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二十一)
2010-01-09 Sat 19:26
十月份的空气有点干燥,白天的时候太阳依旧灿烂却已经失去了夏天的毒辣,偶尔吹来的一丝丝凉风,扬起漫天飞舞的金黄色落叶,时刻在提醒着人们,秋天已经来了。
档案馆位于圣劳伦斯大学主图书馆后面,这里可以算上是整个圣劳伦斯大学人烟最稀少的地方了。因为这里无论离宿舍生活区还是离教学区都比较远,一般来说,没什么事情不会有人从大老远跑来这里,况且就算你来了,在里面值班的学生干部也不会随便让你进去的,毕竟里面放着极为重要的东西啊!所以圣劳伦斯大学的学生可能直到他们毕业都没有踏进过这个档案馆。
档案馆的大堂宽敞,明亮,弗特洛斯以一种随意的姿态坐在那张看似已有很久年头的红木桌前面,那张桌子的前身就是圣域教皇厅里面的那张办公桌,至于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请大家忽略吧!
弗特洛斯正在翻看着一本放在桌子上很厚的红色硬皮书,你问有多厚?那本书如果砸在普通人的脑袋上,估计能够当场把人砸晕。
今天的风似乎有些大,掀起了那暖色的窗帘吹进室内来,抚过弗特洛斯那海蓝色的长发。弗特洛斯从书中抬起头来,微微眯起双眼望向窗外的蓝天白云,灿烂的阳光正普照着大地。“又来了吗……”弗特洛斯低声轻语。“总是有时候会感觉到这种若有若无的气息,令人怀念的味道……”低声笑了一声,合上书本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是我太在意了,所以出现了幻觉了吗?”弗特洛斯面向窗外闭上深蓝色的双眼。“那个人不可能在这里的吧!”没有使用绝对肯定的语气,就像不想把最后的希望都否定掉一样,“你说过的吧,只要相信着那就一定能实现的……”一瞬间闪过的落寞表情,竟然让一向都给人坚强而且不羁的感觉的弗特洛斯带上了哀伤的色彩。
“铛!铛!……”古老的大钟的低沉响声响遍了整个档案馆的大堂,也把弗特洛斯从沉思中唤醒过来,转头看看那同样颇有年头的古董落地大钟,“哼,已经这个时候,看来是要开始工作了,要不,又要被人啰嗦的了!”弗特洛斯笑了一下,双手插进白大褂的衣袋里面,朝着二楼的档案室走去。
虽然很多时候,到档案馆值班的学生会委员们都只是在那里坐着喝茶看书,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例如有新档案送到,或者就是档案需要整理的时候,而今天刚好就是档案例行整理日。
打开二楼档案室的日光灯,看着眼前雄伟的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档案架群,即使是弗特洛斯也不免叹气抱怨起来:“白礼和赛奇真的是很会使役人!”,弗特洛斯边在档案架中穿行边看着档案架上面的标签寻找着自己今天要整理的部分,“这么多的档案,真的全部整理的话不知要弄到什么时候,不过话说回来,刚才白礼拿走的究竟是什么档案,神神秘秘的,还要自己亲自去找的……”弗特洛斯会怀疑起来那并不奇怪,如果你知道以前这两老找档案都是要别人代劳的话!
“你想知道吗?弗特洛斯!”身后突然传来声音,接着就是一股久违的气息,无比熟悉也无比陌生,弗特洛斯只觉得双脚突然僵住了,迈不开脚步,深蓝色的双眼惊讶得瞪大起来,这个声音他曾经无数次听见过,在自己生命最后的时刻也是这个声音回荡在耳边,复活之后的他也曾经幻想着这个声音会再次出现,只是期望总是变成失望。
弗特洛斯缓缓转过头去,那和自己相差无几的相貌,他记忆中的相貌,现在就这样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阿斯……普洛斯……”稍稍停了一下,“哥……哥……”
“嗯!”站在弗特洛斯身后不远处还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来的阿斯普洛斯轻轻点头,突然微笑起来,“是我,弟弟!”
