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五)
2009-12-14 Mon 02:01
“小艾!把那边的螺丝钉递给我可以吗?”卡妙坐在铁架上面伸出手低头询问正蹲在地上的小艾,风把他那头石青色的长发吹得上下翻飞。
“是这个吗?”小艾拿起躺在身邊的螺丝钉看了看,“卡妙!接着~!”说着手腕一用力,螺丝钉就呈直线上升飞向正坐在铁架上面的卡妙。
卡妙一伸手准确无误地接住那个从下向上朝他飞过去的螺丝钉,“谢谢!小艾!”
“不是说搭舞台是学生会那边的事情吗?怎么连我也要来啊!我可是通讯社社长啊!”米罗像个小孩子一样鼓起腮帮埋怨着,“真是没天理的啊!”
“哦?米罗,看来你很不愿意帮我的忙啊!”一个轻柔的男声传进米罗的耳朵里面,米罗突然觉得好像一阵冷风吹过,身上鸡皮疙瘩全部都起来了,米罗心中顿时涌起一种极为不安的不祥预感,他慢慢生硬地转过头去看声音的来源,双眼正对上撒加那双海蓝色的双眼,还附加一个迷人的灿烂微笑。
“撒……撒加……”米罗一惊,心中大叫不好,他顿时感觉自己面部的肌肉开始抽筋,连说话都开始有点吞吞吐吐起来,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米罗是真的不喜欢在这里帮我的忙吗?”撒加边说边笑得更加灿烂,但是却没有一点感情,反而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米罗却越发觉得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不会好过,现场的气氛越发紧张,在场的人大气都不出,绷紧全身的神经作好逃跑的准备。
“那个……撒加……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米罗连声为自己辩护,毕竟米罗不是第一天认识撒加的,他自然知道撒加笑得越是灿烂,那么就是说他越是生气的道理的。
“撒加!弗特洛斯还有阿释密达还没有来吧?”这时一直坐在铁架上面没有开口的卡妙突然发话问道,冰色的双眸静静地对视着撒加那海蓝色的双眼,平静得几乎没有表情。
撒加微微一笑,不是刚才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灿烂微笑,撒加现在的笑容就像是一个兄长看着自己的弟妹的温和笑容,他自然知道卡妙是在故意转移话题的,但是竟然卡妙来救援米罗的话,那么撒加也不想再为难米罗勒,于是撒加顺应卡妙所想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他们有课,上完课的话就应该来了。”
话题就这样被转移了,现场的气氛一瞬间轻松了下来,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放下勒心头大石,卡妙也顿时松了口气,他转头望向米罗那边,米罗向他投向感激不尽泪眼汪汪的目光,弄得卡妙不好意思地把头别过一边去,而米罗却像胜利者那样笑了起来。
“是有人在说我们俩吗?”弗特洛斯那低沉的成熟男音在偌大的操场中响了起来,就像是直接在他们脑中响起一样,在场的人都顿了顿才反应过来。
撒加抬头向操场的入口望去,弗特洛斯和阿释密达正迎着无数注目礼向他们走过来,撒加扬手向他们打招呼:“你们来了啊!多两个人帮手就更快勒!”

“喂!雷古鲁斯!你在那边干什么啊?”米罗扭完了手中的螺丝抬起头来,看见雷古鲁斯正在舞台的一边专心地埋头摆弄着什么。
“在做音效和仪器的调试。”雷古鲁斯的声音从一堆大型的音效设备之中传过来,雷古鲁斯连看也没有看米罗一下,继续埋头摆弄那些各种各样的仪器。
“喂!雷古鲁斯!”米罗见雷古鲁斯并没有打算跟自己好好说话的意思,双脚轻轻一跃从舞台的铁架上面落到地上,走向雷古鲁斯,一面不满地说着:“你怎么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的啊!你这小子怎么这么没礼貌的啊!难道希绪弗斯没有教你要尊敬师长的吗?”米罗两手叉着腰站在雷古鲁斯身边大声嚷着。
这个时候,刚好马尼戈特在他们身边经过,看见一面不爽的米罗再看看旁边爱理不理的雷古鲁斯,立刻明白了是什么回事,于是他坏坏地笑了一下,唯恐世界不乱地插了一脚进来,“啊!啊!小狮子说了什么事情让前辈生气了啊!”马尼戈特走过去拍拍米罗的肩膀笑嘻嘻地看着雷古鲁斯说,“啊?尊敬长辈才是个好孩子啊!”说完还走到正在埋头工作的雷古鲁斯的面前,蹲下,坏笑着看着面前的这只小狮子,“来来!快笑一个给哥哥看啊!”
