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双子相关同人】异宝斋(二)
2010-01-06 Wed 19:53
“撒加……”阿斯普洛斯唤着自己的好友的名字。
撒加收回目送莫琳离开的的视线,对阿斯普洛斯微微一笑,在阿斯普洛斯面前的沙发优雅地坐了下来,撒加抬起右手,白皙修长的手指利索地打了个响指,接着就是楼上一阵噼里啪啦的杂乱声音,有玻璃碎在地上的声音,有柜子倒下的声音,有急速得像逃亡一样的杂乱脚步声,然后就是什么大型物件滚下楼梯的声音,在通向二楼的楼梯“轰隆”地滚下来一个海蓝色的物体,“啪!”的一声撞在楼梯口旁边的的雪白墙壁才停了下来。
“啊!啊!好痛啊!”原来从楼上滚下来的是个二十八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海蓝色的长发有点散乱,海蓝色的双眸痛得直冒眼泪,衣服上也有着几处焦了的地方,一只手揉着自己受到严重撞击的后脑勺和脊背,滚下来的年轻男子抬起头来,竟然有着跟撒加几乎一模一样的容貌,但是却散发出同撒加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啊!好痛啊!”一边揉着自己被撞伤的的地方一边冲着撒加大声吼叫起来,“老哥!你疯了啊!竟然在这里降雷!”
“我现在只想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加隆!”撒加海蓝色的双眼眯了起来,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还有,弗特洛斯,你也来交代一下!”冰冷的双眸扫过蜷缩在阿斯普洛斯的大腿上的蓝眼猫。
蓝眼的大猫盯着撒加好几十秒,最后像是放弃似的有点垂头丧气地从阿斯普洛斯的脚上跳落到地上,白光闪过,猫变成人形——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皮肤有点偏,除此之外,他的样貌和阿斯普洛斯几乎无异,只是阿斯普洛斯给人的感觉优雅冷静,像罂粟一样美丽却危险;而弗特洛斯给人的感觉却是野性而张狂。
“要交代什么!撒加!”弗特洛斯站在阿斯普洛斯身边看着坐在对面的撒加问。
“我上去看看上面究竟被破坏成什么样子!”阿斯普洛斯一面事不关己的表情弯着嘴角微笑,话刚说完身影随之消失在大厅里面。
“等等!哥!”弗特洛斯想要喊住他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来!告诉我怎么回事!”撒加舒服地背靠着沙发,交叠起修长的双腿,双手交握随意地放在身前,优美的双唇勾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首先,加隆!”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加隆,听到撒加那冰冷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差点没摔回地板上去,加隆抬起嘴角正在抽动着的脸,冲着撒加大声抱怨:“喂!老哥!不要每次都把矛头对准我!!!”
“没办法!你平时的所作所为不得不让我每次都先问你!”撒加闭上眼睛,一面理所当然的表情差点就气得加隆火山爆发了。
“呵呵!你小子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吧!”刚才的红眸猫从地上一跃而上,跳到沙发上面蹲在沙发的扶手上很不客气地取笑着灰头灰脸的加隆。
“小!即使是事实,太直接是很伤人的!”撒加一面平静地再插上一句,把加隆打击得体无全肤,“学会婉转说话是很重要的!”撒加一面点着头一面说。
“切!别跟我说这一套!我不是你,我不喜欢这无聊的事情!”艳红色的猫眼闪烁着猫本来不应有的凌厉光芒,小朝撒加露出不屑的笑容。
“算了!我不跟你们追究是什么回事!”撒加突然吐出这样的一句话让另外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惊讶得瞪大了双眼,不追问,这不符合撒加的性格,这是此时两个人心里共同所想的。撒加满意的看着他们的表情,用最优美的嘴唇勾勒出最狡黠的微笑,“但是这次的客人由你们去跟进,批准必要时使用自己的能力!”
“什么!!”两个双子弟弟瞪大眼睛,惊叫地看着眼前一面气定神闲地品着红茶的撒加。
“有意见吗?”挑了挑双眉,那一面要是你敢说有我就立刻灭了你的表情,令本来还想抗争几句的两个人乖乖闭上嘴巴,“没意见就好了,就这样决定!”

夕阳西下,天边最后一缕霞光穿透这树的枝叶,斜斜映在房间的地面上,画出许多淡淡的光斑,靠坐在床头的阿斯普洛斯微微抬起头,让今天的最后一缕阳光印上自己的脸上,他轻声笑了笑,白皙的手指在白色的书页间轻轻滑过。
“哥!”弗特洛斯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面突然响了起来,“哥,我洗好了!到你了!”