“你怎么……”弗特洛斯一直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在看见的双胞胎兄长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时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跟你一样,被复活了!”阿斯普洛斯若无其事地耸耸肩说着,“然后觉得时间很无聊,就来了!”
“没见你这么久还是这个样子!”弗特洛斯已经恢复到平常的状态,嘴角勾起一个优美的弧度,抓紧机会嘲笑着自己的双胞胎兄长,“还是那样死要面!”
“弗特洛斯,你也还是一样,做事一点效率都没有,就整理档案这样小的事情也让你叹气了!”阿斯普洛斯挑了挑双眉,勾起一个邪气的笑容望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
“那你作为兄长是不是要来帮忙一下?”弗特洛斯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问着。
“那就帮你一下,谁叫我们是兄弟呢?我还是个尽责的兄长啊!”阿斯普洛斯毫无预兆地突然微笑了起来,弗特洛斯记得那个笑容,那是一直深藏在他心里面,童年时代哥哥温和的笑容,依然是那么温柔,那么耀眼。
“哼!”弗特洛斯似是有点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不去看哥哥的脸,“丢下我一个人这么多年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尽责的兄长啊!”略略带着些许落寞的声音,停了一会儿,又恢复到平时那种狂野的语调,“要帮忙那就别在这里说废话,快点过来!”
“喂!有你这样叫人帮忙的吗?老二!”阿斯普洛斯虽然是这样说着,但是却小跑着跟上走在前面的弗特洛斯。
弗特洛斯微微回头看了看走在自己身后的兄长,轻轻笑了一下,回过头去继续向前走去。

“给!”弗特洛斯把一个小小的棕色玻璃瓶递给自己的双胞胎哥哥,玻璃瓶里面装着不知名的的液体。
“啊?什么来的?”坐在大堂的那张红木桌前的阿斯普洛斯抬起头来看着那张与自己极为相似的面,边问道边已经接过那个小玻璃瓶。
“药!”弗特洛斯看了眼自己的哥哥,拉开一张椅子坐在阿斯普洛斯的身边,用随意的语气问着:“伤没大碍吧?”
“就是被个档案架压一下而己,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前训练和战斗受的伤和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阿斯普洛斯一面不以为然地说着,但是他放在桌子上的右臂却完全没有说服力,上面红红紫紫了一大片,正中还裂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艳红色的液体正从里面往外冒,旁边是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的白毛巾,阿斯普洛斯正用着左手帮自己包扎着,但是毕竟阿斯普洛斯不是左撇子,左手用起来没有右手来得灵活,折腾了很久也没有把伤口包扎好,反而弄得口子又裂得更加厉害了!
“啊……”不小心碰到伤口,阿斯普洛斯忍不住低低叫了声,双眉扭结在一起,牙齿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压抑着自己不要再叫出声来,但是那越发难看的脸色,却很诚实地告诉着别人主人身体的感受。
弗特洛斯在一旁有点担心地看着一直在折腾着自己的右臂的阿斯普洛斯,轻轻叹了口气,伸手过去一把抓着那条半缠在阿斯普洛斯臂上的绷带,“还是让我来吧!”弗特洛斯也不等阿斯普洛斯回答就动起手来,“你这样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好了……”说着抬头看了自己的兄长一眼,阿斯普洛斯惊讶的呆呆的面容看得弗特洛斯突然很大笑,继续低头替他包扎,弗特洛斯接着开口,“而且看你这样子也只会弄伤自己!”
“还不是因为你说不要弄坏那些档案,要不,我早就一个银河星爆把那架子灭了!它还有机会伤到我!??”阿斯普洛斯一边看着帮自己处理着伤口的弟弟一边很不客气地抱怨起来!
