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六)
2010-01-09 Sat 18:54
第五章
唔!很痛……
当艾俄洛斯恢复意识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痛,特别是后背还有头,就像是稍微动一下就会散架一样。眼皮很重,艾俄洛斯挣扎着要睁开眼睛,随即一道强烈的光射进他的眼睛里,刺得他立刻再次闭上眼睛。
“哦?你醒了啊,恢复得不错!”带着些许邪气的声音传进艾俄洛斯的耳中,艾俄洛斯慢慢睁开双眼,等眼睛慢慢习惯了光线,他终于看清楚眼前的景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还有四面同样白得单调的墙壁,转动着深蓝色的双眸,艾俄洛斯在窗台旁边看见了一个熟悉人影——弗特洛斯穿着白大褂坐在窗台旁边的椅子上,膝盖上放着数份不同的文件,一双深蓝色的眼睛正和艾俄洛斯四目对视,弗特洛斯抓起放在桌子上的文件站起身来向艾俄洛斯的床边走去,风从窗外灌进来,把他身上的白大褂穿得上下翻飞着,不知为何,今天艾俄洛斯觉得那白大褂竟然如此刺眼。“醒了啊?射手座!”
“射手座不止我一个吧……弗特洛斯大医师……”艾俄洛斯直视着弗特洛斯那带着压迫气息的深蓝色双眼,微微笑了一下说,“我……究竟怎样了……”声音很轻,听起来似乎很虚弱,但是仍旧不失平时的那种亲切温和。
弗特洛斯并没有立刻回答艾俄洛斯的话,他挑了一下双眉,示意艾俄洛斯看向另外自己的一边,艾俄洛斯有点疑惑地看着弗特洛斯,然后慢慢转过头去看另一边,发现撒加竟然趴在自己的床边睡着了,看起来非常疲倦的样子,“撒……加……”艾俄洛斯轻声唤着他的名字,但是撒加似乎是真的太累了,听不见他的声音。
“他在这里守了你几天几夜了!叫他回去休息,他死活不肯!”弗特洛斯拖过来旁边的一张椅子在艾俄洛斯的床边坐,“最后支持不住就在你床边睡着了!”弗特洛斯无奈地耸耸肩说着。
“撒加……”艾俄洛斯看在趴在他床边睡着的人,想要伸手过去,刚想动一下,手臂上却传来钻心的剧痛,艾俄洛斯咬着自己的下唇,双眉紧紧地皱在一起,极力忍耐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额头上因为剧痛渗出了细细的一层汗珠。
“你还是别乱动好啊!艾俄洛斯!”弗特洛斯翻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说着,“右手手臂骨折,第九第十肋骨断了。”说到这里,弗特洛斯停下来看了一下艾俄洛斯,看见对方一面平静地回望自己,他的嘴角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继续往下说着:“不过还好,脊柱和其他地方都没有受伤。”
“那么是说上天还是很眷顾我的吧!”艾俄洛斯苦笑了一下,忍不住想要吐糟一下。
“会这样开玩笑看来你脑子也没有压伤了。”弗特洛斯站起身来,把检查报告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那我先去上课了!待会而希绪弗斯会给你送饭来的了!有什么事情的话用小宇宙通知我!”弗特洛斯走到门边,手搭在门把手上,突然想起什么事情,回过头去加上一句,“你旁边那个,醒了的话就劝他回去休息,我照顾你一个病患就够了,不要再加一个!加我的工作负担!”最后瞟了一下艾俄洛斯,弗特洛斯转动把手开门。
“等等!弗特洛斯!”艾俄洛斯突然喊住了正要离开的弗特洛斯。
“怎么了?”回头,弗特洛斯满脸不解地望着身后躺在床上的人,
“那个……女生……没事吧?”艾俄洛斯直直盯着弗特洛斯那双深蓝色的双眼。
“只是擦伤了一些而已。”弗特洛斯轻笑着,“你还是好好担心一下自己吧!艾俄洛斯学长!”说完还不等艾俄洛斯开口,就开门离开了。

“小艾!这边啊!”
艾欧里亚拿着自己打的饭菜,艰难地在人山人海的饭堂里面穿梭着,没有哪个大学的饭堂在吃饭的时候是不多人的,所以圣劳伦斯大学也不会例外。艾欧里亚夹在人群之中,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好在他们原来是圣斗士,只要想的话要找到对方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终于找到坐在角落里面的其他人,艾欧里亚在加隆身边坐了下来,“人真是多啊!”
“你这是废话吧!哪个大学的饭堂会在吃饭时候不多人的啊!”米罗吞下塞在嘴里的饭菜没好气地说,“能够这么早打到饭,你就应该知足了吧!”突然米罗在人群中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连忙站起身来挥手示意,“卡妙!这边!这边!”
