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七)
2010-01-09 Sat 19:00
十月已经立秋,虽然白天出太阳的时候,还是觉得很炎热,但是入夜之后就会吹起一丝丝的凉风,带来了几分的寒凉意。
弗特洛斯穿行在夜色的校园中,身上的白大褂被不大的夜风轻轻扬了起来,像是身后展开的纯白色翅膀,弗特洛斯抬头望了望已经露出半边脸的皎洁月亮,自言自语地说着:“看来今晚会是个好天气!”
弗特洛斯刚踏上艺术学院的院楼三楼就听见舞蹈室里面传出了熟悉的音乐伴奏的声音,“果然是在这里吗?”弗特洛斯饶有兴味地弯起嘴角笑了一下,踏着步子向尽头的舞蹈室的方向走过去。
舞蹈室的门是微掩着的,门缝里面透出点点的灯光,弗特洛斯伸出插在白大褂里面的手轻轻推开了门,侧着身走了进去。舞蹈室里面开着橘黄色的灯,洋溢出一种温暖柔和的气氛。舞蹈室角落里面的钢琴前面奥露菲正抱着自己的竖琴专心致志地弹奏着,舞蹈室正中的奥路菲的女朋友尤丽迪丝则优雅地起舞。弗特洛斯静静地靠在门边看着起舞的尤丽迪丝,一举手一投足,虽然是一样的动作,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果然,不同的人跳同样的舞,感觉是可以这样完全不一样的,希绪弗斯,你说是吧?不知道要是让我来跳的话又会是怎样的感觉……”弗特洛斯轻笑了一下,甩了甩头,深蓝色的长发在身后随之飘动,像极了爱琴海上蔚蓝色的波浪。
“弗特洛斯?”完成最后一个动作的尤丽迪丝停下来,第一眼就看见靠着门边站着的弗特洛斯,“是有什么事情吗?”尤丽迪丝微笑着问。
“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弗特洛斯站直身来,抱在胸前的双手插进白大褂的衣袋里面,“本来我是想来这里找人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不在这里!”说着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等等!“奥路菲喊住了正要离开的弗特洛斯,“你要找的谁?是希绪弗斯吗?”奥路菲问着眼前的这位双子座。
“是!”弗特洛斯回头望向奥路菲,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我知道他晚上都喜欢来这里!”弗特洛斯向下指了指,“但是看来我今天运气不算太好。”
“他可能在天台!这个院楼的天台!我们两个来的时候他说他想上去吹吹风。”
“那样吗?”弗特洛斯轻笑了一下,迈开步子朝门口走去,“那我要上去一趟了。”
“弗特洛斯!”奥路菲再次喊住了正要离开的弗特洛斯,弗特洛斯回过头去看他,奥路菲缓缓开口:“艾俄洛斯他没事吧?”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弗特洛斯笑了一下,“有撒加在照顾他还会有什么事情,难道不是吗!”弗特洛斯这次没有给奥路菲再次开口的机会,径直离开了,不过奥路费本来就没有想开口的意思,知道艾俄洛斯没什么大碍的消息,奥路菲就满足了。
奥路菲转头望向一旁的尤丽迪丝,温柔地笑了起来,“我们继续吧!”