“我不是说了我自己就能顶着的吗?是哥哥你突然大叫着扑过来,把我扑倒了,要不架子怎么可能倒下来!!”弗特洛斯吃吃地笑着,很不客气地回敬自己的兄长。
“呃……”被说到要害的阿斯普洛斯顿时语塞,弗特洛斯看了他一眼则继续埋头干活,并没有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双方就这样沉默起来。
“呐!弗特洛斯!”耳边传来兄长轻轻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什么事?”一边低头帮他处理着伤口,小心翼翼地,生怕弄痛了身边的人一样,一边随口应答着。
“现在过得怎样?”
“啊?”弗特洛斯猛地抬起头看着自己兄长白皙的脸庞,深蓝色的双眼因为惊讶而瞪大着,显然没有料想到阿斯普洛斯问这样的问题,一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我是问你现在生活过得怎样啊?”阿斯普洛斯一面你就不能好好听别人说话的气绝表情,有点无语地望着自己的胞弟。
“还好吧!不好也不坏!挺自在的!”弗特洛斯突然笑了起来回答。
“是吗?”阿斯普洛斯轻声说着,“那不是挺好的吗?”和发色一样的双瞳退却了凌厉和高傲,渐渐柔和起来。
“是挺好!所以……”弗特洛斯嘴角突然弯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阿斯普洛斯还没有弄欧诺个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觉得手上的手臂突然传来钻心的疼痛。
“啊!啊!弗特洛斯!!用这么大力扯!你想谋杀啊!!”阿斯普洛斯愤怒地大喊起来。
“不让你痛痛,你怎么会记得啊,哥哥!”弗特洛斯抬起眼角挑衅地看着自己的哥哥,然后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着,“所以,这次你也要好好地活了!”
“弗……特……洛斯……”阿斯普洛斯笑了起来,不是那种带着不屑的嘲笑,不是那种虚伪的微笑,更不是那种冷酷的冷笑,这是发自真心的笑容,温和善良的笑容,一个哥哥望着关心自己的弟弟的温柔笑容……
虽然中途绕了很大的一个圈子,但还在最后的结局还是好的,手足兄弟本来就是应该这样好好相处的,好在他们最后还是明白了,也不失为这个秋天里面美好温馨的故事。

“咦?今天怎么没有看见弗特洛斯的?”饭吃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的加隆咬着汤匙发出含糊的声音问着坐在前面的人。
“加隆!放下你的汤匙再说话!”坐在加隆斜对面的史昂微微皱起双眉,绯色的双眼瞪了一下加隆,厉声警告着。“你从小就是这样,总改不了这个坏习惯!”
“他去值班了!”阿释密达微微笑了一下,一边回答一边继续气定神闲地一口一口吃着饭。
“是档案馆吗?”笛捷尔推了推有点下滑的眼镜问,被问到的阿释密达则朝他微微点了下头。“今天是他值班的话,那过几天就轮到我了。”笛捷尔说着转头看向一旁的卡路迪亚,“我值班那天不用来找我吃饭了!”
本来在埋头修指甲的卡路迪亚,轻笑了一下,抬头跟笛捷尔对视,一面不以为然的表情,“你就是喜欢那些大得吓人的书本,我真是理解不能!”看似不屑,但是仔细一看,那其实卡路迪亚非常无奈。“不找你吃饭吧,我知道的了!”
“可怜的孩子们啊!档案馆不是人待的地方啊!那里闷死了!好在我不是学生会的成员不用去值班!”米罗双手抱着后脑勺,后背靠在椅子背上,一面幸灾乐祸的表情夸张地大叫起来。
“米罗!我们学生会怎么了啊?导致你这么的不想进来学生会啊!”突然,圣劳伦斯大学的学生会主席撒加那低沉的声音凭空响起,吓得米罗顿时一惊,差点就从椅子上面摔下来,“米罗!你好像对学生会有点偏见啊,要不要我去叫希绪弗斯老师把你调来学生会体现生活一个星期啊!”撒加的声音温和,笑容灿烂,但是嘴角那微微上翘的弧度和闪着异样之光的海蓝色双眼,却散发出一种无论如何都不能忽视的危险气息。
“还是不用了,撒加!”米罗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撑在桌子上,坐直身子,面对撒加,少有地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现在很喜欢通讯社,而且我很有职业道,不会随便跳槽的!你死心吧!”
