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四)
2009-12-14 Mon 01:47
“啊!那个是撒加学长啊!“
“是啊!真的是学长啊!他去哪里了啊?”
撒加抱着手上面的书快步穿行于校园的人群中,起床,上课,吃饭,自习,排练,睡觉,撒加每天都过着这样的生活,直到现在撒加才发现,原来脱下了那沉重的双子座圣衣,卸下肩上的使命和责任,远离了战争,远离了使命,撒加也只是撒加而已,不再是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撒加,只是名叫撒加的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在大学里面锻炼四年,之后,或者升学,或者出来工作,那都只是一些普通人的生活。
其实撒加一早就知道,当他再一次在暗中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个世界不再需要那能粉碎星辰的拳,不再需要那能够吞没一切的异次元空间,于是他,不应该是说是他们,很有默契地隐藏起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就这样隐藏在普通人之中,过一种他们从来没有过的新的生活。
“撒加啊!怎么你这么迟才来的啊!”当撒加踏进圣劳伦斯大学中央最大的运动场的时候,就看见加隆双手叉着腰,极为不满地抱怨着,“我们都等你很久了啊!”
“抱歉!刚才下课后处理了一下班里的事情,所以就迟了!”撒加向众人道歉,“人到齐了没有?”撒加在工作的时候总是那样的严肃认真的。
“还有希绪弗斯和雷古鲁斯没来!”一面不爽的马尼戈特坐在操场的草坪上,“尽是要人等的家伙。”说着像是要发泄一样,扯着草坪上的那些可怜的青青小草,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马尼戈特今天不知怎么的,脸上被划了几条深深浅浅的伤痕,还青了好几块。
“哇!马尼!你的脸是怎么回事了啊?”发现了马尼那伤痕累累的脸,米罗第一个夸张地怪叫起来,“你被袭击了吗?还是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了?”米罗嘻嘻地笑着拍着马尼戈特的肩膀询问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旁边的卡妙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我的事不用你管!”马尼戈特很不客气地一下打掉了米罗拍着他的肩膀的手,顺带还给了米罗一瞪,然后就像是不想被别人看见那受伤的脸一样别过脸去。
“嗯!就那个伤痕的形状来看……”笛捷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用一种很学术性的演讲口吻说着,“那应该是魔宫玫瑰造成的,马尼,你被魔宫玫瑰攻击了吗?”
笛捷卡的这句话让全部人都把目光集中在马尼戈特的身上,啊,不,应该是脸上,其中迪斯马克斯还特意跑到他面前,双手叉着腰一面坏笑地笑道,“哎呀!原来前辈也有被魔宫玫瑰袭击的时候啊,怎么这样不小心啊!以后走路就要好好看路啊!”其他的人也七嘴八舌地说开了,当然,其中起哄得最厉害的当然要数米罗,加隆,卡路迪亚还有迪斯那几个,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围着马尼戈特团团转,似乎这次是誓不罢休了。
被人这样议论,佛都有火啦,更何况马尼戈特根本就不是佛啊,“我都说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马尼戈特突然发怒,大声咆哮起来,“你们就这么无聊吗!!”
“喂!喂!我们只是关心你而已!你发这么大的火干什么啊!”加隆一面委屈的表情说着,“真是好人难做啊!”说着双手抱着头一屁股坐在草坪上,别过脸去不去看马尼戈特。
“有你们这样关心人的吗?你们这是关心人吗?”气在心头的马尼戈特哪会好好听别人说话,顿时就大声吼了回去!
“喂!喂!你这是什么礼貌啊!赛奇大人没有教你待人要有礼貌的吗?”加隆天生顽固不驯,几乎对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而且他生平就很少被别人这么大声吼的,现在竟然被马尼戈特连续吼了几声,自然心里就不舒服。“马尼戈特,你……”
“都给我闭嘴!”一声低沉的男音传了过来,声音不算特别大,却是字字铿锵有力,带着某种不可触犯的威严和凌厉的气势,那是天生的王者才有的气势,压倒一切的魄力,让人打心里面屈服,而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这个圣劳伦斯大学的学生会主席——撒加。
撒加一开口,周围顿时鸦雀无声,乖乖闭上嘴巴,不是因为他们害怕撒加的力量,而是撒加的确就有那种让他们屈服的魄力,学生会主席几乎是等于统领这六大学生组织的存在,让撒加来当就是再适合不过,于是在某种程度上不得不佩服希绪弗斯选人的高明,“很好!”撒加见全部人都静了下来,再次开口,“我希望各位记得,我叫诸位来这里不是让各位来闲聊或者是吵架的!”撒加海蓝色的深邃双瞳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缓缓开口,“我叫诸位来是分配任务和安排工作的,如果因为诸位自己的事情而延迟了工作进度,由此带来的各种后果,包括赛奇大人还有白礼大人的各种责备,惩罚等,我都一概不负责,请诸位好自为之。”撒加优美的嘴角弯起了一个绝美的弧度,那种我提醒你们了,一切后果你们自己负责的奸诈表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这是撒加吗?你确定这个真的是撒加啊?”米罗在卡妙面前夸张地摇着卡妙的肩膀,呼天抢地,“我真的没有眼花啊!”
