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二十)
2010-01-09 Sat 19:18
第六章
艾俄洛斯因伤卧床了两个星期,而在这两个星期内,撒加就一直代替他处理着团委的事务,还担任着照顾艾俄洛斯的的事情。
等艾俄罗斯出院的时候,迎新晚会早就过去了,当然因为他的受伤,撒加失去了舞伴,所以六大学生组织的华丽国标舞表演,撒加也没有参加了,就在撒加微笑着说失去了一次机会真可惜的时候,作为这六大组织的指导老师的希绪弗斯却一面意味深长的样子说着还有下次机会的,结果从学生会到团委到信息技术中心再到校通讯社,社联还有后勤服务中心,一干人等全部都以一副快要气绝的绝望表情看着他们的指导老师。
而希绪弗斯则是一面无辜的表情承受着众人怨念的目光,灿烂微笑着,于是众人突然都有种很想揍这个人的感觉。
于是生活还是一样继续着,米罗继续以那“以光的速度传送未经证实之小道消息”的电磁波,简称八卦电磁波,传播着学校里面的大小八卦事情;卡妙依旧时不时扬手制作冰雕蝎子;加隆继续在学校的水族训练馆训练海豚,最近好像还打算训练海狮;弗特洛斯继续穿着白大褂在校园里面招摇过市;阿释密达继续让他新来的哲学老师气绝……不同的是,学校学生会主席和团委书记走得比以前更近,他们的指导老师希绪弗斯笑得比以前更像怪叔叔了……………
但是,生活还在继续着,这平静的生活。

“你终于来了!”赛奇看着递过来的入学通知书,笑了起来,“开学都已经一个多月了,你现在才来报道,你是存心给我添麻烦的吗?”入学通知书的背景是圣劳伦斯大学里面忘忧湖的湖景,浅浅的,左上角是学校的校徽,右上角则是录取学院的院徽,正中则是色宋体的正文,整个入学通知书大方简洁,却不失气势,就像圣劳伦斯大学给人的感觉。
和赛奇隔着一张办公桌站着的人弯起嘴角,“那么你是要我回去吗?教——皇——大——人!”故意把后面的称呼加重了语气,说话的人颇有兴味地想看看赛奇的反应。
“这明显不可能。”不假思索的回答,赛奇睿智的双眼抬起来看了面前的人一眼,“入学通知书都发给你了,不可能拒绝你入学。况且,”赛奇故意停了一下,确定跟自己对话的人把精神集中在自己身上,然后以一种别以为我不知道的得意语气说着,“就算我现在你走,你还是会在这个圣劳伦斯大学里面徘徊的吧,就像一直以来你做的那样。”
赛奇的话一出,面前的人顿时语塞,他以为这个人不知道,但其实他什么都知道,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我看着你们长大的,难道还不了解你们啊……”多么的理所当然的语气,就像事情从来都是这样一样,没有为什么也不需要为什么,“你们都像我的孩子一样了,难道父母还不了解自己的孩子啊,我觉得我还是个很称职的家长的。”
“哼!”站在前面的人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跟赛奇对视。
“怎么白礼还不回来的,我不是告诉他放在档案馆里面的吗?”仿佛没有看见面前的人别过头去,赛奇有点不满地抱怨着。
就在这时候,校长办公室的门“吱”的一声打开了,白礼手上拿着一个档案袋走进来,额头上细细的汗珠,看来应该是找了一段时间的了,“是这个吧?”白礼把档案袋递给赛奇,“放到这么隐蔽的地方很难找的!”这次换作白礼抱怨了!
“那你还不是找到了!”赛奇一面我就知道你能办到的自信表情,“双子连心,我相信我们的默契还是很好的!哥哥!”赛奇说这句话的时候,前面站着的人的眼中掠过一丝悲伤,虽然转瞬即逝,但是赛奇还是捕捉到了。
不过,赛奇似乎不打算说些什么,他打开白礼递过来的档案袋,从里面抽出一早准备好的学生证,然后把档案袋重新封好递给面前的人,“这里是你在这里的所有资料!我都帮你安排好了!包括背景,经历等等的!你回去熟悉一下吧!”然后他打开身边的柜子翻找起来,“啊!学校的钢印怎么不在的!哥哥!是你拿了吗?”
“我没有!”干脆利落的回答。
赛奇停下来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拍着脑袋恍然大悟起来,“是了,前天他借去了还没有还回来!”赛奇一面抱歉的无辜表情望着站在前面的人,“抱歉啊!学校的钢印被人借走了!不能帮你的学生证盖印啊!要麻烦你自己亲自去一趟了!这个行政大楼三楼,指导老师办公室,钢印在学校学生组织的指导老师那里,他前天借去帮文件盖印了!你去他那里叫他帮你盖印吧!”赛奇说着把学生证递了过去。
“嗯!”前面的人点了点头,把学生证小心收好,“那我先走了!”然后转身离开。
“等等!”就在正要开门的时候赛奇喊住了他。
“什么事情?”