“就是啊!笑个来看看!”米罗也笑嘻嘻去调戏【大误!】雷古鲁斯。
雷古鲁斯抬起头来,深蓝色的双眼看着前面两个怪叔叔一样的前辈,正想说些什么,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另一个声音就让前面这两个人顿时僵直,“米罗,马尼,你两个是不是很有空啊!在这里聊天啊!要不要我叫撒加过来给你们分配分配任务啊?”温和轻柔的声音,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寒意,听到声音的马尼戈特还有米罗当场僵硬在那里,这个如此熟悉的温和却会让人发寒的声音,就算不回头,他们也知道那个是谁——圣劳伦斯大学六大学生组织的指导老师——仁智勇并存的腹前辈希绪弗斯。
“没……没……我……还要帮忙去帮东西,我先走了。”感觉情况非常不妙的马尼戈特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立刻开溜。
“我那边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我先去也把它做完!”米罗只觉得身后散发出来的气息越来越危险,看见马尼戈特已经开溜了,自觉此地不宜久留的米罗也找了个借口开溜。
“真是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就在这里无所事事,有空要好好跟他们做做思想教育。”希绪弗斯看着已经流到很远的两人的背影说着。
“其实老师你也一样吧!”起一双深蓝色的双眼,雷古鲁斯淡淡地说着,“老师你还不是无所事事,一直站在一旁看我们工作。”不理会转过头蓝眸看自己的希绪弗斯一面惊讶的表情,雷古鲁斯继续说着。
“啊!啊!我说啊!雷古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的啊!我是在监督你们工作啊!怎么会是无所事事啊!”希绪弗斯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他不是因为雷古鲁斯这样评价他而感到无奈,是雷古鲁斯跟他说话的时候那淡得就像跟一个普通朋友说话的语气深深地刺痛了他,蓝绿色的双瞳中闪过一丝的悲伤,希绪弗斯只是觉得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抓了一下一样,痛得难受,却又不能说出来。“雷古……”
希绪弗斯刚想说话却被雷古鲁斯的声音打断了,“希绪弗斯老师!请你向后挪一下,你踩到音响的电源线了。”和刚才一样淡淡的声音,一双看着希绪弗斯的深蓝色双瞳里面什么也没有,就像看着一个普通朋友一样的眼神,看得希绪弗斯心里面一阵抽痛。
希绪弗斯看着那双毫无感情的深蓝色双瞳,慢慢移开了自己的脚步,雷古鲁斯一把抽起本来被希绪弗斯踩着的电源线,抱着音响转身向舞台的另一边安装了,治理下希绪弗斯一个人站在那里望着雷古鲁斯那孤单的背影,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现在正是下午放学的时候,中央操场上到处都是学生,三三两两的,或是在闲聊散步,或是在打篮球,或是坐在草坪上面发呆看风景,反正就是做什么事情的人都有啦!
“哇!雅因!言渺!你们看看,是艾俄洛斯学长还有希绪弗斯老师啊!”走在最右边的色长发的女生指着对面正在搭舞台的一干人,兴奋地对自己身边的两个好友说着。
“啊!撒加学长也在啊!”走在中间的一个淡金色头发的女生也高兴地叫起来了。
“是为迎新晚会搭舞台吗?”走在最左边的是一个橙色长发的女生,“真是辛苦他们了啊!”
“雅因!奥拉!我们过去看看吧!”走在中间的淡金色头发的女生询问着着,虽然说是询问,但是在两个好友说话之前,她就已经拉起两个好友的手向着正在搭建的舞台那边冲了过去。
“啊!言渺!别跑这么快啊!等等我啊!”色长发的女生奥拉笑着任由自己被言渺拉着跑,即使脚下的脚步因为跟不上而有点凌乱,但是嘴上这样说着的奥拉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其实奥拉也很想过去看看吧!”跑在前面拉着身后两个好友的言渺一面坏笑着,转过头去向身后的奥拉挑了挑眉毛,一面我就知道的表情。
“是啊!难得同时看见艾俄洛斯学长和希绪弗斯老师啊!”奥拉一面微笑地回答,很明显她现在心情正好得很。
就在这时候,一阵悠扬的和铉铃声响了起来,“等等!言渺!奥拉!我的手机响了!”雅因大声叫停了两个正兴奋着好友,停下来从背包中掏出手机,看着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雅因的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然后她抬起头来一面抱歉地望着眼前的两个好友,“不好意思啊!你们先过去吧!我要听一下电话啊!”