“撒加呢?”环视了坐在身边的众人却没有发现撒加的身影,艾欧里亚好奇地问着。
“是去给艾俄洛斯送饭去了吧!”笛捷卡合上手上的书,把书小心翼翼地放在一边,抬起头来说,“本来应该是希绪弗斯去的,但是撒加说他要去探望艾俄洛斯,就争着自己要去了。”
“艾俄洛斯就好了,有人这么关心他!”马尼戈特双手抱着后脑勺后背依靠着椅背一面感概地说着,“要是有人能够对我这么好就好了,我也想有人在我受伤的时候来照顾我啊!”马尼戈特望着天花板叹着气说。
“哎呀!前辈你什么时候变成了阴郁青年了啊!”坐在一边的迪斯吃吃地取笑着马尼戈特,但是难得这次马尼戈特竟然没有回嘴,没有人吵,迪斯也自觉无趣吹着口哨不再说话了。
“要是我来到的时候你还没死的话,我不介意照顾你的。”坐在阿布罗狄身边的雅柏菲卡用一概以来那种淡淡的声音说着。
“真的?”马尼戈特听见雅柏菲卡的话顿时双眼发亮,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雅柏菲卡则看了马尼戈特一眼,什么也没有再说,继续低头吃自己的饭。
“不过我倒是有个疑问!为什么那个舞台的铁架会倒塌的?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众人之中年纪最小的雷古鲁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可能是因为哪个地方的螺丝没有拧紧,或者是因为铁架老化,有些地方折断了。”笛捷卡推推自己的眼睛分析着说着,“很多可能的原因的啊!”
“但是不是都检查过了的吗?”雷古鲁斯仍旧是满脸不解地歪着头问道,“搭舞台之前不是全部检查过铁架了吗?还有拧螺丝的时候应该每个人都有好好检查一遍的啊!”
“那么雷古鲁斯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呢?”弗特洛斯咬着吃饭的铁汤匙,尖尖的虎牙露在唇外,一双深蓝色的直视着雷古鲁斯蓝绿色的双眼说着。
“没……我只是……只是……有点好奇……”雷古鲁斯小声地说着,不知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以前弗特洛斯那“卡农岛的鬼”的名声影响太深,雷古鲁斯总是有点害怕露出尖牙来的弗特洛斯,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真的怕被咬,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童年阴影。
弗特洛斯不明意味地笑了一下,拿着自己的托盘站起身来,坐在他身边感觉到他的动作的阿释密达转过头去问道:“怎么了?你要走了?”
“是!我今天有点事!”弗特洛斯低头看着阿释密达紧闭的双眼,“你今天自己先回去吧,我晚上过去找你!”伸手不易察觉地轻轻拂了一下阿释密达金黄色的长发,弗特洛斯拿着自己的托盘离开了,白大褂在他的身后划出一道优美的纯白色弧线。
“哎呀!你们今晚做什么了啊!”等弗特洛斯走远了,米罗第一个凑去坐在阿释密达的身边,一面兴奋的样子问。
谁知道在阿释密达说话之前,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啪!”的一声,卡妙的书就打在他的头上,米罗顿时痛得双手抱着头,眉头紧皱,卡妙无视米罗一面我很痛的表情,开口说着,“米罗啊!乱八卦的话是会被星爆和天舞的。”
卡妙的话刚落,在场的所有人都立刻哈哈大笑起来,米罗一面无辜地看着这帮人,一面无奈地说着,“你们就只会笑,我也是好心问一下大家关注的问题,结果被打了,你们还笑啊!”
“米罗啊!你果然真的是非常敬业啊!希绪弗斯选的这个通讯社社长真的是非常合适啊!”