当弗特洛斯来到艺术学院的院楼顶层的天台看见希绪弗斯的时候,希绪弗斯正踏着优雅的舞步起舞,连弗特洛斯上来了也不知道,他轻轻笑了一下,却没有呼唤希绪弗斯,只是转身走到一边的墙角坐下来。
即使没有绚丽的灯光,华丽的服饰,观众的掌声,希绪弗斯却依旧是那样突出,因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温和安静的气质是别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取代,或者这就是希绪弗斯之所以是希绪弗斯的原因,弗特洛斯这样想着。
弗特洛斯就这样靠着墙角坐着,看着希绪弗斯的旋舞、跳跃,一扬手一头足间都散发出一种个人的魅力,就像是要把所有的空气都聚集在他的气场里面一样,让人有种无法呼吸的错觉,弗特洛斯总算知道为什么雷古鲁斯会这样迷恋希绪弗斯了,希绪弗斯的却有着一种能够吸引别人的异样光芒,“但是,并不适合我!”弗特洛斯自言自语着,嘴角不易察觉地微微弯起一个弧度,“大概能跟我一起的人就只有那个人了。”
“弗特洛斯??”就在弗特洛斯在想着别的事情的时候,希绪弗斯已经停了下来了,希绪弗斯微微惊讶地望着坐在墙角边的弗特洛斯:“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觉得这很重要吗?希绪弗斯!”弗特洛斯一双海蓝色的双眼即使是在漆的天台也显得那样凌厉而惹人注目,他就这样坐在那里直视着希绪弗斯深蓝色的双眼,一只手放在竖起的右边膝盖上面,一点也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希绪弗斯满脸不解地望着眼前这位和自己同龄的好友,“你在说什么啊,弗特洛斯!”,希绪弗斯对弗特洛斯突而起来的这个问题完全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对,他完全猜不透弗特洛斯的心思。
“哼!”低声笑了一下,弗特洛斯把后背靠在墙上,凌厉的目光向希绪弗斯射过去:“希绪弗斯,你总是在意一些无关重要的问题!”
“弗特洛斯,我……”
“难道你想说你不是?”弗特洛斯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希绪弗斯的话,眯起一双海蓝色的眼睛,“那么就请你忘记那些无关重要的顾忌,好好审视一下自己跟雷古鲁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一种难以言传的震撼力,那是多人的心灵的直接冲击力。
带着丝丝寒意的晚风在天台掠过,带起希绪弗斯那棕色的发丝和弗特洛斯那海蓝色的长发和纯白色的衣摆,两人就相互这样对视着,一时沉默起来,希绪弗斯微微皱起双眉,弗特洛斯的嘴角弯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耐心的等待着希绪弗斯的反应。
“弗特洛斯,我想你似乎搞错了一些事情了!”沉默了一会儿,希绪弗斯首先开口打破了沉寂,依旧是平时那种温和的声音,却多了一份平时所没有的严肃。
“哦?”弗特洛斯饶有兴味地看着一面严肃和略显不悦的希绪弗斯,不紧不慢地问道,“那么请问我搞错了什么事情?”
“我和雷古鲁斯之间没有变成什么,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希绪弗斯的声音平静得毫无起伏。
“一直都是这样?哼!希绪弗斯,我没有听错吧!”弗特洛斯的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露出那尖尖的虎牙,海蓝色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那深蓝色的瞳孔凌厉尖锐,像是一直看进希绪弗斯的身体里面看透他的灵魂一样。
希绪弗斯突然有种被别人里里外外看透一样的惊慌感,弗特洛斯看了一眼希绪弗斯,站起身来,希绪弗斯却不自觉地下意识退后了一步,但是下一刻又就恢复了平常的状态,“你是什么意思,弗特洛斯!”希绪弗斯的声音冷得就像是那冰凉的晚风一样。
弗特洛斯笑了一下,双手插在白大褂的衣袋里面,“希绪弗斯,你喜欢雷古鲁斯!”弗特洛斯单刀直入,直接切入主题,然后就这样看着希绪弗斯那皱得越来越紧的双眉,等待着希绪弗斯的回答,还不忘加上一句,“被人称为仁智勇的你,希绪弗斯,我想你不会说谎的吧!”
希绪弗斯紧皱着双眉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似乎是今天才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样,最后希绪弗斯呼了一口气,紧皱的双眉也放松了下来,他苦笑了一下,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弗特洛斯,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是如此的腹的呢,果然,谁跟阿释密达待久了都会被影响的。我今天终于见识了!”
“哼!”弗特洛斯轻笑了一下,“不知道谁才是这个圣劳伦斯大学的腹男呢,希绪弗斯。有句话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跟你这腹男打交道,不腹的话只有被你绕得团团转的,这是真理。”停了一下,弗特洛斯再次开口:“那么我说得对吗?”