赛奇温柔地微笑起来,就像一个慈祥的父亲见到久别的儿子一样,“欢迎回来!”
低笑了一下,扭动门把手,开门离去。
“赛奇你是故意的吧!”等到脚步声渐远渐去直到完全听不见了,白礼才开口问,“竟然以来就让他们两个见面!”
“反正迟早都要见的,还不如提前习惯!”赛奇放松了一直坐直的后背,陷进椅子靠背里面,“加油啊!你也要好好活着啊!”

“迎新晚会辛苦你们了!”希绪弗斯放下撒加和艾俄洛斯交来的工作总结,微笑着道谢道,然后他把视线转向艾俄洛斯,“身上的伤已经没事了吧?艾俄洛斯!”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况且我都躺床上几个星期了,再不活动一下的话,身体都僵硬了!”艾俄洛斯也温和地微笑起来,碧绿色的双眸似乎比以往更有神采了。
希绪弗斯微微点头,把视线转向艾俄洛斯身边的撒加,“撒加,好好照顾艾俄洛斯哦!”
“不用你说我也会!”撒加微微皱起秀美的双眉,略略有些不悦地说着。
“呵呵!”希绪弗斯微笑着,拿起桌子上的精致白瓷杯,轻轻抿了一小口红茶,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扣扣“的敲门声,“进来吧!”希绪弗斯随意地喊道。
指导老师办公室的雕花木门“吱”地被打开了,站在希绪弗斯面前的学生会主席还有团委书记,看见他们那从来都是一面腹笑容的指导老师瞬间僵硬了表情,两位圣劳伦斯大学的高级学生干部同时回过头去看身后,想弄清楚走进来的究竟是谁……
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跟他们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子,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深蓝色的眼眸,泛着自信和高傲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优雅,却又隐隐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高傲,海蓝色的长发在身后飞扬,手上抱着的是一个厚厚的档案袋。【呃……我又让你手上抱东西了……
“这个人……”撒加和艾俄洛斯不约而同地惊讶得瞪大双眼,因为这个人的外貌和他们熟悉的另一个人极为相似,“很像弗特洛斯……”艾俄洛斯低声沉吟着。
“唯一不同的就是皮肤比较白!”撒加接着艾俄洛斯的话补完了下半句,结果他这话一出,本来还弥漫着紧张气氛的办公室顿时变得轻松起来。
“撒加……”两代的射手座黄金圣斗士以一面哭笑不得的表情看着还一面纯良表情的学生会主席,顿时有种我很想晕倒的感觉。
“很久不见了,希绪弗斯!”进来的人一直走到希绪弗斯的办公桌前面才停下来,他站在撒加和艾俄洛斯之间,无视身边两人惊讶,好奇,怨念等等的目光,蓝色的双眼直视希绪弗斯,嘴角勾勒出一个无比优美的笑。
“你来了!”希绪弗斯把双手撑在办公桌上,抬起一双深蓝色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语气依然温和,却隐隐还带着一些释怀的感觉,然后他挑了挑双眉露出一个玩味的微笑来,“你来探望我了还是……”
那人笑了笑,代替回答的是手上的动作,从档案袋里面抽出那学生证递到了希绪弗斯的面前。
“As……pros……”撒加轻声念着学生证上面写着的名字,“Aspros……Ge……mini……,Gemini!!”撒加突然反应过来,海蓝色的双眼瞬间惊讶地瞪大,他们现在使用的名字都是按照一定的规则组成的,一直以来的名还是作为名,而所属星座则成为他们的姓氏,就像他撒加,名字是写作“Saga•Gemini”,艾俄洛斯的就是“Aiolos •Sagittarius”,希绪弗斯是“Sisyphus•Sagittarius ”……这种名字普通人是不会使用的,于是很多人都会误以为他们有什么亲戚关系的,但是这个人的学生证上面却写着他姓氏是“Gemini”,“他究竟是……”低头沉思着,接着抬起头向希绪弗斯投向询问的目光。
希绪弗斯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点头,微笑了一下,“是的!撒加,他是你的前辈,上代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也是双胞胎兄弟!这个是哥哥阿斯普洛斯,弗特洛斯是弟弟!”停了一下,希绪弗斯看了看撒加又看了看艾俄洛斯,“你们两个还有什么事情吗?”
学生会主席和团委书记很有默契地同时摇头,“没什么事了,我们先走了!”
“等等!”就在两人正欲离开的时候,希绪弗斯喊住了他们,撒加回头,充满疑惑的表情,“通知六大学生组织的全体委员,今天晚上九点半到三楼会议室开会!务必到齐!洗澡洗到一半的也给我过来!迟到一律重罚!我有事要宣布!”
“是!”点头应答,撒加和艾俄洛斯打开门迈步离开。
“那孩子也是双子座?”阿斯普洛斯拉开办公桌前面的一张椅子以一种随意的姿势坐下来,交叠起修长的双腿,吃吃地笑着,“看来是个有趣的孩子!”