闻声转头,首先映入阿斯普洛斯眼帘的是自己双胞胎弟弟弗特洛斯的身影,因为刚洗完澡,蓝色的长发还没有完全干透,湿淋淋地贴在他的脸上,额头上,脖子上,还不时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水,宽松的白衬衫空荡荡地挂在他的身上,偶然贴在身上显现那称的身体的形状,透过白衬衫隐约看见那被遮蔽起来的身体,阿斯普洛斯微微眯起一双海蓝色的眼眸,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弟弟。
“我知道了,我现在去洗吧!”合上手中的书放在床头柜上,阿斯普洛斯站起身来,身上的外套衣摆在身后划出一个优美的曲线,“水都调好了吗?”他一边询问着一边向浴室走去。
“嗯!什么都准备好了!”弗特洛斯甩甩头发随意地回答着。
就在阿斯普洛斯经过弗特洛斯身边的时候,弗特洛斯突然感到身边升腾起一股力量的波动,惊讶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就觉得身体被人用力一推,整个人都向前倒去,弗特洛斯的身体比他的意识还早反应过来,脚跟着身体快步踏了几步,却脚下一个踉跄,最终整个人都趴倒在那张宽大的双人床。
“呃……”甩了甩意识不太清醒的脑袋,定了定神,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整个人趴在床上的弗特洛斯下意识想挣扎着站起来,却发现有人压在自己身上。
“弗!别乱动哦!要听话哦!”双胞胎兄长那带着蛊惑力量的声音在弗特洛斯耳边响起来,让他一时间失了神。
弗特洛斯转过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双胞胎哥哥那无比熟悉的放大的脸,优美的嘴唇勾勒出一个带着邪气的笑容,目光灼热凌厉,美丽的深蓝色双眼让人一看就怎么也移不开视线,弗特洛斯看着那双深蓝色的双眼就好像连灵魂也要被吸进去一样,脑袋顿时有了几秒钟的空白。直到脖子皮肤的触感让他全身一颤,惊醒过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哥!哥!放开我啊!你想干什么啊!”弗特洛斯在阿斯普洛斯的身下挣扎着,但是阿斯普洛斯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完全动荡不能。
“我都叫你乖乖的哦,我可不想弄伤你啊!”阿斯普洛斯凑到弗特洛斯的耳边轻轻说着,“你不知道你这样子很诱惑人的吗,”吃吃地笑着,“别怪我,”阿斯普洛斯说话的时候,温暖的吐息喷在弗特洛斯的耳朵上,惹得他的脸一阵发热,“下次记得别这样走出来了啊!”一只手轻轻环着弗特洛斯修长的脖子,一只手卷着弗特洛斯还湿淋淋的海蓝色长发在手中把玩起来,“那么接下来,我们干点什么好呢?弗!”阿斯普洛斯嘴角勾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问着。
“哥!放开我啊!”弗特洛斯依旧挣扎着,但是阿斯普洛斯只是微微眯起一双深蓝的眼眸,静静地看着他,完全没有半点要放手的意思。
转头对上阿斯普洛斯那闪着异样光芒的双眼,弗特洛斯嘴角突然泛起一丝邪气的微笑,“哥!要是你不放手的话,那我就不客气的了!”被自己这位兄长压在身下,弗特洛斯才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弗特洛斯一面应对着阿斯普洛斯。
“哦?那么你打算怎么个不客气呢?”阿斯普洛斯笑得更深,“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吗?Deuteros•Gemini!别动哦!”轻声唤出自己弟弟的真名,阿斯普洛斯一面得意地看着弗特洛斯那越发难看和惊讶地脸。
“言灵?!你竟然!”弗特洛斯一面惊讶地看着自己一面胜利者姿态的双胞胎哥哥,紧紧皱起那浓密的双眉,尝试着想要动一下自己的身体,意料之中地发现身体根本动不了。
“你逼我的啊!要是你乖乖的话,我也不用这么对你啊!”阿斯普洛斯看着弟弟那跟自己几乎无异的脸,但是他的话刚说完,先前得意的表情就在阿斯普洛斯的脸上消失了,“什么!!!……”阿斯普洛斯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张大嘴巴,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伸手一把抓住自己的手。
“哥!轻敌是不能的!”弗特洛斯反手抓着阿斯普洛斯的一只手,“你能言灵,但是我也能发动力量打破你的言灵,只要我发动的力量比你言灵的力量大就可以了!”抓着阿斯普洛斯的一只手用力往旁边一拉,把压在自己身上面的人扯到旁边去,顺势压了上去,弗特洛斯伸手撩开阿斯普洛斯遮在额前的刘海,“要是你使用全力,我不会有机会了,哥,你太轻敌了哦!”轻笑着看着身下仍旧一面惊讶的人,芙洛斯突然想恶作剧般气气他。
阿斯普洛斯紧紧盯着弗特洛斯那从上至下俯视着自己的脸,后悔着自己开始为什么不出全力。
“那么,我们接着干些什么好呢!”弗特洛斯凑到阿斯普洛斯的面前低声说着,“本来还想等你洗完澡之后再说的,但是你竟然这么心急,那么我们就来吧!”弗特洛斯望着赌气地把脸扭到一边去不看自己的兄长,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
“哼!”阿斯普洛斯冷哼一声,伸出白皙的手缠上弗特洛斯按着自己双肩的双手,“不知道加隆他现在怎样呢?刚才被撒加修理了吗?”突然想起这件事,阿斯普洛斯随口问道。
“刚才没有,不过现在就不知道了!”弗特洛斯的话刚落,身下就传来一个强大的力量波动,阿斯普洛斯的嘴角上扬一个优美的弧度,笑得那样迷人同样那样危险。
“Deuter……嗯……”话还没有说完,双唇就被堵住发不出声音来,后面的话被硬生生地堵了回去。
“哥!你觉得我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吗?”弗特洛斯的声音在阿斯普洛斯耳边响了起来,“要开始了!”弗特洛斯的声音听起来那样温柔,带着浓浓的暖意,“我们一起吧!”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双子相关同人】异宝斋(三) | 忘却の庭园 | 【双子相关同人】异宝斋(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