“啊!又是那个谁打电话过来吧!”言渺一面的嬉皮笑脸地对着雅因挤眉弄眼,“好啊!你重色轻友,那么我也不客气了啊!”言渺一手拉起奥拉的手满脸不满地看了雅因一眼,对奥拉说,“我们走!”说完就拉着奥拉跑开了。
“哇!奥拉你看,真的是很大的舞台啊!”站在舞台前面的言渺抬起头来打量着面前的舞台说,“当然!撒加学长也很帅啊!”言渺现在打量着撒加的眼神就让人想起一个词——花痴,不过撒加现在背对着言渺,要是让他看见言渺现在的目光,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你现在这个花痴的样子会吓着人的啊!”奥拉取笑着身边的好友,却听见头顶上面传来一个温和礼貌的声音,“两位学妹,你们是来找人的吗?”奥拉一抬头,循声望去,正好对上一双微笑着的蓝色双眸,艾俄洛斯正坐在舞台的铁架上面低头看着站在舞台前面的两个女生问道,看见奥拉抬头看着自己,艾俄洛斯从铁架上轻轻跃下来,向着两个女生走过去,“你们找……”
艾俄洛斯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声尖锐的响声,舞台的铁架两边柱子微微倾斜,突然就直向下倒去。“言渺!奥拉!”站在不远处正在听电话的雅因惊慌得手机都掉在地上,失声叫喊出来,“快跑啊!”
但是言渺和奥拉早就被吓到反应不过来了,更别说是逃跑了,两人紧闭着眼睛抱着头尖叫着蹲下身来,眼看着铁架就要往自己的身上压过去,突然耳边传来两个有力的男声,两人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然后后背就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啊!”但是出了后背的疼痛,身上却没有出现预料中的重压。
“没事吧!”一个低沉却不失温柔的声音在言渺的耳边响了起来,言渺惊讶地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撒加放大的脸,言渺的脸立刻就红了起来,再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撒加则蹲在自己身边,看来刚才是撒加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扑过来把自己救了,看见自己没事了言渺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好友,一把抓着撒加的手大喊着问:“奥拉!奥拉她怎么了啊!”
“她没事啊!”撒加微笑着回答,伸出手来指着另一边。
“没有受伤吧!”艾俄洛斯站起身蹲下来向躺在地上的奥拉伸出手,深蓝色的双眼带着关切和担心,奥拉顿时愣住了。“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看见奥拉没有反应,艾俄洛斯担心地再问了一句,发现自己一直盯着艾俄洛斯看的奥拉连忙回过神来,一面不好意思地连忙说,“啊……啊……我……我没事……谢谢……谢谢学长了……”
“没事就好了!来!我拉你起来吧!”艾俄洛斯把手递到奥拉面前,向奥拉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奥拉把手递给艾俄洛斯,艾俄罗斯紧握着她的手,手上用力一把用力把她拉了起来,“看看哪里有没有受伤啊?”
这时候突然一声“卡兹”的巨响,另一个铁架柱子突然向他们倒过去,“小心!”在奥拉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艾俄洛斯一把用力把身边的奥拉向远处推开,“轰”的一声,铁架的柱子整个倒了下来,扬起铺天盖地的烟尘。
“艾俄!艾俄!”还没等烟尘散去,撒加就用力呼唤着艾俄洛斯的名字冲了上前,其他的人跑了过来,艾俄洛斯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铁架压在他的身上,脸上血红的液体缓缓流下来,一滴滴地落在地上,“艾俄!!!”撒加撕心裂肺地大声呼喊着,“艾俄!你醒醒啊!”撒加一声一声地呼喊着,竟然忘了要把艾俄洛斯身上的铁架移开。
“快点!大家过来帮忙!”还保持着冷静的希绪弗斯立刻招呼着一时还不知所措的众人,“把那个铁架移开!找人打电话去校医院叫救护车!”听见希绪弗斯的声音,众人立刻开始了行动。
“艾俄!艾俄!”撒加紧紧抓着艾俄洛斯的手呼唤着,脑中再次闪过了多年前的那个晚上的景象,一种久违的害怕和惊慌袭上心头,不要,不要,千万不要,不要再次重复那次的事了,我不要再失去你了,此刻撒加的心中就只想到这些了………………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潘多拉之心同人】Everytime You Kissed Me(一) | 忘却の庭园 |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四)>>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