“把你的手拿开!”卡妙很不客气地打掉了米罗抓着自己的肩膀的双手,附加冷冷瞪了米罗一眼,转身走向站在另一边的笛捷卡,石青色的头发在米罗的眼前划起一个弧度,留下米罗一个人呆在原地。
“沙加!原来老哥是你的同类啊!”加隆偷偷凑到沙加的身边小声说着,“狐狸啊!狐狸啊!金毛狐狸还有蓝毛狐狸啊!”加隆一面点着头一面慎重其事地说着。
双眼紧闭的沙加睁开了一点眼角,迅速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赏给了加隆一个暴栗,“哇!好痛啊!沙加你干嘛打人啊!”加隆抱着自己被赏了一记暴力的脑袋,痛得龇牙咧嘴的,可见沙加下手不轻。“佛曰:‘话不可以乱说,药不可以乱吃。’你这小子,怎么可以说佛是狐狸的啊!这是大逆不道啊!”
“难道佛祖就可以乱用暴力啊!”加隆小声咕噜着,当然他的话沙加是没有听见了,要不很可能就是另一记暴栗的来临了。
“那么诸位都明白我的话了吗?”撒加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附送那倾国倾城的万人迷笑容,全场再次倒抽了一口气,仿佛冷风过境,鸡皮疙瘩全部都起来了。
“那么接下来!艾俄洛斯!你来跟他们说说具体工作安排吧!”撒加说着把脸转向了一直站在他身后没有说话的艾俄洛斯。
“但是,撒加啊!雷古鲁斯还没有来啊!”艾俄洛斯说道,“要不要再等一下啊!”
“雷古鲁斯他究竟去了哪里了?我说过中午在这里集中的啊!”撒加沉吟着,“会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了吗?”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撒加再次开口,“先别等他吧!待会儿他来了之后我在跟他说吧!”
“好的!”艾俄洛斯点点头,示意撒加他明白了,然后他打开手上的资料夹,从中间抽出一张纸,蓝色的双瞳望了望在场的人,开口:“这次我们负责的是迎新晚会的工作准备还有期间的工作。”停了一下,艾俄洛斯确定所有都在听他说话后,再次开口:“总负责人是学生会主席还有团委书记,也就是我跟撒加,其中学生会成员负责前期的舞台搭建,还有晚会当晚的纪律维持……”艾俄罗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另一个声音就插了进来!
“什么!舞台搭建!”马尼戈特第一个怪叫起来!
“别出声!听艾俄洛斯好好说话!”撒加那低沉的男音响了起来,马尼戈特顿时闭嘴不说话。
“团委负责前期的会场布置,还有晚会当晚的入场安排;信息技术中心负责灯效,音效还有设备的调试监控工作;通讯社负负责前期的宣传还有当晚的采访;社联负责协助通讯社工作;最后,后勤服务中心……”艾俄洛斯抬头望向修罗,“这段时间,大家的吃饭问题就交给你了!”
“我知道了!大艾哥!”修罗慎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接下任务。
“好了!诸位知道自己的任务了吧!那么,今天会议结束,各人回去好好准备!”撒加停了一下,突然微笑起来,“是了!希绪弗斯说,这两个星期要加训,做好心理准备吧!”
“什么!!!!!”…………

对于弗特洛斯来说,上课从来都是属于不必要的事情之一,但是弗特洛斯却很少会逃课,即使来到教室他在睡觉,或者是在做其他的事情也好,但是他就是从来不逃课。可说是全个圣劳伦斯大学逃课次数名列前茅的加隆曾经非常好奇地问过弗特洛斯为什么不逃课,而弗特洛斯回答加隆的只是一抹意味不明的轻笑。
扯起自己身上滑落的白大褂的衣摆搭在膝盖上,弗特洛斯突然想整整自己身上穿的白大褂,但是整着整着就突然笑了出来了,曾经的弗特洛斯怎么会想到自己除了双子座圣衣还会穿着其他的服装。【芙你果然就是喜欢裸着上半身啊】,而且还是白大褂。
“原来我除了杀敌还可以救人。”弗特洛斯说这句话的時候多少有点嘲笑自己的意味,“但是比起救人,杀人果然简单多了!”