“双子哥哥,他还有个胞弟的。”希绪弗斯的声音安详平静,不失温柔。
“和我一样……么……”阿斯普洛斯低声沉吟,闭了闭深蓝色的双眼,随即又恢复那种张狂高傲的邪气笑容,“是了,他就是那个撒加吧,果然还是……那另一个?他身上有和你相似的气息,是射手座?”
被询问的人投来肯定的目光,希绪弗斯微笑起来,“有时候不得不说命运是个奇妙的东西,撒加在某些方面真的很像你,阿斯普洛斯!”希绪弗斯看着久别的旧友,后者则眯起了双眼跟他对视,“撒加是个好孩子!”
“哦?是吗?”阿斯普洛斯一面很感兴趣的表情,“有机会跟我说说吧!不过……”双手的手肘撑在桌子上撑着自己的下巴,阿斯普洛斯闭上了蓝色的双眼,“可惜命不久矣……”微弱的声音,在传到别人的耳中之前就淹没在风中。
“啊?你最后一句说什么?”看着阿斯普洛斯突然露出的丝丝悲伤的表情,希绪弗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事!”阿斯普洛斯不解思索地回答,睁开那双深蓝色的双眼,依旧是那样的张狂和高傲,仿佛刚才的悲伤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希绪弗斯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知道眼前的人不打算说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让他说的,只好选择放弃,“开学的时候没有看见你出现还以为你不来!”希绪弗斯拿起刚才阿斯普洛斯递过来的学生证在他面前晃了晃,眯起双眼笑起来,“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因为无聊。”阿斯普洛斯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反正都没什么事情,而且来玩玩似乎也很有趣!不是吗?希绪弗斯。”
希绪弗斯耸耸肩再次拿起桌子上阿斯普洛斯的学生证,浏览着上面的信息,“姓名,Aspros•Gemini,你最好做好被无数人询问你是不是跟撒加,加隆和弗特洛斯有亲戚关系的心理准备;年龄,28;所属年级,研究生一年级,你确定你跟你的胞弟同年龄却一个在大二一个在研一没有问题;所属学院,医学院,医学院是个好地方,灵异很多;所属专业,临床医学,其实我觉得心理学更适合你……”
“希绪弗斯!”阿斯普洛斯低沉的嗓音在办公室里面回荡起来,蓝色的长发在身后飞扬着,“你的话会不会太多了……”
希绪弗斯抬头看着眼前跟自己隔着一张办公桌坐着的人微微皱着双眉,脸色越发难看,危险的气息在他身上散发出来,要是普通人早就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住了,但是希绪弗斯毕竟不是普通人,他依旧笑得灿烂自如,选择性无视了阿斯普洛斯那充满着危险气息的双眼,开口,“那我来说些总结性的话吧,阿斯普洛斯,你真的不坦白,还很口是心非!”说完,满意地看着前面的人瞪大了蓝色的双眼的惊讶表情。
“希绪弗斯!你是不是想看看粉碎银河群星的力量呢?”阿斯普洛斯就是阿斯普洛斯,只是失神了一下,随即就回到状态上。“一直未能跟你交手一直都是我的遗憾,我一直很想知道,我和你,究竟谁强!”毫不掩饰自己的真意,阿斯普洛斯是个甚至连神也不放在眼内的人,他不喜欢那些别扭婉转的言辞。
“还是算了!弄坏这里,赛奇大人会骂人的!”希绪弗斯微笑着,随即拉开身边的柜子,从里面取出圣劳伦斯大学的钢印,“你是来给学生证盖印的吧。”拿起学生证放在钢印下,双手手腕用力,“咔嚓!”一声,钢印打在阿斯普洛斯的学生证上面,清晰可见,钢印不同于一般的用墨的印章,钢印是深深烙上去,不会褪色也不会模糊【我的团员证上的钢印差不多十年了还依然清晰无比!】“给!”站起身来,用双手把学生证递给阿斯普洛斯,希绪弗斯露出温柔真心的微笑,“欢迎回来!阿斯普洛斯!”
阿斯普洛斯冷哼了一下,也站起身来双手接过学生证,看着学生证上面清晰的钢印,笑了笑,小心收好学生证,拿起身旁的档案袋,阿斯普洛斯对希绪弗斯说,“那我走了!”转身正欲离开。
“他今天在档案馆值班,图书馆后面的档案馆!”希绪弗斯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阳光有点刺眼,但是灿烂的阳光总比阴暗的雨天好。
“哼!”阿斯普洛斯眼角的余光瞄了希绪弗斯一眼,嘴角依旧是邪气不屑的微笑,开门离开。
“阿斯普洛斯啊……”希绪弗斯望着阿斯普洛斯离开的地方笑了起来。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二十一) | 忘却の庭园 | 【LC+SS同人】绚丽年华(十九)>>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