“那很重要吗?弗特洛斯,你总是在意一些无关重要的问题,这句话我现在还给你了!”希绪弗斯微笑着看着弗特洛斯。
“哈哈!”弗特洛斯突然笑了起来,绕过希绪弗斯走到天台另一侧的栏杆边上,背靠在栏杆上,双手抱在胸前,“果然,要跟你说话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弗特洛斯用半开着玩笑的口吻说着,“没错,希绪弗斯你说对了,我就是喜欢在一些无关重要的问题,你们怎么样对我来说是无关重要,不过,希绪弗斯,难道对你来说也是这样?”
“我……”希绪弗斯一时语塞不知要说些什么。
弗特洛斯看着语塞的希绪弗斯,却没有说些什么,他转身从天台向下俯视,艺术学院的院楼有十一层高,站在天台上面可以把很远的地方的景色都尽收眼底,现在是上课时候,所以校园里面走动的人不多,只有偶然的三三两两,圣劳伦斯大学是依着山势而建的,两排向远处延伸而去的路灯从高处看下去,总是让这班圣斗士有种看见十二宫的阶梯一样的感觉,所以他们都很喜欢站在天台看圣劳伦斯大学的校园,弗特洛斯站在天台上面看着脚下的夜景,“希绪弗斯,你究竟在顾忌什么?那些即成的规定还是那些你所谓的道观还是……”
“弗特洛斯!雷古鲁斯根本就不爱我!”希绪弗斯突然挺高声音打断了弗特洛斯的话,弗特洛斯回头看着希绪弗斯,希绪弗斯朝他苦笑了一下,“这就是原因。”
“哦?真的是这样吗?”弗特洛斯重新转过脸去看着校园的夜景,“你这么肯定吗?希绪弗斯,你问过了雷古鲁斯?”
“不用问,我知道答案!”希绪弗斯的声音从弗特洛斯的身后传来,听出来那是用尽全力才艰难发出的声音。
“啊!希绪弗斯!”弗特洛斯转过身面对希绪弗斯,迎上的是希绪弗斯那带着略略忧伤的容颜,“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读心术的呢?”就像是看不见希绪弗斯那悲伤的表情,弗特洛斯用若无其事的语调说着。
“弗特洛斯!”
“希绪弗斯!”弗特洛斯突然提高了自己的声音,一双海蓝色的锐利双眼直视着希绪弗斯那深蓝色的双眼,“别为自己找借口!没有问就自己下判断,那是因为你在逃避,我真的为你感到悲哀,爱一个人却竟然要这样隐藏,原来人们以前所称赞的仁智勇的圣斗士希绪弗斯大人竟然是个这样软弱的人。”弗特洛斯特别加重了最后几个字的音调。
“……”希绪弗斯紧紧盯着轻笑着的弗特洛斯,没有扣上白大褂在夜风中咧咧翻飞,微微弯起的嘴角露出弗特洛斯那特征的虎牙,突然,希绪弗斯感觉一阵小宇宙的提醒,毫无防备的希绪弗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眼前就出现了上下飞扬的海蓝色发丝,希绪弗斯微微惊讶了一下,转头,发现弗特洛斯已经来到他的身边。
“希绪弗斯!你慢了啊!”不是从耳朵传进来的声音,那是直接在脑中响起来的声音,直到心里。
“……”希绪弗斯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弗特洛斯的声音打断了。
“希绪弗斯!”这次声音是从耳朵传进来的,“不要被那些别的无关重要的东西所左右你,如果你真的是爱雷古鲁斯的话就不要逃避,不问就武断下结论不是你希绪弗斯的作风,如果你问了之后答案还是否定的话,你可以就到此为止,但是如果你不问就放弃的话,那么就是软弱,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这样的人!”
转头,希绪弗斯也同时转过头去,两双美丽的眼睛对视着,希绪弗斯突然微笑了一下,“弗特洛斯,看来阿释密达的说教技术传授给你了!”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弗特洛斯一面我无所谓的表情,耸耸肩,收回目光,迈开步子向天台门口走去。
“谢谢你!弗特洛斯!”希绪弗斯在他身后道谢着。
可惜弗特洛斯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走下楼梯,一会儿就不见了身影。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吧!”希绪弗斯抬头望着那明亮的月亮自言自语说着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八) | 忘却の庭园 |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六)>>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