膀的手,用那依旧温和的声音对撒加说话,那语气就像是一个年长的哥哥跟自己的弟弟说话一样,“撒加啊!其实有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一直都忽略了呢?”没有了刚才那种压抑的气氛,随和的语气让周围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希绪弗斯总有办法让气氛缓和起来。
“啊?什么?”撒加听着希绪弗斯的话也不禁疑惑起来,扭头,海蓝色的双眼不解地望着希绪弗斯。
希绪弗斯看见撒加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微微笑了一下,他用一只手的手肘撑着桌子,把头搁在手掌上,缓缓开口:“撒加啊!你有没有想过过去无论是怎样的,都不能再次改变了,就算你再强,就算你能粉碎星辰,但是你还是不能改变过去的,那已经是既定的事情,无法改变的,你再怎样后悔,再怎样自责,也弥补不了什么……”
“但是……我……”撒加打断了了希绪弗斯的话。
“Gemini•saga,别打断我的话,听我把话说完!”希绪弗斯的声音和语气突然来了个360度大转变,变得严肃强硬了起来,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平易近人的感觉,那种自然散发出来的威严连撒加都顿时愣了一下,“Gemini•saga!”希绪弗斯再次换了一声撒加的名字,沉着稳重的声音,“因为那永远都不能再改变的过去而丢失未来,你觉得这样值得吗?你们没有了过去,难道就连未来都不要了?撒加,我曾经在迪斯和阿布他们的口中听说过关于你的事情,他们所说的那个曾经把圣域管理得整整有条的教皇,我想不应该是你现在这个样子的吧!撒加!“希绪弗斯一字一顿,字字清晰,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是字字都敲进了撒加的心里面。
“希……绪弗斯……”撒加那双海蓝色的双眸看了看希绪弗斯,然后他闭了闭眼睛,转过身去背对着希绪弗斯,“我……知道了……”低低的声音,几乎要淹没在窗外的一片雷鸣电闪之中了。
“别为了过去而失去未来,永远不值得!”希绪弗斯的语气再次缓和下来,最后他拍了拍撒加的肩膀,“自己想想吧!那我走了!不打扰你了!”希绪弗斯说完站起身来,踏着像来时那样的轻盈步伐,从阶梯教室的后门离开了。
希绪弗斯一个走在教学楼的回廊上,望着外面那似乎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的倾盆大雨,嘴角微微弯起一个优雅的弧度,“再大的雨也会又要停的时候吧,等大雨停了之后,又是一片晴朗的好天气了,我相信,你们也将会迎来雨过天晴的那一刻的,那么请你们努力吧!撒加还有艾俄洛斯!”希绪弗斯边轻笑着边自言自语。然后他抬起手看了看手表,“还早呢!那么让我想想应该去那里走走呢,是了,去看看雅柏的玫瑰园好了,听说他园里的玫瑰全部都开了!”说着,希绪弗斯就加快步伐向目的地走去。
请一定要幸福,不要学我那样,射手座还有双子座的孩子………………

过去是怎样的还是怎样,竟然不能改变,那么只要这样平衡着就好了……
“嗒嗒!”寂静的走廊上面回响着脚步声,雷古鲁斯抱着一叠资料出现在行政大楼那空无一人的走廊里面,走廊边上巨大的玻璃窗水雾迷蒙,外面的雨还在继续下着,雷古鲁斯侧头望向窗外,蓝绿色的双瞳深得像一汪深潭,看不到底,却透出深深的无奈和寂寞,他望着窗外的雨景轻轻喃喃自语:“雨什么才能停……”
行政大楼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会来的,而现在又是上课的时候,自然来的人就更少了,脚步声在走廊里面回荡着,声音撞在四周的墙壁上反弹回来,回声不断,却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寂寞。
雷古鲁斯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停了下来,上面写着“指导老师办公室”,没错,这就是希绪弗斯的办公室,雷古鲁斯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却没有推门进去,他在迟疑着。
连雷古鲁斯都不知道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变成这样,想见,但是真正碰见的时候却又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雷古鲁斯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跟着希绪弗斯训练的时候的情景,那时候的自己只是那样单纯地仰慕着希绪弗斯,相信着希绪弗斯,依赖着希绪弗斯,不知不觉,那些整天跟在希绪弗斯身后叫他“老师”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面对着希绪弗斯的心情不再纯粹,有一种以前没有的感情在渐渐萌发,弄得雷古鲁斯一时间不知所措,以后要怎样去面对,这个问题,就算是被称为“天才少年”的雷古鲁斯也不知道。
“我和你之间永远都只能是师徒吧……”自言自语,低低的声音瞬间就被门外的电闪雷鸣和雨声所吞没,不留一点痕迹……
雷古鲁斯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办公室门口,手搭在门把手上,直到一个声音把他那游离的意识重新拉回现实:“雷古鲁斯?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啊?”