“呵呵!”跟撒加一起走进来的圣劳伦斯大学团委书记艾俄洛斯看着米罗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米罗你也有这么正经的时候的啊!真是少见啊!”旁边的撒加则是一面哭笑不得的无奈表情。
“喂喂!大艾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的,我一向都很正经的!”微微皱起浓密的双眉,米罗故意嘟起嘴巴,一面受了委屈的表情眼巴巴地死死盯着艾俄洛斯,盯得艾俄罗斯不禁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啊!米罗!别这样看着我!好吗?感觉很怪异的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艾俄洛斯揉着自己的手臂连声抱怨着,“你怎么可以用眼神来折磨一个刚刚伤好的病人的啊!”
“哈哈!大艾哥你……”米罗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宝蓝色的双眼无意间一转对上了撒加那散发着不亚于卡妙的西伯利亚寒气的海蓝色双眸,立马选择闭上嘴巴。
撒加朝米罗微微挑了挑双眉,一面你敢再试试看的表情,吓得米罗顿时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然后撒加却是一面若无其事的表情拍了几下手掌,把在场的同伴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然后缓缓开口宣布事情:“六大学生组织的全体委员,今天晚上九点半到三楼会议室开会!务必到齐!希绪弗斯老师有事情要宣布!”
“有事情?希绪弗斯会有什么事情好宣布的啊!”马尼戈特一面不以为然地说着,一口气把前面大一大碗汤喝尽,“撒加!可不可以请假的?”一面不耐烦地向撒加投去询问的目光。
“希绪弗斯老师说迟到一律重罚的哦!”艾俄洛斯一面温和纯良的笑容却不知为何让在场的各位都吓得倒抽了一口气,但是那表情分明就是“你不去有什么可怕效果,我不负责任的”,“诸位要想清楚哦!”
“于是我可以感慨一句,射手座都是腹男来的吗?”马尼戈特看着笑得一面腹的艾俄洛斯忍不住吐糟起来。
“那我可以说巨蟹座都是死小孩吗?”坐在马尼戈特身边的雅柏菲卡一面平静地说着,端起面前的水杯若无其事地优雅地喝着水,完全无视了身边一面受伤表情的某人。
“好了!大家今晚就准时到吧!”撒加最后提醒着这班人,“到时候迟到被责罚可别怪我啊!”然后他转头看着身边的艾俄洛斯,微笑着说:“走吧!艾俄!”
“你们去哪里?”坐在史昂身边的童虎望向两人问道,想起来,自己应该是这两个的前辈,但是因为复活之后童虎的身体回复了十八岁时候的样子,于是看起来反而像是他是撒加和艾俄洛斯的后辈,于是他不得不经常向遭到同样对待的史昂诉苦,“年轻其实也有年轻的坏处的!”这就是童虎最后得出的结论。
“去一下图书馆,有些资料要查。”艾俄洛斯礼貌地回答了童虎的话,即使是身体年龄看起来比自己小,但是艾俄罗斯依旧把童虎当做是自己的前辈和老师。
“真是勤奋的孩子啊!”童虎笑嘻嘻地看着两个孩子,“怪不得你们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了!”
“呵呵!您见笑了!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今晚开会见!”
別窓 | [忘却の湖]圣域十四宫 | 新收到表白书:0 | 引用:0 | top↑
<<【LC+SS同人】绚丽年华(二十二) | 忘却の庭园 | 【LC+SS同人】绚丽年华(二十)>>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忘却の庭园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