圣劳伦斯大学的医学院并没有要求学生平时一定要穿着白大褂,学院只是规定学生在进实验室的時候才必须穿白大褂,但是弗特洛斯无论是什么时候,什么环境,无论春夏秋冬,无论是在教室还是实验室,身上都穿着那纯白色的白大褂。当然弗特洛斯是不会知道他穿着那白大褂在校园里面走动的時候回头率到底有多高的了……
好不容易,那熟悉的下课铃的音乐终于响了起来,弗特洛斯利索地站起身来,一把抓起那本放在自己面前连翻页没有翻过的药理学,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出教室。
室外的阳光有点刺眼,还没有习惯的弗特洛斯微微眯起了自己的双眼,伸手想到挡住那些灿烂得有点泛滥的阳光,却意外发现了一抹熟悉耀眼的金黄色。弗特洛斯微微笑了一下,朝着站在教室旁边的人走过去。
阿释密达今天穿着雪白的衬衫,这是他现在最常的一种打扮,或许学习人文科学类的学生都是这样,尤其是像阿释密达那样的历史类专业,经常都是端正的打扮,不像有些理科学士不修边幅,还很追求个性。
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从身后靠近,阿释密达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他没有转身,只是抱着书本的双手不易察觉地微微紧了紧,直到感觉到肩膀一沉,有人拍着他的肩膀,他才微微回过头去。
“阿释,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来等我的吗?”弗特洛斯拍拍阿释密达的肩膀,一双海蓝色的双眸迎上了阿释密达紧闭的双眼,嘴角微微弯起一个轻柔的弧度,然后绕到他的前面跟他面对面而站。
“你竟然没有逃课啊,我还以为你跟加隆一样。”阿释密达微微笑了一下,“真想不到认认真真来上课啊!不过,”阿释密达略略狡猾地笑了一下,“怎么你的书好像从来没有翻过一样的呢?”阿释密达有点得意地在弗特洛斯面前晃了晃手中的书。
这时候,弗特洛斯才发现自己的手上的药理学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被阿释密达拿过去了,阿释密达轻轻抚着书的封皮,低声说着:“书角没有折叠的痕迹,书页没有折痕,你是从来没有翻过这本书吧。”抬头,微笑,阿释密达不给弗特洛斯说话的机会就直接讲下去了:“你人是去了教室,但是你的心没有在上课。”
“这你觉得很奇怪吗?阿释!我从来对我自己已经知道而且滚瓜烂熟的东西没有兴趣的!你应该很清楚的啊!”弗特洛斯一面难道你不知道吗的坏笑,也不理会阿释密达能不能看见,“你觉得我会是那种像你一样规规矩矩地去上课,认真听讲的人吗?”最后的话,弗特洛斯索性凑到阿释密达的耳边说着。
弗特洛斯说话的气息喷在阿释密达的耳朵上,痒痒的,温热的,阿释密达有点不太适应地往后退了一步和前面的人拉开了一些距离,弗特洛斯则微微眯起双眼,饶有兴味地看着这样的阿释密达,不知在想些什么。“那么为什么还要来上呢?”阿释密达缓缓开口,问出自己的问题。
“为什么?”弗特洛斯重复着阿释密达的话,站直身子来把手插进白大褂的衣袋中,他定定地望着阿释密达,开口:“因为我不想某人看见我的名字出现在学校严重逃课人员通告批评里面的时候不高兴,还老是对我唠叨着要按时上课什么的。”弗特洛斯说完挑了挑自己好看的双眉,“走吧!阿释!迟到的话,撒加他们应该也早到了。”说完,他一把抽起阿释密达聪自己手上拿去的那本药理学,顺便还把阿释密达本来自己抱着的书也一并抽了过来,自己拿着,转身就迈步离开。
阿释密达抬头,紧闭的双眼望了望弗特洛斯的背影,嘴角慢慢弯起,露出了一个温柔幸福的微笑,小跑着跟上了前面的人,一阵风吹了过来,扬起了弗特洛斯那没有扣上扣子的白大褂的衣摆,衣摆末端微微扫到了阿释密达的手。
“弗特洛斯……”阿释密达轻轻唤着走在前面的人。
“什么事勒?”弗特洛斯边走边问。
“这件白大褂真的很适合你,你穿得很好看。”阿释密达微笑,轻声说着。
弗特洛斯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回头报以阿释密达一个自信温和的笑,微微咧开的嘴里面露出他那白皙的牙齿,“走吧!阿释!”
“嗯!”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五) | 忘却の庭园 |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三)>>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