雷古鲁斯像一只受惊的小猫一样,不自觉后退了一步,他侧头,一双蓝绿色的双眼竟然露出的是惊慌失措,“哇!雷古鲁斯你是怎么回事啊?”连平时处事不惊的加隆也被雷古鲁斯的这个反应吓了一跳,“我只是叫你一下而已,你有必要这么大的反应吗?”加隆双手插着自己的腰一面不爽地抱怨着。
“加……加隆……原来是你!”雷古鲁斯回过神来,看清楚站在他面前的一面不满的加隆,突然就松了一口气,但是脸上却又露出失望的表情,“原来……不是他……”
“啊?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清楚啊?”加隆一面疑惑地文,“说话的声音像蚊子一样,你这是说给谁听啊?”
“我根本就没有说话!”雷古鲁斯很不服气地别过头去不去看加隆,但是他说着句话的时候仍旧让人觉得他底气不足。
“喂喂!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设定里面雷古鲁斯要比加隆年龄小的)?”加隆双手抱在胸前,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打量着雷古鲁斯,“嗯!雷古鲁斯,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我哪里怪了?”毕竟雷古鲁斯还只是个少年,就算智商再高,在情商方面他还是不及年纪比他大的加隆的,就这么一句话,就惹得雷古鲁斯变成一只准备发怒的狮子。
其实雷古鲁斯在想些什么,加隆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只是他故意不说罢了,有些东西直接说出来时是伤人的,这个道理加隆还是明白的,加隆见雷古鲁斯紧盯着自己,像是一只准备发怒的幼狮,知道自己第一步的行动已经成功了,于是换上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那么你为什么站在门外一直不进去呢?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怕因为上课缺席被希绪弗斯知道,会被他打屁股是吗?”说着加隆大笑起来,“哈哈!一个黄金圣斗士竟然会怕被人打屁股啊!”
“加隆!你!”小狮子朝着加隆张牙舞爪,一副就要扑上去的样子,要是雷古鲁斯现在的样子让卡路迪亚还有马尼戈特和米罗知道的话,他们肯定会好好嘲笑一番这只平时老是装成熟的小狮子的。
“哦?发怒了啊?不服气啊?那么就进去啊!”看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加隆心中暗暗偷笑,伸手搭在门把手上,“不出声我就当你同意了啊!那我开门的啊!”说着转动把手。
“等等!加隆!”在雷古鲁斯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加隆已经打开门,一手拉着他走进去。
“啊!希绪弗斯竟然不在啊!”加隆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失望地说着,“他不在这里好好办公,又跑到哪里去了!?果然就是除了吃饭和必要时候都找不到人的指导老师!”加隆此刻终于知道自家老哥为什么如此评价希绪弗斯了。
听见说希绪弗斯不在,雷古鲁斯终于抬起头来打量着四周,还是雷古鲁斯记忆中一如既往地简单整洁的办公室,所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文件一叠一叠分门别类地摆放在办公桌上,房间里面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只有办公桌上摆着一棵小小的绿色植物,还有就是茶几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玻璃鱼缸,几条色彩斑斓的小鱼在里面欢快地游动着,阳光从窗外射进来,整个办公室都光亮起来,风把米黄色的窗帘轻轻吹了起来。雷古鲁斯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相反他可能是来这里次数最多的人之一,学生组织的领头人要定期来想知道老师汇报工作的,但是每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雷古鲁斯都会好好打量这里一番,因为这里是那个人的地方,这里有着那个人的气息,所有关于那个人的事情,雷古鲁斯都会留心注意的。