沙加的话刚落在场又是一阵大笑了……

“啊!撒加啊!我都说我自己来就可以的了!”棕色短发,头上扎着火红色的头带的青年极为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一手端着盛着满满的白粥的白瓷碗,一手拿着白瓷汤匙拼命要往自己嘴里面喂的蓝发蓝眼的青年。
蓝发蓝眼的青年微微皱起那秀美的双眉,满脸我很不放心的怀疑态度上下打量着前面坐在病床上的青年,静静地开口:“艾俄,你受伤了!”然后拿着汤匙继续向前往艾俄洛斯的嘴巴里面喂。
艾俄洛斯嘴里堵着塞进来地汤匙,只好张嘴把汤匙里面的粥喝了下去,等汤匙一从他的嘴巴离开,他就又开始抱怨起来了,“我都说我自己可以的了,我伤的只是一只手,另一只手还能动的,撒加!”艾俄洛斯一双碧色的双眸透出深深的不满,紧紧地盯着前面那双海蓝色眼睛的主人。
撒加望了艾俄洛斯一眼,却没有说什么话,低头,若无其事地用汤匙舀起白粥,继续往艾俄洛斯的嘴送,“艾俄!你伤的是右手!”依旧是那种静静的声音,听不出一点的波动。
“撒加!你究竟有没有听我说话的!”看见自己的屡次抱怨都被眼前的人刻意无视,艾俄洛斯刻意提高了自己的声音。
“病人就好好地接受别人的照顾!”撒加仍然面无表情地把汤匙往前送。
“撒加!我……”艾俄洛斯的话还没有说完,汤匙就趁着他张开嘴说话的空挡塞进他的嘴巴里面,封住了他的说话能力,艾俄洛斯被迫喝下那口粥,等汤匙被拿开之后就立刻大声喊了起来:“撒加!我都说我自己可以的了!我还没有到吃饭也要人喂的程度啊!”艾俄洛斯不死心地做着最后挣扎。
“艾俄!你现在坐在病床上就好好听我的话!”撒加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再次选择无视艾俄洛斯的抗议!
艾俄洛斯看着自己的抗争再次被前面的人忽略,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他知道撒加的性格,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是那么难对付的,“撒加!我说……啊……”艾俄洛斯再次提高自己的声音冲着撒加抗议起来,但却因此牵动了腹部的伤口,瞬间就是一阵钻心的剧痛袭上来,艾俄洛斯没有受伤的手捂着自己包扎着层层绷带的伤口,棕色的浓重双眉因为剧痛而紧紧地皱在一起,额上渗出细密的一层汗珠,雪白的牙齿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强忍着那突然袭来地剧痛。
“艾俄!你没事吧!”撒加被艾俄洛斯这突而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但是撒加毕竟就是撒加,立刻就恢复了平时的冷静,他放下手中的碗喝汤匙,站起身来坐在艾俄洛斯的床边,“给我看看吧!”说着要拉开艾俄洛斯捂着伤口的手。
艾俄洛斯这次没有再说什么,轻轻点了点头,顺从地任由撒加拿开他的手,替他查看伤口。
“伤口没有裂开,也没有渗血,可能只是牵动了一下,应该没什么大碍的。”撒加一边轻声说着,一边温柔地替艾俄洛斯重新把伤口包扎好,撒加每一下动作都轻轻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又弄痛了艾俄洛斯的伤口。“以后要小心点!”
“谢谢你啊!撒加!”艾俄洛斯低头看着正在小心翼翼地为自己包扎伤口的撒加,脸上露出了满足幸福的笑容。
“艾俄啊!我都说病人就应该乖乖让别人来照顾的啊!”撒加细心地替艾俄洛斯包扎好伤口,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对艾俄洛斯说着,那突然一本正经的样子让艾俄洛斯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一双碧色的眼睛微微瞪大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人,撒加则露出那招牌的倾国倾城的万人迷笑容,弄得艾俄洛斯一面的更加的不知所措。
“好了!好了!艾俄你就不要这样一味盯着我看了!”撒加依旧是那一面万人迷笑容,然后重新端起刚才放下的白粥,舀起白粥重新往艾俄洛斯的口中送去,“快点吃饭吧!”
艾俄洛斯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他微微笑了一下,张开嘴,配合着撒加送进他嘴里的汤匙,把白粥喝下了。
“艾俄啊!你一开始配合一下不就好了啊!”撒加温和地微笑了起来,“硬是要闹别扭的。”
“啊!不知是谁經常在那里闹别扭呢,还好意思说我啊!”艾俄洛斯有点哭笑不得地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然后突然正色起来,“撒加!不要再介意過去的事情了!”
看见艾俄洛斯突然一面正经的样子,撒加也正色了一下,煞是有事地盯着艾俄洛斯那碧绿色的双瞳“艾俄啊!我刚想对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艾俄洛斯一面疑惑地看着面前好像有什么大事情要宣布似的一面严肃表情的撒加,猜不透这个的葫芦里面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艾俄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你就别想逃了!”撒加的嘴角微微弯起一个优美的弧度,露出一个带着邪气地笑容,“否则的话……”撒加故意停在那里没有说下去,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一面不知所措的射手座圣斗士,欣赏着他一面被惊呆了的表情。
花了一点时间才反应过来的艾俄洛斯终于明白撒加的话的意思,他轻轻笑了一下,依旧是那醇厚阳光的灿烂笑容,缓缓开口:“我知道的了!撒加!”
“那现在快把这些白粥吃完吧!”
“知道!”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七) | 忘却の庭园 | 【双子相关同人】异宝斋(六)>>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