“果然很像希绪弗斯的风格啊!”加隆在办公室里面四处走动着,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简洁整齐!下次叫米罗那小子来看看,让他学学怎么收拾自己的房间,卡妙也可以省省气了。”
“其实你自己也应该好好学一下吧!加隆!小艾曾经告诉过我你的房间也是一片凌乱的。”雷古鲁斯不失时机挖苦着加隆。
“哼!小艾这小子竟然把我的私隐周围跟别人说啊!下次我就周围跟别人说说他小时候的那些糟糕事情!”加隆不服气地抱着双臂说着,那样子像极了一个被抓了把柄的小孩子一样。
“你们很清楚对方的事情啊!”把手上的文件郑重其事地放在希绪弗斯的办公桌上面,停下来想了一下,拿起旁边的笔筒压在文件上面,防止文件被风吹乱了,雷古鲁斯抬头的时候看见希绪弗斯桌面上的相架上的照片,他和希绪弗斯的合照,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希绪弗斯依旧是那一如既往温和地笑容,雷古鲁斯坐在他旁边,两个人看上去与其说像是师徒,更像是两父子。
“你说清楚啊?那不是应该就是这样的吗?都相处了这么久了。”加隆觉得这个问题是很理所当然的,“难道不应该是这样的吗?”加隆对于雷古鲁斯问这个问题的意义还是有点搞不清楚,“你想说什么呢?”
“没有……只是随口问问而已……”雷古鲁斯垂下双眼,低着头,浅金色的刘海挡着他的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突然他抬起头来,向加隆展现了一个活泼灿烂的笑容,用欢快的声音说着,“好了!文件放下来了,竟然希绪弗斯老师不在,那么我们走吧!”说着走到门口,伸手要去抓着门把手开门。
就在雷古鲁斯的手要碰到门把手的那一刻,门把手却突然自己转动起来,就在雷古鲁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门从外面打开了……
“咦?加隆?还有雷古鲁斯你也在?”从门外进来的希绪弗斯,看见加隆还有雷古鲁斯在办公室里面的时候,也显得略略有些惊讶。
“啊!去偷懒的指导老师终于肯回到岗位上面了啊!”加隆吹着口哨挖苦着希绪弗斯,“我今天终于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撒加会这样评价你了。”
听了加隆的话,希绪弗斯竟然一副关我什么事的表情笑了起来,“我说啊!我只是随便出去走了一下,你刚好在我出去的时候来我有什么办法啊!加隆啊!只能怪你自己跟我没缘啊!”希绪弗斯哪里是那种省油的灯呢,就这方面来说,他绝对不比加隆差。
“其实是你自己偷懒让我碰见了所以不好意思吧!希绪弗斯!”加隆自然也不甘示弱。
奇怪的是这次希绪弗斯竟然没有再说些什么,他转过头去看了看身边比他矮一个头的雷古鲁斯,温和地问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雷古!“
“文件我已经放在你的办公桌上面了!”雷古鲁斯微微低着头,“这是这周的学校的网络情况的汇报!我还要上课!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雷古鲁斯说完,等也不等希绪弗斯的回答,就自己打开门,逃一样地快步走了出去。
希绪弗斯站在原地定定望着雷古鲁斯在走廊上渐行渐远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雷古啊!你就这样不想看见我吗?一刻都不想多留,我就令你这么困扰吗?”希绪弗斯嘴角抽动着,无奈而苦涩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
加隆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很不以为然地说着:“怎么跟撒加和那个艾俄洛斯一样的啊!难道射手座的恋情都是曲折离奇的啊!拜托!现在又不是拍爱情偶像剧!面对面说清楚不就好了吗?有必要弄到这么复杂吗?”当然加隆这些抱怨的话只是很小声地说着,因为他知道,要是传进希绪弗斯的耳朵里面的话,他绝对就免不了希绪弗斯式的恐怖惩罚。
窗外,雨还在继续下着…………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四) | 忘却の庭园 |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二)>>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